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走四方
字体∶
湖畔胜景,学府园林(武汉)

龍昇 (发表日期:2020-04-17 15:31:00 阅读人次:1174 回复数:5)

  

  
中国园林的分类有多种,其一是书院园林。回顾自己曾去过的园林,是件很有乐趣的事。其中属于书院园林的,去过长沙岳麓书院、惠州丰湖书院,前者始建于北宋,后者始建于南宋、清代迁址重建,它们都是傍山依水的中国古典建筑和园林艺术的结合,建有亭台、楼阁、水榭、回廊、小桥、池塘,植有珍贵树木、奇花异草,立有山石,刻有碑文,藏有古籍书画,它们还有一段颇相似的近代史: 岳麓书院是湖南大学的出处,至今也是湖南大学的下属学院;丰湖书院自民国到近年曾是惠州中学、惠州师范、惠州师专,也曾是惠州大学、惠州学院的部分校区。

  
由书院园林想起武汉东湖旁,珞珈山上的武汉大学和喻家山下的华中工学院。 1959年,初中毕业、待升高中的暑假是在武汉度过的,住在姐姐的汉口南京路的家和哥哥任教的华中工学院。华中工学院大极了,门前门旁有河沟和青草地,院中除了苏式教学楼建筑外,种满了成排的树木和一片片花圃。工学院背靠的喻家山上长着稀疏的幼林,山上除去日军占领时留下的一两个碉堡,别无其他建筑物,山顶上有一个木棍绑成的七八米高的三角架,是山的标志,记载着标高。爬到木三脚架旁还“欲穷千里目”,攀登上去向北看,看到一面镜子般的碧水接天、波连万顷的大湖,它是东湖。东湖从喻家山右侧伸进一个口袋似的湾,湾底处有个游泳场,游泳场里有条伸进水面很长的的木栈桥,栈桥前端搭了个简易凉亭,我总爱先登山再下到那里去游泳。

  
哥哥是教工篮球队员,暑假里也是那游泳场的监护员,除去教初学游泳的大学生基本常识外,多数时间是坐在简易凉亭上瞭望,观察游泳者有什么异常发生,提醒他们不要进入危险区。常见有位老婆婆和她的女儿,撑只小蓬船,载着黄灿灿香、喷喷的八方瓜,到栈桥下卖给师生们。有一天,哥哥看老婆婆的八方瓜快卖完了,出了一块钱,请她载我从水上兜兜东湖。一块钱!我还可以给他烧顿饭。小蓬船驶出口袋似的湾向左拐,坐于船上和站在湖岸看湖光山色,有动观和静观不同的情趣,身在荡漾眼见山动,转过喻家山连接着的磨山,看到又一座较高的山时,我不禁叫出了刚学会的词“仙山楼阁!”撑船的大姐姐说那是武汉大学,可以靠岸上去的。我上岸,她们烧饭等我。

  


  
(武汉大学图書馆)

  
那仙山楼阁是武汉大学的建于三十年代的老图书馆、老院系、老斋舍、老体育馆,多是宫廷建筑的大屋顶,顶上铺着蓝中透绿的琉璃瓦,它们是中式古典建筑与西式建筑的融合。还有别墅样式的教授小楼,它们被密密的老树围拢,幽如仙境。即使新中国新添的教舍,也多有原来那种建筑风格,也被丛林所掩、被花园所衬,听说老建筑初成的半年里,校领导就带领学生植树数十万株,我所见时更是数也数不清。小蓬船的老婆婆用小炭炉烧出来饭是白米饭和东湖里打上来的鱼,当时未问、现在也想不出是否武昌鱼,反正是很鲜很香。当然也在东湖公园上了岸,看到了建成没几年的纪念屈原的行吟阁和屈原行吟塑像,原来伟大的爱国诗人曾“行吟泽畔”——流放徘徊在东湖边,那次看到了东湖荷花,也记下了朱德为东湖的题词“东湖暂让西湖好,今后将比西湖强”。

