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记我媳妇儿讲的故事
字体∶
筷子弄

龍昇 (发表日期:2007-12-03 10:42:14 阅读人次:1679 回复数:9)

   

  
一条东西走向的小巷,名叫筷子弄,它细长细长的,像根筷子。一条大点儿的路将它分成两截,像筷子把儿和筷子头儿似地,东半截宽点儿,除两边各排一溜卖小菜的摊头,还能单行一辆三轮卡车,西半截儿窄点儿,除去摆两边人家的小炭炉的空间,仅能进一辆黄鱼车。筷子弄和那大点儿的路一交叉,就有了一个十字路口,十字路口西南角是间老虎灶,西北角是家烟纸店,东南角是卖大饼油条等的店铺,东北角是有一个大水龙头的水站。

  
筷子弄的房子不是花园洋房,不是石库门房,都是破旧的二层半栋木板房。在上海市南市区有一条有真名实姓的筷子弄,而此筷子弄在地图上是没有名称的,它的门牌号码都是借用它背后半栋房子面临的马路,为××路一号后门、××路五号后门……筷子弄的住户有纯粹的上海人——浦东人、有些浙江人、较多的是江北人、稀少地有几户是曾住过花园洋房又失去住花园洋房资格的人。户主的职业多是工人和小手工业者。其实它是一条小街,就为上述一些条件,被叫成了弄。筷子弄细细窄窄,“十里洋场”不见其名,但它确也是上海的一只“角”,也有点意思、有些可叙述、可怀念的风土人情。

  
我是筷子弄人家的女婿,我来述说、怀念一些吧。首先说下住在烟纸店隔壁的、隔壁的我妻子即我老丈人家。以前写过一篇叫《马桶》的小文,那马桶即是我老丈人做的,他是位箍桶匠,他的手艺很好,筷子弄人家的马桶、打(洗)浴盆、打脚盆及圆鼓隆冬的桶呀盆儿呀,多半是他做的他修的,口碑不错。我丈母娘是纱厂女工,老丈人成天在家闷头箍桶,出出进进筷子弄的身影和听到的声音基本是丈母娘她老人家的。弄中人管我妻子家叫“美子”,这是我妻子告诉我的,但经我考察是“蛮子”,因为南通出身的老丈人不吭不哈,弄中人常听到的是丈母娘的一口绍兴话。我也曾奇怪,绍兴比上海“南”不了多少,怎么就“蛮”了呢?经调查,知道是江北人那么叫的,是“南”了些“蛮”了些。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可惜我没给丈母娘看到过——老丈人操劳过度且无钱治疗肺结核病,在妻子小学毕业时就去世了;丈母娘凭微薄工资勉强把几个女孩子拉扯大,于我和妻子结婚前两年,走了。我发誓我只有这一位丈母娘,将来去“那边”让她看看。

  
重复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九六六年文革始时由北京押往新疆的强制劳动犯,我妻子是同年从上海穿着绿军装戴着大红花去的支边青年,作为革命职工的她曾持枪看守过反革命的我,一九七二年五月我们结了婚。我们结婚没办筵席,只是回了趟家,也没给家带什么礼物,只在最后经过无锡苏州时买了几盒“肉骨头”和两竹皮编的菱形的笼子装的“油面筋”。

  
“格死人,结婚阿勿讲一声!”此时妻子家家长是她三姐,听了妻的介绍,埋怨了一句后,仔细看了看突然出现的我“还可以”,发令给她的儿子:“小猢狲,去端四客生煎来!”

  
生煎是生煎馒头,即生煎小包子,就在十字路口的大饼店卖。有人去买生煎,是来“人客”了,立刻家中家外围拢左邻右舍观看,大家都在叨嘮两句话:“阿姨结婚啦!女婿交乖好!”“格油面筋交乖哉!现在上海买勿到!”听那些话,三姐拆了一竹笼油面筋给大家分了。

  
到筷子弄是下午两点,生煎算点心。晚饭是姐夫做的,家中地方小,还围着许多观客,得把饭桌搬到弄堂上来,弄堂中摆张矮脚台子,黄鱼车就过不去,台子就摆在了老虎灶门前。众目睽睽之下那饭吃得我很尴尬,还得听“乖乖,姑爷硬紧用嘴巴嘬得出螺蛳肉!”、回“芋艿、茭白吃得来哦?”急的我直掏烟抽。到是姐夫应付自如,跟家里人似地朝对面烟纸店很神气地叫:“毛毛拉娘,挪包香烟来,勿要‘飞马’,要‘大前门’!噢,再挪瓶老酒来!”

