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祁放 >> 私小説 試作
字体∶
太陽雨

祁放 (发表日期:2007-06-06 14:08:04 阅读人次:1421 回复数:8)

    太 阳 雨

  


  
刚刚还是好好的天,一片云采冲过来,就带来了一阵雨。

  
雨来得突然,满街上的人都没有准备,先是黄豆大的雨粒一颗一颗的,然后就一下子全泼了下来……

  
我把唯一的雨伞遮在你头上,遮在你用摩丝梳理的光亮整洁的头发上,也尽量遮在你笔挺的西装和黑亮的皮鞋上,然而,因为有风,雨随风斜着绕开雨伞,还是想方设法的淋湿了你的额头,你的西装和你的皮鞋……

  
我赶紧拿出手帕,替你弹去肩头的雨水,又赶紧替你擦西装和裤角,毕竟,你是要上路、要去赶飞机的,我打算把今天所有的脾气都咽下肚子里的。

  
然而,你却一把拨开我的手,“算了算了,让你多拿一把伞你不拿……”你紧皱着眉头,额头上的光亮变成了几条黑线,眼里透着一缕嫌恶和些许的不耐烦……

  
我惊愕的看着你,完全忘记了自己湿透了的上衣和滴答流水的头发,我知道我的样子一定很狼狈,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窝肯定已经变成了熊猫眼……

  
车站上,人来人往,我感觉到匆匆瞥来的每一个人的眼光都透着怜悯或叹惜,我没办法不去这样理解那些眼神,虽然可能更多的是冷漠或无关,此时此刻的我却只有这一种感觉。

  
我把手帕扔在垃圾箱里,那是两天前,你刚刚买给我的礼物。那时,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手帕,手帕上的图案是一个有名的设计师的杰作,那是春天盛开的樱花和一个赏樱的女子的背影,淡淡的雪青色有一种自然的忧郁。

  
车来了,我转过身,走过检票口,径直向电车走去。

  
车开了,你在另一个车门前,似乎只是撇了我一眼,眉头依旧皱着,和我一样倚着车门默默无语。

  
我告诉过你吗?你皱眉头的样子是很可恶的一种形象,而你以前,从来没对我皱过的。

  
我咬着自己的嘴唇,把所有的委屈和泪水都封锁住,现在我已经能做到了。

  
电车轰轰隆隆的走着,离开了东京,渐近了机场。

  
三天前,也是这趟线的电车,曾带着我的满怀欣喜和期待去机场接你。

  
那天,天虽然阴着,但你满脸笑容的走出出口的时候,我觉得整个阳光都聚集到你身上了,你是带着爱和我来相聚的,至少那时我这样相信。

  
四月,这儿是新学期、新年度,我刚刚接手新工作,忙的走不开,也完全没有心思再惦记你。持续了几年的每天晚上的10点钟热线已经不再热了,渐渐流于为一个形式和一种习惯。其实,自从离开国内,我和你都觉得是一种解脱,你终于可以再没有什么约束,尤其是下班以后,你请客也好、约会也好、洗脚也好、打牌也好、总之,可以随心所欲,而以前,只要我在,你就不得不有一点儿顾虑。

  
我不知道自己那时怎么就那么不顾一切的回国内找你,在东京生活的虽然说不上惬意但早已如鱼得水的我,仅仅只为了能跟你在一起,就放弃了喜欢的工作和环境,绝对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

  
去了有两个月吗?我们已经开始吵架,原因是什么已经记不清了,但你摔门出去的那一刻所留给我的伤口,或许一直都愈合的很脆弱而已。

  
我真是只奔你而去的,你也明明知道,但你怎么就那么不愿意理解你不在时我的寂寞和孤独? 当然,我更没有会想到,我回到国内了,怎么可能会寂寞和孤独呢?

  
我没有语言问题,自己生长的地方,一切应该都再熟悉不过――我这样想,然而,现实却是,我除了你,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讲话,可以聊天,我在自己认为的故乡里,找不到可以有共同喜好、共同兴趣、共同语言的朋友,十几年来,大海两边表面看似平行相似的生活,其实下面存在着细细小小的好多的不同,就像每一个浪花不同每一个水滴不同一样,而这些不同,不深入其中,也就不知其究竟了。

  
往日的同学不再有可以谈的话题,儿时的朋友已经对面不相识,曾经熟悉的街道让我觉得喧闹和混杂,干燥和浮悬着灰尘的空气让我口干舌燥烦恼不已,人们对诗、对艺术、对文化的兴趣远远小于赚钱,所有的人在谈论股票、基金、房子、买卖、上市等等问题上都津津乐道,而我在这些事情上则真正成了头号大傻瓜。

  
我在这个熙熙攘攘喧闹混杂的城市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我不知道除了办公室以外该去哪儿,才能排解我自身的这些“水土不服”,于是,我只好一个人缩到家里。