  


  
(武汉东湖风景)

  
1962年寒假,去广州表哥家,回程于武汉下车在华中工学院住了几天,又爬了喻家山顶的木三脚架,也去武汉大学参观过。发现两校的树木有落叶的也有常青的,即使是冬日,仍见冬青、松柏之绿,梅之黄红。

  
1967年早春开始,有过两年的逃亡流浪生活,当年从春至夏在华中工学院度过,哥哥已婚,嫂嫂在武汉工学院任教,我则睡在单身教工宿舍。那是段武汉天气和派性斗争都升级到灼热的时期,东湖公园的屈原行吟塑像在上一年已被毁没,我无组织无派别无户口亦无人管,落得比逍遥派还逍遥。我看到了有水泥长凳、能容数千人的露天电影场上,斗争脖子上挂着大毛算盘(秋后算账之喻)的中南局第一书记王任重,也在那里看了“批判电影”《不夜城》,珞喻路上出现了扛着矛子等土武器的农民队伍,也出现了背着步话机和自动步枪巡逻的军人队伍,华中工学院迎门可见的“南一楼”和旁边几栋楼的楼顶上堆满了石块等防御武器……

  
但华中工学院大门西面的青草地里,牧童牵来的水牛依然悠闲,安详地啃草晒太阳,我也在河沟稻田里钓过青蛙。院内的树木不闻政治地自然茁壮成长,喻家山上的木三脚架依然挺立,山林和湖景愈发美丽起来。珞喻路是连接珞珈山和喻家山、即连接武汉大学和华中工学院的大路,我也沿路去过武汉大学,途中看到从东湖边走出来的许多支打着学校组织红旗戴红袖章的队伍,原来这一路还有数座绿树丛中的大学!总之,人间在历沧桑,树木花草仍含情。

  


  
(华中工学院——今华中科技大学。图上方是喻家山和东湖的一角)

  


  
1971年5月,我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初次获得探亲假资格,那里给予单身汉的探亲假是三年一次每次两个月,我利用那长假先做了西南行和中南行后才回的北京的家,途中在武汉下车去看望在华中工学院的哥哥。那年,文革过半,革命尚在进行,人已见疲倦,华中工学院的苗圃却仍在默默耕耘,院内道路都成了林荫大道。十几年了,喻家山上的稀疏幼林变成了茂密森林,山顶的木三角架变得影影绰绰快看不见了,我最后一次登上了它。那是我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到华中工学院,那次也最后参观了武汉大学游览了东湖。但之后我仍能关注、了解它们,比如后来知道,1972年日本首相赠送周恩来的樱花树中的一部分转赠给了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宋卿童谣馆)

  
华中工学院院长朱九思,是中国著名的教育家,文革伊始被批判打倒,曾下放到学校的苗圃劳动,这大概是他被评说为今日华中科技大学的绿化环境创下汗马功劳中的一页。朱九思在1979年率领教育部派出的高等教育考察组访问了美国、加拿大、日本,回国不久便将我参加多座长江大桥建设的即将退休的桥梁工程师姐夫,请到华工,给他总结经验著书教授的机会,也请我在久居日本的父亲作保,让我哥哥私费留学东京工业大学,并保证学成归校,以给学校多留一个教育部分配下来的公派留学名额。

  
东京工业大学的指导教授,指导了哥哥不久,发现哥哥的基础理论水平并不比他低,无法指导,也疑问他当了二十多年的讲师仍是讲师,跟着疑问他的“学院”是否大学?哥哥带指导教授去访问了华中工学院,指导教授首先被学院的规模和它的森林般花园般的自然环境折服,当他看过学院的教学和附属工厂后,回国向自己的大学提议给哥哥访问学者名誉,并对哥哥说你不必受我指导了,只须到工厂现场做研究即可。哥哥留学次年我也到日本工作,和他住在一起,我看到他的指导教授绘声绘色地吃惊华工的绿化建设和环境优美,也领会了当时中日工科大学差距不在理论教学而在实验室研究。

