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走四方
字体∶
崖门岭南风

龍昇 (发表日期:2018-04-11 20:23:01 阅读人次:1293 回复数:15)

   

  
因事又去深圳,事情一天办完。深圳曾有家,是因母亲二十年前从北京移居到气候温暖的那里。去年母亲去世,葬于北京,这次大概是最后一次去深圳了,因此和在香港的妹妹约好,将剩余时间用作观光和旅行。妹妹提议去深圳东部的“大万世居”和“大芬油画村”,我则提议到“崖山海战”的战地崖门。五年前曾写小文《赤湾岭南风》,提及八岁的南宋末代皇帝宋少帝在崖山海战兵败时,被陆秀夫背负着跳海殉国,尸体漂流到今深圳赤湾的事。这回想去崖山,是想将那“岭南风”的前一半补上。

  
4月3日晚抵深圳,4日办完事。5日是清明,天未明时在母亲住过、也是她老人家去世的楼下烧了纸钱,天亮后妹妹妹夫从香港过来,租赁了一辆车去大万世居和大芬油画村。

  
大万世居位于深圳坪山区,是一座客家围屋。去之前,我对客家民居的印象只有那圆形方形的“土楼”,岂不知还有“排屋”和“围屋”两种样式。排屋是碉楼与一排排房屋的结合;围屋是以正堂为中心一圈圈围拢起来的房屋群,整体呈方形或半圆形,也附碉楼,正门外多有半月形的水塘。大万世居建于乾隆年间,是曾姓客家人世代居住的地方。它的整体坐东朝西,正堂是由三重大殿组成的宗祠,其外是多层的围屋,再外是高高的围墙,四角均有碉楼,其门楼上塑有“大万世居”四字。门外是称作“禾坪”的晒稻场兼休闲聚会的广场,再外便是半月形的水塘了。大万世居面积1.5万平方米,据说内有房屋四百余间,雕梁画栋而又古色古香,碑匾楹联无数,显尽文化气息。我为什么“据说”地记述了大万世居的内观呢?是它早就开始的整修工程要到4月底才结束,给我们吃的是闭门羹。

  


  
(大万世居)

  


  
叹罢对大万世居近况的事前调查不足,但庆幸我事前查到不远处有座鹤湖新居,便吃了顿客家饭后又去了那里。鹤湖新居也是客家围屋,建筑面积与格局与大万世居相仿,始建于清嘉靖帝年间,是罗姓客家人世代居住的地方。那里进去了,弥补了未见大万世居围屋内部的的遗憾。更因它今改为“龙岗客家民俗博物馆”,使得我们除去见识了客家建筑,还更多地对客家民俗、文化、宗族家族精神有了了解。参观过鹤湖新居,增长了知识,满足了我对小庙祠堂古民居的兴趣。深圳年轻,遍布钢筋水泥造的高楼大厦,但它的各个角落还保存着旧时的小庙祠堂古民居,这是我喜爱它的缘由。

  


  


  
(鹤湖新居的内部)

  
大芬油画村,位于深圳龙岗区布吉街道,本是一处客家排屋村落。在那里,我懂得了什么叫“行画”。世界名画(油画)仅有一幅,多存博物馆、美術館和收藏家手中,欧美许多爱好艺术的家庭或单位,也想挂上一幅,便产生了临摹世界名画的商业行为,将名画作为消费品批量生产。这种批量生产名画的形式最早出现在韩国,被称作韩国商品油画,传到香港称作韩画,传到广东成了行画,因为搞古玩的人管仿制品称作行货,那么临摹的油画名作就成了行画啦。1989年,香港画商黄江来到布吉大芬村,租下民房,招募学生和画工,临摹名画,批量转销到香港和欧美,始开行画先河。随着越来越多的画商、画家、画工的聚来,大芬村成了大芬油画村。1998年起,政府部门开始重视对油画村改造、规范和宣传,而今村中聚集着画家画工5000名,开设着油画店及相关店铺800家,使得大芬油画成了经济产业和文化品牌。除去油画,我在大芬村还看到了国画、书法、雕刻产品,还有满大街的塑像,我看到了几百元的梵高和莫奈,呵呵,没敢买。

  


  
(大芬油画村的一角)