  
灯亮了,老酒还在吃。此时弄堂里杀出一对夫妻来,他们先朝老虎灶门前我们饭桌这边打个招呼“对勿起,那(你们)尽管吃,阿拉勿吵那格”,接着往前走两步到十字路口开始“吵相骂”:“哪弄啦?”“啊喲喂,还有面孔问哪弄啦!戳霉头啦!”“擦那娘拉格P!”……

  
初进筷子弄,陌生而亲切,闹忙又市俗。

  




 回复[1]:  蓝色海洋 (2007-11-19 12:44:52)  
 
   龍昇兄,你好啊!看 龍昇兄笔下的“筷子弄”,有点像老北京的小胡同“陌生而亲切,闹忙又市俗”。生煎是生煎馒头,上海的馒头过去不是蒸出来的,是煎出来的吗?挺有意思。

 回复[2]: 喜欢这样的故事 欲说还休 (2007-11-19 12:49:31)  
 
  婉婉地道出来的故事,

  
我们不了解的那个年代的故事

  

 回复[3]: 蓝海,生煎:欲说,年代: 龍昇 (2007-11-19 13:50:09)  
 
  蓝海:是的,小弄堂和小胡同不同也有相同。但“上海的馒头过去不是蒸出来的,是煎出来的吗?”和你想象的不同,上海管实心馒头、有馅的包子、小包子都叫馒头的,日本人也这样。上海现在也有蒸出来的馒头的,但那小包子——带馅的“小馒头”一直是煎出来的。再不清楚,可让上海人讲给你听听。

  
欲说:这里有“我们不了解的那个年代的故事”的意思,但更是“我们不了解的那个地方的故事”。因为这种故事如今年代也在发生,而某些地方却不见得发生。人们多知上海“洋场”的一面,我说的是另一只角落的故事。

  


  

 回复[4]:  雪非雪 (2007-11-19 15:34:08)  
 
  ——》我发誓我只有这一位丈母娘,将来去“那边”让她看看。

  
……

  
なんといいお婿さん。

 回复[5]:  邓星 (2007-11-19 16:16:55)  
 
  哈哈哈哈哈。龙桑,好玩好玩。你的上海话我都能看懂,那种“街头方言”。。哈哈

  
海洋兄,生煎馒头的确是不蒸的,生的直接放进铁锅里煎熟的。

 回复[6]: 南市的老街 水双 (2007-11-19 23:18:37)  
 
  大多有来头,筷子弄的可能源于那一带过去是木匠或竹匠的集居地。房东丈人会箍马桶,就对头了。

  
另外,沪人多将“大前门”简称“前门”,念“钱门”,讨个口彩。

 回复[7]: 求班长动用搬家术: 龍昇 (2007-12-03 10:21:26)  
 
  能将本文<筷子弄>带着跟贴,从我现在"散文"栏目,搬家到"记我媳妇讲的故事"栏目去吗.

  
搬好家,不请炸酱面,请两客生煎为谢.

 回复[8]: 好了,生煎呢? 陈某 (2007-12-03 10:44:54)  
 
   其实你自己也可以搬,进入文章编辑状态,标题下面有栏目的一览,改定后,发送。

  
简单吧?后悔吧?生煎

 回复[9]: 我今天去买。 我是局长 (2007-12-03 11:20:50)  
 
  今天下班路过上野,准备买:

  
1。红腐乳1瓶(广式腐乳。昨天吃馒头才发现腐乳吃完了)

  
2。生煎1袋(原汁原味上海货色)

  
3。生花生米1袋(山东的)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记我媳妇儿讲的故事
    粉 红 
    撒尿泡 
    小菜场 
    擦那! 
    哪弄?! 
    大饼店 
    烟纸店 
    水龙头 
    老虎灶 
    筷子弄 
    太座语录——盲流王 
    太座语录——女王八 
    太座语录——母老虎 
    太座语录——大奶奶二奶奶 
    太座语录——水上漂 
    太座语录——鬼化狐 
    太座语录——王保长 
    太座语录——小辣椒 
    太座语录——啊哟哇啦 
    太座语录——洋葱头 
    太座语录——小白菜 
    太座语录——兔子和兔夹子 
    太座语录——小鼓儿大喇叭 
    太座语录——宋大胡子 
    太座语录——张道士 
    太座语录——小太阳和大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