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散文
字体∶
警察与囚人(上)

龍昇 (发表日期:2007-05-09 10:41:59 阅读人次:2422 回复数:17)

  

  
这里说的警察与囚人不是泛称,而是专指王贵与我而言。王贵是警察,我是囚人。王贵与我是高中同班同桌同学,他还是我入团介绍人(我申请、他介绍了三年,我也没入上团,他入上了党)。王贵长得五大三粗,宽鼻梁大眼睛,健谈爱笑,声如洪钟。我思想中庸身材也中庸,偏爱思考,默默无声。体育方面也有些不同,他爱打篮球举杠铃,我喜练单双杠和吊环。这些不同也许跟家庭出身有关系,在我们那革干军干高干子弟众多的班里,他是唯一农民出身,我是唯一资本家出身。我们那个班还有唯一工人出身的,唯一地主出身的。挺有意思,不知怎么招的生。那些不同没妨碍王贵与我成为朋友,他帮我政治,我帮他学习。

  
高考时我俩均名落孙山。他被分配进入警察干校,我不在分配名额中,流落社会自寻临时工合同工做。四年后,我成了囚人,将我锁进监狱铁笼中的是警察王贵。

  
我们的久别又相逢挺戏剧、挺幽默、挺冷静。区公安局的警察开车将我从拘留所押送到监狱,进监狱大门后我先低头蹲在地上,等区里警察和监狱警察办交接签字手续。手续完毕,区里警察敬礼转身地走了,监狱警察对我说:“刘颖,我是王贵。”

  
这种意外的尴尬的重逢的心情表情感情能给作家导演的创作提供涌泉般的思路,为演员提供错综复杂千姿百态的表演机会,但我俩当时都没激动没震动没愕然。王贵只笑了笑问我:“刘颖你怎么也进来了?”

  
“我有特务间谍嫌疑、企图偷越国境、我企图抢劫大使馆------”我背诵我的罪状。

  
“你真有那些罪状不会叫你到这儿来的,来了也不会叫你住西楼。”王贵拍拍我的肩膀说:“来吧,跟我走吧,你是赶上这点儿赶上这拨儿了。”

  
王贵手中握着个大铁环,环上串着一串大钥匙。我跟他走到那座叫西楼的大楼门前,他默默地用一个大钥匙打开铁栅栏门,待我进去他又回身将铁栅栏门锁上。进门后要上楼,到二楼又是一个铁栅栏门,他又用一个大钥匙开门,待我进去又锁门。我被关在三层楼,王贵共三次用大钥匙开关铁栅栏门。我当时想他下楼依然要开锁上锁重复三次,真够他麻烦的。

  
那座三层红砖大楼中有二十多个“号”,每个“号”能容二十人,共装满了五百名我这样的人犯。大楼是十天前腾空的,十天之内又装满的五百人即是王贵说的这拨儿。这拨儿是哪拨儿?是过了一段时间知道的:为确保首都文化大革命顺利进行,先将北京市的社会危险分子清除出去,我们是要被清除的一拨儿。

  
那所监狱在我看来挺理想:两栋现代化的大楼,一座工厂,一个农场,一池清水,一个篮球场。我真想“就这儿了”,但不行,监狱要吐故纳新,我们还得给下一拨儿腾地方。究竟要把我们清除到何方?进“号”三个月时有传说是黑龙江、内蒙、新疆。一个传说地令人死心踏地,三个传说地则人心惶惶,因为尽管同是天涯海角,但有老人会分析各地的利弊。

  
自进监狱王贵将我锁起来,三个月中他和我再没过一句话,那天五百人集体在篮球场跑步放风时,他喊了一嗓子:“刘颖,出列!”我小跑到他跟前立定后,他先轻声说“心放踏实点儿,你们去新疆。”后喊“脚步和大家保持一致,不要吊二啷当,入列!”让我归队了。

  
王贵对我说此话时正值载入史册的“红八月”。又过了一个月,狱方和新疆来人正式宣布我们这拨儿人将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光荣支边”。然后我们的放风徒手齐步走跑步走改成了背负行囊的齐步走跑步走,因为我们将是“准军人”,将穿越高山丛林戈壁沙漠。

  
不久,我们被全副武装的军人和警察押送着光荣支边赴新疆。临行前一天的操练时,王贵又叫我“刘颖,出列!”他毫无表情地问我:“你们家被抄了吧?”我明白他问的是“红八月”,只简单扼要说“妈妈被打,姐姐妹妹被关,只弟弟一人留家中。”他追问“没死人吗?”我回“目前没有。”他简练地命令“没死人就好。入列!”