  
又三十多年过去,科技迅速发展,不仅从报纸、电视的通讯报道中了解到东湖及两所大学的变化,从网络上看到了它们的图像,更从卫星地图上看到了它们的平面图和真真的立体图。我看到东湖之滨早已塑起新的屈原行吟像,看到湖中荷叶连天荷花红,东湖公园扩展成了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磨山上有了东湖梅园、磨山樱花园;我看到早已有森林式大学之称的武汉大学里面,有着樱园、梅园、枫园、桂园、李达花园等风景校舍区,还发现珞珈山顶的八角楼阁式的水塔仍旧在。

  
华中工学院早已先改成华中理工大学、现称华中科技大学,成了综合性大学。我看到它继武汉大学之后成为森林式大学的遮天蔽日的树冠树影,看到学子在林荫道上骑车、行走,发现校门前和校园内的大草坪茵茵如毯,早年看到的校门西的青草地变成了湖面,喻家湖向南伸进了新校区,围绕那些湖面、池塘,出现了醉晚亭、青年园、眼镜湖等江南园林式的文化景区。喻家山上的木三角架早已不见踪影,代替它的是学子们建起的瑜珈草堂、熏风亭、不鸣不飞亭、凤飞台……

  


  
(华中科技大学醉晚亭)

  
武汉多江河、湖泊、丘陵、山地、丛林,许多大学建在其间,中国有不少树木成林、花草成园、自然生态良好的大学,武汉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无疑是其中佼佼者。我想,它们就是当代的书院园林,或可称学府园林?

  


  


  


  




 回复[1]:  骏骏 (2020-04-17 18:36:44)  
 
  何时重访武汉?同行

 回复[2]:  采夫 (2020-04-17 19:06:58)  
 
  荆楚大地,人杰地灵。

  
好地方,好风光!

  

 回复[3]: 过个一年半载再说吧, 龍昇 (2020-04-17 19:29:09)  
 
  先梦游着。

  
确实是好地方,好风光,就是夏天热。

 回复[4]: 好险! 夏雨 (2020-04-17 19:51:15)  
 
  龙爷先我一步贴上来的话,哈哈,我只好改写南湖北湖了

 回复[5]: 谢夏雨,不险啊。 龍昇 (2020-04-18 10:44:17)  
 
  还有2、3节,就不用改名了。

  
嘉兴南湖是名湖也是我党诞生地,济宁北湖曾游荡过,挺美的。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走四方
    湖畔胜景,学府园林(武汉) 
    崖门岭南风 
    小女驴友片片(终) 
    小女驴友片片(五) 
    小女驴友片片(四) 
    小女驴友片片(三) 
    小女驴友片片(二) 
    小女驴友片片(一) 
    徜徉西湖 
    炮 台 
    赤湾岭南风 
    樱花地图 樱花前线 
    木耳蘑、玛瑙 
    关口里外 
    从达坂城到可克达拉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下)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上) 
    博斯腾湖 
    叉田鸡 
    骑 驴 
    赶巴扎 
     去大桥 
    海南咖啡行 
    老呔儿过关得儿得儿地 
    赶 集 
    小庙祠堂 
    咸鸭蛋 
    三转半 
    那段“白毛女”生活 
    滕王阁下 
    云居山上 
    社会工作者 
    美国三日  
    拜谒三孔 
    梁山葫芦梁山鞋 
    走拜城 
    乌鞘岭的风  
    曾乱着衣 
    幻的胯面 
    任先生 
    蔡家坡 
    水满微山湖 
    忆路友 
    藏刀皮恰克蒙古刀 
    釜山行 
    良乡塔 
    地窝子 
    集邮 
    小纸头 
    战上海 
    尹宏亮 
    LDK 
    小金子 
    四合院排房单元房 
    老家的房子 
    公寓洋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