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散文
字体∶
草蟞子

龍昇 (发表日期:2008-10-01 09:56:02 阅读人次:7840 回复数:48)

  

  
草蟞子,圆圆扁扁,说黑也行说灰也行的深褐色,像个瘪臭虫或荞麦皮,有八条小腿儿,一张四四方方的非常薄的小嘴。那小嘴十分厉害,能够带着身子钻进人和动物的皮肤和肉中去,吸血当饭吃。内地有它,我曾呆过的新疆的戈壁沙滩中更有它。它咬上人可以设法取下来,咬上羊、牛、马、骡驼、狐狸、野兔,它们不会取它,只好任其叮咬吸血。它吸了动物的血后,身体会急剧膨胀,从臭虫荞麦皮那么小那么瘪,变成蚕豆葡萄那么大那么滴溜溜圆,常能看到羊们身上挂着一粒粒蚕豆一串串葡萄。

  
羊或其它动物会感染一种病毒,草蟞子吸了有病毒的羊或其它动物的血再去叮咬人,就把那病毒传进人体中去。病毒刚进人体时没什么感觉,待它潜伏几天,发作起来可来势凶猛:打寒战、高热、头疼腰疼全身疼,口渴、呕吐,皮肤肿红,出血点血斑,流鼻血、尿血、便血、子宫出血……从发寒发热到身体出血,只须三五日,抢救不及时,多半会送命。

  
此病名出血热,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始发现于克里米亚,五十年代中期始发于非洲刚果,因此被称为克里米亚出血热、刚果出血热。1965年中国新疆巴楚县始发现它,被冠名为塔里木出血热。次年就有各地支边青年和我们北京一批人到了那里。我们许多人都被草蟞子叮咬过,被它吸过血,但都及时发现和取下了它。有几个人被带病毒的草蟞子咬上了发了病,那除了打针吃药外,还得换些新鲜血,我们都为病人献过血。痛心的是眼见一位远离驻地的牧羊人得了塔里木出血热,抢救不及时地死去了。

  
却说有一同事外号小鬼儿,人矮小,鬼点子多,也让草蟞子叮咬上了。他正拉屎时,让草蟞子叮咬在了鬼地方——龟头上。龟头的肉上哪有缝儿啊,草瘪子真有钻劲,硬是钻进去半拉身子。怎么办?小鬼儿跑回班上向大家求救。大家说万万不能拔,拔断了一半、留在龟头里一半就成祸根了。有人说拿鞋底子抽旁边肉把它震出来,立马有人否决说那儿又不是屁股,哪有落鞋底子的地儿?拿烟熏!有人提出老办法。万一是带毒的呢?还是先让杜大夫看看再说吧,终于达成合议。

  
杜大夫是中队的女卫生员,小鬼儿老去她那里捣乱泡病号,这回去见她,他又有点儿怵,大家陪他去了。听罢众人言,杜大夫说“掏出来吧!”掏出来了,杜大夫扑哧一乐“人挺小这玩艺儿真大!”逗大家哈哈一笑。观察片刻,杜大夫说老法子吧,我拿镊子夹着它屁股,你们点香烟熏!几只烟头熏的小鬼儿只喊“烫!”但真地熏得草蟞子自动褪出了他的龟头。杜大夫仔细看过夹在镊子上的草蟞子说不像是带病毒的,不过为防万一得塔里木出血热,打支预防针吧。小鬼听了直捂着龟头,杜大夫给了他屁股一巴掌说那儿完事了,撅过来吧!紧跟着一针头扎了下去,还跟了句“还来挑皮捣蛋吗?”小鬼儿回“不敢了,不敢了”又把大家逗的哈哈笑。

  





Page: 2 | 1 |

 回复[31]:  雪非雪 (2008-10-01 17:53:45)  
 
  王者非放,你太谦虚了,你抛的本来就是玉,要是砖我哪敢接,早跑了。

 回复[32]:  小小鸟儿 (2008-10-01 19:08:24)  
 
  你干吗对王者非王这么感兴趣

 回复[33]:  雪非雪 (2008-10-01 19:23:59)  
 
  小小鸟儿,我答不上来。

 回复[34]:  小小鸟儿 (2008-10-01 19:42:16)  
 
   非雪,我没问你呀!笑死了 我把帖子贴错地方了,我是想问那个叫KY问路者的!