  
虽然油画村中还有一座美術館,但是我对村中的一座“太阳山艺术中心“很感兴趣。那是安徽出身的书法家油画家陈求之,利用客家排屋的老墙建起的四合院,房屋建筑很别致,具有古风,内展书法、油画、版画,院落的中庭有如苏州园林,背后还有栋咖啡屋,它比村中许多咖啡画廊更显静雅。

  


  
(太阳山艺术中心)

  
6日,去崖门,归途参观了梁启超故居,夜宿佛山。

  
珠江三角洲平原上江河多,包括了珠江、东江、西江、潭江和它们的多条水道。粤人称河流入海口为“门”, 珠江三角洲上的河流有八处大的入海口,也就是有八大门,从东往西数第一门是虎门,最后的是崖门,它是潭江下游银洲湖水道(崖门水道)的入海口,那水道西侧有汤瓶山、东侧有崖山,它们犹如两扇大门开闭着,故称崖门。本该是固若金汤的崖门,1279年被元朝水军突破,没保住退至崖山的南宋最后的海上政权。我们要去的崖门,是指它东侧的崖山,属今江门市新会区古井镇,那里有“宋元崖门海战文化旅游区”和“崖门古炮台遗址”。

  
宋元崖门海战文化旅游区背靠崖山的一个小山包,包括了再现的南宋最后小朝廷的行宫和后建的观光设施,我将它们先混合在一起,再归纳为广场、诗碑、崖山祠三部分来记录。

  


  
宋元崖门海战文化旅游区的战船形大门

  
(一)旅游区的大门是一栋仿宋大型战船建筑,在门洞一侧的厅内看过崖山海战的幻灯片后,才穿过大门,迎面便是浩气广场。广场正中立着一块巨大的玉玺雕塑,它是随宋少帝坠海而丢失的传国玉玺的再现,巨大的玉玺背后立有九龙壁、栽有开红花的木棉树。浩气广场南还有个正气广场,是崖山祠前的一处小广场。

  
(二)诗碑有三处,它们是崖山诗墙、崖山诗碑廊、古碑廊。

  
崖山诗墙计有三面。

  


  
(崖山诗墙中的田汉《崖门怀古》

  
一面墙上书有田汉1962年到此写下的七言诗《崖门怀古》:

  
云低岭暗水苍茫,此是崖山古战场。帆影依稀张鹄鹞,涛声仿佛斗财狼。

  
艰难未就中兴业,慷慨犹增百代光。二十万人齐殉国,银湖今日有余香。

  
一面墙上书有“岭南三大家”之一的清初诗人陈恭尹的七言律诗《崖门谒三忠祠》:

  
山木萧萧风又吹,两崖波浪至今悲。一声望帝啼荒殿,十载愁人来古祠。

  
海水有门分上下,江山无地限华夷。停舟我亦艰难日,畏向苍苔都旧碑。

  
一面墙上是毛泽东手书文天祥的《过零丁洋》,有着“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此诗多人能背诵,不录了,只记下毛的手书与原诗有几处出入,有三处是因古籍版本不同而造成,但首句“辛苦遭逢起一经”的“遭逢”被改成了“艰难”则是纯粹错误了。

  
崖山诗碑廊上刻着历代知名人士的崖门怀古诗和书法。古碑廊中立有十多块多次遭难后留下的古石碑。其中一块“慈元庙碑”最值一读,它的碑文长达六百余字,是有“岭南一人”之称的明代大书法家陈少白(陈献章),为纪念于崖山殉国的杨太后,于1499年书写的。慈元庙碑不仅有书法艺术价值,更是记述了崖门海战的历史

  
(三)崖山祠的主体建筑物是崖山祠门、慈元庙、寝宫,它们体现的是南宋最后小朝廷的行宫。崖山祠门的一边是沙盘展厅一边是国画展厅,展示和描绘着崖山海战的古战场。

  


  
(崖山祠前)

  
慈元庙又称国母祠,国母是宋少帝赵昺的哥哥宋瑞宗赵罡的母亲杨太后,她得知崖山兵败后投海自杀殉国。慈元庙的一侧是义士祠一侧是大忠祠,义士祠纪念着崖山海战中牺牲的兵士和勤王志士;大忠祠又称三公祠,祭祀着兵败崖山坠海溺亡的太傅张士杰、背负宋少帝投海的左丞相陆秀夫、被囚禁在在元军战船中目睹了崖山海战又拒绝劝降的右丞相文天祥。

  


  
(崖山祠内的正气亭)

