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炼狱流行曲
字体∶
27,午夜吉他

龍昇 (发表日期:2006-09-15 16:14:14 阅读人次:2357 回复数:1)

   

  
江青曾将吉他称为文艺界的流氓,我正是在她说那句话的时代学会弹吉他,将它弹得叮咚,拌奏唱歌的。我们中队两百零几人中有十几把吉他,会弹它的更多。工程一支队其它中队里也有许多吉他和会弹它的人。最早是在良乡机械厂劳动教养的华侨带来的几把琴,其它的是后来允许有了探亲假的人陆续从北京带来的。探亲带来的第一把琴是美国制,带琴的人是我的好友栾苏海。强制劳动的第六个年头的1971年,我和栾苏海一起首次享受到探亲假。我们一起先到兰州和西宁玩了两天,在宝鸡暂时分手。我先去四川云贵两广两湖转了一圈才回的北京,到京拜访栾苏海时,赫然看到他家墙上挂着一把吉他。那把琴比市场上出售的要大,颜色也与众不同,是紫红的,但它身上横竖绑着好几道箍。原来栾苏海的父亲是王府井乐器修理行的老技师,他听儿子想买把琴,没让他去乐器行买,而是从被红卫兵砸烂的琴中精选了一把名牌吉他,破镜重圆地修理恢复成原样,用胶粘好正在定型中呢。

  
栾苏海的父亲的手艺真叫绝,他将那把美国琴“松绑”后又给它重新涂刷了原色的漆,看上去和新琴一样,弹拨出来的音质比买的新琴还好。他的手艺可谓“妙手回春”, 那被红卫兵砸烂的琴也可谓“重见天日”了。栾苏海的父亲还认识文革前有“北京吉他王”之称的王点,栾苏海探亲在京的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师从王点学会了最基本的和一些特殊的弹奏法。栾苏海回新疆后通过苦学苦练,后来的琴技在了我们之中坐第一把交椅。栾苏海有了一把吉他,我就买了一架手风琴,是又一次探亲时我才买了把吉他。我因又玩手风琴又玩吉他,结果两边都成了“二把刀”。

  
我们有现成的练习吉他的曲子,比如印尼的《划船曲》:

  
静静的晚上,月光多明亮,

  
啊,朋友们,划起小船,弹起吉他,

  
尽情歌唱,尽情歌唱,

  
在美丽的梭罗河。

  


  
还有首比较抒情忧伤个弹着吉他唱吉他的曲子,叫《午夜吉他》:

  
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传来阵阵凄凄的琴声,

  
如歌如诉很动听人。

  
吉他呀弹个不停,好象一个失恋人,

  
要求那颗心,我和你都是遭遇一样的命运。

  
我很了解你的心情,

  
夜色沉沉人儿也寂寞,

  
孤单单地等着黎明。

  
吉他呀弹个不停,好象一个失恋人,

  
要求那颗心,我和你都是遭遇一样的命运。

  
天边只有一颗星,

  
我们都是孤独一人,

  
爱情哪里去寻找?

  
吉他呀弹个不停,好象一个失恋人,

  
请你别伤心,我和你都是遭遇一样的命运。

  
请你不要闭叹息,

  
我们都是一样的心情,

  
孤单单地等着黎明。

  
吉他呀弹个不停,好象一个失恋人,

  
请你别伤心,我和你都是遭遇一样的命运。

  


  
《午夜吉他》正规唱词好像是这样: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传来阵阵凄凉的琴声,如泣如诉多么动人,吉他呀弹个不停。好像一个失恋人,想要找回那个心,我和你呀都是遭遇一样的命运。我很了解你的心情,夜色深沉人儿已寂静,孤零零地等着黎明,吉他呀弹个不停,天边只有一颗星,你我也是孤独一个人,爱情那里去找寻,吉他呀弹过不停。都是一个失恋人,请你不要再伤心,我和你呀都是遭遇一样的命运。请你不用再叹息,我和你都是一样心境,孤零零地等着黎明,吉他呀弹个不停。

  
隶属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五十团的工程一支队,从1966年起存在了六年,到1972年改编成了工程大队。我们的中队一分为二,一半并入五十团四连,一半并进工程大队的另一个中队。那个中队是全大队管教最严厉的中队,令其它中队人望而生畏、闻风丧胆,我们被并进去的人都有一种第二次、第三次被劳改的感觉。

  
合并第一天的集合训话中,中队领导就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竟巧在唱歌上。那时代正常社会、好人呆的地方,开大会之前也要高声合唱“语录歌”(用毛主席语录编的歌)的,劳动改造的人开大会更不能免,当然选哪段语录得有斟酌。我们属于并入之客,领导为表欢迎姿态,建议由被并入方推选一人指挥唱歌,大家推选了我。

