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散文
字体∶
农三师(下)

龍昇 (发表日期:2006-09-21 16:37:41 阅读人次:2250 回复数:19)

   不敢在“奋起二次创业,再造兵团辉煌”的今日农三师人面前,忆苦思甜地回顾我们当年在图木舒克付出的劳动有多艰难繁重,因为同样的艰难繁重的劳动也正压在你们肩上。只怀着羡慕和欣喜祝贺你们取得辉煌的同时,回想那苦中浪漫。

  
那片生长着罗布麻的荒原上还长着什么?甘草黄芪。甘草是宝,四十年前我们的家属进戈壁深处挖来甘草,集满满一架子车拉到团部或巴扎,再由那里装成一汽车、一汽车,运往口里装船出国。那满满一架子车甘草,三百公斤,五元。廉价,但大嫂大婶们高兴的流泪。怎么那么廉价,它是最初级的原料。今日从网上知道了在图木舒克的农三师各团场都有了甘草膏厂、干草深加工厂,是你们结束了廉价出售低级原料的时代。靠叶尔羌河的红柳丛下或大田里生出来的鸡腿蘑,长长白白嫩嫩香香,夏胡尔胡杨树上长的木耳蘑,有如一团丝织的雀巢,咬着劲道,味如肉。均是当年我们解馋佳品,今日你们将其发展成了产品。

  
哦,图木舒克的风小了些吗?林则徐见识过它:“黄沙迷目几不见人”“风力之狂毡庐欲拔殊难成眠”。有人管它叫黑风暴,我们管它叫“立体风”“定时风”。每年四、五月间的上午天,从唐王城山口那边顶天立地地刮来一阵风,黑色、黄色、绿色、红色,因日而异,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每日相同。它午前排山倒海般刮向叶尔羌河那边的胡杨林,午后再返回唐王城和更远的天山那边。每逢风过,我们都得跌跌撞撞爬回地窝子,来不及时只得五体投地趴下。每逢风过,总有世界末日来临之感。图木舒克人经历的世界末日太多了,因此真正的世界末日没有来临;农三师人经历的艰难困苦太多了,因此生出了甜。

  
戈壁滩上有海市蜃楼不足为奇,在图木舒克第一个驻地看到的一种现象,奇上加奇:我们中队在突来买提河南边一、二公里,河北边二、三公里处有个五十一团的连队——多数维吾尔人和少数上海支边青年组成的十六连。因有连片罗布麻和稀松的小胡杨遮掩,我们相互看不见,但常能在他们那个位置上方看到城市、宫殿、大海、轮船------。春秋清晨,空气清静,有时那个连队会奇迹般地出现在我们咫尺眼前,他们连队里的鸡鸣狗叫、甚至人们的窃窃私语我们都听得清清楚楚。那现象在一两炮烟时间内稍现即逝,它应该不是光的折射,那是什么?常看得我们目瞪口呆。这两个连队的连线地带距五十二团最近,想是纳入今日图木舒克市城内或近郊,不是房屋毗邻也是桑田阡陌,此景怕已不在了吧。

  
一钩月芽儿,突然一抖,变大了。几次抖动,月芽儿变成颐和园中石舫那么大,变成天安门城楼那么大,重得好像要从天上掉下来。它没掉下来,须臾之间,它化作一道划破长夜的虹,五颜六色。彩虹消逝,天际又挂回一钩月芽儿------。在一次春灌夜班上,我和一位同班人看到了这番奇妙美丽的天堂变幻。当它活灵活现地传遍全队时,我俩受到了批判——造谣惑众、破坏“抓革命促生产”。后来我们询问南京紫金山天文台,被告之那是“极光”的一种,在中国唯黑龙江和新疆少数地区偶然可见。今日农三师、图木舒克人,你们偶然见到过那奇妙美丽的天堂变幻吗?

