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散文
字体∶
墨 宝(二)

龍昇 (发表日期:2007-02-14 11:41:30 阅读人次:1768 回复数:17)

  

  
我妈妈是大地主的女儿,是买办的反动的海外的资本家的太太,是特务间谍嫌疑犯(我)的母亲,在阶级斗争的时代中就不可能吃到好果子了。“红八月”自然挨到皮带抽和棍棒打,本来红卫兵是照死了抽打的,但她没死,红卫兵便将她押送回乡下交贫下中农监督劳动去了。十三年后回到北京,六十岁的她还挺进步,动不动给我们子女讲“马恩列斯毛”。改革开放初期她还真为“四化”做了点贡献,就当了崇文区的政协委员。那时我已出了国,爸爸曾问过我这区政协委员是什么官儿,我凭那时的知识说就相当于咱们住的东京都目黑区区议员,爸爸惊喜的不得了,政协委员得读文件,他就从日本给妈妈买了副真金框的老花镜。

  
却说妈妈所在的政协里有仨总在一起学习、办事的要好的老姐妹,一个是我妈,一个是黄阿姨,一个是金阿姨。我每次回国都不凑巧没遇到过黄阿姨,到是见过来日本做经济学术报告的黄先生。碰巧了在我家见过自报名为金志坚的金阿姨一面,她比我妈妈小了两岁,看上去很慈祥很普通,也看得出年轻时很美丽。因是找妈妈来的,我只是按辈份恭恭敬敬叫了她一声阿姨、问候了身体健康,再就是沏茶倒水垂耳恭听她们聊天了。到是她老人家问了我些国外生活、嘱我好生做人。待金阿姨走后我问妈妈,她是位什么人物?妈妈说是皇亲。我想起过去清朝皇亲贵族不少改姓为金的,不由得说金阿姨准是个黄带子正黄旗什么的。妈妈说是真正的格格,是末代皇帝溥仪的御妹爱新觉罗·韫欢。

  
我直抱怨妈妈当面怎么没给我介绍说金阿姨是皇上的妹妹,妈妈说人家从来不愿意显示曾有那般显赫身世,只愿做个普普通通的人,当你的金阿姨不是挺好吗。妈妈的话也就是金阿姨的为人,令我受到极大的教育。

  
我以前只知道末代皇帝有个弟弟叫傅杰,打见过金阿姨后我读书学习了下历史,知道了醇亲王载沣的福晋是慈禧太后的宠臣荣禄的女儿瓜尔佳氏,他们生下了傅仪、傅杰、韫媖、韫和、韫颖,载沣的侧福晋是平民出身的邓桂氏,他们生下了韫娴、傅倛、韫馨、傅任、韫娱、韫欢。就是说载沣共有十一个子女,长子傅仪是宣统皇帝,韫欢是幺女、老疙瘩、最小的格格。读历史知道了傅任是书画家、韫娱韫欢是画家姐妹花。

  
金阿姨出生在满清帝国灭亡后的中华民国十年,但她还是在醇亲王府和天津的“王公馆”渡过青少年的荣华岁月的,她是解放后才学会洗衣烧饭的。1947年,她26岁,第一次走出花园,到他小哥哥傅任开办的竞业学校帮忙。次年她和那竞业学校的教务主任李淑芬筹办了一所招收贫苦的失学女生的“坚志女子职业学校”。她带着那所只有几十个学生的学校进入新中国,她将那学校名字反过来用做了自己的名字,叫金志坚。之后她成了崇文区著名贫苦地区龙须沟旁新建的精忠街小学的教师,1979年从227中学副教导主任的岗位上退休。

  
知道金阿姨是这样一位平民御妹,再想起那天她对我说过的也是后来写进一本书中的话“物质财富并不总是同精神财富同在的,特别是当金钱并非来自自己诚实的劳动的时候。”我不禁对她肃然起敬。

  
也许金阿姨那天就看出我对她那句话认真地听进了耳中,她老人家对我有点喜欢,所以1991年听我妈妈说我又要回国探亲,她说“我给你儿子画幅画吧。”

  
金阿姨先画了一幅牡丹,但她觉得那幅牡丹画的不尽人意,就跟我妈妈说“这幅不好,咱老姐妹没得说,给你吧。我再认真地给你儿子画一幅。”我妈妈怎么也看不出两幅画孰高孰低,就全给了我。如今我办公室墙上悬着两幅牡丹,一悬董寿平的墨竹之左,一悬墨竹之右,左画名“富贵长春”,右画名“春常在”,落款均为:辛未仲冬,爱新觉罗·韫欢。

  
韫欢和她四哥傅任六姐韫娱是师从原故宫如意馆画师刘隽生学的画,哥哥学山水,姐妹学花鸟,韫欢以牡丹为擅长。我虽不懂画,但有人问起这两幅牡丹来历后,我常反问“刚才我说了,金阿姨说一幅糙了些,一幅用了心。你看看,哪幅是送我妈的,哪幅是送我的?”来人左看右看,都辨不出个高低来。于是我就沾沾自喜,我不是为我拥有御妹、真格格画的牡丹而沾沾自喜,我喜金阿姨做人待人。

  
我是知道哪幅牡丹是送我妈妈的、哪幅牡丹是送我的。我常跟拜菩萨似地拜这两幅牡丹,我拿一幅当我妈妈,拿一幅当金阿姨。妈妈快83岁了,金阿姨快81岁了,前两天我给在深圳的妈妈打电话请安时问到了金阿姨,妈妈说她们常有联系,说金阿姨身体挺好。

  




 回复[1]:  琴岛沙鸥 (2007-02-14 13:36:12)  
 
  祝愿两位老人家身体健康!