  
我选了《我们来自五湖四海》,起头、挥臂、预备,唱!: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

  
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

  
走到一起来了——

  
“停!”中队指导员和管教员同时摆手中断了两、三百人的“五湖四海”,他们将我撤下,换上一位他们原来担任指挥的人指挥出另一首“语录歌”:

  
凡是反动的东西,

  
你不打他就不倒,

  
这也和扫地一样,

  
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

  
我领唱《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用意是两个中队合并为一个中队了,让我们大家团结一致,共同努力完成大队交给的任务吧。我想错了,领导想的交给我们的任务不是“革命目标”而是“改造目标”。他那把“扫帚”是给我们的一个下马威,是警告我们“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

  
在新的中队里,我们确确实实、老老实实的劳动着,但在唱歌上依旧“乱说乱动”,把原中队的歌带进新中队,照唱不误。新中队也有许多会唱歌的人,最后唱到一起了。

  
我曾将我在新疆被强制劳动的生活写成一部长篇小说,书中虽未刻意但不知不觉地提到我们中队合并一年半后,我给我的大女儿春子过满月时我们大家聚在一起喝酒唱歌的事。那天我们整整唱了一宿,当然有人唱到了《午夜吉他》。那晚伴唱的乐器除小提琴、手风琴、二胡、笛子、扬琴外,集中了七、八把吉他,要将那晚唱的歌来个总题,也该是“午夜吉他”了。让我摘录那晚我们弹着吉他等乐器唱歌的一些情节:

  
……,我们聚在一起一向是轮一回酒便由一个人唱一支个。第一个人唱起了《宝贝》,第二个人唱起了《快乐的家》,第三个人唱《姑娘你像一朵花》,抡到第四个人唱时,小春子已在她妈妈怀里睡着了。轮到我了,我唱的是电影《两亩地》插曲,将曲首的“恒河与贾姆纳江” 改成了“塔里木河与叶尔羌河”地唱:

  
啊,朋友们,塔里木与叶尔羌河哟,多么地宽广喔,

  
我左思右想无可奈何,只得渡河走。

  
戈壁到处都在呼号,快快撒下爱情的种子,

  
光阴飞快的消失,一去不在来……

  
光阴飞快地消失,一去不再来……

  
啊,看蓝天多美好,看夜莺在歌唱,

  
喔喔喔喔,你是为了什么欢畅,你是为了什么这样欢畅?

  
戈壁到处都在呼号,快快撒下爱情的种子,

  
光阴飞快地消失,一去不再来……

  
光阴飞快地消失,一去不再来……

  
光阴飞快的消失,一去不再来……

  
……,我的歌刚唱完,有人攻击我了:“你他妈的撒了爱情的种子,结了果了,我们的光阴都消失了!”大家都哄笑起来,笑声冲破了地窝子顶。又是一轮酒,轮到在缅甸出生印度血统却是中国籍的黄道雄唱。他柔柔地用吉他拨了段《海鸥》的前奏,然后在五、六把琴的叮咚伴奏中唱了起来。他唱的是缅文原词,唱罢大家又一起唱用《海鸥》改编了的那首《泪洒叶尔羌》:

  
看晚霞笼罩着叶尔羌,

  
水鸟在天空自由飞翔,

  
它们自由自在地尽情飞翔,

  
它们自由自在地尽情歌唱,

  
静静的河水向东流,

  
流向那遥远的地方。

  
看晚霞笼罩着叶尔羌,

  
北京人在新疆修渠开荒,

  
他们强制劳动苦难漫长,

  
他们破碎之心无限忧伤,

  
静静的泪水往下淌,

  
淌在万年的戈壁上。

  
此歌谱已在前面《叶尔羌河水悠悠》一段表过。却说我们午夜吉它的演唱最后出了事,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1]:  雪非雪 (2006-09-15 18:12:30)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唱了好几年,可是怎么也想不起那曲调了。

  
容作订正:“重(从)见天日”。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炼狱流行曲
    31,《炼狱流行曲》尾声 
    30,牛鬼蛇神歌之二 
    30,牛鬼蛇神歌之一 
    29,舞伴泪影 
    28,蓝宝石 
    27,午夜吉他 
    26,阿拉伯姑娘 
    25,马来亚的姑娘 
    24,含着眼泪带着微笑 
    23,丽达和拉兹 
    22,爱你需要你 
    21,我还是永远爱着你 
    20,天上有五只乌鸦 
    19,叶尔羌河水悠悠 
    18,戈壁滩上的母亲河 
    17,精神病患者 
    16,相思河畔 
    15,鸭绿江之夜 
    14,淡水河边 
    13,默默地祝福 
    12,我与咖啡 
    11,红柳的奉献 
    10,胡杨赞歌 
    9,望 月 
    8,天涯沦落人 
    7,无 题 
    6,流浪的人归来 
    5,苦难悲伤 
    4,一担石沟歌 
    3,与君永相望 
    2,兴凯湖小调 
    1,炼狱流行曲序曲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