  
元军取得崖山海战的胜利之后,将崖山祠(行宫)焚之一炬。明代人修建了三公祠、慈元庙等祠庙,但它们在清的“迁界令”中下又被拆毁。它曾在民国时得以修整,而侵华日军再次将它夷为废墟。新中国能将崖山祠重新建立起来,全凭了已断裂的陈少白的“慈元庙碑”上的文字记载。建立宋元崖门海战文化旅游区时,在崖山祠后方建了一座望崖楼,登其上俯览的崖山祠虽小却也金碧辉煌,看到的崖门水道虽宽阔但毕竟不是海,难以想象千余艘大小战船在那里如何回旋和交火的猛烈,可以想象数万南宋军士和十余万民众投水自尽的拒不投降、宁死不屈……

  
崖门古炮台遗址在宋元崖门海战文化旅游区南五公里处,为清嘉庆年间所筑,依山临水形势险要不说了,但见崖山海战的水面近在咫尺,比在崖山祠望崖楼看得清楚。古炮台南的崖门大桥下,有座叫“烧鹅海鲜渔村”的饭馆,在那里吃了粤菜名食烧鹅和眼下水中産的小蛤蜊,再返身北上。

  


  
(崖门炮台)

  


  
(崖门大桥下吃的小蛤蜊)

  
下午到的新会区环城镇茶坑村,梁启超故居在那里。故居包括梁启超先祖建的旧居和2001年建的梁启超故居纪念馆两部分。前者青砖土瓦、古色古香,是梁启超出生、少年读书时、新婚和生养长女之地;后者中西合璧,内中以历史图片展示着梁启超的生平和成就,陈列着他的著作和载有其著作的报纸。旧居和纪念馆中间的广场上,矗立着梁启超铜像……梁启超故居的对面有个陈皮村,有几十家卖陈皮和陈皮茶的店铺。原来新会出柑橘,名称大红柑,将其皮晒干就成了新会陈皮。新会陈皮早年便享誉中国和世界,今日偶遇真是惊喜,便买上了一些,留作舌尖的纪念。

  


  
(梁启超故居)

  


  
(梁启超故居纪念馆)

  


  
离开梁启超故居,往北进入佛山境地,晚饭在哪里解决?驾车的妹夫没直行进市区,而是稍绕远地岔进了顺德区陈村镇。这陈村镇是远近有名的鱼米之乡,花卉之乡,更盛一道粤式菜——陈村粉。那粉是河粉,是米浆蒸成的薄粉皮。选的饭馆是也叫“黄但记美食”的“陈村美食府”。那里的河粉极薄却有咬劲,那里的河粉有捞粉、炒粉、蒸粉、汤粉四种做法。除去河粉,我们还点了鱼饼和炒牛奶。陈村美食府的生意贼好,总是客满,后到者不是依次排队,而是站一桌旁死盯到先客离去,好有意思的岭南体验。

  


  
(好薄好长的陈村河粉)

  
7日,石湾公仔街、广州。

  
昨夜宿佛山,佛山是中国古代四大名镇之一,也是著名陶瓷产地,所谓佛山陶瓷,基础是古老的石湾陶瓷。离开佛山前,先去了石湾公仔街,那里有近百家陶器店、有明清建筑和古老的南风古灶(古窑),有现代的陶瓷博物馆,还有一处以陶瓷雕塑为主体的石湾公园,公园的湖水中立着位美丽的陶女,她以陶瓷塑造,身高八米。湖畔有把陶制大茶壶,我在其旁留了个到此一游照。

  


  
(石湾公园湖畔的大茶壶)

  
北上广州,为的是看望一下年事已高的二表哥。二表哥是1950年留在广州的南下干部,南下干部一词对今日年轻人来说已很生疏,活着的都是九十岁左右的人了,当年南下广州的数万人今仅存数百,其中的二表哥也九十二岁了。二表哥身板仍直,尚能近距离行走,尤其记忆清楚,他有优渥的离休金,医疗费全免,分有宽绰的住房。但其子、即我表侄并不啃老,而是自开私企挣钱,他挣下几多钱未问,但知拜访的二表哥的新公寓是他刚买下的,四百平方米,每平方米十万元。看过二表哥,我们一起到楼下五十米外的广州酒家饮茶,广东所谓饮茶也是吃饭,饭罢我们经虎门回深圳,妹妹妹夫还掉车后回香港,我则在饭店住下等次日飞机回日本。

  