  
我们在农三师人中算是早期进入图木舒克的人,今日看文史书,知道德国、英国探险家却于一个世纪前就爬上了唐王城,割走了那上面寺院洞窟里千年塑像的头,放在了欧洲的博物馆中,不禁痛惜。也欣喜地知道今日农三师人,在图木舒克成立了历史文化研究会和文物管理所,保护了那片土地上数不尽的古代文物古迹,使它们成了文化景观。

  
1970年,我们从总干渠腰上开了条“三支干”,深向胡杨林深处,又开拓了一片荒地,那方土地先叫七中队、后成五十团四连。总干渠和“三支干”交汇处,有个方圆几公里的大沙包,沙包上长满千年古胡杨,古胡杨中有片老大老古的“麻扎”。一日,“三支干”跑水,我们拼命取土堵口子,把砍土镘抡得老圆。水堵上了,回头一看,我取土处躺着一个“美女”!那年世人皆知的“楼兰美女”还未出土,但我们知道那叫干尸。那“美女”衣饰已残,面容尚清晰可辩,不像汉人也不像维人。惜“一打三反”运动压着头顶,不敢再破坏“抓革命促生产”,只得从新挖土将她掩埋。没动过她一手指,但愿她再出土时不要因为吹过一回风失去美丽。

  
说起总干渠和“三支干”交汇处的大沙包上的胡杨,心中总有负罪自咎感。那千百棵活了千年、死了千年、倒下千年的胡杨,几乎被我们砍光扫光用光烧光,只留下守护维吾尔人坟墓——大麻扎的一圈没敢砍。从大沙包直到叶尔羌河几十里,生长的都是胡杨,我们砍伐它成千上万,当年的理由是为了生存,今日反省即使非用其材,怎不多费些力气攀登的更高些,只砍些枝枝杈杈?而是将其连根砍倒永不再生!

  
胡杨的默默无闻、扎根盐碱地迎风抗沙、树干苍劲裂痕斑斑、枝叶青春郁郁葱葱,都能比喻新疆少数民族人和兵团人,“胡杨泪”何不是农三师人艰苦时期的血泪,我们曾拿刀斧砍伐过自己!看到今日农三师人将那片世界最大的胡杨林保护了起来,使它成了平衡自然生态的卫士和自然风光景点。你们替我们那代人赎了罪,怎能不向你们致以感谢的敬礼!

  
说过整个青春在新疆度过,我的爱情也在那里得到,我的妻子是上海支边青年。我送她的定情物不是项链钻戒,是从总干渠中偶然撞到我怀中的一条大白鲢子。我们谈情说爱的地方不是幽静的花园,是那片广阔无垠的胡杨林。那里面有沙枣花的芬芳,有百灵鸟的歌唱,有叶尔羌河水溢出来时留下的坑坑洼洼。我们从那坑坑洼洼用纱布网捞出一寸长的小鱼,和在面糊中烙鱼饼吃。从戈壁滩中捞小鱼、烙鱼饼,单纯,也是一种浪漫。

  
我们的新房是一间小小的地窝子,是我们一个班的人用一天时间挖出来,送我们的礼物。我在新疆时间太长地住过太多的地窝子,那小小地窝子最温馨可爱。它就在总干渠旁,斜着与渠南的那有大麻扎的大沙包相对。

  
我们的大女儿在那小小地窝子出生长大(在五十团医院接生后两小时就回到地窝子),两岁时得了黑热病。那是被白蛉子叮过,病毒潜伏数月才发作出来的一种要命的病。当时图木舒克几个团场只有五十一团医院还有五支治那病的特效药——斯锑黑克。他们全给了我,我往返四小时取回交给五十团的医生,终于保住了女儿的生命。

  
肆虐在图木舒克的还有一种可怕的病——塔里木出血热。一种大小形状和干瘪程度都像臭虫的虫子叫草鳖子,它吸了羊血后会变成蚕豆般大。它吸了某些带病毒的羊、野兔的血后再叮人,人就会得塔里木出血热。那病毒轻则在人体内潜伏几日,重则十小时内致人死亡,来得及赶到医院的病人一是用药二是要大换血,我们曾为几名干部和维族人集体献过血。

  
我在想,图木舒克市的汉族人、维族和其它民族人、劳动改造和就业人员及他们的子女,这种奇特的人员构成和命运与共、和睦相处,还在延续吧。我在想,白蛉子、草鳖子、还有那讨厌的“小咬”,随着图木休克城市建设的发展,退到更远的荒原上去了吧。我看到了农三师在喀什的医院的巍峨大楼照片,得知五十一团、五十团等团场医院有了更先进的医疗技术、设备、药品,相信他们治疗黑热病、塔里木出血热不算很难的了。

  
我们中队成家的人愈来愈多,我们要有块自己能生产粮食和蔬菜肉类的基地,后来在大沙包旁开拓了八百亩土地,在我那小小地窝子后也开拓了数百亩地、盖起了十排土块房。我的小女儿出生在土块房中。要给我俩女儿起小名,应该一是“地窝子”一是“土块”。我和妻子在日本常叨唠地窝子和土块房,叨唠的俩孩子耳中起茧,五岁离疆的大女儿还有模糊印象,一岁离疆的小女儿说老皇历不必再翻了。终于小女儿长大成人,也想看看她出生之地,看看什么叫地窝子什么叫土块房。出生地能给她辨认出来,地窝子和土块房我担心她看不到了——农三师,图木舒克,你由不毛之地变成现代城市,还保留了一些它们当年古迹吗?

