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散文
字体∶
说黄与打假

龍昇 (发表日期:2007-04-23 11:02:48 阅读人次:2389 回复数:19)

   这回回深圳,与包括一位香港作家、一位高干子弟,一位原红卫兵造反派头头的几位朋友会于“老地方”饭馆吃饭,吃出点儿乐子。

  
作家乃旧识,名李纯恩,上海人,阶级斗争时代结束时去的香港。他原来不是作家,去香港后开始在报纸杂志上写写文章,侃侃大陆百姓吃喝拉撒睡的趣闻,报道个里弄风情夫妻相骂狗急跳墙鸡飞蛋打事,很合香港太太小姐胃口,慢慢地变成了知名作家。他曾著文褒美深圳“老地方”饭馆的菜肴,引得去深圳渡周末的港客将“老地方”吃爆了棚,“老地方”便规定他或他带的朋友吃饭不收钱,我有时在深圳碰上他就能拣回白食儿。

  
高干子弟和红卫兵头头是初识,交情还达不到我敢将其名跃于纸上的程度,只敢隐晦地说高干的官爵儿挺高,红卫兵头头不是小头头,而是当年叱咤风云的全国领袖。

  
相互引见介绍,干杯动箸,接下来该是海阔天空信口开河了。有人提议请红卫兵领袖谈谈谈“文革”,“领袖”将头摇的跟拨弄鼓儿似地拒绝:“诸位,莫谈国事。在下现在只是个小本生意人,聊聊经济吧。”“领袖”文革后期坐了十年大狱,出来又受冷遇多年,他的拒绝兼有“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和“好汉不提当年勇”之意。

  
听那建议,高干子弟慌忙摆手:“经济之事,找我不在场的地方说去。要不我插嘴,李兄再刷篇八卦文章,准弄我个官倒之嫌。咱哥们儿清白着哪,我得避嫌。”

  
政治不谈,经济不谈,那谈什么哪?有人说来点轻松的吧,说点儿“黄”?有人说行,不过以咱们这帮正人君子说“纯黄”有失大雅,来“微黄”的吧。

  
高干子弟说行,张口道:“前几天有数百三陪小姐到市府大楼前情愿,举着十块大纸牌子呼唤市长同意她们的要求,你们猜那十块牌子上写的什么?” 一桌人谁也没到过现场,自然不知内容,便催他快快亮底。他喝了口酒,拿了会儿糖,慢条斯理背出:

  
1,拥政府拥护党,自己挣钱养爹娘。2,一不偷二不抢,自谋职业自上岗。

  
3,不集资不贷款,拉动内需促发展。4,不征地不盖房,工作只须一张床。

  
5.不冒烟不污染,关起门来搞生产。6,不生女不生男,不给政府添麻烦。

  
7,不说爱不谈情,不会破坏好家庭。8,我挣钱他高兴,促进团结和安定。

  
9,爱国家爱社会,我们还想纳点税。10,李市长想一想,是否从此不扫黄。

  
大伙儿问:“这还了得,市长不叫警察逮她们?”

  
高干子弟说:“又不是法轮功,逮她们干么?市长出来回了话:睁一眼闭一眼,能不管就不管。小姐们,快回去,尽快设立红灯区。”