  
狱中半载,警察王贵和囚人我,三次对话,寥寥数语,胜似昔日同窗时的千言万语。

  
囚人我挺悲惨,警察王贵也挺悲惨,我们是同路奔赴新疆的。我的悲惨是进疆前天命已定,王贵的悲惨是进疆后突然降临。我们那拨儿“光荣支边”的人是被端长枪的军人和别手枪的警察押送进疆的。王贵就别着手枪在我乘的车厢里,我们都被摇晃的迷迷糊糊,他得虎视眈眈夜不能眠。到吐鲁番(站名叫大河沿)下车,已有建设兵团一个武装连来接应,他们数十名警察该洗刷征尘打道回府了吧?哪承想他们在那荒原小站上接一密旨,上书:留在新疆继续监督改造这批人。继续在卡车上的三千里颠簸对我们也无所谓了,因为我们认为那是劳动改造的开始,我们将走向“新生”,更有人在想变成“烈火金刚”。但那拨儿在京城不得烟儿抽的警察却迷迷糊糊昏昏沉沉了,原来王贵他们的工作关系和户口也跟来了新疆。

  
监狱中之半数人编成了兵团的一个中队,一个中队编为三个区队十一个班,王贵成了我所在区队的区队长,相当于排长。我们这拨儿“光荣支边”的人是由大枪看着干活吃饭睡觉的,轻易不准外出,仍形同囚人,后被宣布为“强制劳动”。王贵有自由可以外出,可外面没有北海公园没有颐和园,有的是茫茫戈壁滩,他也就形同囚人了。他由我同学期的健谈爱笑变成了寡言少语,除了出工收工时检定我们人数外,他每天只干一件事——上伙房打开水,早一壶午一壶晚一壶。囚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王三壶。

  
我们干活的定额是无限上涨的,还经常被捆绑吊打以示惩罚,最后有人被打死了。大家开始反思,北京公安局有没有搞错?许多人突破了警卫枪支的阻拦去师部要求回京平反,却被集体抓回,集体受刑,因此引起一场“炸狱”,百十流着血的人半夜里“一、二、三”地集体逃亡。那天夜里正好王贵值班巡查,正好撞上冲出房间的我。

  
王贵没拦我,只说:“刘颖,我劝你不要再跑了,凑合忍着吧,要不还会被抓回来的。”

  
我只应了一句话:“万一跑出去就活了,再见”就随着人群向黑暗中奔去。

  
王贵望着我们跑出一百多米时,朝天上放了一枪,高声喊道:“跑人啦!”

  
感谢王贵晚了一百多米放的那一枪喊的那一嗓。待有手枪自动步枪机关枪的猛烈扫射时,我们绝多人已跑出枪子射程外。

  
这段陈芝麻烂谷子事我以前说过,那次“炸狱”结果是大部人在千里戈壁中被抓回,死一人,全须全尾逃回北京的有包括我在内的十四人。这回再透露一个鲜为人知的事:

  
逃回北京的人中有一人急急忙忙先去了公安局,公安局不给平反还当场给他来了个“二进宫”,于是大家都转入地下潜伏躲藏起来。新疆那边先发了通缉令,紧跟着派人到北京来追捕,派的人中有王贵。新疆来京之人都是睁眼瞎,唯王贵熟知地理人情,再有他知我这老同学之“狡兔三穴”。

