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散文
字体∶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龍昇 (发表日期:2007-09-22 11:46:13 阅读人次:2987 回复数:33)

   

  
我与家父分别于80年、50年出国来日,河东河西三十年,我们成了新老华侨。虽是血脉相承,但因那长久的隔海隔世,我们之间也自然产生了代沟。来日那年,父亲带我在东京日比谷公会堂看台湾来的国剧,台下坐满了来自关东关西的银发闪耀的华侨领袖和中华料理的老板们;二十年后的今年正月,我出席中国驻福冈总领事馆的新春派对时,看到的是数百名头发黑亮的九州华人。想想两次聚会,令也曾黑发浓密却已华发初染的我感慨万千。

  
家父曾是侨领、京剧票友、世界龙岗会的头头,那次国剧演出就是世界龙岗会在日本举行的年会的节目之一。那国剧又叫平剧,原来就是大陆的京剧,那名称先就给我一隔世之感,但明白内容之后,就把我融了进去,因为那是中国的东西。且说那龙岗会,是取自《三国演义》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加上赵子龙,世界刘、关、张、赵四姓华侨的亲义组织。一个或几个相同姓氏,一个共同喜爱京剧,就将海外华侨凝聚起来,显然带有封建色彩,但它的力量是强大的。

  
每年固定的某月某日,总会有几位老华侨来父亲公司喝杯茶,父亲总会将几个事先装好钱的信封交给他们,老华侨们从不点钱数,喝罢茶道声谢就走。开始我不解其义,再三问父亲才知当年父亲年轻时由香港去韩国做生意,落难日本,身无分文,进退两难,是那几位当时还素不相识的华侨每人出十万日元凑了个“会”,劝他暂时放弃贸易,改行开了个小饭馆。父亲在二十年间开了四十家更大的饭店,后三十家是银行贷的款,前十家是靠的“会”。会钱早已付清,信封里装的是“利息”。我问利息要付到何时为止?父亲说:“是他们救活的我,我要付到他们死或我死。你这个时代怕是不会有这种事了。”

  
老华侨有的是礼、义、仁、智、信。

  
今年领事馆派对上见到的新华侨,有几位是开饭馆的、更多的是进入日本公司就职的、大学教授副教授讲师、开有限会社株式会社的。席间一位风度翩翩的青年绅士将香槟酒杯向我举来,认得他是个工作紧张、生活潇洒的朋友,在国内包了一座矿山,专向日本五大商社批发资材。他对我说:“刘桑,三年后我准要建起自己的公司大楼。届时你公司如果经营不振,可以编入我的伞下。” 又一位朋友对我说:“小弟是中国人,却在教日本人经济法律,真是人生难测。刘兄公司经营、转向、税金方面有困难时我可免费提供理论对策。你要是有电脑,请上网,我给你网上服务。”

  
家父读的是私塾,我读的正规学校。说读的正规学校,我才高中毕业。这二十年来出现的新华侨,绝大多数是大学毕业生,其中硕士博士近半,变化何其大!老华侨的大多数是背井离乡求生存来的,新华侨的大多数是怀抱理想幻想求发展来的。

  
新华侨的特点能用理想、务实、重利、智能、自信概括吗?它们也许是产生代沟的原因之一吧?

  
年轻的新华侨也有寂寞难奈时,本月福冈出现了个《九州华人友好联谊会》。从年龄上算赶上老华侨尾巴新华侨脑袋的我,找到华侨总会恭恭敬敬地面交了请柬,恳请老一辈人出一、两位代表,给我们做指导和鼓励。会长先问我一句,为什么他们不参加华侨总会?一句话让我感到了代沟。他再问我,你们要搞什么活动?我说我们不是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结社团体,仅仅是感情交流、凑个热闹、图个放松,比如搞个郊游、唱个卡拉OK什么的。会长副会长说那有什么意思,以不要两个华侨总会为由谢绝了我们的邀请。

  
我不禁黯然泪下,有心讲待我们连人带联谊会整个加入华侨总会,但我将话驻在了嘴边。想此代沟,脑中浮出一个比喻:沟那边是京剧,沟这边是卡拉OK。这比喻妥否?我想填平此沟,能否?

  


  
1999,3,5

  





Page: 2 | 1 |

 回复[31]:  洛阳周羽 (2007-09-23 10:06:14)  
 
  

 回复[32]:  一休 (2007-09-23 10:41:51)  
 
  唐同学总习惯一股凌人之势,累不累?!

  
你凭什么建议人读谁谁的文章、凭什么说人家没智慧?

  
觉得自己智慧幽默兼备吗?

  
想请教你那么良好的自我感觉它来自哪里?

 回复[33]: 给辣椒 穿上马甲 (2007-09-23 20:40:27)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花如云,花似海 
    摘酸枣儿 
    酸枣面儿 
    一个比一个小的岛 
    花、泪光闪闪、芭蕉布、岛呗 
    侨汇劵 
    香烟牌子或洋画儿 
    我师傅(四) 
    我师傅(三) 
    我师傅(一) 
    标兵 
    金子美铃纪念馆 
    倒退儿 
    图钉和数字 
    银卡 
    刀郎 
    读《流年絮语》 
    山王公园/日吉神社 
    白蛉子 
    草蟞子 
    伊拉克蜜枣 
    阿尔巴尼亚香烟 
    水妞儿 
    一天 
    天草三老 
    芦屋夫人 
    碗面碗饭端出大学生  
    年迈年轻年少  
    卤煮火烧 
    炒肝儿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棋盘街 
    向 导 
    买卖提的依谢特 
    大 妹 
    来啥运动都不怕 
    拂 爷 
    砍 爷 
    侃 爷 
    警察与囚人(下) 
    警察与囚人(上) 
    一日流水 
    说黄与打假 
    《东洋镜》周年有感 
    打麻将 
    墨 宝(四) 
    墨 宝(三) 
    墨 宝(二) 
    墨 宝(一) 
    博一客,呼唤风桑 
    这是深圳吗 
    寄《东洋镜》及诸友 
     划 拳  
    吹破天即是骗 
    新宿 渋谷 
    喝 酒 
    这两天 
    采夫妻乃苗家女 
    搗練子  耕农偶拾 (不是龍昇作) 
    常回家看看  
    今夜月亮否?我这样过节: 
    1980年初来日 
    农三师(下) 
    农三师(中) 
    农三师(上) 
    抽 烟 
    算 命 
    差一点儿死亡的感觉 
    大舅八十一 
    镀金的二哥 
    我的1976 
    侨辈儿 
    屁话 
    马桶 
    荠菜马兰头 
    母女风筝 
    闯入台风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