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祁放 >> 散文新作
字体∶
感谢有你

祁放 (发表日期:2019-07-18 17:20:41 阅读人次:498 回复数:1)

  这件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傍晚来自一个叫灵灵的女孩儿的微信。

  
她说,我投了你一票,然后送给我这个诗歌评选活动的公众号。

  
打开,看到投票已经进行到第三轮,很多人的名字,陌生的、熟悉的,自己的名字也在。

  
从来没有关心过这种形式的活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两只轮子在微信的轨道里,转过了。

  
你自己也要投啊!女孩告诉我,我突然觉得投票这件事很魔幻,连想起让世界惊讶的美国总统大选。

  
自己的名字摆在那里,晃晃悠悠地像两颗糖果,在新年刚过的北风里惊魂未定。

  
灵灵是去年11月北京世界华文文学大会时认识的,很端庄的一个女孩儿,喜欢写诗,一双大眼睛晶莹莹的,与她的名字一样灵巧秀气。

  
我们坐在酒店的大厅,静静地谈了一会儿话,谈了一下儿诗,谈了一点儿她在北京的生活,她是山东人。她不是与会的代表,只是因为诗歌因为文学,自己来会场旁听的。

  
她并不认识参会的谁谁谁,她只是站在酒店的大厅里,看到胸前挂着世文大会的牌子的代表,及时却并不讨人厌地迎过去,问候并跟他们短短地交流。

  
我着实很感动。曾经的自己也有这样的对文学和诗歌的虔诚。我们都不善寒暄,也无人介绍和引荐,在那个等人的空里,就认识了,互相加了微信,我送给她一本诗集《之间的心》。

  
两天会议,我们也仅仅见过一面。见过一面的人可以这样对你,只是因为你还在写诗。

  
诗歌,其实是我的另一片天空,那里,四周明亮,太阳温暖,小溪潺潺流淌,微风拂过脸颊,花儿开着,鱼儿游着,树叶从中,鸟儿叽叽喳喳,远处的雪山静寂而温和。

  
有人说,你只会写风花雪月,我不辩解。风花雪月给我的世界,美丽而单纯,宁静而温馨,让我在人间的伤痕累累里,得到歇息和安慰。

  
从北京回来,进入年末,好忙好忙的一个要开忘年会的年末,工作没结束,家务堆成山,杂事纷扰扰,情绪很低沉。只有天空蓝的透明蓝的欣慰,因为北京越发雾霾笼罩,惊心动魄了。

  
站在门口送别前来参加忘年会的朋友们的时候,我也送走了难以忘记的2016。我的喉咙里,有一些话热乎乎的堵着,像刚烤了一半的红薯,半边还生,半边已经熟了。

  
酒散人散,这一年里有很多难忘的事、很多的眼泪和辛苦,也有可以算是快乐的快乐…许多的镜头像幻灯片一张张的从屏幕上翻过,现在翻到最后的一张,突然有些惆怅。

  
惆怅里,开始了年底的大扫除,最近几年,都是弟妹来帮忙,她穿着粉红围裙,裹着花花三角头巾,像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

  
迎新年的夜晚照旧忙着给家人和客人们做饭,照旧做着中国的饺子也做着和食的料理。酒杯碰撞里又突然想起北岛的诗“梦碰碎了一地”,然后觉得这次NHK的红白歌会没有一首可以能聚精会神听的好听的歌。

  
但好奇怪,那108声新年前敲的铜钟嗡嗡地一直在响,以至于大家在跨年倒数三、二、一时,击掌欢呼“新年快乐”时,耳朵里还是那“咚…”的悠长回音。

  
新年稀里糊涂的就过来了,5日学校开学,随口问问学生们新年有没有注意到什么新闻,学生们面面相觑,没人关心国家大事啊!

  
我很想说中国的新年雾霾成了头条、刷爆手机微信的事,抬头看见了窗外蓝的清澈的天空,忍住了。有时,忍是一个很难受的字,也是一个很难述说的情绪。

  
忍住没有给国内的朋友炫耀东京的蓝天白云,风和日丽,忍住没有在朋友圈自话自赞拍的日出和晚霞,忍住了无法分享天空的无奈,忍住了不知该去哪儿倾诉的心痛。

  
灵灵的有关投票的微信是在这时候来的,就像一个娱乐的提示,来,你投一票如何?

  
谢谢你们,即便是一场娱乐,你们也没有拒绝,你们怎么就知道我的脆弱啊?

  
这条无形无色无味的联系着我们的线,是从哪儿来,伸向何处,真的已经不重要。

  
亲爱的朋友们,无论你住在世界的哪里,衷心祝福你新年快乐!

  
2017年1月6日东京




 回复[1]:  二进宫 (2019-07-19 00:56:14)  
 
  这么好看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新作
    感谢有你 
    你好吗 
    梅花开了 
    六月紫阳花 
    曾有个钟楼的地方 
    屋久岛这片叶子 
    年 春晚 年夜饭 
    夏日炎炎里 
    一面之交 兩岸鄉愁 
    年三十这天 
    闺蜜和她的母亲 
    呵呵、三朝元老  
    握住你 
    你给我的 
    敞开的心 
    秋的表情 
    母亲节的手表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