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散文
字体∶
图钉和数字

龍昇 (发表日期:2009-03-24 09:52:20 阅读人次:2164 回复数:22)

  

  
从小热爱旅行,二十二岁时,已游过长江黄河珠江松花江,登过泰山嵩山王屋山,穿过韶关山海关娘子关……陋室墙上挂着幅中国大地图,喜欢往去过的地方上按个金色图钉。中国地理上以人口密度算,从黑河到腾冲有条分界线,图钉按到那年正好走遍了那线东边的半壁江山。还有野心走西边那一半,先做计划在想去的地方按上了银色图钉。内蒙大草原、敦煌莫高窟、青海湖塔尔寺、帕米尔高原、喜马拉雅山都想看看。作为看帕米尔和喜马拉雅的出发点,将图钉按在了喀什噶尔和日喀则。

  
二十三罗成关,那关没过去。一年前我已被发配出了春风不渡的玉门关。文革的公安怀疑我是间谍特务、企图叛国投敌,到家掘地三尺没发现手枪和收发报机,就从那张地图着手,断出我企图从喀什噶尔逃往苏联、从日喀则逃往印度。道理很简单:六二年南疆有维人经喀什噶尔跑苏联、土耳其去了,五九年西藏叛乱集团经日喀则跑印度去了,你小子没事撑得会跑那儿去旅游?鬼才信!后来我知道公安局那条证据不成立,因为怕我从喀什噶尔跑还将我发配到了喀什噶尔。塞翁失马焉知祸福,那一发配圆了我走西半壁江山的梦,看到了塔克拉玛干金沙海、慕士塔格峰银装素裹、阿里湛蓝湛蓝的天、柴达木盆地水晶盐铺就的地……

  
三十年后,我在日本的房间里也挂了幅中国大地图,常对着它怀念祖国的锦绣山河、美丽都市。一日,报载北京高官党官出了大经济贪污受贿案,吓人一跳。我旧习复发,不由自主在地图上画五角星的地方按了个黑图钉。原以为那是偶然现象,百分之九十五还是好干部吗!却不料那一按竟不可收拾,几年下来按黑图钉的地方超过了半壁江山:江苏、河南、云南、海南、两广、山东、江西、沈阳、厦门、西部的军区、东部的海关……除了以前按过图钉的喀什噶尔和日喀则所在的新疆西藏外,地图上的黑图钉快满了。我的劳改后遗症上来了,我怕,我怕当我用黑图钉将祖国锦绣山河、美丽都市全掩盖住时,会不会又有人来抓我。我恨,我恨不得有人在抓我之前先把赃官们抓起来!

  
曾在《藏书情趣》中写的我友钱振鹏,跟我一样是间谍特务嫌疑犯。他是个数字迷,曾数清长安街上有多少根电线杆子多少盏莲花灯,曾推翻北京歇后语“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地将狮子数目数清。但当他背下人民大会堂有多少门多少洞多少台阶、背下京城所有外国大使馆的汽车号码时,成了特嫌而被捕。改造多年后他到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搞索引当编辑,他扛着有他参与的砖头般重的《不列颠百科全书》和《中国大百科全书》,将文化送到了劳改时呆过的新疆、西藏的角角落落,最后呕心沥血劳累死。

  
数字迷钱振鹏,你尚活在人世,定能帮我计算出那帮高官党官贪污受贿榨取挥霍了多少国家财富和老百姓的血汗钱。个个都是几百万、几千万,在澳门赌输几百万都脸不变色心不跳,一外逃就卷走上亿,一走私能有八百亿!走私八百亿能出私利几何?我是根据报纸公布的事实按的图钉,你能按公布的赃款数目统计出个大概数字来吗?有一、两百亿吗?有?不止?!你再帮我算算,听说在穷地方建所“希望小学”要五十万,更穷的地方二十万就够,用那些钱能建多少座?能建五、六万座?!能接受一千万贫困家庭儿童就学?!那不全中国穷孩子的入学问题全解决了吗?!

  
常见报载某海外华侨向国内某山区捐建了“希望小学”,亲眼见身边一有病的上海老太太向云南捐建了两所“希望小学”。他(她)们多数是资本家啊!而我们的党官能一顿宴席就吃掉一座“希望小学”、一次赌注就输掉一座“希望小学”、搞一个小蜜就泡汤一座“希望小学”。真是天大的对比、悲哀、讽刺!

