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希我 >> 我的后悔录
字体∶
小说《遮蔽》连载之一

陈希我 (发表日期:2006-05-03 22:11:17 阅读人次:2670 回复数:0)

  

  
  他:案件

  
 1

  
他就摆在我们面前。他是个杀人嫌犯。

  
我刚放走一批嫌犯,她们是从夜总会抓来的三陪女。作为一名刑警队长,我负责这场扫黄突击行动,却没料到结局如此怨声载道。被冲击的部门太多了:没有了色情业,娱乐业服务业也垮了;娱乐服务业垮了,宾馆旅店也萧条了;游客少了,过夜生活的人少了,出租车司机也没了生意,游魂似地满城市游荡,拍着方向盘骂政府;交警也罚不了款,工商也收不了管理费,税务也收不了税;经济不滋润了,领导也不高兴了。牵一发动全身。说穿了,色情行业已成了我们这座城市的重要经济支柱。要不要发展经济?要。要发展经济,就必须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我们这地方靠的是妓女。只能把她们给放了。那些女人也明白为什么放了她们,瞧她们慢吞吞收拾东西的样子。有一个还把发夹解下来,含在嘴里,慢条斯理扎起头发来。我让她们以后别再干这行当了,她们吔我一眼。我知道她们的意思。我说,难道你们就愿意出卖身体?

  
有,为什么不用?不用白不用。她们答。

  
爹妈给的。另一个说,就像你爹妈给了你一米八个头,就用来抓人。

  
可不是因为我一米八才抓人的,我正色道。是因为法律,抓人要有理由。

  
被你抓了,有理没理都由你说了算了。她们说。

  
也许吧。我有着跟职业很相称的外表。被我抓的人,无论有罪没罪,都会显出罪犯的模样。在我所在的辖区,大人吓唬小孩,也会说:叫一米八来抓!

  
我的“一米八”外号,是在结婚那天传出去的。我的妻子各方面都相当优秀,当初追求者众多,她独独选中了我。结婚闹新房时,大家问她为什么选中了我,她笑而不答。一个同事就扯着嗓门问,是不是看中了他一米八?是不是看中了他一米八?从此我就被叫做了“一米八”。我一来到案件现场,就会有人喊:一米八来啦,一米八来啦!

  
无须讳言,我一直很得意于自己的身高。有多少男人为自己身材矮小懊丧不已,痛不欲生啊!父母给了我一副好身材,也给了我光明的前景。当初我考进警官学校,在面试上就赚了大便宜。在学校里,开运动会,我在前面拿旗;文娱演出,我演英雄;我走到哪里都有女同胞热辣辣的目光,以至于我觉得自己本该如此。我的魁梧身材是父母给的,父母的恩情做子女的终生也报答不完。所以当我接手眼前这个案件,简直不能理解。这是一个凶杀案。被杀死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凶手不是别人,恰恰是她的儿子。这个世界什么都会发生,妓女不知羞耻,儿子杀亲生母亲,简直是疯了。

  
他就在我的面前。他是个残疾人。

  
是小时患小儿麻痹症导致残疾的。他病病歪歪坐在床上。我让人把他扶出去,不料他一被扶起,就歪着要倒下去。那脚竟然没有一点支撑力。边上有邻居说,要用抱,把他抱出去。别人抱不动,只能由人高马大的我把他抱上了警车。这样的人居然会杀人?邻居们说,他平时总是趴着母亲背上的。用拐杖也不能站稳,所以干脆就弃拐杖不用了。我不知道他是怎样打死他母亲的。难道那母亲不会逃吗?人有着求生的本能。只要稍加逃脱,他就不可能接近对方。

  
也许是因为被害者是母亲,她不忍心逃。她一逃,他就会倒下去。母亲是不能看着自己儿子跌倒的。宁可自己挨揍。难道她就这样让自己儿子活活被打死的吗?是用鞭子抽的。尸体上布满了鞭痕。那每一道鞭痕,都把她向死亡推近一步。我难以想象她是怎样忍受着,一步步被推向生命终点的。

  
我查看那个鞭子,皮的,是真皮。也许由于长期在水里浸过,显得又干又硬。我不知道凶手是怎么弄到这东西的。即使是自己加工,也需要原材料。他怎么上街去买?他每走一步,都要由母亲驮着。难道是在他母亲支持下得到的?我注意到,那鞭子的握柄上包着一个绒布护套。是完全按照这握柄的尺寸缝制的,十分妥贴地包住了握柄。是用几块碎布拼成的。我被那护套的衔接边缘吸引住了,衔接得非常细密,要不是细小辨认,还不会发现是个接缝,手摸过去,完全没有被硌一下的感觉。它柔软地呵护着手。缝制这柄套的人是谁?难道还有第三人?如果没有,难道就是死者自己?