  
“别来无恙?”王贵在一个自然灾害时期我们共同常去的一个小饭馆中“别”住了我,我正在那里吃杂面丸子汤。我看着他手中的黑公文包,很自觉地放弃了还有一半没吃完的煮丸子说“别掏手铐让我现眼,我跟你走。”

  
王贵并未亮手铐也没让我立刻跟他走,他也要了碗杂面丸子汤陪我坐下。他问我“一路够呛吧?”“是的,在戈壁滩走了小一月,到乌鲁木齐扒的火车,到北京都饿疯了。”

  
“那些人也都到了北京吗?”他指的是依然未回到中队的我们十四个人。我回“是的。”

  
“我是奉命来抓你们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两个人的下落,让我这趟差使有个交代。”

  
“我跟你走不就得了吗?”

  
“你有个鸡巴罪啊。你是政治嫌疑犯,而且仅仅是嫌疑。”

  
“那巧了,我们这十四人没一个是刑事犯。”

  
“可也是。看来你不说出一两个人下落,我这千山万水一趟,得空手而归了。”

  
“我们的千山万水可是出生入死历经艰难呀,轻易让你抓回去冤不冤啊。”

  
“好吧。再添两烧饼,吃完你立刻走人,听我的,离开北京。”

  
我真听王贵话离开了北京,开始了我的流浪生涯。王贵没有空跑差使,新疆来人带走了先自投罗网的那位,还逮住了我们通知不到的一位。

  




 回复[1]: 我操他爹 我是局长 (2007-05-09 14:45:09)  
 
  跟看好莱坞的电影剧本似的。

  
好看归好看……您老人家年轻时可受苦啦!

  
哎………………………………

  
下回我再请您吃碗杂面汤!

  
叫上王贵。

 回复[2]: 谢局长,您要是电影局长 龍昇 (2007-05-09 16:43:00)  
 
  就好了.下令拍一部电影.您说俺招谁惹谁了?苦是苦了点,但能拍成电影说不定挺逗乐.

 回复[3]: 龙爷的经历拍成电影肯定很精彩啦 陈某 (2007-05-09 16:57:04)  
 
   可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回复[4]: 还别说 薛东方 (2007-05-09 17:01:50)  
 
  写成剧本送到好莱坞,说不定就有人出钱了。好莱坞正缺本子呢。

  
另外,北京的杂面丸子汤没吃过,现在还有吗?

 回复[5]: 说真的 我是局长 (2007-05-09 17:06:23)  
 
  我要是有权有钱,一定要拍!

  
一定不能逗乐,要让人哇哇地哭。

 回复[6]: 吃了这么大苦,还乐观着,写得有风骨,龙爷算位英雄汉 魏来五道 (2007-05-09 22:55:13)  
 
  王贵心里跟明镜似的,真够义气.现在哪儿?你回去还得请他吃那杂面丸子汤,外加瓶矛台酒.

 回复[7]: 忘了回薛东方: 龍昇 (2007-05-10 17:42:46)  
 
  北京丸子有炸丸子、卤丸子、还有煮(炖)的丸子汤。我说的不是大饭馆的丸子汤,是小吃店的。那有肉丸子素丸子之分,和馅有用殿粉面、面粉、豆粉、杂面粉的。但这杂面是指解放前的“杂合面”还是指小麦粉以外的面,我搞不清,反正是挺好吃的。当时在北京属“下里巴人”吃的,多年未回京,不知现在还有没有、哪里有了。

 回复[8]: 真还不知道 薛东方 (2007-05-10 23:02:41)  
 
  在北京也住过几年,居然不知道这丸子汤,下次到北京一定打听一下。

 回复[9]: 关于杂面 我是局长 (2007-05-11 10:49:46)  
 
  白面最高级,一般吃不到。

  


  
棒子面,高粱面,山药面儿是低级食物(现在都是饲料)。

  
这些食品是我成长时代的主要食物,——我是吃饲料长大的。

  
豆类,比这些饲料类高级多了。

  
杂面,我们老家特指绿豆面。

  
味道很不错,盖因绿豆本非大宗谷物,量比较少,所以杂面一般给生病的人改善伙食时用,

  
做碗“杂面汤”。淡绿色的。

  
物以稀为贵,杂面除了做面条以外,一般很少见到作别的。比如杂面窝头——就没见过。

  