  
亲爱的祖国,我想将我按在您身上的黑图钉统统拔去,想见您的雄伟美丽。亲爱的党,我有个异想天开的建议:把那些蛀虫都逮住,让他们吃进去的都吐出来,吐出来的钱别收回国库,直接把“希望工程”一下子建成,配合您的“三讲”,准能再铸您的光辉形象。

  


  
2000年3月5日

  


  
九年过去,地图上已无按黑图钉之地,数字也计算不过来了。我承认那时的想法天真,我把地图扯下墙,连同黑图钉,当垃圾扔了。2009年3月24日

  




 回复[1]:  雪非雪 (2009-03-24 10:09:22)  
 
  扔了,省心。

  
我也在大量扔垃圾,也有图钉和地图。

 回复[2]: 嗯。扔得好! 自带板凳 (2009-03-24 10:09:57)  
 
  我非常羡慕您跑过那么多地方。

  
我就是遗憾,我到现在去过的地方太少了。求学,工作,从北到南,跨度不小,但是我不喜欢移动。主要是怕挤火车!

  


  
我现在的梦想就是自己开车,跑一趟新疆。

  


  
我的中国地图,搬家时也扔了。有机会还想买一张,我喜欢看地图,

  
我不按图钉,我喜欢跟个伟人似的站在地图前考虑世界革命战略问题。

  
哈哈哈哈!

 回复[3]:  老三 (2009-03-24 10:58:29)  
 
  我的还没有舍得扔。

  
我和龙兄一样,当初看到报纸时,剪了下来,用一个专门的袋子放着,上面还写上“有关贪官污吏”,以备将来用的时候用,可后来越来越多,这样的榜样根本不需要找,随便拉一个就是,收藏不及。

  
不过,我也决定扔。今天我这里正好扔燃えるごみ、送去烧了算了,让他们都见鬼去吧。

 回复[4]: 嗯,扔吧。至于火车, 龍昇 (2009-03-24 10:59:47)  
 
  我倒觉的利用的好。比如从A到D,途中还可落脚、哪怕是从车窗见识B、C也好。最主要的是在火车中可和左右(上下)乘客聊天,听天南地北事,这时的乘客说话没掖着藏着的。

  
开车好啊,比如非雪这回来了个美国东西横贯,一定是很爽的。

  
当然,火车也好,开车也好,得有时间。今天可能没时间开车跑新疆,以后面包会有的,那梦想别放弃。

  
那世界革命战略问题不是你考虑的事,因为你才局长级,还不够份儿——哈哈哈哈!

 回复[5]: 刚看到老三帖,扔吧, 龍昇 (2009-03-24 11:05:20)  
 
  好象是哪部电影(《活着》?)里扔纸钱烧纸钱那样,扔吧烧吧。

 回复[6]: 没时间啊…… 自带板凳 (2009-03-24 11:09:49)  
 
  愁死我了。

 回复[7]: 时间就像乳沟…… 黑白子 (2009-03-24 11:21:22)  
 
  

  

 回复[8]:  东京博士 (2009-03-24 12:22:46)  
 
  “听说在穷地方建所“希望小学”要五十万,更穷的地方二十万就够”——我觉得单纯增建没有用,建得再多,没有所期待的维持和监督运行的机制,建多少废多少,而且建得越多,被人从中捞得也越多。

 回复[9]: 你担心这个干什么! 自带板凳 (2009-03-24 14:32:50)  
 
  

 回复[10]:  东京博士 (2009-03-24 15:56:33)  
 
  不是担心,是觉得那个国家很多都是形式,比如高楼大厦,憋着口气跟人比,造好了是否真的现代化管理现代化运用了,捐款也是如此。没有保障的任何善举,最终都会沦为养肥更多的蛆虫。

  
几十万人民币造的希望小学,一次性投资的躯壳和设备或许有了,师资呢?维持日常的运行决不是一次性的。我不相信在中国会出现那种日本北海道某个村庄那样5个教师为了不让最后一个村民的孩子失学而坚守岗位这种局面,令人感到伟大的那5名教师不是慈善家,不是心血来潮的某个团体某个个人,而是国家公务员,爱国不是口号,这样的国自然会让它的国民去爱,尽管该国也有各种问题。

 回复[11]: 哈哈!我也爱看地图! 新局长 (2009-03-24 16:37:07)  
 
  我刚买了一张挂在房间里的中国大地图,想着去新疆看维吾尔姑娘阿娜尔罕呢!

 回复[12]:  夏夏 (2009-03-24 18:00:18)  
 
  塔克拉玛干金沙海、慕士塔格峰银装素裹、阿里湛蓝湛蓝的天、柴达木盆地水晶盐铺就的地……

  
想念这些地方!