  
从五十团往西,经过五十二团和四十四团,到永安坝水库。我们中队的男工在盖成土块房的前后都在那里劳动,工程一支队的几个中队将原有的草木泥土垒成的旧坝连底端走,建成顶上可对开汽车的新永安坝,然后交水工团驻守。永安坝的一侧是麻扎山,因为它脚下有个大麻扎,我们就在那古老的维吾尔人坟群对面挖的地窝子,住了两年。

  
在永安坝时,我们顺手盖了一间小水泥厂,听说今日图木舒克市的中坚产业中有座永达水泥厂,那小水泥厂莫不是它的原型?马扎山和永安坝衔接处有过一座日夜隆隆唱歌的大水磨,我们在工程的最后才痛心地拆掉了它,今天一定有了现代化工厂代替它吧。

  
农三师的师部今日在喀什噶尔城里。她早应在那里,因为早年没钱买城里的地皮房产,还因为她得与初期开创垦区的战士同甘共苦,也在麦盖提的团结农场、巴楚县的阿克丝色毛拉艰苦多年。今日回到喀什是因为农三师富余一些了,因为她还要兼顾在喀什、伽什、草湖、喀拉昆仑山、叶城、阿图什等地的工矿、牧场、农场,还因为为她始终负有屯垦戍边的国家战略任务。1975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撤消,改变体制为新疆农恳总局。几个月后,我们开往喀什喀尔,单位名称由农三师工程大队改为喀什地区工程大队,从属于喀什地区水电局。

  
出喀什城西,可以看到古代烽燧不断,再就到了喀什噶尔河的上游克孜河,我们在距喀什五十公里外,一片属于疏附县木什乡的荒原峡谷上安营扎寨,要在那里建起一座“喀什一级水电站”。我们三个班最早上山为大队指挥部和整个中队造好地窝子,再到城里盖了一座新的水电局办公大楼,再回山上参加水电站建设,因此既领略了帕米尔高原雄伟景色,也见识了丝绸之路上最灿烂的城市的綺丽风光。

  
1979年春,我被批准出国到父亲生活的日本,从建设到一半的喀什一级水电站工地上离开了新疆。我认为我是离开了农三师,因为那时工程大队从干部到职工,都仍认为我们是在兵团和地方双重领导之下,都盼望农三师建制的恢复。1982年我在国外知道了81年底恢复兵团编制,但不再在解放军的伞下。

  
1985年8月23日乌恰——疏附发生7,4级地震,海外都有报道。知道了一级水电站受损,我心急如焚,因为我曾在那里流过血汗。

  
2003年2月24日巴楚发生6,8级地震,永安坝发生30米滑坡,出现500米长、0.5米宽的裂纹和许多小洞。那回是在网上看到的这些情况,我担心害怕,不仅因为那坝中有我的血汗,更因为永安坝水库和与其相连的小海子水库是全国最大的平原水库,里边存着七亿立方米水!大坝下面的图木舒克有十几万人生活!那是对图木舒克建市的最大考验,我每日在网上追踪着永安坝,直看到滑坡、裂缝、洞隙被制服,大坝得以加固,才松下心。在那场保永安坝的战斗中,我看到了农三师、图木舒克人不仅发扬了传统的奋斗精神,更有了现代化的应急手段、工具、人力物力。

  
我一直在网上寻找工程一支队、工程大队的去向,终于知道它回到了农三师,成了有许多下属公司工厂的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它担当农三师、喀什甚至和田、阿图什专区(自治州)及图木休克建市的许多工程建筑任务。耐不住激动之心,拨了它的电话,接话的是位女干部,跟她打听老人都不知道,说出几个我离开时还在上小学的孩子名,她却知道,说是她同事,还听说她们的子女有的也参加了工作。恍惚人间沧桑,农三师换了三代人间。

