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散文
字体∶
吹破天即是骗

龍昇 (发表日期:2006-12-27 11:15:41 阅读人次:1785 回复数:24)

  

  
有次说《侃爷》的故事时说了句“现在抡圆了吹牛也不上税了”的话,那是我侃大发了,现在得在那话后加个括号,注明不是百分之百。因为前天听了一“牛”吹破了天,吓我一跳,怕真上税时担教唆之罪。

  
那“牛”是开着车在携带电话中听一小妹级的新华侨跟我说的:“大哥,我想开个小饭馆。一朋友先于我开了一店,店头醒目地放着个花篮,上书‘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江泽民赠’,你说我的店要不要也摆个同样的或更伟大的人物的花篮?”

  
“千万千万别摆!”先吼了那小妹一句,再将车停马路边慢慢对她讲:“听你话茬儿那花篮并非江泽民本人赠送,让任何正常人分析他也不可能以国家主席名义,给海外小城一个普通料理店赠送花篮。吹牛不上税,但吹破天即是骗,天掉下来会砸死人。你别摆,也劝劝朋友把那花篮撤掉,真手艺好不怕不来客人。”

  
那小妹订正了她看到的“赠”字是日文的“より”。那不透着反映出店主的牛吹的不圆和糟蹋了咱国家元首了吗?我再三叮嘱小妹不能照猫画虎跟着吹牛,她听了我的话,也同意去劝劝朋友撤掉花篮,我才放下心。回家再想想吹这种牛的事国内很多,出国的新华人也有部分这么干,实在不是好事。

  
拿真人真事编个故事吧:中国有种叫“糊弄”(防止对号入坐改的名称)的民族乐器,日本贯将某学术研究某艺术造诣某行业竞争中的NO·1称做“第一人者”,这几年在报纸上、广告上、海报上看到不少“中国糊弄第一人者”来到了日本定居演出。九州有一位,四国有一位,北海道有一位。小地方民风淳朴又闭塞,说第一人者就按第一人者去听,那糊弄出来的音韵虽未绕梁三日却也悠扬婉转,日人拍手称绝:“真不愧是中国第一把交椅!”。唯东京竟出了仨“中国糊弄第一人者”,就见了怪。仨糊弄打出广告就发现坏了菜,因为他们得猫见耗子似地互相躲着找地儿演奏,那使他们找不到好剧场演奏倒打不出名气来,最终有一天让欣赏能力高又有点爱恶作剧的大都会东京人把他们仨中国NO·1硬邀在同一剧场演出,结果全现了。牛吹破天即是骗,最后会搬石头砸自己脚。到是见广告上登“糊弄演奏家”“原中国某某民族乐团糊弄演奏家”那怕“优秀的糊弄演奏家”的那些大师们受到观众欢迎。

  
想起了有人自吹是日本侵华时的大战犯冈村宁次的后代亲人,居然有人信,于是他就以此骗钱,最后撞入法网;想起了莫邦富《还要警惕新骗子》文中说的邵锦,也是先抡圆了吹,接着就行骗,最后以“可悲、可鄙的结局而告终”。还想起了我曾在日本见过两位气功大师,一称如来显身,一是观音再世,均在中国拥有三千万弟子,我还见过几位练习者在福冈志贺岛面对中国神山做隔海采气,一打听他们的老师拥有五千万信徒,我们在日华人大概都会见过或听说过一两位拥有数千万信徒的大师吧。我从不反对气功,但曾替那种“大师”的牛担心。十个八个三五千万,中国人心拿走一半,一呼百应摇旗呐喊,怎不令执政党心惊胆战!那种牛要吹破天时,天准掉下一块砸死你,搁自由民主的老美那儿也会照砸不误。

  
当年在北京爱读邓拓的《燕山夜话》,内有一篇《说大话的故事》,有一段讲:赵国一方士好讲大话,自称见过伏羲、女娲、神农、蚩尤、苍颉、尧、舜、禹、汤、穆天子、瑶池圣母等等,“以致沉醉至今,犹未全醒,不知今日是何甲子也”。恰好当时“赵王坠马伤胁,医云:须千年血竭敷之乃瘥。下令求血竭不可得。艾子言于王曰:此有方士,不啻数千年,杀其取血,其效当愈速也。王大喜,密使人执方士,将杀之”。