  
大伙儿微笑,评价他说的带政策性,但属“微微黄”,够不上“微黄”。

  
“领袖”接茬儿:“我来一段,看看够不够微黄。话说有一主儿有两钱烧的,全身穿戴名牌,还背着老婆寻花问柳。忽一日洗澡发现右边卵蛋变绿,疑是性病。又不敢张扬不敢去大医院,只在电线杆上找了个“专治花柳”的私医去看。私医一看,说不是性病,是癌,得赶紧切除,否则会扩散。那主儿怕癌扩散而至死,只得忍痛割爱地让私医切除了右边卵蛋。不料,那主儿右边伤口刚刚长好,又发现左边卵蛋变绿了。又去私医处,又是癌,又怕扩散至死,就又切除了。谁想到又不久,中间那条东西也绿了,私医说还得切除。这时,那主儿急了,对私医说我左右卵蛋切除了,性功能大减,算我寻花问柳的报应,可中间那条东西一切除,我今后怎么撒尿啊?您再好好给我检查检查,看别有良药可治否?私医这回认真地检查了一下,亲手摸了摸中间那条东西,结果摸了一手绿。私医直纳闷,这癌还掉色儿?他这才注意那主儿穿的裤衩儿是绿色的,不禁伸手往那裆中湿润处摸去,又沾手上一点绿。明白了,你那绿既不是性病也不是癌,是你的裤衩掉色儿!啥牌子的?鳄鱼!”

  
“领袖”的段子中间几次停顿几次卖关子,我这是连起来叙述的。大伙儿听到“这癌还掉色儿”那儿就已经大笑不止了,最后评价他说的够得上“微黄”。但“领袖”说他说的不是“黄”而是“打假”,他说那有两钱的主儿从此学起“打假英雄”王海,专门打击伪、劣、假名牌货和“蒙古大夫”。

  
2001年8月28日

  




 回复[1]: 嗬嗬嗬。 我是局长 (2007-04-23 15:06:55)  
 
  爷爷遇见高人了。

 回复[2]:  小林 (2007-04-24 09:38:43)  
 
  龙兄!我刚听来一句话!

  
小道消息:扫黄打假

  

 回复[3]: 局长莫瞎猜,小林话初闻: 龍昇 (2007-04-23 11:27:27)  
 
  这么快就过目了,谢谢。我没敢用真名,别猜了,隐点私。

 回复[4]: 遵命您哪。 我是局长 (2007-04-23 11:31:52)  
 
  我听到的对联是这样的:

  
改革开放无帮国

  
反腐倡廉未见行

  
横批:黄局无疑

  

 回复[5]:  吴卫建 (2007-04-23 15:27:48)  
 
  “老地方”好像在东门一带。

 回复[6]: 吴同志,这位大虾说谁呀? 陈某 (2007-04-23 13:20:20)  
 
  

 回复[7]:  空 (2007-04-23 13:27:43)  
 
  巴巴丽的图案,POLO的图标

 回复[8]:  吴卫建 (2007-04-23 15:29:54)  
 
  斑竹:龙兄说“别猜了,隐点私”......

 回复[9]:  蛇 (2007-04-23 13:54:03)  
 
  青蛙跳水,不懂~~~ 谁啊?

 回复[10]: 蒯大富 三国天下 (2007-04-23 14:46:30)  
 
  

 回复[11]:  蛇 (2007-04-23 15:04:49)  
 
  听过其名,好像还有四个吧,具体事迹不太了解,看来有时间要补补课了~~~

 回复[12]: 吴兄:出出去了一会儿,回来 龍昇 (2007-04-23 15:11:07)  
 
  见一pp,已过一时辰,请撤了吧,免生误会.

 回复[13]: 看起来这条蛇还很年轻 陈某 (2007-04-23 15:57:25)  
 
   不过,我还遇到过不知道江青是谁的

 回复[14]:  蛇 (2007-04-23 16:08:00)  
 
  俺正好是“中途半端”~~~ 上有5、6十年代、下有8、9十年代!

 回复[15]: 你别嘲笑人家 我是局长 (2007-04-23 16:10:47)  
 
  人家不知道国母,有什么了不起。

  
人家还嘲笑你不知道小燕子呢,……你知道小燕子吗?

  

 回复[16]:  蛇 (2007-04-23 16:20:43)  
 
  

 回复[17]:  吴卫建 (2007-04-23 16:58:40)  
 
  现还有学生不知道8x8是......