 回复[13]: 黑白爷 开明乡绅 (2009-03-24 19:46:11)  
 
  给你的回信收到了吗?

 回复[14]: 东博新局长夏夏: 龍昇 (2009-03-24 21:13:50)  
 
  东博所言极是,想起前几天挺轰动的报道——一对夫妻教师坚守“悬崖小学”十九年的事。

  
新局长:我要为你设计一幅《中国美人分布地图》,让你钻进去出不来。哈哈!

  
夏夏:同念。天地广阔,大开人心。

  

 回复[15]:  是的 (2009-03-25 11:37:37)  
 
  黑白子,你简直太。。。有才辽~~~ 每次我都看着恶心地想猛笑~~~ 哈哈哈~~~

 回复[16]:  是的 (2009-03-25 10:53:38)  
 
  楼主把鱼肉人民的贪官污吏们,全钉在了图上~~~ 寸步难移。

  


  
俺妻子会社的社长~~~ 也有近似喜好。他办公室挂了两张地图:《世界地图》和《中国地图》。

  
不同的只是,每去一个新地儿,他就在那儿摁个图钉儿~~~

  

 回复[17]:  老赵 (2009-03-25 11:35:44)  
 
  爷爷这一篇我感觉合适读者杂志的口味

  
国内应该比较喜欢这种稿子

  
汗。。。。。。。。。

  
我瞎猜的啊

  

 回复[18]: 老赵要是读者杂志的老总就好了 龍昇 (2009-03-25 12:10:06)  
 
  》国内应该比较喜欢这种稿子。

  


  
话得两说着,得看是吃燕翅鲍肚的,还是啃窝窝头吃炒饼的口味了。是前者的话,会把我毙了,因为这日子口挺敏感的。后者呢,很难当老总。

  

 回复[19]: 黑白爷 开明乡绅 (2009-03-26 22:54:37)  
 
  再问,给你的回信收到否?怕您老人家收不到阿!

 回复[20]: 乡绅上回呼唤黑白爷, 龍昇 (2009-03-26 23:12:41)  
 
  正赶上班长恢复因他前几天在沪腐化而丢失的许多帖子,很快就把您的呼声压得看不见了。估计这回的他明早能看见。

  
请开明乡绅代问老地主好,再请他当回远飞的大雁,捎封信儿到北京……

 回复[21]: 谢龙爷 开明乡绅 (2009-03-27 08:54:58)  
 
  您老人家什么时候也到上海走走?老地主在那头可是望眼欲穿啊!

 回复[22]:  黑白子 (2009-03-27 11:39:40)  
 
  乡绅,抱歉!伊妹儿都收到了,犯懒,没回。

  
我的朋友找你去了吗?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花如云,花似海 
    摘酸枣儿 
    酸枣面儿 
    一个比一个小的岛 
    花、泪光闪闪、芭蕉布、岛呗 
    侨汇劵 
    香烟牌子或洋画儿 
    我师傅(四) 
    我师傅(三) 
    我师傅(一) 
    标兵 
    金子美铃纪念馆 
    倒退儿 
    图钉和数字 
    银卡 
    刀郎 
    读《流年絮语》 
    山王公园/日吉神社 
    白蛉子 
    草蟞子 
    伊拉克蜜枣 
    阿尔巴尼亚香烟 
    水妞儿 
    一天 
    天草三老 
    芦屋夫人 
    碗面碗饭端出大学生  
    年迈年轻年少  
    卤煮火烧 
    炒肝儿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棋盘街 
    向 导 
    买卖提的依谢特 
    大 妹 
    来啥运动都不怕 
    拂 爷 
    砍 爷 
    侃 爷 
    警察与囚人(下) 
    警察与囚人(上) 
    一日流水 
    说黄与打假 
    《东洋镜》周年有感 
    打麻将 
    墨 宝(四) 
    墨 宝(三) 
    墨 宝(二) 
    墨 宝(一) 
    博一客,呼唤风桑 
    这是深圳吗 
    寄《东洋镜》及诸友 
     划 拳  
    吹破天即是骗 
    新宿 渋谷 
    喝 酒 
    这两天 
    采夫妻乃苗家女 
    搗練子  耕农偶拾 (不是龍昇作) 
    常回家看看  
    今夜月亮否?我这样过节: 
    1980年初来日 
    农三师(下) 
    农三师(中) 
    农三师(上) 
    抽 烟 
    算 命 
    差一点儿死亡的感觉 
    大舅八十一 
    镀金的二哥 
    我的1976 
    侨辈儿 
    屁话 
    马桶 
    荠菜马兰头 
    母女风筝 
    闯入台风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