  
男子汉大丈夫难免说点豪言壮语,闺中杰女强人应该标新立异,谁都有个一不留神吹个牛的时候,可以理解。但别抡圆了吹,别吹破天,别将吹牛变成行骗,那时会有人来找你“上税”“将杀之”。吹破天不应该是新华侨文化中的一朵花。

  


  


  




 回复[1]:  蛇 (2006-12-27 11:21:19)  
 
  > 吹破天即是骗

  
名言啊~~~

 回复[2]:  风 (2006-12-27 11:47:12)  
 
  哈哈,这篇文章好。

  
〉吹破天即是骗,天掉下来会砸死人。

  
鹦鹉学蛇跟一句,名言啊名言~~~ 。

  
古时候天破了还有女娲能补补,今世可不太好“糊弄”。这个“糊弄”,也真是好词,哈哈。

  

 回复[3]:  小林 (2006-12-27 11:54:44)  
 
  东风吹,战鼓擂,当今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吹牛,而是人民喜欢吹。

  

 回复[4]: 小林桑龙升桑 雪非雪 (2006-12-27 12:10:23)  
 
  新《东风吹》好玩儿。

  
给你的回复的回复你看到了吗?大家跟贴积极,早给埋没了。在这里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2&&no=0034&p=1(24楼)

  
龙升桑,文章拜读了。读得快呢,没好意思抢沙发,怕留下“吹牛”嫌疑。我也不喜欢吹牛。但是,有的自嘲式的吹牛很好玩儿,比如有人代替新贵说“咱不买最好的,要买最贵的”什么的,开心啊。就怕吹牛太投入忘了自己是谁的那类大爷。。。。。

 回复[5]:  风 (2006-12-27 12:07:54)  
 
  多吹多输,瞎吹寡助。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不可抗拒!。。。

  

 回复[6]:  雪非雪 (2006-12-27 12:15:53)  
 
   今天又要被这个节奏占领了“咚咚咚,咚咚咚”——〉东风吹,战鼓擂……

 回复[7]:  吴卫建 (2006-12-27 12:16:48)  
 
  吹得越多,跌得越惨,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不可抗拒!。。。

  

 回复[8]:  吴卫建 (2006-12-27 12:26:11)  
 
  雪桑,昨日“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听腻了,今天听“咚咚咚,咚咚咚”——〉东风吹,战鼓擂……“吧,反正都是老调重弹。

  

 回复[9]: 这两天纪念马季老先生, 少年行 (2006-12-27 12:29:14)  
 
  忽然想起马老早年的相声<吹牛>了,最后结尾的对话是"我上嘴唇挨着天,下嘴唇挨着地""那您这脸呢?""我就不要脸啦!"

  
后来看见吹牛的就加个等号=不要脸.

 回复[10]:  风 (2006-12-27 12:30:36)  
 
  哈哈,少年,行!

  
马老在天上,一定乐呵呵了。

 回复[11]:  雪非雪 (2006-12-27 12:37:14)  
 
  吴桑好。

  
昨天的“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现在变成“吹啦啦啦啦。。。吹啦啦啦....”了

 回复[12]:  小林 (2006-12-27 12:37:43)  
 
  雪菲!看到了。我的跟贴连“人生终语"都说了。抱歉!

 回复[13]: 刚才总理大臣来电话,罗索半天 龍昇 (2006-12-27 12:56:11)  
 
  才听清是约我吃午饭,我说我正听东洋镜“咚咚咚,咚咚咚”“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哪,没空,卡嚓,就把他绝了。

 回复[14]:  采夫 (2006-12-27 12:57:51)  
 
  在很多日中友好的团体里,一般都可看到一个拉“糊弄”的演奏家。

 回复[15]: 不可能 刘大卫 (2006-12-27 13:03:17)  
 
  刚才我在公司外边散步,刚好碰上总理大臣,跟他聊了一会,他怎么会给你打电话?