  
那凶手什么也不说。

  
2

  


  
邻居们说,当时只听到那母亲一声叫,好像从胀满的汽球里泄出来一点气来,又马上憋住了。然后什么也听不见了。门紧闭。有好奇者跑到与他们家相邻的一个杂货铺里,把耳朵贴着相隔的墙板听。只听到鞭打声。没有呻吟。对方被打出人命来了,也应该反应吧?可是没有。所以也不能确定是谁挨打。杂货铺老板说。这是一片棚屋区,房屋间只用单层隔板隔着。假如只是壁板,也许还可以看到影子晃动。但是那家的墙板上糊着报纸,从外面看,什么也看不见。近几个星期来,那家不欢迎人家进他们的屋子了。过去有什么事,还叫大家进去帮个忙,现在全没有了。居委会说,有事找他们,那母亲也总是堵在门口,问:什么事?

  
屋里闷出的馊味从母亲身后涌了出来。居委会主任说。

  
既然这样,我们也不进他们家了。居委会说,我们要忙的事多着呢!计划生育、社区卫生、垃圾袋装、休闲公园建设,还有腰鼓队表演。抓腰鼓队可是事半功倍的事,最能显政绩。一到什么活动,无论是节日,还是"十六大",还是移风易俗宣传,把它拉出去,最能立竿见影显示我们的太平盛世。社区里动不动就锣鼓喧天。但这一切,似乎都跟这一家没有关系。但也由于他们自闭,他们也成了好公民,没有乱占门口地盘、骚扰左邻右舍。至于重中之重的计划生育,更是跟他们没有关系。那儿子,根本就娶不到媳妇。

  
这个家庭只有母子俩。死者的丈夫很早就死了。她三十岁就守了寡。因为这孩子,她没有再嫁,母子俩相依为命。儿子是两岁时患了小儿麻痹症的。被宣布无治后,母亲自己发明了治疗办法:在脚上绑木板,撑着,让年幼的孩子走。或者是把孩子的脚绑在床栏干上,让他弯下,立起,锻炼脊柱力。一天五、六个小时。大家看着那小孩也挺可怜的,疼,累,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淌下来。做母亲的难道就不心疼?可她还是逼着小孩练。孩子也常因此挨打。大家来劝,她说:不练好,以后怎么活下去?可是这土办法有用吗?有用没用,不管三七二十一练就是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她回答。可是孩子的腿始终没有好起来。

  
孩子倒是个聪明的孩子,邻居们说,没法上学校,但是他自己识了不少字,爱看书,但是即使这样也没法走入社会。人们总是瞧见母亲驮着儿子,转这里,转那里。从小到大,他总是这样被母亲拽着驮着。已经三十好几了,一个大男人,还被母亲驮着,或者是搂着抱着。儿子有时候搂着母亲的脖子,有时候是腰,有时候甚至拦胸搂着。有一次他将要滑落下去,慌忙中揪住了母亲的乳房,像抓住救命的把子。他洗澡怎么办?是不是也是母亲给洗?有一次一个小伙子突然问出这问题,话一出口,就遭到大家的责备:你这个下流坯!人家都这样了,你还这么说!但是大家都知道,为了便于照顾,儿子一直跟母亲睡同一张床。人们并没觉得不妥。一个残疾人,一个残疾人的母亲,为了生存,有什么呢?何况,儿子是从母亲的身体出来的,他怎么可能对那身体有非份之想?人们看到的只是,一对孤立无援的母子。母亲没有工作,原来所在的一家工厂被卖掉了,割头仔割了一万元给她,让她回家。怕这钱蚀光了,母亲将它存入银行吃利息,又去给人家做家庭卫生补贴生活。一次十五元。她也只能干这活,因为可以中午赶回来做饭,照顾儿子。但是这样的日子也不能长久下去呀。她一年年老了下去。虽然才五十多岁,但也已经离干不动不远了。有母亲在,儿子还能活下去。假如没有母亲了呢?儿子谁来供养,谁来照料?单是为了这,也要给儿子娶个媳妇。一个雇过她的东家说,起初我们不理解,这样的儿子了,还娶什么媳妇?混着过一辈子算了。没有人认为那个残疾人有结婚的权利。

