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散文
字体∶
一天

龍昇 (发表日期:2008-01-10 09:36:39 阅读人次:1645 回复数:20)

  

  
元月五日回家,飞机里乘客寥寥无几,转机的台北机场里也空空荡荡,礼品店中店员多于过客,我只买了盒“太阳饼”。“太阳饼”以麦芽糖、蜂蜜、猪油和面粉做成,多层,微甜,软软的,给我妈妈吃正合牙口。尚有三十分钟富裕时间,坐上一座免费的电动按摩椅舒坦了一阵。看了一眼当日报纸,首条新闻是当日台湾“高铁”通车,再就闭上眼睛养神。闭眼想起一事:

  
1981年小弟自日回国,也是乘的“华航”在台北转的机。那天飞机刚刚停稳,机内响起广播“各位乘客请先稍坐,我们先请XX先生下飞机。”那广播重复了三遍,小弟才反应过来“XX先生”即是自己。他紧张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步出机舱,即被人引进了贵宾室。小弟有受宠若惊也有惶惶不安,这是要干吗?“你是此机中、也是几个月来唯一持大陆护照降落台湾的乘客,我们只是乘转机时间请您喝杯茶。”引小弟落座的人满脸堆笑地说话。“你不会是让我步出机场吧?”“不会,一会儿我会送去乘去香港的班机。仅喝杯茶,聊两句天。你看这台湾不错吗?这是乌龙茶,好喝吗?”“台湾我还没见到,只看到机场里边,还不错,嗯,这茶也不错。”“哈哈,你说这些不错就好。”就那么聊了几句天,小弟又被人恭恭敬敬送上了去香港的飞机。

  
就这么个事,小弟回国多年都没敢吱声儿,现在持大陆护照去台湾的人多了,才敢对外人说。想当年小弟在此待遇,看今日我在此之冷冷清清,觉出世道有变。虽冷清,但有免费按摩椅坐,安静地等机,也很享受,也感受台湾之变。

  
在香港机场里买了盒“老婆饼”,也是带给妈妈的。见“老婆饼”,脑中总会浮出1983年初到香港的印象:一位叫“迈克”的朋友和他老婆阿B开车带我去九龙的旺角——大浦——粉岭——元朗——屯门地转了一圈。在元朗他停车,要我买上“恒生老饼铺”的“老婆饼”,说那是香港最有名的,带回日本给家人最相宜。车过元朗不远,往右一拐,到了流浮山下一小村,村中一条街全是海鲜店和小饭馆,他们是请我吃饭,在海鲜店买生蚝和活鱼虾,交给小饭馆去料理。等饭菜烧熟的时间就看海,说是海不如说是湾,海湾对面是深圳,对岸山青青,清晰可辨。“看着近在咫尺,那也有十里路啊!1962年我们从那边游过来,半路上我游不动了,是迈克架着我过来的。”“所以我们每到周末消遣或待客,都到这里来,吃蚝看海望对面山,阿B还老建议人买‘老婆饼’。”

  
香港机场里买的“老婆饼”盒上印有说明:传说一对恩爱夫妇,媳妇甘愿卖身为家翁治病。失去妻子的丈夫却没气馁,努力研制出一款味道奇佳的冰,最终以卖饼挣钱把老婆赎回,重过幸福生活。这种美食流传至今,被成为“老婆饼”。

  
香港机场旁边即是码头,乘高速船三十分钟到蛇口,就是到家了。从日本出发时也买了盒日本饼,加上台湾饼、香港饼共三盒饼都带给妈妈,七日是她生日,我这是回来给她祝寿。

  
草草吃过晚饭,下楼去洗脚。一天转机转船,洗脚带捏背,可解疲乏。

  
隔一茶几,坐一女士在洗脚。女士年过四十,像貌穿着均属平常。招我侧目看她是因为她坐下不久就哗啦哗啦拆一个纸包,拆开不久就大声讲手机:“都说香港商家信誉好,你怎么这样!”“我是在网上看到这手表款式好,才过去买的,你怎么给搞错了?”“我要的是两块钛合金的,一块四千九百,对不对?怎么现在打开一看,一块钛合金的一块塑料壳的?”“我不管,你得给我换回来。明天我就过去,路费也得你出!”

