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散文
字体∶
拂 爷

龍昇 (发表日期:2007-05-28 11:31:55 阅读人次:2120 回复数:15)

   拂爷,小偷扒手也。行话亦称佛爷,只是音变,并未走调,佛字原本即有一意为拂。佛龛,原为供奉佛爷的小阁子,行话将“佛龛”变成了收佛爷管佛爷操纵佛爷的主儿。叫拂爷叫佛爷怎么都成,摆上书面还是叫拂爷吧,拂,字典注:轻轻擦过之意。能生信手拈来之想。

  
干什么能做到信手拈来,得熟练技术积攒经验。拂爷主要练手,大凡“高拂”食指中指长短仿佛,似钳,故又有别名钳工。曾与众拂爷同在一屋檐下生活,就听来些拂爷神技。跟拂爷再哥们儿,他都不说自己神技,只侃天外天拂上拂。比如说到一拂爷现(现眼)了,折进局子,小屋里审他,他一五一十招了,在供纸上也画了押(手印),提审员刚乐的屁颠儿颠儿,却发现那块“押”没了。敢情审半天白审,招半天没招。最后是来硬的——打,给打出屎来,在屎里拨弄出了那快“押”。说事儿的拂爷意思说那拂爷“虽现犹荣”。

  
曾遭同一屋檐下的拂爷拂,拂走了我一天馍票(饭票)。按理说兔子不食窝边草,怎乃何那小拂爷断了粮饿得两眼发绿,没那点儿馍票就活不过那一天,不得不拂睡隔壁铺的我。同屋人都认定是他,但他绝口否认,众人便让他在“早请示晚汇报”时向毛主席交代,小拂爷信誓旦旦:“毛主席,我向您老人家保证没有偷他的馍票,要是偷了您肏我妈!”惹全屋人哄堂大笑。如此重誓,我也不好深究。倒是一“佛龛”心如明镜,暗令小拂爷后日还我情。

  
某年,一政治犯落难乌鲁木齐火车站无回京盘缠,巧遇那小拂爷,说起困难。小拂爷跟他盘道,偶盘出他是我之诤友,便说走,跟我送趟车。两人花一毛钱买了两张站台票进站,小拂爷让政治犯在站台上站着,自己上了趟正上客的客车。小拂爷前门上去后门下来不到两分钟,给了政治犯五十元钱。政治犯在生活上是大傻逼,不懂何为“接车”,还以为他是上车跟熟人借来的钱。便连连道谢并约后日奉还。小拂爷说“不必了,你不跟刘颖是铁哥们吗?我欠他的,这回了了。”后日那诤友见到我说起此事并要还我钱,我立刻想那趟车上不知几人被拂,不由暗自叫苦,但未敢向诤友挑明,只说你花就花了吧。

  
上面您一听便知那是文革中不是好孩子的我受难故事,俱往矣。且说我来日后也遇到过几例拂爷新貌,是知识分子当拂爷。也许有人不认为他们是拂爷,但我认为是。

  
例一:十几年前我在此城的一家饭店当经理。一日来了一拨食客,一妇女满脸泪痕,一老者满脸悲哀,几位男子恭恭敬敬唯唯喏喏,再一女人认真严肃,他们订了一桌档次不低的饭菜。这样的客人少见,我就格外小心翼翼伺候着,听出一些问题,最后从付帐的认真严肃的女人处问出了来龙去脉。原来几个男人是我市癌症研究中心的人,他们那里死了一位中国来的研修医生,满脸泪痕和悲哀的是赶来料理医生后事的妻子和父亲。认真严肃的女人是翻译,她跟我说那中国研修医生算交换学者,故拿日本医生同等工资。他住离医院不远的宿舍,就买了辆旧自行车上班。他嫌自己的车座子破,一日下班,他从医院存车处一辆新车上拔了个新车座子要往自己车上换,刚好来了位下班的女护士,很礼貌地问“先生,您拔我的车座子干什么?”医生满脸羞红地还给她车座子,但当晚就用手术刀将动脉血管切了,死了。

  
例二:前两年,我市某有名大学里一位从中国来留学的博士生,发表论文时被教授提问说,你论文中哪里哪里那几句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某某名家之句,请你确认一下。是夜,那博士生用保险刀片割动脉血管而死。此事轰动一时,我们有许多人认识他。

  
那位拿日本医生工资的交换学者,一月工资能买五十辆崭新的自行车,我想不通他何以要去拔人家一车座子用,还拔的“窝边草”。日本自行车座子很好拔,将紧它的摇把摇两下即可拔出,简直可称信手拈来,简直是“轻轻擦过”,简直是拂,动作之人堪称拂爷。那博士生呢——抄袭。抄袭更是信手拈来更是轻轻擦过,抄袭人也是拂爷,拂知识。

  
拂爷现了,发“要是我偷了您肏我妈”重誓都不肯承认,让人打出屎来都不肯死。知识分子当拂爷,没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不成。知识分子当拂爷现了怎么都寻死?面子!

  




 回复[1]: 嗬嗬嗬 我是局长 (2007-05-28 13:07:14)  
 
  小拂爷想得挺美……

  
那儿有那么容易的事儿啊!

  


  

 回复[2]: 你就老想那点美事, 龍昇 (2007-05-28 13:52:11)  
 
  不看看俺的纯真美丽!