 回复[2]: 牡丹一定很好看! 少年行 (2007-02-14 13:40:25)  
 
  上周看<李香兰>里的金壁辉,也是姓金的.

  
我也看<冰山上的来客>啦,看了好几个星期,还挺抓人的哈.

  
龙兄过年好!

 回复[3]: 我认识老太太! 我是局长 (2007-02-14 13:41:33)  
 
  你管她叫金阿姨,我管她叫欢奶奶。

 回复[4]:  琴岛沙鸥 (2007-02-14 13:45:55)  
 
  “我是局长”难道你是小弟弟?

 回复[5]: 请直接叫局长 我是局长 (2007-02-14 13:50:55)  
 
  不要叫“我是局长”。

  
显得见外。

 回复[6]:  东京博士 (2007-02-14 13:54:50)  
 
  民国正统的叫法应该是“局座”。

 回复[7]:  琴岛沙鸥 (2007-02-14 13:55:18)  
 
  汗!瀑布汗!成吉思汗!

 回复[8]:  吴卫建 (2007-02-14 13:57:31)  
 
  龙兄:你那些于右任,董寿平等墨宝都挂在你公司吗,要注意呵,万一被盗就完了。

  
哪天来你公司买机票中的不明人士看到你这些书画后,起了贼心,晚上行盗,然后去中国卖个好价钱这遭了。不过大楼或公司的保安好就没问题的。

 回复[9]:  吴卫建 (2007-02-14 14:09:30)  
 
  怕叫来叫去,到后来谁是局长也搞不清了。

 回复[10]: 哪儿有那么多局长(座)? 我是局长 (2007-02-14 14:11:52)  
 
  不就我一个吗?怎么会搞不清楚呢。

 回复[11]: 沙鸥少年,局、博、吴 龍昇 (2007-02-14 14:42:55)  
 
  谢谢祝福,俩老太又添了五岁,挺健康。

  
新《冰山上的来客》可惜只看到最后一集,托人去买DVD了,去过那冰山,很怀念。

  
局长在老三文后贴的”默认就完了——”挺好,像局长或局座样子。

  
写过“墨宝”后就搬家去了,楼中进过“团伙”洗尽三层十几间房,只要现金没要墨,但我怕了就搬家去了。

  

 回复[12]: 我正琢磨改名字呢 我是局长 (2007-02-14 14:50:54)  
 
  不知道改什么好……

  
嘿嘿。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07-02-14 14:51:57)  
 
  改局副。

 回复[14]: 据我所知…… 我是局长 (2007-02-14 14:59:50)  
 
  中国的墨宝之类,在日本卖不出好价钱。

  
听说李中堂的一幅字,拍卖不过几十万日元(不知真假!)

  
不过,这一类的东西,在伟大的祖国,可就值海了。

  
您要卖,一定得拿回去卖。只要卖一件,就够您天天吃油条喝豆腐脑儿了。

  
还能买件新棉大氅。多得呀!

  

 回复[15]:  老三 (2007-02-14 16:22:14)  
 
  局长就局长,要不就来个王局、刘局的也行,喊起来利索。偏要来个“我是局长”,怕别人不知道。

  
真是的。

  
不过,这才是咱中国人的本色。

  
好,不能改,“我是局长”。

 回复[16]:  吴卫建 (2007-02-14 16:08:35)  
 
  就是,“我是局长”之称谓总给人有些或心虚,或炫耀的感觉,还有在第二人称和第三人称时容易混淆,不过还是有些特色的。

 回复[17]: 说得对! 我是局长 (2007-02-14 16:16:45)  
 
  那我就不改了!玩的就是特色!

  
特色…………

  
特别。。色?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花如云,花似海 
    摘酸枣儿 
    酸枣面儿 
    一个比一个小的岛 
    花、泪光闪闪、芭蕉布、岛呗 
    侨汇劵 
    香烟牌子或洋画儿 
    我师傅(四) 
    我师傅(三) 
    我师傅(一) 
    标兵 
    金子美铃纪念馆 
    倒退儿 
    图钉和数字 
    银卡 
    刀郎 
    读《流年絮语》 
    山王公园/日吉神社 
    白蛉子 
    草蟞子 
    伊拉克蜜枣 
    阿尔巴尼亚香烟 
    水妞儿 
    一天 
    天草三老 
    芦屋夫人 
    碗面碗饭端出大学生  
    年迈年轻年少  
    卤煮火烧 
    炒肝儿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棋盘街 
    向 导 
    买卖提的依谢特 
    大 妹 
    来啥运动都不怕 
    拂 爷 
    砍 爷 
    侃 爷 
    警察与囚人(下) 
    警察与囚人(上) 
    一日流水 
    说黄与打假 
    《东洋镜》周年有感 
    打麻将 
    墨 宝(四) 
    墨 宝(三) 
    墨 宝(二) 
    墨 宝(一) 
    博一客,呼唤风桑 
    这是深圳吗 
    寄《东洋镜》及诸友 
     划 拳  
    吹破天即是骗 
    新宿 渋谷 
    喝 酒 
    这两天 
    采夫妻乃苗家女 
    搗練子  耕农偶拾 (不是龍昇作) 
    常回家看看  
    今夜月亮否?我这样过节: 
    1980年初来日 
    农三师(下) 
    农三师(中) 
    农三师(上) 
    抽 烟 
    算 命 
    差一点儿死亡的感觉 
    大舅八十一 
    镀金的二哥 
    我的1976 
    侨辈儿 
    屁话 
    马桶 
    荠菜马兰头 
    母女风筝 
    闯入台风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