 回复[18]: 我不知道韩庚是谁。 我是局长 (2007-04-23 16:30:24)  
 
  上次出差去北京,一下飞机,就看见很多女孩子举着牌子在等人。

  
她们举的纸牌差不多都一样,写着“韩庚”两个字,看来是等人的。

  
我问她们“韩庚是谁?”她们还羞红了脸。

  
我想,该脸红的应该是我啊,我甚至连韩庚是谁都不知道。嘿嘿。

 回复[19]:  风湾 (2007-04-23 22:28:00)  
 
  三八节境界:

  
最傻气的送点花草

  
最轻浮的领着乱跑

  
最庸俗的喝足吃饱

  
最实惠的就地按倒!

  
成人智力测验:做爱竞赛(打一字)答案:“昆”

  
和尚偷情(打一字)答案” 昵”

  
重婚女人(打一字)答案:“替”

  
做爱老手(打一字)答案:“智”

  
四菜一汤”的由来:从前有个老员外,原配妻子过世后续了一位二八年华得女子为妻,此女是一善人,逢初一十五都要进庙上香。这日,用过早饭就领着使唤丫头进庙去了。老员外等到日落西山才等夫人返家,老员外心中疑虑又不敢直接问夫人,就问丫头原由。丫头说:主母也没做什么,就是陪老和尚在厢房吃饭得时间长了,老爷问:吃什么饭吃那么长时间?丫头说:我在外面听到他们吃的是四菜一汤,老爷说:愿闻其详。丫头说:先上的一定是汤,因为我听到和尚说水真多;第一道菜吃的是鸡,,我听到主母说鸡真大;第二道菜是红烧猪蹄,听到老和尚说小蹄子真骚啊;第三道肯定是烤鸭了,因为我听到主母不停的说呀呀呀;最后一道绝对是鱼,我听和尚说翻过来,估计是要吃鱼的另一面呢。员外大惊说:后来那!?丫头说:主母一定是吃得撑住了,一直说顶的慌!

  
最新年龄评价标准:三个半天.青年期:亲半

  
天,摸半天,干半天;中年期:聊半天,舔半天

  
,干完后躺半天;老年期:掏半天,塞半天,干

  
完后滴半天。请自查!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花如云,花似海 
    摘酸枣儿 
    酸枣面儿 
    一个比一个小的岛 
    花、泪光闪闪、芭蕉布、岛呗 
    侨汇劵 
    香烟牌子或洋画儿 
    我师傅(四) 
    我师傅(三) 
    我师傅(一) 
    标兵 
    金子美铃纪念馆 
    倒退儿 
    图钉和数字 
    银卡 
    刀郎 
    读《流年絮语》 
    山王公园/日吉神社 
    白蛉子 
    草蟞子 
    伊拉克蜜枣 
    阿尔巴尼亚香烟 
    水妞儿 
    一天 
    天草三老 
    芦屋夫人 
    碗面碗饭端出大学生  
    年迈年轻年少  
    卤煮火烧 
    炒肝儿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棋盘街 
    向 导 
    买卖提的依谢特 
    大 妹 
    来啥运动都不怕 
    拂 爷 
    砍 爷 
    侃 爷 
    警察与囚人(下) 
    警察与囚人(上) 
    一日流水 
    说黄与打假 
    《东洋镜》周年有感 
    打麻将 
    墨 宝(四) 
    墨 宝(三) 
    墨 宝(二) 
    墨 宝(一) 
    博一客,呼唤风桑 
    这是深圳吗 
    寄《东洋镜》及诸友 
     划 拳  
    吹破天即是骗 
    新宿 渋谷 
    喝 酒 
    这两天 
    采夫妻乃苗家女 
    搗練子  耕农偶拾 (不是龍昇作) 
    常回家看看  
    今夜月亮否?我这样过节: 
    1980年初来日 
    农三师(下) 
    农三师(中) 
    农三师(上) 
    抽 烟 
    算 命 
    差一点儿死亡的感觉 
    大舅八十一 
    镀金的二哥 
    我的1976 
    侨辈儿 
    屁话 
    马桶 
    荠菜马兰头 
    母女风筝 
    闯入台风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