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散文
字体∶
砍 爷

龍昇 (发表日期:2007-05-23 13:53:50 阅读人次:1913 回复数:10)

  

  
曾瞎聊过一侃爷,说他侃燕子李三,侃玲珑塔塔玲珑,侃得皇上的夜壶镶金边儿。这侃是个文词,两个侃连着用,比如侃侃而言,就成了说话理直气壮从容不迫。调侃——用语言戏弄、嘲笑——字典上这么说。侃爷呢?有说是能说会道云苫雾罩的主儿。有说是“砍爷”的升级、“砍爷”的上了层次、“砍爷”的有了文化色彩。“砍”是北京土话,上书面变成了“侃”。记得年轻时在京常听人“砍大山”,那“砍大山”的主儿即是“砍爷”,今日之侃爷。

  
顾名思义,砍大山是拿刀拿斧去砍山,比如砍泰山。您抡圆了砍,随便砍,人家纹丝不动巍然屹立。比不得愚公移山,是挖王屋山,挖山不止,说的是精神。砍大山即瞎聊天、讲白相、谝闲传、唠嗑儿、摆龙门阵,也就落个说的痛快听的舒坦,皆大欢喜。

  
世上侃爷或砍爷多,知者也多,上面那番话算我班门弄斧。今儿个我这瞎摆乎也是砍大山,起因是碰上了几位刀斧抡的不圆、砍半天没砍着山的爷,想给愿听的诸位爷砍砍。因以前用过侃爷一词儿,为避重复图个新鲜,今儿个用“砍爷”一词儿,反正是一码子事儿。

  
一经留学新创业的青年事业家来串门儿,免不得落常套祝生意兴隆。人家说一开张就忙得不亦乐乎。这日子口儿在日本,能听到“嘛嘛(还可以吧)”就不错了,我羡慕地说,忙就是有生意做,忙乎什么哪?“甭提了,刚接个五百亿的单,还是高科技,你说我玩儿的转吗?手脚朝天!”他刚成立公司,人马加他才仨,五百亿的单,说手脚朝天我理解,说玩儿不转我都信。那话让来日多年熬白了头还在小业主这儿晃悠的我听得恨不扎茅坑死去。我说人穷志短了,也是老了,不要脸了,您要忙不过来,有小小不言的给我做点儿,算拉扯我一把。这位爷还真脆,说“没得说”。他以后也常来,却对那“没的说”只言不语。我绷不住劲,打听他一下那五百亿的单做完了没有,这位爷回的轻松:“屎都忙出来了,忙半天瞎忙,才挣了块儿八毛,还不够买擦屁股纸哪!”我笑说“您忙半天瞎忙,我也指望半天瞎指望了?”。他说“您别急,过几天还有张更大的单。”嘿,这位爷,还砍哪!

  
近来经人介绍了位做生意的顾客,是位自来熟,初见面就机关炮似地把他家底儿都突突给了我,让我立马发现他是位砍大发了的砍爷。这位爷说他如何“趁”(有钱),我信,因为他十个手指头上戴着一打(12个)金镏子。他说他在国内公司办公室除了四面墙是原装的没办法,剩下的全是水晶的,即水晶桌椅板凳、水晶沙发马桶------,我想了想还是信了,有钱吗,啥置不起?他说他有八分之一日本血统,我信,混血混成八分之一的人多的姥姥去了。但他说到他先人要不是死得早,差点儿就有了天皇皇位继承权,我“二虎”了。因为死的早,所以差一点儿,合逻辑。但王储或皇储可不是马大哈,日本天皇的“万世一统”也许从古代算起有猫腻,但近世以来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确确凿凿的,不容差一点儿的。也巧,他对我那么砍之前,日本有人使用有栖川亲王的家纹举行婚礼,聘来许多名人(不是皇族贵族的名人)参加,收了不少“份子”,后被查清那位亲王已无后人,方知是场骗局。因此对这位砍爷的话留了个心眼。

  
不久在一次派对上又遇那位砍爷,正喷着吐沫星子跟几位西服同胞瞎砍,正砍到他先人差点儿就有了天皇皇位继承权、砍得人家直“二虎”时,他把我拽了过去说“不信问刘桑!”。

  
那口吻是不容我拒绝的、必须是做正面的肯定的令人信服的回答,我只好也砍了句“是那么马子事,他先人的先人差点儿让天皇×了。”我砍得众人大笑,砍得他脸上青一块白一块但不敢急哧白脸跟我发怒。是啊,天皇不把他先人的先人×了,他先人怎么会有皇位继承权呢?他抡圆了刀斧没砍着山,我替他砍上了。

  
以前说一侃爷时,曾总结人家侃爷是侃身外事它界人,那怕天方夜谭虚无缥缈。这回变个法儿说砍爷仍然如此,您要砍身外事山外山天外天,千万别砍自己。砍大山吗,自己不是大山,搞不好会变砍椽子——自淫。椽子是木头的,大刀阔斧砍几下就秃了没了。

  




 回复[1]: 敢问龙爷爷 黑白子 (2007-05-23 13:58:59)  
 
  龙爷爷知道“顶爷”吗?

