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祁放 >> 散文新作
字体∶
呵呵、三朝元老

祁放 (发表日期:2019-07-18 16:59:57 阅读人次:131 回复数:1)

  ——从昭和到令和

  
4月1日,日本公布了新元号,从5月1日起,我们已经念习惯写习惯的平成的年号,就会改变成令和。

  
中午,看到官房长官公布新年号为“令和”并解释说新元号的来源为日本8世纪的古籍《万叶集》梅花之歌32首的序言“初春令月,气淑风和”,又说“令和”的意思含有美好与平和的意思时,朋友们立刻在微信的朋友圈里进行了挖宝大赛,果然,东汉张衡在《归田赋》里,有“仲春令月,时和气清”,唐代薛元超的《谏蕃官仗内射生疏》里有“时惟令月,景淑风和”,然后,我一边看着日本电视台说着日本的新年号“第一次取自日本的古籍,一边看着微信朋友圈里的挖宝大赛,还看到“和制民族主义顺败大数据民主主义”的戏言……,放下手头的有关日本华文文学国际研讨会筹备着的琐琐碎碎,顺其轻松了一下。

  
中文导报大记者海玲在朋友圈里问,谁是昭和年代来的?我呵呵地回了一句,“我”,即被要求写篇小文,问为啥?她说“你已是三朝元老”。

  
三朝元老这个词让我笑喷,可仔细想想,我真的已经来得这么久了,久得自己都麻痹,久得让自己成了昭和、平成、令和、这三朝的过来人和当事人,呵呵!

  
我初来东京,是1984年昭和59年的冬天,那时我们还完全不了解外面的世界,我带着满身的“伤痕”,一穷二白的来到了灯红酒绿的资本主义社会,完全摸不着头脑。那时,我所有的对日本的预备知识,除了山口百惠的《血凝》,高仓健的《追捕》,就没再看过什么了。

  
特别记得84年底NHK的红白歌会,是因为演歌歌手都 晴美泪流满面地说要告别舞台,然而,那时我已经朦朦胧胧地知道,作为一个挣扎在富裕国家的最底层的私费外国留学生,流眼泪是一种矫情和奢侈。

  
听到齐秦唱《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时候,中国的国门已经逐渐开放,而日本的经济也快要泡沫破灭,那时的我们,什么概念都没有,无知又莽撞地遇上了什么,就成为什么了。

  
去年搬家,在箱子里又看到当年写的硕士论文,一个字一个字全是手写的,没有电脑没有复印机的时代,交三份就要抄三份,几万字,写得昏天黑地。

  
从昭和变成平成的时候,没觉得与自己有什么关系,旁观着昭和的老天皇离开,旁观着现在的天皇即位,看到日本桥的银行街银行一家一家地减少合并,第一劝业、富士、樱花银行等消失不见,国铁变成了JR,邮局也被民营化,花7万日币买的NTT电话使用权随着手机的普及随风飘走,手机从8公斤重的大黑盒子成为手中玩物,还没来得及用熟悉BB机它就已经落伍,鸡生蛋蛋生鸡的掌上游戏机好不容易买到的时候厂家又发明了新的玩意,电脑已经超过人脑,汽车从省油进化到电动和无人驾驶……,平成里,我自己一如既往地折腾着自己的路和情感,不时地尝试着从现实生活的柴米油盐里逃跑和总期待看外面更大的世界。

  
平成的三十一年里,我养育了两个女儿,经历了父亲离世家庭的变故和许多的波折坎坷,对岸的祖国逐渐变化得和日本相近,远处的欧美已经没有了昔日的诱惑,网络的进步日新月异,我们不再为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国际电话的费用踌躇和纠结,身边的华人店铺和华人团体越来越多,我们走在银座走在新宿走在涩谷走在池袋的街上听着熟悉又陌生的乡音,我知道,一切的增加终将也是为了减少,所有的过程都比结果更为有趣。

  
新的年号来自一个美好的古籍,和歌从汉文演变而来,一路东下,自有其沿途的风景和不同的情感发生其中也是自然。令和,我在好好的念了几遍之后,觉得也还是美的,觉得正如眼下的季节,不冷不暖。我们伴随平成,走得磕磕绊绊,美好的季节里,平平和和,当然也是我们的心愿。

  
女儿的预产期在4月底或5月初,不知道这个小宝宝是生在即将结束的平成还是即将开始的令和?

  
樱花满开的日子,是日本如梦如幻的时候,这个花期让我们记忆,花开花落,都值得珍惜。

  
2019年4月1日与东京




 回复[1]:  二进宫 (2019-07-19 00:49:17)  
 
  温柔棉润

  
气淑风和

  
文披鏡前之粉

  
字熏珮後之香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新作
    感谢有你 
    你好吗 
    梅花开了 
    六月紫阳花 
    曾有个钟楼的地方 
    屋久岛这片叶子 
    年 春晚 年夜饭 
    夏日炎炎里 
    一面之交 兩岸鄉愁 
    年三十这天 
    闺蜜和她的母亲 
    呵呵、三朝元老  
    握住你 
    你给我的 
    敞开的心 
    秋的表情 
    母亲节的手表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