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散文
字体∶
天草三老

龍昇 (发表日期:2007-11-13 10:24:06 阅读人次:1802 回复数:11)

  

  
台湾大地震后的一周内,我与在台北、高雄的亲友陆续取得联系,得知他们平安无事。唯一住在离震源近的台中的忘年之交祖叔叔始终联络不到,怕是有三长两短,心中黯然如积了块石头。三周后,一个电话里冒出祖叔叔的声音,我脱口而出“您活着哪?”“活着哪!”我忙问“您在哪儿哪?”回话是“在天草”。

  
我们这代人中在大陆看过日本电影《望乡》的人不少,阿崎婆和葬于南洋的妓女们望的乡就是天草。天草是熊本县西以五座桥梁连起来的珍珠似的、与长崎隔海相望的一串海岛。那里原无桥,山贫地脊,故有女人被卖、经长崎转南洋为妓女之历史。今有五桥相连,有珍珠、鲍鱼、大虾的人工养殖,逐渐发达。更因山海风光、温泉柔乡、天主教悠久历史而成为观光胜地。天草有几座养老病院,祖叔叔是病院的医生,一年前以七十八高龄退休回台湾,他说的“在天草”是又回天草当医生了。

  
祖叔叔是伪满时日本医大毕业的,之后在国民党军队新一军做医生,后去了台湾,退休后被聘到天草养老病院。他是我父亲的朋友,父亲去世后我将他们友情继承下来,是为忘年之交。日本死脑筋,只给属帝大系统的那所大学毕业的中国医生行医资格,祖叔叔便将他在大陆台湾的老同学也叫来日本,有两位和他同在天草一家病院,相邻而居,一位姓刘一位姓包。我每年盂兰盆节都去天草玩玩、看望他们,称他们为天草三老。

  
天草三老都已七老八十,但应算新华侨,因为他们都是八十年代来的日本。三老有十分相似之处:白山黑水的同乡、志同道合的学业、伪满国民党时期的沧桑经历,现在都是台湾有房产、美国有子女、大陆有亲戚,日本有八十万工资,都会汉语日语英语,都是放荡不羁的老顽童。三老也有不相似的地方:祖叔叔爱跳舞、爱喝东方老酒西方白兰地,祖婶婶天南地北菜均得意拿手;刘叔叔爱开西方跑车、却精于古文书法,刘婶婶善泼墨绘山水、海边拾贝选石做艺术品;包叔叔会写书写评论、遇事好负点责任,去了世的包婶婶是有高教养的贤妻良母。

  
仨老顽童不相似的地方给他们留有互相褒贬寻开心逗闷子的缝隙。我们在一起喝酒,祖叔叔做东,因为他自认唯他家酒好菜好。他喝上酒说他是祖宗的祖,刘医生是流血的刘,包医生是包带(绷带)的包,幽大家一默。刘叔叔就回击说不给他写家谱了,包叔叔就刁难下回假期不批给他了。原来祖叔叔回老家搜集了几代祖宗名氏年表得求刘叔叔写谱做序,做院长的包叔叔有权更改他的假期使他去不成美国看儿子。祖叔叔只好求饶认错,但他趴我耳朵上说:“你刘叔那点墨水我也有,看我书架上有的是武侠小说,你拿去看吧。你包叔的院长是我让他的,看我不负那么多责任多轻松。”

  
仨老顽童相似之处使他们友谊天长地久,使他们对人生豁达乐观。他们除了认真行医外,有假就大陆、台湾、美国地飞,就跳舞、开车、写字、搞评论。我曾问过他们叶落归根的问题,他们都说没想过,还早哪。

  
前几日为祖叔叔七十九高龄回日本,我又去了天草,刘、包俩叔叔作东喝酒。至酣,包叔叔耳语一番叫刘叔叔挥毫写出稍加篡改的《杨公则传》语赠祖叔叔:“今日本(国家)不以汝(吾)朽儒,任以前驱,方于古人,见知重矣。虽临途疾苦,岂可黾勉辞事。马革裹尸,此汝(吾)志也。”

  
“好一个马革裹尸,咱们走哪儿死哪儿撂哪儿!”祖叔叔经台湾一震,也能拽两句了,他抢笔回谢一诗:“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天草三老喝完酒把那篡改了的梁书和唐诗扔在了一旁,我将它们揣入了怀中。他们给我了对叶落归根的回答,我将“任马革裹尸”“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走哪儿死哪儿撂哪儿”的名句醉话印入了脑中。

  
(此三老今近九十,还健康。)

  




 回复[1]:  贫下中农 (2007-11-13 15:18:51)  
 
  青山有幸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回复[2]:  小橘灯 (2007-11-13 20:37:38)  
 
