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祁放 >> 思念
字体∶
父亲的生日

祁放 (发表日期:2006-07-01 14:38:09 阅读人次:1592 回复数:17)

  

  
已经忘了父亲是几岁。

  
然而,我却总记得父亲的生日是十月一日。父亲每年接到我隔山隔水、千里迢迢打去的“祝生日快乐”的电话时,总是乐呵呵地说:“我又沾了国庆节的光。”

  
于是,我也不否认,我也乐呵呵,因为实在是那么一回事。

  
其实,我真的不是个孝顺女儿,母亲活着的时候,我从来不记得给她过过生日。甚至她的生日是阳历几月几号我都是去医院领她的死亡证书时才知道。

  
然而,父亲的生日却总是记得的,国庆节的晚上,全家围坐在方桌旁,吃一顿母亲的拿手好菜,看着父亲喝一杯往日舍不得的好酒,便好像过年一样了。

  
父亲的生日比新中国早,所以他在以前小孩子过的生日都是阴历,当他高中毕业那年的十月一日,举着自己用彩纸做的旗帜挤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海里时,他就开始过他的阳历的生日了,他说,他真正的生日从那天才开始。

  
有一段时间,我对父亲的生日正巧是国庆节这件事很是怀疑,便偷偷去问妈妈,妈妈说,生日总不能瞎说的,当然没错。然而,后来知道了妈妈是二十岁时才认识父亲的,便又感觉上当了。再说,妈妈比父亲小,她哪能知道父亲是哪天生的呢?

  
上小学之前,父亲为了让我学普通话,便老让我呆在北京的姑姑家,那儿原来也是她家。他喜欢什刹海,喜欢钟鼓楼,喜欢长安街,也喜欢四合院。我有时问他:“那你干吗来山东?”他的回答是一句话:“党说山东的教育需要我呀!”父亲是党员,而且是在高中毕业那年入的。

  
我那时想,党一定是父亲的父亲。

  
父亲年轻时很帅,前额高高的,鼻梁直直的,戴一副圆圆的眼镜,在教育干部学院当老师,那是一个很美丽、很优雅的学校大院,父亲每天夹着讲义去教室的时候,会跟好多人打招呼,于是,我知道他的外号叫“博士”。

  
“博士”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很倒霉,那时真博士假博士都倒霉,父亲也就没什么可说了,只是,连我们都跟着倒霉,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然而,父亲无怨无悔。被关“牛棚”也好,下放到“五七干校”也好,让喂猪也好,让种庄稼也好,仍然好像是夹着讲义去教室的风度,只是,没人再叫他“博士”。那是一个最不需要博士的时代。

  
父亲六十岁生日时,是他最不开心的一天,面对大家为他准备的寿宴,他勉强抿了一口酒,便放下了筷子。我们都说,您忙了一辈子,从今以后可以好好休息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去旅游,可以去访友,可以到国外去看看外孙,您这下子可自由了。然而,父亲仍是唉声叹气,一副失神落魄的样子。因为过了这个生日,他就退休了。

  
父亲退了休便开始生病,他不再需要脑子了,脑子里就开始积水,从生机勃勃变成了老态龙钟,他对自己的生日不再热情,我隔着千山万水给他打电话,他那曾在两千人的礼堂里讲课的宏亮的嗓音,开始嘶哑。

  
我想不通。我无法让他懂得,在我看来他总算能为自己活着该是多么让人高兴和羡慕的事。我开始为他的每一个生日担心。

  
今年暑假,我想让小女儿回国跟父亲学中文,打电话问他,他却一口就干干脆脆告诉我:“我没空”。我奇怪他怎么会没空?放下电话就买了回国的机票。

  
回到济南,天热得没地方可躲,父亲却不在家。按照他留的纸条找到一块挂着“人才学院”的牌子的地方,却见他正在为新学校筹备忙得不可开交。

  
办公室里没有空调,几个跟他年龄不相上下的老人正凑在一起研究招生简章,汗水顺着他们那布满皱纹的额头流下来,他们毫不在意。

  
父亲看到我来,笑得很开心,那是我已经许久没有听到的笑声。他说,今年,国家要让所有初中毕业、高中毕业的孩子有学上,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而更了不起的,是父亲又生机勃勃,他的那张任意由岁月图画的脸上,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父亲的“人才学院”将在国庆节时举行开学典礼,那一天,是新中国诞生五十周岁的生日,也是父亲的生日。

  
父亲,那一天我虽然不能去参加你的学校的开学典礼,但我知道,你会像五十年前的这一天站在天安门广场上一样,穿得整整齐齐地站在你的位置上。

  
父亲,那一天,让我跟你一起升旗,让我一起跟你唱歌,让我在遥远的海这边为你祝福!