  
她那么说了两遍,好像香港那边终于同意了她的要求。她关了手机,发现我在侧脸看她,冲我一笑说:“嗨,现在深圳人去香港不跟玩儿似得?您说是不!”

  
哈哈,我冲她笑了笑。心中想:够牛的。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纪念一下:我的左右是迈克和阿B

  


  
身后是堆积的蚝壳、海、海对面深圳山影:

  




 回复[1]:  小林 (2008-01-10 09:57:55)  
 
  龙爷这几天没见,以为您吃小肚儿吃坏肚子了。不要紧吧!

 回复[2]:  雪非雪 (2008-01-10 10:09:30)  
 
  龙爷德高望重,就是心里总有母亲太座亲友镜友。看见爷爷辈的人还想着给妈妈买这饼那饼,就感动。

 回复[3]: 果然回国去了 陈某 (2008-01-10 10:12:19)  
 
  我昨天就跟谁说了,几天不见龙爷,估计回国了。

  
过了元旦,大概机票很便宜吧。

 回复[4]: 小林非雪班长: 龍昇 (2008-01-10 10:51:20)  
 
  小林:小肚儿吃了没事,我是纸包子都敢吃的主儿。看到你的局长回乡记了,他没吃坏肚子?

  
非雪:什么辈的人,在妈妈面前都是小的,妈妈最大。

  
班长:看你说什么“金山”,说最便宜的是不要钱的,机票也有那么最便宜的,不过再便宜那零七八碎的一万多跑不了。

 回复[5]:  小林 (2008-01-10 12:10:18)  
 
  局长倒是没吃坏肚子,就是没有与空中小姐一起泡成“鸳鸯戏水”澡,遗憾矣!

  
其实局长想的“鸳鸯戏水”乃是一道徽菜。这是一款徽厨名师们为携其夫君首次莅黄山的台湾著名“情圣作家”琼瑶夫妇接风、洗尘而巧妙推出的创新徽菜:在诸多种类黄山山珍野味煲制的鲜汤中,漂浮着一对以鱼蓉为主料烹制而成的鸳鸯,双双戏水,栩栩如生,如此创意,无论是对于这对“情圣作家”夫妇,还是对于琼瑶的言情小说影视,均堪称名副其实。琼瑶感动得久久不忍举箸,非得用相机将这“鸳鸯戏水”等反复摄入镜头之后才肯欣然入席。

  
局长却将“鸳鸯戏水”想成在浴盆里,卿卿我我,男欢女乐,妙不可言。岂不将佳肴亵渎了吗?嘿嘿!

  

 回复[6]: 嗨,别提了。 我是局长 (2008-01-10 13:25:48)  
 
  你们要是再提,我也写了啊!

  
本来不打算写……

  


  
爷爷,阿B挺好看的。您怎么那么年轻啊。

 回复[7]:  邓星 (2008-01-10 15:24:32)  
 
  龙爷,人物关系地点航线目的地都交代得不甚清楚哦。。。

  
先以为你的家在台北,后来又以为是香港,最后才看出是蛇口??为什么不能从香港走要从台湾转呢?为太阳饼么???

 回复[8]:  小林 (2008-01-10 15:52:21)  
 
  局长要是不写,那就主办新年会吧!不知斑竹有何高见?

  
我要是替你写,就越写越风流,不亦悦乎?

 回复[9]: 我写。 我是局长 (2008-01-10 16:13:02)  
 
  我一定写。

  
一来新年会可以逃避,二来也不用你继续造谣。

  
嘿嘿。

 回复[10]: 邓星:人物就我一个, 龍昇 (2008-01-10 16:54:00)  
 
  其他都是回忆。

  
那三个地方都有家的。我和华航关系好,常坐他们的。另外福冈——香港基本都是台北、冲绳转机或停机,有两班直行的对我时间不合适。福冈也有广州直行便,到达再转什么也没香港机场的高速船方便。

 回复[11]: 局,25年前能不年轻?阿B是挺好看, 龍昇 (2008-01-10 17:03:36)  
 
  你再看这位好看不?摄于亚洲电视台,我左边的,是美国电视名主持人,后来出了她的化妆品:

  

 回复[12]:  邓星 (2008-01-10 18:01:57)  
 
  龙桑,人物是挺好看的,俊男美女。。戴眼睛的是你本人么??哈哈我刚才看的时候根本没有想。。

 回复[13]: 你倒是艳福不浅! 我是局长 (2008-01-10 18:02:11)  
 
  靳羽西?

