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散文
字体∶
我的1976

龍昇 (发表日期:2006-06-11 16:38:34 阅读人次:2351 回复数:3)

  

  
4月23日

  
别看我们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京出个什么事都能波及过来。半月前得知那边出了“天安门广场反革命政治事件”,邓小平又下台了,他成了中国的“纳吉”。

  
电台广播了搞反革命活动的人写的一首诗:“欲悲闻鬼叫,我笑豺狼哭,洒酒祭英雄,扬眉剑出鞘。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秦皇的封建社会一去不返了,我们信仰马列主义,让那些阉割马列主义的秀才们,见鬼去吧!我们要的是真正的马列主义,为了真正的马列主义,我们不怕抛头洒血,四个现代化,我们一定设酒重祭。”

  
大家听了,谁也没吭气,领导叫讨论它的反动性,大家只是把那首诗重复念一遍,然后加上一句:“他妈的,写得反动透顶!”

  
没几天,队上的郝凤歧从北京探亲回来,和我偷偷讲起那反革命政治事件的真相,我注意他留了个小平头,笑对他说:“现在正抓那演说的‘小平头’,我看就像你。”把他逗乐了。

  
今天,三班的苗健被领导喊去,他回来对大家说上级批准他带户口回北京。这可是我们这批强制劳动的人第一个被批回北京的,大家为他高兴,他却闷闷不乐。经追问才明白:苗健他哥是首都工人民兵,在镇压那次反革命时光荣牺牲,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为表彰英雄和照顾烈士父母,决定将其调回北京。苗健觉得他哥死的是不幸,而并不光荣,怕大家骂他的回京带血腥味儿,所以并不高兴。

  
大家商量了半天,一致支持他回京,明天都将去送他。

  
8月15日

  
7月28日,唐山、丰润发生强烈地震。自听到广播,我就往老家、唐山、丰润寄出信,忧心忡忡地盼着回音。因为我二姨家在唐山市,小姨嫁到了丰润,我老家在唐山和秦皇岛中间,那里有我被红卫兵从北京赶回去的妈妈和姑妈。

  
不久,是亲赴唐山的妹夫和弟弟给的我消息:老家平安无事,唐山和丰润我二姨在内两家十二口人死了一半,伤了三人。

  
我心中十分沉痛,两个姨对我都很好,我悲痛二姨和表弟表妹们的死去。我根据我两个姨家死亡率,推算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该有几十万。那是天灾不可测,我只有怀着无可奈何的悲愤怨天怨地来痛悼亲人。

  
可是,今天看报纸上竟有人写诗说“山崩地裂,视若等闲。愈经磨练,意志更坚。”还有人说“唐山才死了几十万人,有什么了不起,批邓是八亿人的事。”还说这地震是“摧毁旧世界,诞生新世界的征兆。”什么混蛋逻辑,欠骂!

  
9月18日

  
9月9日,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泽东主席逝世了!

  
今天,喀什市有名的艾提尕尔清真寺东南的人民广场上,聚集着数万名各民族的干部、职工、军人、农民、学生、群众,他们和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百万群众,和全国各地的亿万人民同时举行毛泽东主席的追悼会。

  
我们隶属兵团和喀什地区双重领导的工程大队的三个班正在市里盖水电局大楼,因而有幸参加了追悼会,甚至平时不得参加政治活动的地富反坏右分子也破例不去不行地参加了。追悼会主席台上的首长们没讲什么话,他们和群众们一起收北京追悼会大会的实况广播。

  
广播里,华国锋总理正在致悼词。这时,我前头的右派分子杜文学摇摇晃晃地快站不住了。其实我早已看到他那不舒服的样子,知道他是在装蒜,自刚才东边队伍中有人悲恸地昏倒在地,他就开始摇晃,他也想来个悲恸地昏倒在地,以表示对毛主席的忠心和怀念。但谁也不可能好好的说倒下就能倒下,所以得先摇晃一阵子,再趁人不注意时倒下,那样就没人会发现他昏倒的不自然了。

  
我了解他,真想劝他别装蒜了。他58年当右派,问他怎么当的,他说他恶毒攻击了社会主义恶毒攻击了毛主席。问他具体怎么攻击了?他说不出,连档案里都没有。没具体言论,他却积极改造,变着法儿地表现认罪伏法,比别人更深刻地检查、更买命地劳动,还耍小聪明装点蒜。我了解他无罪,何必装蒜。

  
他还不敢倒下去。因为改造那么多年的人脑后头都长眼睛,他知道我看着他哪。他应该记得前些年领导令我在“忠字台”上画一幅《朵朵葵花向太阳》,他发现画中有几个面目狰狞的鬼脸儿在横眉怒视毛主席,而令我挨批蹲地牢的事。他怕我检举他倒下的不自然。

  
但他还在摇摇晃晃,他想等我一不留神时倒下,他终是想倒下去一表对毛主席忠心一表改造彻底。他摇晃的别别扭扭,痛苦尴尬,终令我可怜起来。我跟你哪有仇啊,都苦哈哈的,我也希望你早摘掉那本不该扣你脑袋上的帽子啊。我得成全他。

  
我用眼角余光扫四方,发现广场上的人都眼望前方耳听红色电波传来的北京追悼会实况转播呢。我稍稍弯曲右腿膝盖,朝他后膝窝上只轻轻一撞,摇摇晃晃的他就倒下了。

  
立刻有一付担架把他抬走了,他躺担架上嘴里还冒着白沫子呢!

