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祁放 >> 散文新作
字体∶
夏日炎炎里

祁放 (发表日期:2019-07-18 17:07:17 阅读人次:402 回复数:1)

  

  
7月,接近中旬,心里就总有一些期待,暑假一天天临近了,闲置了好长时间的旅行箱被摊开在客厅的地上,随时想起的旅途时需要的东西,就扔一件进去,不必到当日收拾的手忙脚乱。

  
喜欢学校的工作,最大的原因是每一年有开学、有毕业、有暑假和寒假,可以正儿八经的期盼和计划旅行出逃。

  
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去学校上课本身就是一种逃离,逃离做饭洗碗的厨房,逃离洗衣擦地的家事,逃离说教管理女儿的烦心,也逃离老公把每日从电视新闻里搬来的话题讨论…我从坐上电车的那一瞬,开始属于了自己,而在学校里看到那些永远年轻和新鲜的学生,我感到自己也年轻和愉悦。

  
这两天,东京热得像在下火,我在蒸笼一样的小木屋里开了冷气又开着风扇,脑袋热到开始疼痛。梅雨季节没有雨,干燥得家门口那两棵花儿从早上就蔫蔫的毫无悬念…我数着日历上从7月开始的日子,数到了7月13日的晚上。

  
一个牵挂着的名字出现在所有的电视屏幕上,这个时间有在看电视本身都是我对自己的不可思议。好多好多时候,已经把一个人一件事放在心的底处了,便轻易不会翻出来,新闻把这个名字翻出来的时候,却是那个珍贵的生命消失的消息。

  
我站起身打开窗户,窗户外面黑暗和静谧,在夏日的这个夜晚,我心里的那盏灯停电了。

  
有些伤心,流出眼泪以后就能平静下来,有些愤怒,大声发泄一下情绪就能复原,有些哀伤,时间可以冲淡,有些无奈,自己可以淡然处之…

  
我感到无比的悲凉,我理不清自己难过的头绪,我开始寻找文字…

  
今夜

  
----悼念一位诗人

  
你的消息突然跳出来 说你已经离开

  
一直希望还有机会

  
读你的诗

  
前几天还看到你吃了奇异果

  
竟然也没有奇迹

  
您不再让我们牵挂

  
不再让朋友间私语

  
最近的太阳无端地暴烈

  
炙热的烤蔫了一些思想

  
让悲愤成了风中的尘土

  
甚至我们已经流不出眼泪

  
在你终于离开的时候

  
云都去哪儿了

  
雨跑去无关的地方发了一顿脾气

  
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

  
为什么生命不能自己掌控

  
为什么今晚如此无奈

  
世界今晚熄灭了一盏灯 消失了一颗星星

  
我燃起一支蜡烛

  
举着 为你走向天堂的路 护行( 7/13夜)

  
我想起去年暑假去瑞典诺贝尔博物馆寻找到他的名字和笑容,我想到在外大中文系的课堂讨论里,曾解说过的他的诗文,或许同样因为诗文,心里一直有着一个很不现实的期待…我的确必须有一半的时候活在不现实里才行…我常常对“活在当下”“没钱不行”之类的话语懒得参入。

  
有位老师说:“痛定反思,有些努力终究是徒劳的。不是指明知徒劳而勉力之徒劳,而是指期待有个好结果却仍是徒劳。这种徒劳之可悲在于还不绝望,还心存饶幸…其实如果对方是虎,无论怎样都不能接受放弃到嘴的肉;如果是猪,无论怎么宰它的肉,它都得接受。…

  
总之,别抱幻想了。”侥幸与幻想的破灭,是悲哀和痛的无可言说。

  
一夜无眠,冷气开了凉关了热,清晨社区的小巷里很安静,拐过已经变成一大片空地的区立第六中学,围墙上缠绕着朝颜的细蔓,紫色的喇叭形状的花儿开着,贴近了,平静、镇定的花语在耳边嗡嗡作响。

  
朝颜是夏季的风物诗之一,日本的小学生每到暑假,就会把在植物课培育的一盆朝颜带回家照看,暑假作业里也会有一项作业是对朝颜的观察和研究,我家女儿曾为清晨醒来朝颜已经满满绽放悔恨自己早起不来无数次,最终是否清晰的看见了朝颜在清晨的自然舒展,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这个夏日的早上,一个被囚困的生命终于自由了…至于灵魂,始终都是自由的,因为所有的灵魂都无法囚困,动物是,人也是,即使不信上帝,一切生物也都是有灵魂的,我知道。

  
自由

  
你自由了 以这种终端方式

  
告知了一直牵挂的我们

  
那缕微笑 在你的嘴角

  
定格在这个夜晚

  
击中了很多的良心

  
泪水已经被烈日蒸发

  
连同你的诗的宪章

  
成为粒子成为素子 成为现在很浓的空气中的 一点儿什么

  
捕捉到的人 心好痛

  
时常甘心地骗一下自已

  
诗与远方的憧憬

  
其实生活真的充满了苟且

  
包括为了什么的活着

  
不知道最后你说了什么

  
挥手了吗

  
昨夜灯光熄灭的时候

  
一颗彗星划过天空

  
带着告别

  
也让诗痛不欲生

  
朝颜在清晨里 安静下来

  
用一如既往的镇定

  
用紫色

  
护送一个灵魂 在天堂

  
自由地写作 (7/14日)

  
15日,大海里无数的鱼儿汇集在一起,海面上波光闪闪,鱼儿洒了咸咸的泪,很多人看不见,因为鱼儿在海里,无法分清哪些是海水哪些是眼泪。

  
今天星期天,我开始准备期末考试的试题。让那些可爱的年轻人知道自己半年学习记住了什么还是继续再了解一点儿什么,哪个更重要呢,我想。

  
这个夏季刚刚开始,我计划的游走还没有实施,我总是对下一个季节充满希望,无论这个夏初在这个世界里遇到了什么,都好好地揣在怀里,记忆起来,不要沮丧,不要倒下,继续自己的脚下。

  
今天东京超过摄氏35度,空气里没有一丝湿润,被蒸烤的陆地,被蒸烤的人,被蒸烤的国。

  
7月16日




 回复[1]:  二进宫 (2019-07-19 01:47:19)  
 
  谁呀?

  
困了

  
明天再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新作
    感谢有你 
    你好吗 
    梅花开了 
    六月紫阳花 
    曾有个钟楼的地方 
    屋久岛这片叶子 
    年 春晚 年夜饭 
    夏日炎炎里 
    一面之交 兩岸鄉愁 
    年三十这天 
    闺蜜和她的母亲 
    呵呵、三朝元老  
    握住你 
    你给我的 
    敞开的心 
    秋的表情 
    母亲节的手表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