  


  
我觉得你右边那位更好……

  

 回复[14]:  小草 (2008-01-10 19:01:55)  
 
  龙前辈在五朵金花中笑。

  
呵呵,-哈哈。

 回复[15]: 小草: 龍昇 (2008-01-10 20:07:15)  
 
  我在花丛中

  
你呵呵哈哈

  
笑什么

  
莫不是

  
亦成诗

 回复[16]:  离别钩 (2008-01-11 00:33:37)  
 
  那个时候是烫发头吗?

  
还是自来卷?

  

 回复[17]: 龙前辈,不敢,不敢。 小草 (2008-01-11 08:38:44)  
 
  呵呵,回首天涯归梦,

  
故国山川

  
故园心眼

  


  
哈哈,好啊!

 回复[18]: 爷爷,忘了告诉您了。 我是局长 (2008-01-11 13:12:16)  
 
  这次元旦回老家,突然发现爸爸的书架上有一本书好像叫《血色黄昏》,作者叫龙升。

  
我跟我爸爸说,这个作者是我的老哥们。我爸说:“是吗,你很有本事啊,连这么著名的大作家都是你哥们!”

  


  


  

 回复[19]: 《血色黄昏》作者是老鬼: 龍昇 (2008-01-11 14:08:10)  
 
  局长可能看走眼了。

  
如果你看到的是《血色黄昏》,作者应当是老鬼——《青春之歌》作者杨沫的儿子。

  
如果你看到的作者名字是龙升,那本书名应当是《血色炼狱》。

  
《血色黄昏》写的是内蒙生产建设兵团中一批北京支边青年的事。

  
《血色炼狱》写的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中一批北京强制劳动的人的事。

  
有点共同的是它们的编辑者是一个人——岳建一,前两年被陈至立下令给冷冻了,亦夫曾是他的同事。

  
你看看书皮,回想一下,看到的是哪本?

  


  


  


  

 回复[20]: 下边这本! 我是局长 (2008-01-11 23:49:56)  
 
  书名记错了,我对不住您!

  
老鬼的我看过。

  
您的我还没看呢。有时间慢慢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花如云,花似海 
    摘酸枣儿 
    酸枣面儿 
    一个比一个小的岛 
    花、泪光闪闪、芭蕉布、岛呗 
    侨汇劵 
    香烟牌子或洋画儿 
    我师傅(四) 
    我师傅(三) 
    我师傅(一) 
    标兵 
    金子美铃纪念馆 
    倒退儿 
    图钉和数字 
    银卡 
    刀郎 
    读《流年絮语》 
    山王公园/日吉神社 
    白蛉子 
    草蟞子 
    伊拉克蜜枣 
    阿尔巴尼亚香烟 
    水妞儿 
    一天 
    天草三老 
    芦屋夫人 
    碗面碗饭端出大学生  
    年迈年轻年少  
    卤煮火烧 
    炒肝儿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棋盘街 
    向 导 
    买卖提的依谢特 
    大 妹 
    来啥运动都不怕 
    拂 爷 
    砍 爷 
    侃 爷 
    警察与囚人(下) 
    警察与囚人(上) 
    一日流水 
    说黄与打假 
    《东洋镜》周年有感 
    打麻将 
    墨 宝(四) 
    墨 宝(三) 
    墨 宝(二) 
    墨 宝(一) 
    博一客,呼唤风桑 
    这是深圳吗 
    寄《东洋镜》及诸友 
     划 拳  
    吹破天即是骗 
    新宿 渋谷 
    喝 酒 
    这两天 
    采夫妻乃苗家女 
    搗練子  耕农偶拾 (不是龍昇作) 
    常回家看看  
    今夜月亮否?我这样过节: 
    1980年初来日 
    农三师(下) 
    农三师(中) 
    农三师(上) 
    抽 烟 
    算 命 
    差一点儿死亡的感觉 
    大舅八十一 
    镀金的二哥 
    我的1976 
    侨辈儿 
    屁话 
    马桶 
    荠菜马兰头 
    母女风筝 
    闯入台风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