  天草我去过,那儿有个朋友也在养老病院工作,现在不做了。

  
开车过那几座桥真是有特色。还坐着个人家的船在海上追逐过海豚,海豚一群群的,想起来真好玩。我觉得天草环境真好,适合养老。----想念九州的悠然自得的生活。等我退休了去天草养老

 回复[3]:  雪非雪 (2007-11-14 14:25:49)  
 
  向天草三老致敬,像三老风格看齐。呵呵。

 回复[4]: 谢贫下中农、灯、雪: 龍昇 (2007-11-14 15:51:41)  
 
  天草是很不错的地方,适合养老。

  
三老也是很不错的人,是忘年交。

  
每回去住一两日,然后将车开上渡船,自云仙归,是个挺不错的“扣司”。

 回复[5]:  采夫 (2007-11-14 22:18:59)  
 
  这个献给三老

  


  
这个献给龙爷

  

 回复[6]:  吴卫建 (2007-11-19 10:45:38)  
 
  新一军是国军5大主力之一,军长孙立人,全部美式装备,曾在印度培训,后在滇缅战场与日军作战,但最后在东北走了滑铁卢。

  

 回复[7]: 这祖叔叔是新一军的军医 龍昇 (2007-11-19 11:17:20)  
 
  穿美式军官服牛了几天.“滑铁卢”时一直在锯伤兵的胳膊腿,坚持到伤兵全撤退才跑的。新一军不是一个不拉地一下撤到台湾的,后面有许多人是零散的跑去的。祖叔叔单身到天津、上海,乘客轮去的台湾,找到孙立人,再被介绍给了大医院。

 回复[8]:  吴卫建 (2007-11-19 11:33:13)  
 
  那年头能跑到宝岛已很不错了。在台湾孙立人爱护部下很有口碑。

  
附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一军军歌歌词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着我战时衿,

  
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倭奴不顾身!

  
忍情轻断思家念,慷慨捧出报国心.

  
昂然含笑赴沙场,大旗招展日无光,

  
气吹太白入昂月,力挽长矢射天狼.

  
采石一载复金陵,冀鲁吉黑次第平,

  
破波楼船出辽海,蔽天铁鸟扑东京!

  
一夜捣碎倭奴穴,太平洋水尽赤色,

  
富士山头扬汉旗,樱花树下醉胡妾.

  
归来夹道万人看,朵朵鲜花掷马前,

  
门楣生辉笑白发,闾里欢腾骄红颜.

  
国史明标第一功,中华从此号长雄,

  
尚留余威惩不义,要使环球人类同沐大汉风!

  

 回复[9]:  蛇 (2007-11-19 11:52:28)  
 
  > 富士山头扬汉旗,樱花树下醉胡妾.

  

 回复[10]: 蛇看中了“醉胡妾”? 龍昇 (2007-11-19 13:08:46)  
 
  哈,莫不是国军也有点儿共产思想?

 回复[11]:  蛇 (2007-11-19 16:33:46)  
 
  徒弟的愿望被师傅(美国佬)实现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花如云,花似海 
    摘酸枣儿 
    酸枣面儿 
    一个比一个小的岛 
    花、泪光闪闪、芭蕉布、岛呗 
    侨汇劵 
    香烟牌子或洋画儿 
    我师傅(四) 
    我师傅(三) 
    我师傅(一) 
    标兵 
    金子美铃纪念馆 
    倒退儿 
    图钉和数字 
    银卡 
    刀郎 
    读《流年絮语》 
    山王公园/日吉神社 
    白蛉子 
    草蟞子 
    伊拉克蜜枣 
    阿尔巴尼亚香烟 
    水妞儿 
    一天 
    天草三老 
    芦屋夫人 
    碗面碗饭端出大学生  
    年迈年轻年少  
    卤煮火烧 
    炒肝儿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棋盘街 
    向 导 
    买卖提的依谢特 
    大 妹 
    来啥运动都不怕 
    拂 爷 
    砍 爷 
    侃 爷 
    警察与囚人(下) 
    警察与囚人(上) 
    一日流水 
    说黄与打假 
    《东洋镜》周年有感 
    打麻将 
    墨 宝(四) 
    墨 宝(三) 
    墨 宝(二) 
    墨 宝(一) 
    博一客,呼唤风桑 
    这是深圳吗 
    寄《东洋镜》及诸友 
     划 拳  
    吹破天即是骗 
    新宿 渋谷 
    喝 酒 
    这两天 
    采夫妻乃苗家女 
    搗練子  耕农偶拾 (不是龍昇作) 
    常回家看看  
    今夜月亮否?我这样过节: 
    1980年初来日 
    农三师(下) 
    农三师(中) 
    农三师(上) 
    抽 烟 
    算 命 
    差一点儿死亡的感觉 
    大舅八十一 
    镀金的二哥 
    我的1976 
    侨辈儿 
    屁话 
    马桶 
    荠菜马兰头 
    母女风筝 
    闯入台风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