  
你给我的家很大,两层楼,楼下的客厅容得下10个人跳舞都绰绰有余,而每晚,硕大的房子里,楼上楼下却几乎都是我一个人走来走去。

  
我曾经很努力的试着让你明白我的寂寞,我希望你下班后能尽量和我一起吃晚饭,晚饭后,我们一起散散步一起读各自喜欢的书,或者看个双方都还能接受的电影什么的,然而,你却更喜欢和你的朋友、亲戚去吃饭或谈事。

  
你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在你们的话题里我也不愿意被人家当成傻瓜,所以我不愿意参加这种你热衷的饭局,在这种场合里,我无法进入你的世界,你们的饭局总存在着某些背景或者交易,这对我来说不仅复杂而且困惑。在我自己的世界里,或许你认为简单的可怜,我却同样无法接受你周围的有些人,当着人放屁还哈哈大笑或直冲着人脸打嗝却毫不在意。

  
我选择了回来,虽然这儿的房子小的像一个学生宿舍,虽然房间里除了桌椅床铺什么也没有,但东京的天空至少很蓝,至少没有灰尘,至少早晨拥挤的电车上安安静静,至少我周围的每个人是在脚踏实地的工作和生活,至少国际艺术中心每天都有不同的音乐会,至少美术馆博物馆体育馆每天有各种各样的展览和比赛,至少大公园小公园的连椅干净温馨,至少街上秩序井然,至少在这儿不用担心横冲直撞的车辆,至少过马路有信号灯在保护,至少我可以随意发个短信或打个电话后,就有人愿意和我坐在咖啡馆里,理由也仅仅是一起喝杯咖啡……

  
十几年的日本生活,我已经习惯了简单,吃饭简单,人间关系也简单,我总觉得在国内的时候反而无法适应方方面面的复杂,一个人站在在复杂的圈子外,又有着说不出的孤独,即便是跟你的朋友们应酬的时候,我也依然是这种感觉。

  
我回到了我的天空,回到了我原来的轨道上,然而不知为什么,我已经不能像去你那儿之前的原来那样顺畅的运行。

  
于是,我希望着你来,希望着你来参与这儿的春天,这儿的春天是湿润的,是美丽的,各种各样的花儿开着,各种各样各样的树绿着,尽管我们的爱情已经不像樱花般的热烈和悲壮,我们仍可以像任何一种小花,温馨、安静和有自己的色彩。

  
出着太阳下的雨,总是下不长的,日本对此还有一句话说是∶狐狸的女儿在出嫁,意思是说,太阳雨是狐狸妈妈在嫁女儿时掉的眼泪,眼泪没有几颗不说,心里头实在是高兴着的。

  
不知道这场雨为什么就多下了那么多,只是多了这片云彩吗?望望远处,太阳也好好的呆在天上笑眯眯的呢!

  
比起我,你更在乎你的西服和你的头发吗?我的眼睛一再问你,你的眼睛却一直在看着别处。

  
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决定不再问你要答案了,我当你是无心的也是无意的好了,你千里迢迢的来看我,你该不会有意伤我的,对吧?

  
女孩儿温柔一点儿忍让一点儿是美德,已经超过称谓女孩儿的人了,更该让美德多一点儿才是。

  
今天的太阳雨该不是狐狸的妈妈嫁女儿的眼泪,我想,应该是我的眼泪――我心里在流的泪。

  
不过,天很快就会晴的,因为太阳还没有落下。

  


  
2007/4/28于东京

  




 回复[1]:  雪非雪 (2007-06-07 13:54:29)  
 
  小小的细节,巨大的伤心。

  
理解

  
吞咽下去就化解。像太阳无视一时的雨,像大地吞吸一时的雨。

 回复[2]:  雾蒙蒙 (2007-06-06 19:46:14)  
 
  别太伤心,希望你重新看到心中那道彩虹。

 回复[3]:  anqier (2007-06-07 13:16:37)  
 
  做女人总是两难,家庭和事业只能选其一,很理解你的感受,我也是牺牲了一方……

 回复[4]: 这是一篇小说吧 久夏 (2007-06-07 13:46:34)  
 
  作为小说,写的很感人

  
作为现实,我认为不可能,分居那么长时间(十几年?没看清楚),无论在那里,能把这份婚姻维持着,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要奢望太多。。。

 回复[5]:  久夏 (2007-06-07 13:48:23)  
 
  又看了你的女儿篇,那真是现实。尤其喜欢女儿生日的那一篇。

 回复[6]: 有人理解眞好 祁放 (2007-06-07 15:03:07)  
 
  私小説的試作,望多賜教!

 回复[7]:  邓星 (2007-06-07 17:54:11)  
 
  情种。

 回复[8]:  二进宫 (2019-07-22 02:24:03)  
 
  ”我在自己认为的故乡里,找不到可以有共同喜好、共同兴趣、共同语言的朋友,十几年来,大海两边表面看似平行相似的生活,其实下面存在着细细小小的好多的不同,就像每一个浪花不同每一个水滴不同一样,而这些不同,不深入其中,也就不知其究竟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私小説 試作
    太陽雨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