  




 回复[1]: 龙老师动作好快 唐辛子 (2006-06-11 16:50:34)  
 
  这是不是您原来写的日记啊?

 回复[2]: 是日记 龍昇 (2006-06-11 17:44:00)  
 
  但眼已昏花,入力费老劲了。

 回复[3]: 结婚组诗 唐辛子 (2006-06-11 22:45:57)  
 
  在网上无意看到的,一个女孩贴出来她妈妈在1969年写的“结婚组诗”, HOHO~~我要笑S了~贴在龙老师作品后留着纪念:

  


  
[一] 临行

  
秋高气爽

  
阵阵凉风沁心房

  
准备行装

  
赴京会亲郎

  
百感交集

  
喜泪盈眶

  
千言万语一个音

  
千歌万曲一句唱:

  
感谢毛主席,

  
感谢共产党。

  


  
[二] 途中

  
山在欢呼水在笑

  
溪涧重嶂芳菲闹

  
千重稻菽翻绿浪

  
山山水水尽妖娆

  
万里晴空 雄鹰翱翔

  
千条江水 鱼儿欢唱

  
贫下中农 奋发图强

  
星星点点 红旗飘扬

  
列车急速前进

  
心却焦躁非常

  
嫌车慢恨无翅膀

  
人在车里心儿早飞亲人旁

  
天破晓又拉下夜幕

  
入梦乡又迎来朝阳

  
我的心呀

  
为啥这样激烈地跳

  
啊!

  
紫金山入云霄

  
眼帘一片郁苍苍

  
列车停在南京站

  
心急如箭只顾把亲人看

  
只见他

  
脸带笑容映红光

  
满腹话儿不知从何讲

  
俩相看 俩相望

  
心头好似喝蜜糖

  
让我们尽情欢呼尽情唱:

  
万岁万岁毛主席!

  
万岁万岁共产党!

  


  
[三] 团聚

  
南大校园灯光辉煌

  
与天上星星相辉映

  
扬子江上大桥雄伟举世无双

  
中山陵绮丽风光人来人往

  
玄武湖涟漪动人荷花开放

  
从南大校道到东方红广场

  
从南京城绚烂夜色到112室的灯光

  
从盐水鸭到刨冰酸梅汤

  
点点滴滴记心头

  
草草木木怎能忘

  
收音机歌声嘹亮

  
墙上画初露锋芒

  
朝霞缤纷 晚风荡漾

  
银月皎皎 笑声琅琅

  
喜度良宵 恩爱情长

  
句句箴言 牢记心上

  
股股暖流 涌上心房

  
长江水长又长

  
前途似锦无限量

  
幸福不忘毛主席

  
幸福不忘共产党

  


  
[四] 回家

  
一道晨光灿烂辉煌

  
万朵彩霞随风荡漾

  
临窗遥望厂房低舞

  
回头只见新被新帐

  
十五日里幸福万年长

  
你我心头喜奏乐章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花如云,花似海 
    摘酸枣儿 
    酸枣面儿 
    一个比一个小的岛 
    花、泪光闪闪、芭蕉布、岛呗 
    侨汇劵 
    香烟牌子或洋画儿 
    我师傅(四) 
    我师傅(三) 
    我师傅(一) 
    标兵 
    金子美铃纪念馆 
    倒退儿 
    图钉和数字 
    银卡 
    刀郎 
    读《流年絮语》 
    山王公园/日吉神社 
    白蛉子 
    草蟞子 
    伊拉克蜜枣 
    阿尔巴尼亚香烟 
    水妞儿 
    一天 
    天草三老 
    芦屋夫人 
    碗面碗饭端出大学生  
    年迈年轻年少  
    卤煮火烧 
    炒肝儿 
    京剧和卡拉OK之间的沟壑  
    棋盘街 
    向 导 
    买卖提的依谢特 
    大 妹 
    来啥运动都不怕 
    拂 爷 
    砍 爷 
    侃 爷 
    警察与囚人(下) 
    警察与囚人(上) 
    一日流水 
    说黄与打假 
    《东洋镜》周年有感 
    打麻将 
    墨 宝(四) 
    墨 宝(三) 
    墨 宝(二) 
    墨 宝(一) 
    博一客,呼唤风桑 
    这是深圳吗 
    寄《东洋镜》及诸友 
     划 拳  
    吹破天即是骗 
    新宿 渋谷 
    喝 酒 
    这两天 
    采夫妻乃苗家女 
    搗練子  耕农偶拾 (不是龍昇作) 
    常回家看看  
    今夜月亮否?我这样过节: 
    1980年初来日 
    农三师(下) 
    农三师(中) 
    农三师(上) 
    抽 烟 
    算 命 
    差一点儿死亡的感觉 
    大舅八十一 
    镀金的二哥 
    我的1976 
    侨辈儿 
    屁话 
    马桶 
    荠菜马兰头 
    母女风筝 
    闯入台风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