  
世界之巓帕米尔、莽莽喀拉昆仑、巍峨天山,农三师,你在那里;源远流长的叶尔羌河、喀什噶尔河,农三师,你在那里;戈壁沙滩风沙弥漫、红柳胡杨千姿百态,农三师,你在那里。唐王城、唐王渠,塞人羌人吐火罗人、丝路烽燧、摩尼古寺------,图木舒克,你在那里。我想念你。

  
魂牵梦縈在新疆不假。我和妻子算老两口了,但仍拌嘴吵架,吵不动时总会有一方说:走,回新疆,那么艰苦咋不吵架,忘本了你!我们吵架起因也多为新疆:谁谁谁家住第几排第几间房。不对!指导员调团部去了。脑袋“太什郎”(坏)了吧,是调水泥厂当厂长了!那天,她因在戈壁滩草丛树洞中找不到母鸡下丢了的蛋,而从梦中惊醒;那天,我抱着大捆野麻连人堵在水渠上,直到张开嗓子大喊“跑口子了!”方知是一梦。我们也做戈壁滩上起高楼,沙漠中建花园的梦。

  
农三师四十岁了,那梦成真。图木舒克,祝愿你成为又一个石河子似的花园城市!农三师,请接受你第一代战士的敬礼。

  




 回复[1]:  陈梅林 (2006-09-21 20:32:42)  
 
  新疆将伴随你们一生。

 回复[2]:  雪非雪 (2006-09-21 20:49:36)  
 
  如果说阅历是财富的话,龙升桑无疑是大富豪了。能够披荆斩棘活过来的人,哪怕是遍体鳞伤,依然风采照人。

 回复[3]:  虫草 (2006-09-21 21:11:36)  
 
  跟着祝福农三师的人们...

 回复[4]: 陈、雪、虫草, 龍昇 (2006-09-22 11:58:42)  
 
  伴随一生至死,那是我的青春年华,是财福,谢虫草对农三师人的祝福——那里包括共产党人、国民党人、好人、“坏人”、支边青年、劳改犯、亡命者、盲流……和普通老百姓。

 回复[5]: 图木舒克,祝愿你成为又一个石河子似的花园城市! 罗再文45 (2006-12-02 03:01:07)  
 
  我现是石河子人,我一定把这里的好经验带到三师

 回复[6]: 罗再文的帖子从新疆发来?! 龍昇 (2006-12-02 09:57:20)  
 
  谢谢又谢谢。祝愿农三师更加发展,祝愿你实现理想,把石河子经验带到 图木舒克!也问你本人好!

 回复[7]:  风 (2006-12-02 13:01:33)  
 
  农三师,飞沙走石,海市蜃楼,苦中浪漫,。。。

  
也向石河子的朋友问声好。儿时有位好友就来自石河子,喜欢画画。一起上了几年学,爬了几年山。后来回石河子去了,留下了一幅素描。。。

 回复[8]: 回复罗再文的帖子从新疆发来?!  罗再文45 (2006-12-15 20:40:13)  
 
  我本人现在就是在石河子!谢谢您的精神支持!我的邮箱是

  
545072631@qq.com,欢迎指点!

 回复[9]: 罗再文你好 龍昇 (2006-12-11 17:06:09)  
 
  545072631QQ。COM,我不懂电,不知那是什么,不会使,还是在这里再支持你吧。人(我)即使在那里受的是委屈,也是热爱她想念她的。你有现代知识和理想,定能将她建设得更美。

 回复[10]: 向您学习--彼此珍重 罗再文45 (2006-12-13 20:37:34)  
 
  现在我感觉到干许多事情必须要有资格,“将她建设得更美”也必须要有一个从业资格,所以要考上才行!

  
我是新闻狂热爱好者,以后要多向您学习,多向您请教!祝您及全家万事如意!健康长寿!把老一辈的巨大精神财富传授给我们年轻人!彼此珍重相识的缘份!

 回复[11]: 向风朋友问声好 罗再文45 (2006-12-15 20:45:36)  
 
  谢谢您的精神支持!我的邮箱是

  
545072631@qq.com,欢迎指点!

 回复[12]: 向风朋友问声好 罗再文45 (2006-12-15 20:47:27)  
 
  谢谢您的精神支持!我的邮箱是

  
545072631@qq.com,欢迎指点!