 回复[35]:  雪非雪 (2008-10-01 19:46:44)  
 
  你笑吧,反正以后不抢答了

 回复[36]:  小小鸟儿 (2008-10-01 19:50:38)  
 
  我已经把嘴闭上了,你以后要继续抢答

 回复[37]: 龙升 大汉临离 (2008-10-01 20:06:51)  
 
  看照片好像还不像。

  
总之看到的东西都是圆滚滚的,有指姆盖尔那么大。尤其是狗的身上,拨开毛总能找到几个。

  
记得那年受害的是天仙般的女同学,慌慌张张的从深草丛里涨红着连跑过来,大家马上反应过来的就是“草爬子”。马上七手八脚的送到卫生院,被那个老色鬼的大夫窗帘紧闭了半个多小时,才放人出来。不过,没听说是用烟熏出来的。

  
大概啊,吸小鬼儿血的是个母的;扎仙女儿的肯定是个公的。

  
所以说,草爬子真补药莲

 回复[38]: 大変です 杜海玲 (2008-10-01 20:28:35)  
 
  大変、このパソコン、壊れて直ってから中国語はどこかへ行った、これは大変。仕事できへんで。

  
とりあえず皆さんありがとう。あのう、ごめんね、ここは龍さまのところでしたか、龍さまは好きやで、龍様の文章は好きや。

  
雪ちゃんと小鳥ちゃんのやり取りで大笑いできだんや、ほんま受ける。かわいい。

  
ほんなさよなら。もらえる発言はもらっとく。達者でな。

 回复[39]:  书童 (2008-10-01 21:40:28)  
 
  想了半天,只能想到牛虻。这玩意儿俺见过,野蛮程度好像比草蟞子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知是不是一类?

  
同时,联想到了英国小说《牛虻》,及其改编的苏联电影儿《牛虻》。嘿嘿。

 回复[40]: 小小鸟儿请温柔些 KY问路者 (2008-10-01 22:32:20)  
 
  -“我是想问那个叫KY问路者的!”- 小小鸟儿别太凶狠。

  
鄙人刚上镜,险些要被你的杀气所吓倒。

  
没给小小鸟儿打招呼就直闯镜里,赔个不是。

  
稍候鄙人会给小小鸟儿送上薄礼,以后在镜里还请多多包涵。

  
说起 王者非王,读过他的评论文章,佩服过他,觉得他最近

  
挺不起腰杆子,有点在套近乎,和稀泥了。

  
人们又说他是兰大的,开始相信,现在又迷惑了。

  
若小小鸟儿知道,请透露信息。

  
王者非王 非普通人也。这么多人在瞅着您,请多多注重您的

  
光辉形象。

 回复[41]: KY问路者 小小鸟儿 (2008-10-02 00:12:29)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KY是不是空気読めないの意味?

 回复[42]:  王者非王 (2008-10-02 09:48:21)  
 
  看了40楼KY问路者的发言,很是震惊,难道我的形象变了那么多?可是我觉得我还是我自己啊!

  
哦,也许是有点变化,仔细分析一下。变化可能有二。

  
1。冲劲下降了。

  
原因,就象我以前自己写过的一样,去年冬天是幼稚期,今年春天是青春期,夏天是成熟期,到了现在是老年期了,锋芒磨掉了不少。随着阅历的增加,我发现有一些说话尖酸刻薄者其实心中也有个祖国。有时的尖酸刻薄实际上是表达了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当然我说的是有些人,另外一些人是早已经把自己放在了中华民族的对立面,对这种人我还是毫不含糊的,绝对不会同流合污的。这点请你放心。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有的人指出其中的瑕疵就象是一个医生挖掉一个肿瘤只是为了保护整个机体的健康成长。当然也有的人是在利用这些瑕疵来拼命扩大以求破坏整个机体。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希望你也能理解。我是过了很长时间才慢慢理解的。

  
2。态度的变化。

  
原因是食品安全问题。民以食为天。吃比什么都大。不能让全体人民解决吃饭的安全问题讲什么都是空的。不要等到再过若干年以后,又被尖酸刻薄的人造出一个“喝毒奶长大的一代”这个名词。