  
最初给介绍对象的,就是这个东家。是在那母亲一再恳求之下答应的。也看在她干活挺卖力的份上。她不但做约定的卫生,连主人的碗筷她都给洗。久而久之,她来做卫生这一天,主人就不洗碗了,后来连衣服也堆着让她洗。可是,应该介绍什么样的人合适呢?东家被这问题难住了。当然首先必须肢体无残疾,然后,不呆不傻,才能照顾他。至于长得什么样就顾不着了。他们给介绍了个丑女,非常丑。女方以为对方只是腿脚不灵便,把腿像拖把一样拖着还是勉强可以行动的,不料竟然站都站不住。马上回绝了。

  
只能把条件再放低了。再低的条件是什么呢?再丑?再丑该怎么丑?五官不全?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现在却要竭力往丑处找,想到这,东家都觉得惨。去农村找吧,最后东家提议,去那些边远的饭都吃不上的农村找个吧。也可以找个模样好点的,那儿子一听,就说,涎着口水。

  
何况我们还有一万元!那母亲也说,该花的时候不能省。但是东家没有路子。后来不知道他们怎么七撞八撞,逮了个四川来的,长得也还真的可以,也确实往他们家跑过一段时间。大家都说,看来还真有样子了。不料有一天,那母亲跌跌撞撞跑到街上,叫喊,他们家的存折连同身份证都丢了。

  
是被那个女子偷走了。那存折上的就是那一万元钱。那女子原来告诉他们的地址是假的。

  
离过婚的也可以。后来他们说,现代社会了!他们这么说,勿宁是在宽解自己。可是既然是现代社会了,离过婚的为什么要迁就给你?后来又说寡妇也行,带着小孩也没关系。还是没有人愿意。而且没了那一万元钱,娶老婆的本钱已经没有了,就是残疾女人也娶不到了。谁也想不出他们还有什么让人看上的。

  
儿子就开始怨母亲,直至打母亲。可是母亲是没有办法啊,邻居说,当母亲的,什么都肯给儿子,就怕她没有。母亲可以剜自己身上的肉给儿子吃。邻居们看不过去,就跑去劝。可是母亲却说,让他打,打一会儿就好了。她要用自己的肉来喂那只疯狗。

  
后来她干脆把门关上了。再出来时,大家瞧见她脸上的伤痕。她朝大家笑着。那伤痕因为笑,拉得更大了,泛着光。她带着这伤痕去市场买菜。她还必须给儿子做饭。那死儿子打累了,肚子饿了。如果她不去做饭,又心疼儿子要挨饿。

  
还真没料到她会被打死。

  
 3

  
有一次,那母亲居然突发奇想,想用自己换一个儿媳妇。与他们家隔几条街,有一个老头,老不拉叽了,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他老伴死了,给他留下一个傻女儿。那女人不但不会照料父亲,还要父亲照料她,发起脾气来,还会打父亲,打得老父亲逃到街上去,站在街对面骂:我操你妈!

  
大家笑了:你不是操了她妈一辈子了吗?

  
老头自己也笑了,叹息道:唉,就是操了她妈才操出这孽债来了。没办法!被儿女打了,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大家就想到了这边的一家子。有人就开玩笑说,他们配起来倒挺合适。那母亲居然真的向老头发起进攻了。简直荒唐。她跑到老头家,为他们做饭、料理家务,哄那个傻大姐。后来索性把儿子背到他们家了。她做事,让儿子陪傻大姐玩。她儿子虽然身体残疾,可是脑袋并不傻的,还认得一点字。真不知道他跟那傻大姐有什么好玩的。那傻大姐的智力水平,还不及三岁儿童。

  
因为有企图呗。大家说。但跟这样的傻女人,即使结了婚,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傻女人还要人家照顾呢,她还能照顾瘸子?但那母亲想,让他们生出孩子来,孩子长大了,就可以照顾自己的父母了。