 回复[13]:  风 (2006-12-15 21:16:09)  
 
  罗再文好。也向石河子问声好。

 回复[14]: 谢谢 罗再文45 (2006-12-16 23:59:25)  
 
  不管是东南风还是西北风,只要是四季的风,我都谢了

 回复[15]: 欢迎你回农三师 wanglw (2007-02-12 10:15:11)  
 
   老哥:请允许我用图木舒克的方式这样称呼你。看了你的文章真的好感动:这是一个受过委屈,流过血汗,把最好的青春年华献给图木舒克的汉子写的文章;这是一个虽身在异国他乡,却时时牵挂着在这块热土,与农三师有着割舍不断的情感的人写的文章。

  
我是南开大学的人,作为所谓的“援疆干部”现在农三师教育局工作。我像你一样热爱这块土地,我在搜狐上开了一个博客《喀什噶尔》http://njbnk.blog.sohu.com/。今后多发一些图木舒克的照片,欢迎你光临。我在这里见过同你一样经历的北京人老王,他曾在师部看门,现在已不干回家了。如果有可能,兄弟非常欢迎你重回一次农三师,我带你看看今日的图木舒克。请接受新一代兵团战士的敬礼。

  

 回复[16]: 谢wangiw农三师来帖: 龍昇 (2007-02-12 14:53:06)  
 
  老弟在喀什噶尔或图木舒克,谢谢阅读。我援疆形式不同,但确实热爱、难忘那片土地和人,因为我的青春在那里。祝愿农三师更加美好。

  
我对南开也感亲切,因为我的大女儿在日本高中毕业后,我送她到那里读完成任务了中文系本科,使她不忘中国文化。祝老弟在那里工作愉快,干出一番成绩。

 回复[17]:  wanglw (2007-02-12 19:20:10)  
 
  未经同意,博客《喀什噶尔》转载了您部分有关农三师的文章,请原谅。

 回复[18]:  蛇 (2007-02-12 19:27:44)  
 
  哈哈哈,先套交情,然后未经同意转载,这有点不太好吧~~~

 回复[19]:  吴卫建 (2007-02-12 19:52:41)  
 
  能主动打招呼还是好的,最近发现鄙人的几篇拙作分别被国内数网站转载,当然,没与我有任何告知,也没注明出自何处,还算好,我的姓名还被保留,这样的事我也懒得去过问,我想即使过问也无下文的。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花如云,花似海 
    摘酸枣儿 
    酸枣面儿 
    一个比一个小的岛 
    花、泪光闪闪、芭蕉布、岛呗 
    侨汇劵 
    香烟牌子或洋画儿 
    我师傅(四) 
    我师傅(三) 
    我师傅(一) 
    标兵 
    金子美铃纪念馆 
    倒退儿 
    图钉和数字 
    银卡 
    刀郎 
    读《流年絮语》 
    山王公园/日吉神社 
    白蛉子 
    草蟞子 
    伊拉克蜜枣 
    阿尔巴尼亚香烟 
    水妞儿 
    一天 
    天草三老 
    芦屋夫人 
    碗面碗饭端出大学生  
    年迈年轻年少  
    卤煮火烧 
    炒肝儿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棋盘街 
    向 导 
    买卖提的依谢特 
    大 妹 
    来啥运动都不怕 
    拂 爷 
    砍 爷 
    侃 爷 
    警察与囚人(下) 
    警察与囚人(上) 
    一日流水 
    说黄与打假 
    《东洋镜》周年有感 
    打麻将 
    墨 宝(四) 
    墨 宝(三) 
    墨 宝(二) 
    墨 宝(一) 
    博一客,呼唤风桑 
    这是深圳吗 
    寄《东洋镜》及诸友 
     划 拳  
    吹破天即是骗 
    新宿 渋谷 
    喝 酒 
    这两天 
    采夫妻乃苗家女 
    搗練子  耕农偶拾 (不是龍昇作) 
    常回家看看  
    今夜月亮否?我这样过节: 
    1980年初来日 
    农三师(下) 
    农三师(中) 
    农三师(上) 
    抽 烟 
    算 命 
    差一点儿死亡的感觉 
    大舅八十一 
    镀金的二哥 
    我的1976 
    侨辈儿 
    屁话 
    马桶 
    荠菜马兰头 
    母女风筝 
    闯入台风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