  
顺便说一句,跟总理在一起的还有皇太子和胡锦涛。

  
他们非要请我30号去打高尔夫,说车都套好了。

  
我说,30号我刚好约了比尔盖茨吃饭,没空!明年再说吧!

  
他们就骚眉搭脸地走了。

  

 回复[17]:  陈梅林 (2006-12-27 13:04:48)  
 
  少年行把俺想说的说了:“我上嘴唇挨着天,下嘴唇挨着地-我就不要脸啦!",记得合说的是赵炎。

  

 回复[18]: 不敢再牛了,我得蹬自行车去 龍昇 (2006-12-27 13:16:20)  
 
  机场给人送票,约好二点到,挣一天的嚼咕钱。

  

 回复[19]:  风 (2006-12-27 15:13:26)  
 
  呵呵,吹牛能来点乐子的,挺好。

  
thx!

 回复[20]:  雪非雪 (2006-12-27 13:21:59)  
 
  梅林还记得赵炎,我不记得。

  
吹牛说大话被人看破不好,但是门缝看人说小话也不好。

  
还是实话实说真话真说自话自说无话不说吧。

  
要不,没话找话也行,引导大家凑趣的话也是功德。

 回复[21]: 吹的人通常也爱拐弯 少年行 (2006-12-27 14:02:24)  
 
  太大了,一口气跟不上呗.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马季来学校演出,那段<黄哈蟆>是我记得最清楚的段子了,可惜啊.

 回复[22]:  陈梅林 (2006-12-27 15:45:25)  
 
  哈哈,雪桑身体力行呢。送花!

 回复[23]: 实话实说的饭馆招牌 风 (2006-12-27 16:00:35)  
 
  呵呵,雪桑的那个实话实说真话真说自话自说无话不说,挺好啊。

  
好像在中国有个有名的实话实说的饭馆招牌:

  
敬请光临,否则你我都得饿肚子。

  
哈哈,瞧人家说的。感情,文化啊。

 回复[24]: 放心肉是什么肉? 大真话 (2006-12-27 16:29:13)  
 
  

  
昨天在电视上看到国内一家肉店的招牌,上书:

  
农家天然绿色放心肉

  
看闭欲哭无泪,生意做到这个份儿上,可见中国人的诚信已降到极点。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花如云,花似海 
    摘酸枣儿 
    酸枣面儿 
    一个比一个小的岛 
    花、泪光闪闪、芭蕉布、岛呗 
    侨汇劵 
    香烟牌子或洋画儿 
    我师傅(四) 
    我师傅(三) 
    我师傅(一) 
    标兵 
    金子美铃纪念馆 
    倒退儿 
    图钉和数字 
    银卡 
    刀郎 
    读《流年絮语》 
    山王公园/日吉神社 
    白蛉子 
    草蟞子 
    伊拉克蜜枣 
    阿尔巴尼亚香烟 
    水妞儿 
    一天 
    天草三老 
    芦屋夫人 
    碗面碗饭端出大学生  
    年迈年轻年少  
    卤煮火烧 
    炒肝儿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棋盘街 
    向 导 
    买卖提的依谢特 
    大 妹 
    来啥运动都不怕 
    拂 爷 
    砍 爷 
    侃 爷 
    警察与囚人(下) 
    警察与囚人(上) 
    一日流水 
    说黄与打假 
    《东洋镜》周年有感 
    打麻将 
    墨 宝(四) 
    墨 宝(三) 
    墨 宝(二) 
    墨 宝(一) 
    博一客,呼唤风桑 
    这是深圳吗 
    寄《东洋镜》及诸友 
     划 拳  
    吹破天即是骗 
    新宿 渋谷 
    喝 酒 
    这两天 
    采夫妻乃苗家女 
    搗練子  耕农偶拾 (不是龍昇作) 
    常回家看看  
    今夜月亮否?我这样过节: 
    1980年初来日 
    农三师(下) 
    农三师(中) 
    农三师(上) 
    抽 烟 
    算 命 
    差一点儿死亡的感觉 
    大舅八十一 
    镀金的二哥 
    我的1976 
    侨辈儿 
    屁话 
    马桶 
    荠菜马兰头 
    母女风筝 
    闯入台风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