  
(九十二岁的二表哥、七十四岁的我、六十岁?的侄子)

  
这次回国一直在珠江三角洲转悠,兜了一身的岭南风。




 回复[1]:  二进宫 (2018-04-11 20:47:48)  
 
  晴明

 回复[2]:  夏雨 (2018-04-12 13:09:58)  
 
  身临其境,跟随龙爷,沾了一身岭南风

 回复[3]:  采夫 (2018-04-12 15:45:39)  
 
  谢谢!随着龙爷欣赏了岭南的文化、美食、风光。

 回复[4]: 谢二进宫夏雨采夫,另外 龍昇 (2018-04-12 18:08:47)  
 
  重新检查了一遍,发现了四处错误和错别字,给改过来了。

  
尤其第一段的:妹妹提议去深圳西部的“大万世居”和“大芬油画村”。那深圳西部应为东部!哈哈,不可饶恕。

 回复[5]: 好看 骏骏 (2018-04-13 09:23:29)  
 
  

 回复[6]: 陈某应买陈皮吃陈村粉, 龍昇 (2018-04-13 10:34:20)  
 
  你们都姓陈

  
我在梁启超故居对面的一家卖陈皮、陈皮茶的店铺里,吸了一泡水烟。

  

 回复[7]:  采夫 (2018-04-13 17:10:24)  
 
  哈哈!龙爷这个POSE摆得认真。

  


  
不过,老烟客一般是一只手拿水烟筒,另一只手点火或拨烟丝。

  


  
大妈在赶街路上也要过把瘾。

 回复[8]: 采夫你看图左的一只手, 龍昇 (2018-04-13 20:04:45)  
 
  那是店老板在给我点火或拨烟丝,我只管吞吐

 回复[9]:  采夫 (2018-04-13 22:29:38)  
 
  高!实在是高!

  
一个吹箫一个捏眼儿。

 回复[10]:  雪非雪 (2018-04-19 07:22:51)  
 
  早上好。

  
好看

  
……

  
原來這就是水煙壺?我家有一個,可能是在哪裡買回來的,幾次搬家看著麻煩,我給扔了……

  
~~~

  
這樣具體又宏觀的敘事風格,龍爺拿手。

  


  

 回复[11]: 谢非雪,你那个水烟桶, 龍昇 (2018-04-19 09:48:46)  
 
  莫不是那年海南岛自驾游时买的?

 回复[12]:  邓星 (2018-04-20 11:25:21)  
 
  龙爷图文都好看。第一次知道大芬油画村。

 回复[13]: 谢邓星,我也是第一次, 龍昇 (2018-04-20 21:42:49)  
 
  很便宜,但我没买。我觉得像日本的私人医院,买上几幅挂上倒是不错的。

 回复[14]: 龙爷爷的文章 小草 (2018-06-07 10:40:01)  
 
  龙爷爷的文章要静下心来

  
慢慢品,有味还长知识!

 回复[15]:  骏骏 (2018-06-30 18:53:21)  
 
  龙爷你的投稿信误发到我的信箱里了

  


  
还好不是什么情书悄悄话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走四方
    崖门岭南风 
    小女驴友片片(终) 
    小女驴友片片(五) 
    小女驴友片片(四) 
    小女驴友片片(三) 
    小女驴友片片(二) 
    小女驴友片片(一) 
    徜徉西湖 
    炮 台 
    赤湾岭南风 
    樱花地图 樱花前线 
    木耳蘑、玛瑙 
    关口里外 
    从达坂城到可克达拉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下)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上) 
    博斯腾湖 
    叉田鸡 
    骑 驴 
    赶巴扎 
     去大桥 
    海南咖啡行 
    老呔儿过关得儿得儿地 
    赶 集 
    小庙祠堂 
    咸鸭蛋 
    三转半 
    那段“白毛女”生活 
    滕王阁下 
    云居山上 
    社会工作者 
    美国三日  
    拜谒三孔 
    梁山葫芦梁山鞋 
    走拜城 
    乌鞘岭的风  
    曾乱着衣 
    幻的胯面 
    任先生 
    蔡家坡 
    水满微山湖 
    忆路友 
    藏刀皮恰克蒙古刀 
    釜山行 
    良乡塔 
    地窝子 
    集邮 
    小纸头 
    战上海 
    尹宏亮 
    LDK 
    小金子 
    四合院排房单元房 
    老家的房子 
    公寓洋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