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瞎比瞎聊斋
字体∶
町内会与居委会

龍昇 (发表日期:2006-05-16 11:39:25 阅读人次:1582 回复数:1)

  闲聊过地藏桑与土地爷后,不由得联想出町内会与居委会。前者是神仙佛爷安排在俗界的最小的干部、管理着最小的一方土地和民众,后者是日中两国城镇居民最最基层的组织形式。我不会忘记中国的居委会(居民委员会),它一直管理过我。初到日本觉得没人管我了还挺难受,但慢慢地我找了它,是町内会。

  
町是日本土地划分的单位,也是行政划分的单位,排列为市、町、村,如果是大一点的市,则为市、区、町、村;町是市街的区分单位,是过去工商业者构成的地域性的自治组织单位。町是一块大豆腐,把它切成小块就叫丁目、番地。日本以一个小学校为中心将市街区划为一个校区,每校区内设一公民馆,有点中国街道办事处的意思,它指导着几个町。町有町内会,近似于“居委会”,设有町内会会长或町世话(照料、照管)人,大多是两职一人兼任。町世话人下面有几位十几位“役员”、生活指导委员,他们近似于“街道积极分子”。

  
这町内会都管什么呢?主要传达市里发下的政令,组织、指导、关心居民生活。它印些通知贴在街角和居民楼的告示版上,叫居民注意防火防盗,叫青少年不要吸毒,组织街坊坐巴士、骑自行车或徒步旅行,通知哪里有节假日庙会、哪里有文体活动、老人活动,哪里有免费检查身体,哪里在收集不用的废品------。做这些事是需要一笔费用的,叫町内费。市里不出这笔钱,每一户居民每月都要交纳几百日元做町内费,没有任何人有怨言。

  
我也没有任何怨言地交了二十多年町内费了,我也经常参加町内会的活动。最常参加的是“盆踊”和庙会。每年盂蓝盆节时,町内小公园里都会有跳民族舞、唱民谣、放焰火、喝茶喝饮料的纳凉会——“盆踊”,我去凑热闹。有的“祭”(庙会),我去参加包饺子摊位的活动,宣传宣传中国的食文化。

  
町内会的通知你可以不读,活动可以不参加,你可以无视它,但町内费你不能不交。这跟中国大不一样。中国的居委会不收“居民费”可它有时会替政府跟你收点捐款什么的,它的通知你不能不听、不能不执行,你无视它不行。

  
居委会是居民委员会的简称(这里以北京为例写的,上海叫里弄小组),属街道办事处和公安局派出所双重领导。居委会的负责人叫主任、副主任,再下面就是街道积极分子,与日本町内会的町世话人和町生活委员相比,他们“照料、照管”的事可太多了——政治经济文化、公检法、治安环保节育、吃喝拉撒睡、家庭纠纷、鸡毛蒜皮------,全包圆儿。

  
最早对居委会、主任、副主任、街道积极分子的印象是他们管检查居民家庭卫生和预防煤气中毒。每年有几次,一群积极分子跟大干部视察工厂般地挨家挨户检查居民家卫生,很认真。我家挺卫生,每次都能荣获一张纸制“卫生红旗”贴在门楣上。我上小学就会糊制“风斗”,因此检查防止煤气中毒设备时,总赢得积极分子的表扬。

  
“大跃进”时居委会组织居民“大炼钢铁”和“除四害”,凭票证供应时代的粮票、油票、肉票、点心票、火柴票等是在居委会领的,家里来客留宿是上居委会报的临时户口------。

  
到我成人后,北京有几出重大案件发生时居委会的副主任兼积极分子都临时抽查过我家卫生,她老趴我后窗户偷听我的收音机声,我是在听外国音乐,她听出了敌台收发报机声。文革伊始,她形影不离地尾随跟踪了我一星期,最后报告警察把我抓起来了,让我劳动改造了十三年才落个无罪平反释放。她是个“解放脚”,是谓“小脚侦缉队”。大娘啊,我招您惹您了?您照料、照管的也太宽了吧。

  
我先我太太三年出国,82年春节回京探亲第二天,居委会的大妈就登门拜访来(我没去报临时户口,不知她咋那么消息灵通),送我一包避孕药,她笑容可掬地说:“你已经俩孩儿了,这回别‘要’了,我们免费送药上门,保你夫妻圆满。”搞的我又感激又尴尬,大妈哟,您管得可真是无微不至啊。

  
街道办事处早就管给无业人员介绍个零时工、合同工什么的,居委会今日也管整理交通安全、跳木兰舞、扭秧歌了,这挺好。我对居委会的感情挺复杂,我讨厌它忒事儿妈、管得忒宽,也喜欢它确实也给居民办了点好事。

  




 回复[1]: 您的文字朴实无华 唐辛子 (2006-05-16 13:21:35)  
 
  喜欢! 陈竣兄:建议还多弄些ICON来,包括花啊草啊什么的。其实这几个图标中我最喜欢第四的那个鬼脸,可又不好意思老用,怕不够礼貌,55~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瞎比瞎聊斋
    七草粥 
    鲤 帜 
    布 袋 
    戆大之卵 
    屋台 
    麻姑的手 
    克隆球 
    小碗大碗菜盘子 
     黑牡丹 
    有一个老地主 
    欧阳大师(留学演义之二) 
    这两天上火了 
    胡成金(留学演义之一) 
    鹈与鸬鹚 
    达 摩 
    日本猴儿 
    河 童 
    茶壶酒壶春画枕绘 
    町内会与居委会 
    地藏桑、土地爷 
    PACHINKO 
    浴池、钱汤、桑拿 
    乞丐与浮浪者 
    八仙与七福神 
    狐与狸 
    立小便与狸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