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祁放 >> 散文新作
字体∶
梅花开了

祁放 (发表日期:2019-07-18 17:14:50 阅读人次:128 回复数:1)

  梅花开了,在最冷的天气里,红梅和白梅,静静地在学校的入口处的两边彼此美丽地对望着。

  
今年的梅花开得早,一直温暖如春的天气让植物恍惚地以为该是到自己呈现姿色的时候了,便回应阳光的呼唤,展现笑腼。

  
我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两株树的树干差不多粗细,枝桠的疏密也几乎相同,便猜测该是同一时期种植的。只是,种树人大概没有去想,两株当年孤芳自赏的梅树随着年轮的增长,已是彼此欣赏和钦慕。

  
一东一西的两株梅树很安静,望着门口进出匆匆的年轻的学生们,充满关切和爱抚。但那些自己也是花季的女孩儿们,却低着头看自己的手机或脚步匆忙地直奔已经响起铃声的教室。

  
梅无语。梅绝没有叹气,梅用它的历尽沧桑和刻满年轮的祥和,微微笑着,一丝几乎察觉不到的香气,馨入冬日晴朗的早晨,守候着顾不上抬头和回头的青春。

  
我走近梅树,站在它的旁边,空气里有一缕温馨环绕全身。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开始关注原本不相干的另一个人呢?从哪个年龄段起,我们觉得身边的亲人很烦、而另一个或许是偶尔认识的人却可以不顾一切地去爱呢?我想。年轻时,长辈们的语重心长来源于他们的曾经沧海的人生,我们却固执地认为是不理解或代沟。

  
爱情的燃烧过程无疑是最美丽最惊心动魄的了,每一段爱情故事都被传说成童话的同时,也都成了他人的作品。成为作品的爱情被解读和被仿制被添加,是我们自己津津乐道地已经忘记了初心。

  
篝火在熄灭的时候成为黑色的灰烬是无奈的,爱情却即使燃烧完之后也不会全部消失。在那个忘我无它的热烈的过程里,大多会悄悄转换成为亲情和责任。亲情或许不那么绚丽,责任也平凡地理所当然,如一棵树,花期短暂,叶子守护果实的过程虽然每每被无意地忽视,却是完成生命链接最需要的部分。而且,这个过程充满艰辛和磨难。

  
梅花的盛开原不是为了和雪的约会,不是为了争艳和取悦什么。梅在自然里,按照自己的生命规律行走,花开时,欣赏不欣赏依然,花落后,喜欢不喜欢也亦然。

  
我始终不清楚我出生时,家窗前的那株梅树是红梅还是白梅,但那天,梅花是开了的,我知道。

  
今天是我的生日,母亲,生日辛苦,生日快乐。

  
2016年1月15日




 回复[1]:  二进宫 (2019-07-19 01:05:10)  
 
  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新作
    感谢有你 
    你好吗 
    梅花开了 
    六月紫阳花 
    曾有个钟楼的地方 
    屋久岛这片叶子 
    年 春晚 年夜饭 
    夏日炎炎里 
    一面之交 兩岸鄉愁 
    年三十这天 
    闺蜜和她的母亲 
    呵呵、三朝元老  
    握住你 
    你给我的 
    敞开的心 
    秋的表情 
    母亲节的手表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