 回复[2]: 那庆应教授是顶爷吧. 龍昇 (2007-05-23 14:05:21)  
 
  

 回复[3]: 算半个吧 黑白子 (2007-05-23 14:14:44)  
 
  与时俱进,算半个吧——好像没动真格没掏家伙。

  
另外,怕是没有几个人能明白“砍椽子”的意思,房梁上的椽子跟自淫有什么关联?您应该再说明白点儿。不过,太明白了也就没味了。这样挺好。

  
这篇比《侃爷》好,小包袱一抖,您替他砍上了。

 回复[4]: 黑白子:还是不挑明好 龍昇 (2007-05-23 14:37:04)  
 
  一捅破了,我这道貌岸然也就威信扫地了不是?人该说了,嘿,看这老丫挺的蔫拉巴叽的,敢情——

  
对了,让局长捅,他蛮不吝的。

  
对了,此篇上面那位接五百亿单的爷,三月里彻底回国了,来我这儿说他转走了“一大——笔”钱回国,把日本银行都震惊了,那“大——”把我也震惊了。我问他回国搞点啥?他回:“搞金融!”

  
还砍哪。

 回复[5]: 嗯? 我是局长 (2007-05-23 14:49:44)  
 
  捅谁?

 回复[6]: 报告局长: 龍昇 (2007-05-23 14:53:15)  
 
  黑白子说:“怕是没有几个人能明白“砍椽子”的意思”

  
我不好意思捅破。您是明白人,给说说。

 回复[7]: 爱捅谁就捅谁 黑白子 (2007-05-23 14:56:25)  
 
  

 回复[8]:  蛇 (2007-05-23 15:01:21)  
 
  

 回复[9]: 嗯? 我是局长 (2007-05-23 15:06:12)  
 
  砍椽子不就是撸大管子吗?

  
我记错了吗?

  


  
你们啊,老坑我……

  

 回复[10]: 我要给自己正正名 我是局长 (2007-05-23 16:08:48)  
 
  要不你们都认为我脑子里都是这种事儿,那多难过啊。

  


  
今天晚上我去听音乐会!

  
嘿嘿。

  
在东京圣玛丽亚大教堂。(椿山庄旁边)

  
亨德尔/弥赛亚演奏会。

  
包括独唱/混声合唱/等等。

  
只有一张票。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花如云,花似海 
    摘酸枣儿 
    酸枣面儿 
    一个比一个小的岛 
    花、泪光闪闪、芭蕉布、岛呗 
    侨汇劵 
    香烟牌子或洋画儿 
    我师傅(四) 
    我师傅(三) 
    我师傅(一) 
    标兵 
    金子美铃纪念馆 
    倒退儿 
    图钉和数字 
    银卡 
    刀郎 
    读《流年絮语》 
    山王公园/日吉神社 
    白蛉子 
    草蟞子 
    伊拉克蜜枣 
    阿尔巴尼亚香烟 
    水妞儿 
    一天 
    天草三老 
    芦屋夫人 
    碗面碗饭端出大学生  
    年迈年轻年少  
    卤煮火烧 
    炒肝儿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棋盘街 
    向 导 
    买卖提的依谢特 
    大 妹 
    来啥运动都不怕 
    拂 爷 
    砍 爷 
    侃 爷 
    警察与囚人(下) 
    警察与囚人(上) 
    一日流水 
    说黄与打假 
    《东洋镜》周年有感 
    打麻将 
    墨 宝(四) 
    墨 宝(三) 
    墨 宝(二) 
    墨 宝(一) 
    博一客,呼唤风桑 
    这是深圳吗 
    寄《东洋镜》及诸友 
     划 拳  
    吹破天即是骗 
    新宿 渋谷 
    喝 酒 
    这两天 
    采夫妻乃苗家女 
    搗練子  耕农偶拾 (不是龍昇作) 
    常回家看看  
    今夜月亮否?我这样过节: 
    1980年初来日 
    农三师(下) 
    农三师(中) 
    农三师(上) 
    抽 烟 
    算 命 
    差一点儿死亡的感觉 
    大舅八十一 
    镀金的二哥 
    我的1976 
    侨辈儿 
    屁话 
    马桶 
    荠菜马兰头 
    母女风筝 
    闯入台风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