 回复[3]: 我还敢夸您吗? 我是局长 (2007-05-28 16:13:34)  
 
  都传开了:电影局长看上了隔壁纯真美丽的刘颖,隔着墙头往过扔电影票呢……

  

 回复[4]:  采夫 (2007-05-28 22:00:08)  
 
  都说监狱是一所综合大学,咋不跟拂爷们学两招?

  
艺多不压身啊。

 回复[5]: 不一定 我是局长 (2007-05-29 10:12:54)  
 
  监狱理工科的居多。不一定是综合性的。

 回复[6]: 有一点道理 xtr (2007-05-29 10:29:53)  
 
  理工科的 EQ 差一些。跟中国教育有关,应当重点教做人。

 回复[7]: 哈哈哈! 我是局长 (2007-05-29 10:31:53)  
 
  老采,把这小子拉出去砍了!怎么样?

 回复[8]: 1,那招难学.2,咋不一定? 龍昇 (2007-05-29 11:04:36)  
 
  采夫:拂爷的"钳工"活儿不那么好练,食指和中指得练的一般长才能瞬间"夹"出人怀中手提包中屁股兜中的钱包,跟练铁砂掌一指禅差不多,难啊.不过有几位神拂及佛龛总求我写交代检查悔过书写学习心得,也有回报------回京丢了自行车,被一佛龛知道了,问啥牌子啥样子在哪丢的?第二天就给送回来了.

  


  
局长:凭啥说理工科的居多?是指现代?俺那会儿是文科的多,尽是兰大学历史的."没纸拉稀"有位山东大学学原子物理的,尽弄笑话:两地窝子中间夹一条一米多高的坡状马道,后边是茅坑儿.大伙儿拉屎撒尿上坡下坡十米路挺方便,他非绕一百米老大圈儿走平地去茅坑儿,就免不了屎憋急了拉裤兜子里.问他为啥非绕那么远?------打一迷,能猜出老先生咋回答的?

 回复[9]: 我猜是因为 二子 (2007-05-29 11:05:50)  
 
  消耗的能量小。

  

 回复[10]: 二子是学理工的! 龍昇 (2007-05-29 11:12:53)  
 
  他说走马道的做"功"-----物理上的功啊.我早忘了那公式了,什么距离乘高度乘重量什么的.

 回复[11]: 我也就随口那么一逗 我是局长 (2007-05-29 11:15:36)  
 
  其实,中共的监狱里头,肯定是文科出身的犯人多。这还用问吗。

 回复[12]: 其实 二子 (2007-05-29 12:03:10)  
 
  从物理上说他是对的。

  
你们消耗的能量确实比他大得多,尤其是如果你们都是大块头的话。简单的说他比你们消耗的体力小是肯定的。

  
但是从医学上讲,也许你们是对的,因为上下运动,促进了肠蠕动,对大便有好处。他就不行了,可能走了100米还是便秘。

  
-------------------------------------------

  

 回复[13]:  雪非雪 (2007-05-29 15:01:23)  
 
  拜见过拂爷。

 回复[14]: 谢非雪指正,已改。 龍昇 (2007-05-29 14:23:36)  
 
  

 回复[15]:  采夫 (2007-05-29 22:09:22)  
 
  确实难学。而且优秀的“钳工”得从娃娃抓起。

  
俺小时候认识个“高人”,他告诉我如果将来要成为一名优秀的“钳工”,最好从现在就开始练。

  
1、练火钳指------晚上睡觉的时候用绳子把一公斤重的东西吊在食指上入睡。18岁之后如果食指更中指一样长为大功告成。

  
2、练金刚眼------用鸡毛挡子轻拍眼睛。如果达到挡子拍到眼睛上而不条件反射地闭眼为大功告成。

  
3、......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花如云,花似海 
    摘酸枣儿 
    酸枣面儿 
    一个比一个小的岛 
    花、泪光闪闪、芭蕉布、岛呗 
    侨汇劵 
    香烟牌子或洋画儿 
    我师傅(四) 
    我师傅(三) 
    我师傅(一) 
    标兵 
    金子美铃纪念馆 
    倒退儿 
    图钉和数字 
    银卡 
    刀郎 
    读《流年絮语》 
    山王公园/日吉神社 
    白蛉子 
    草蟞子 
    伊拉克蜜枣 
    阿尔巴尼亚香烟 
    水妞儿 
    一天 
    天草三老 
    芦屋夫人 
    碗面碗饭端出大学生  
    年迈年轻年少  
    卤煮火烧 
    炒肝儿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棋盘街 
    向 导 
    买卖提的依谢特 
    大 妹 
    来啥运动都不怕 
    拂 爷 
    砍 爷 
    侃 爷 
    警察与囚人(下) 
    警察与囚人(上) 
    一日流水 
    说黄与打假 
    《东洋镜》周年有感 
    打麻将 
    墨 宝(四) 
    墨 宝(三) 
    墨 宝(二) 
    墨 宝(一) 
    博一客,呼唤风桑 
    这是深圳吗 
    寄《东洋镜》及诸友 
     划 拳  
    吹破天即是骗 
    新宿 渋谷 
    喝 酒 
    这两天 
    采夫妻乃苗家女 
    搗練子  耕农偶拾 (不是龍昇作) 
    常回家看看  
    今夜月亮否?我这样过节: 
    1980年初来日 
    农三师(下) 
    农三师(中) 
    农三师(上) 
    抽 烟 
    算 命 
    差一点儿死亡的感觉 
    大舅八十一 
    镀金的二哥 
    我的1976 
    侨辈儿 
    屁话 
    马桶 
    荠菜马兰头 
    母女风筝 
    闯入台风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