  
黄豆面,我记得不能单作,掺在棒子面里,改善伙食。

  
掺了黄豆面的棒子面,就好吃多了,有些油性,也很香。

  


  
爷爷提到的“杂面”,是否指绿豆面,待考。

  

 回复[10]: 粮食局长英明正确: 龍昇 (2007-05-11 12:04:17)  
 
  “黄豆面,我记得不能单作,”——“杂面,我们老家特指绿豆面。”

  

 回复[11]: 又调啦? 我是局长 (2007-05-11 12:08:28)  
 
  昨天我还是电影局长呢!今儿又改粮食局长了。嘿嘿。

  
也不错,起码饿不着了。

 回复[12]: 听说过炮局吗? 龍昇 (2007-05-11 12:11:09)  
 
  调那里去如何?

 回复[13]: 不去不去 我是局长 (2007-05-11 12:13:44)  
 
  要我盒儿钱呢您这是……

  
粮食局就行了,挺知足的了我。

 回复[14]: 炮局在京城东北角: 龍昇 (2007-05-11 12:35:58)  
 
  有炮局胡同。胡同因有清之造炮局得名,后改监狱,民国陆军监狱、日本陆军监狱、新中国的监狱,赫赫有名的,那时人一听“不老实送你进炮局”立马学乖了。现改管全城出租车的什么局,肥缺呀。

 回复[15]: 哦 我是局长 (2007-05-11 12:52:01)  
 
  那我去现在管出租车的那个局。什么时候下调令啊?

 回复[16]: 刚想问龙爷,回信收到了 陈某 (2007-05-11 16:08:15)  
 
  谢谢啊。

 回复[17]:  待于泥 (2007-05-12 17:26:40)  
 
  说真的,龙先生这故事要真好好构思一下,是篇蛮不错的电影剧本,别给什么好莱呜,就给冯小刚!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花如云,花似海 
    摘酸枣儿 
    酸枣面儿 
    一个比一个小的岛 
    花、泪光闪闪、芭蕉布、岛呗 
    侨汇劵 
    香烟牌子或洋画儿 
    我师傅(四) 
    我师傅(三) 
    我师傅(一) 
    标兵 
    金子美铃纪念馆 
    倒退儿 
    图钉和数字 
    银卡 
    刀郎 
    读《流年絮语》 
    山王公园/日吉神社 
    白蛉子 
    草蟞子 
    伊拉克蜜枣 
    阿尔巴尼亚香烟 
    水妞儿 
    一天 
    天草三老 
    芦屋夫人 
    碗面碗饭端出大学生  
    年迈年轻年少  
    卤煮火烧 
    炒肝儿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棋盘街 
    向 导 
    买卖提的依谢特 
    大 妹 
    来啥运动都不怕 
    拂 爷 
    砍 爷 
    侃 爷 
    警察与囚人(下) 
    警察与囚人(上) 
    一日流水 
    说黄与打假 
    《东洋镜》周年有感 
    打麻将 
    墨 宝(四) 
    墨 宝(三) 
    墨 宝(二) 
    墨 宝(一) 
    博一客,呼唤风桑 
    这是深圳吗 
    寄《东洋镜》及诸友 
     划 拳  
    吹破天即是骗 
    新宿 渋谷 
    喝 酒 
    这两天 
    采夫妻乃苗家女 
    搗練子  耕农偶拾 (不是龍昇作) 
    常回家看看  
    今夜月亮否?我这样过节: 
    1980年初来日 
    农三师(下) 
    农三师(中) 
    农三师(上) 
    抽 烟 
    算 命 
    差一点儿死亡的感觉 
    大舅八十一 
    镀金的二哥 
    我的1976 
    侨辈儿 
    屁话 
    马桶 
    荠菜马兰头 
    母女风筝 
    闯入台风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