  
虽然你曾经让我失望过,让我伤心过,然而现在,我为你骄傲!

  




 回复[1]: 感动 xuezi (2006-07-01 19:31:30)  
 
  向老博士致敬!

  
为女儿的理解赞赏

 回复[2]:  陈梅林 (2006-07-01 20:43:28)  
 
  向为社会无私奉献的博士致敬。

 回复[3]: 最后的文字 祁放 (2006-07-01 21:42:21)  
 
  这篇文章是父亲看到的我为他写的最后的文字,父亲已经去世五年了,放在这儿,全当做一点纪念。谢谢文友们欣赏!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6-07-01 22:07:52)  
 
  绰号叫“博士”的不管哪个时代都需要背很多的砖头,更不用说是吃了豹子胆自称“XX博士”的家伙了。

 回复[5]:  银狐 (2006-07-02 14:59:29)  
 
  原来,我跟你在同一个城市,也许曾经擦肩而过。

  
我的生日也是国庆节这天,是全国人民普天同庆的日子,小时候的印象就是在这一天,妈妈会格外多做点好吃的,也算是给我过生日。直到自己工作了,有能力可以好好过生日的时候,却不怎么过,最多会买个小蛋糕,家里人一起去外面吃顿饭,象征性的过一下。最多的时候是提前几天给妈妈买礼物寄过去,因为,有了女儿的我,知道儿的生日是娘的苦日。

 回复[6]:  陈梅林 (2006-07-02 22:36:03)  
 
  啊,银狐也是人之母啦,我以为是个小丫头呢。

 回复[7]:  银狐 (2006-07-03 10:38:34)  
 
  回陈:是啊是啊,一晃时间过得好快呀.

  

 回复[8]: 回复5 祁放 (2006-07-04 10:46:40)  
 
  不知在哪里擦肩而过,如今却生活在同一片天空?还是有缘。

 回复[9]:  张石 (2006-07-06 07:33:23)  
 
  人生都是在寻找自己的舞台,年轻人总是希望找到更大的舞台,老年人希望不失去舞台.我们来日本,似乎也是为了寻找更大的舞台,可是舞台究竟是大了还是小了,还真实一言难尽.

  
谢谢跟贴.久未问候,不知道祁老师近况如何?林晓光现在已经辞去在日本大学的教职,回中国去了,回去后说在中国感觉很好,比日本强多了.

  
我这个人有点儿随遇而安,在哪儿都尽量自得其乐.

 回复[10]: 回复9 祁放 (2006-07-11 15:50:06)  
 
  

 回复[11]: 老祁,咱俩的爹挺像啊! 刘大卫 (2006-07-13 19:02:43)  
 
  

 回复[12]:  祁放 (2006-07-17 15:44:04)  
 
  哈哈!终于有人叫我“老祁”!这以前,都是我老爸的专称!

 回复[13]:  陈梅林 (2006-07-17 16:33:59)  
 
  “老祁”别高兴太早,老刘逮住谁都叫老什么!

 回复[14]: 哈哈! 刘大卫 (2006-07-22 01:44:59)  
 
  老陈你好啊!

 回复[15]: 羡慕山东人讲义气,子女讲孝心 魏来五道 (2006-09-03 19:51:25)  
 
  女儿能这么样地对父亲,真不冤做一个男人.我遗憾没法把小孩放山东,河北,东北等北方养,上海的小孩忙于学习业务,却把孝心给淡化了.这个上海病咋整哪?

 回复[16]: 来山东住几天吧! 祁放 (2006-09-14 21:38:13)  
 
  想不到能得到这样的评语,自己倒从没想过。有机会来山东住几天吧,可以好好招待你。

 回复[17]:  二进宫 (2019-07-24 01:24:19)  
 
  吸引力太大

  
100岁我都想见她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思念
    父亲的生日 
    人在远方 
    我和父亲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