  
我不是开旅行社的,没有那个能耐,也没有那个资本,更没有那个兴趣。我是曾经搞科学的。我信奉科学。相信事实,我的信条是尊重事实。你也知道,我为了维护中华民族的声誉,曾经在镜上奋战过,我相信还会继续在这里奋战,但我没有就毒饺子事件说过哪怕一句话,因为我担心那是事实。事实呢?幸亏没乱说。否则会受良心谴责。

  
关于是否是兰大的问题,这要看这“兰大”怎么解释,如果是按那个我在镜上最瞧不起的那个人的定义,那我就是兰大的了。

  
KY问路者,谢谢你曾经读过我的评论文章,并且佩服过我,我觉得你以后会继续佩服我的,当你也象我一样成熟以后。我觉得你的所谓“他最近挺不起腰杆子,有点在套近乎,和稀泥了”的评论是偏于幼稚的。要相信大多数人都是爱国的,有良心的。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一个人应该时刻注意尽可能地用客观的眼光去看问题,不要随时都预设立场。

  
〉》王者非王 非普通人也。

  
此话谬也,王者非王,实为普通人也,丢进人群绝对找不出来。

  
〉》这么多人在瞅着您,请多多注重您的光辉形象。

  
没料到我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受宠若惊。但我还是我,中华民族的普通一员。我不会给骂倒,也不会给捧刹。

 回复[43]:  蛇 (2008-10-02 11:20:56)  
 
  给王老献花半朵!

 回复[44]: 王者非王粉丝不少 KY问路者 (2008-10-02 11:32:27)  
 
  其实在下也喜欢王者非王文章。能客观地看待,分析事物。

  
读了王者非王的回复,在下有所理解。

  
因为你的“兰大”身世,或许吾等庶民会有不同一般人要求。

  
亦请理解为盼!

  
期待王者非王有所创新。

 回复[45]:  王者非王 (2008-10-02 11:33:51)  
 
  在蛇的字典里,半等于3。

 回复[46]:  蛇 (2008-10-02 11:35:52)  
 
  > 民以食为天。吃比什么都大。

  
吃穿住行,还是老老实实地把这4样先整明白再说吧~~~

 回复[47]:  王者非王 (2008-10-02 11:36:09)  
 
  谢谢KY问路者的理解。

 回复[48]:  赵然 (2008-10-07 10:39:04)  
 
  9楼龙爷爷的图片

  
看的俺毛骨悚然

  
想象一下

  
呜,又疼有窘,汗。。。。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花如云,花似海 
    摘酸枣儿 
    酸枣面儿 
    一个比一个小的岛 
    花、泪光闪闪、芭蕉布、岛呗 
    侨汇劵 
    香烟牌子或洋画儿 
    我师傅(四) 
    我师傅(三) 
    我师傅(一) 
    标兵 
    金子美铃纪念馆 
    倒退儿 
    图钉和数字 
    银卡 
    刀郎 
    读《流年絮语》 
    山王公园/日吉神社 
    白蛉子 
    草蟞子 
    伊拉克蜜枣 
    阿尔巴尼亚香烟 
    水妞儿 
    一天 
    天草三老 
    芦屋夫人 
    碗面碗饭端出大学生  
    年迈年轻年少  
    卤煮火烧 
    炒肝儿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棋盘街 
    向 导 
    买卖提的依谢特 
    大 妹 
    来啥运动都不怕 
    拂 爷 
    砍 爷 
    侃 爷 
    警察与囚人(下) 
    警察与囚人(上) 
    一日流水 
    说黄与打假 
    《东洋镜》周年有感 
    打麻将 
    墨 宝(四) 
    墨 宝(三) 
    墨 宝(二) 
    墨 宝(一) 
    博一客,呼唤风桑 
    这是深圳吗 
    寄《东洋镜》及诸友 
     划 拳  
    吹破天即是骗 
    新宿 渋谷 
    喝 酒 
    这两天 
    采夫妻乃苗家女 
    搗練子  耕农偶拾 (不是龍昇作) 
    常回家看看  
    今夜月亮否?我这样过节: 
    1980年初来日 
    农三师(下) 
    农三师(中) 
    农三师(上) 
    抽 烟 
    算 命 
    差一点儿死亡的感觉 
    大舅八十一 
    镀金的二哥 
    我的1976 
    侨辈儿 
    屁话 
    马桶 
    荠菜马兰头 
    母女风筝 
    闯入台风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