  
果然,老头说,有一天,老太婆向他提出了结婚要求。我嫁你,然后你也把女儿嫁我儿子,我们两家人住一起,互相照顾。她说。

  
她这不是卖自己吗?大家说。

  
卖屄!更刻薄的甚至这样说。

  
她是卖自己来换孙子。同情者说。

  
倒不如她直接和儿子造孙子呢!一个说。大家猛地不作声了。这实在是大逆不道。中国人为了生育,是什么荒唐事都做的。因为是生育,于是也不显得荒唐。

  
老头还没有答应,她就干脆把棉被搬到了老头的家。她自己爬上老头的床了!大家说。也许出于策略,她没有立即让自己的儿子也上对方女儿的床,只是铺个地铺。可是当天晚上,她儿子还是被那傻大姐像死狗一样拖了出来。并不是因为他对她非礼了,傻大姐也不懂这,只是因为他陪她玩,玩得她不高兴了,她就叫他回去。他走不了,她就把他拖出来。她把他撂在大街中央。一辆大卡车通不过,拼命鸣喇叭,吵得各家各户打开窗户,探出头来看。傻大姐冲着那废人喊:回去,回去,不跟你玩啦!

  
简直哭笑不得。那瘫子在地上挪着,脖子一扯一扯地用劲。可他的母亲制止了他。她哀求着傻大姐,向她作揖,鞠躬。可不管怎样恳求,傻大姐就是不答应,就是要让他们回去。那傻大姐似乎也不傻,她居然冲到附近的一个公共电话亭,要打110。结果,110来了。110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他抱到车上,带走了。

  
那更像被挟持,一个目击者说。当时那瘸子不走,110没有耐性了,就把他抱起来。他的脚在110的胳膊下挣扎着,可是挣扎得没有条理,他支配不了自己的脚。那脚只是盲目地乱蹬。他的眼中充满了绝望。他瞪他的仇人,可是他连瞪仇人的能力都没有,他的眼珠根本没法对准目标。

  
他很快就被放出来了。那以后,他变得更加阴沉了。他们家的门也关紧了。大家说。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的后悔录
    为什么不能直面正常国家日本? 
    安倍的腰 
    张艺谋做错了什么? 
    大岛渚的“性政治”  
    夏目漱石:永远的困境 
    太宰治的“生”、“罪”、“死” 
    社会转型期与作家的选择 
    答《信息时报》“中国文学最好的时期?”专题 
    致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公开信 
    北京人 
    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 
    答《晨报周刊》:我们易怒易怨像个怨妇 
    铁主席,请用“哲学”说服我!——致铁凝主席的公开信 
    自由下的囚徒 
    “爱国贼”以及“爱国奴” 
    生命不是用来糟蹋的 
    中国文学的“现实主义”魔咒 
    理想者的挣扎  
     败诉:战斗到2009  
    "审判"《冒犯书》 
    我们屡屡被“爱国”绑架 
    审前会议被委以“国家机密” 
    哭谢晋 
    我起诉! 
    亡民的饕餮 
    我与老师的劫缘 
    茶世界 
    答《东南快报》问:“余秋雨大师工作室”挂牌 
    我们该遭“天谴”吗? 
    母亲(小说) 
    罪恶(小说) 
    奥运:改头换面的战争 
    答《晨报周刊》问:索尔仁尼琴——文学、祖国与良心 
    过去,而无法过去 
    向“老愤青”柏杨告别 
    久入鱼肆之后 
    考试 
    我们什么时候学会道歉? 
    瞧人家境界 
    穿和服的女人 
    换个角度看重庆“钉子户” 
    打屁股 
    我的真善美 
    新书《冒犯书》代后记:一个作家的诞生 
    答《南国都市报》问:陈希我与文学:谁冒犯着谁?  
    汉学家群起批判中国文坛 中国作家四面楚歌 
    为《新京报》“鲁迅逝世70周年”专题而作:《超越和未超越的》 
    三岛由纪夫、平冈公威与我 
    两耳锅系草鞋耳 
    应台湾《中国时报》“中国印象”专题之约而作:《尴尬之土》 
    东京审判,审判了什么? 
    抽烟 
    小说《我的补肾生活》连载三 
    小说《我的补肾生活》连载二 
    小说《我的补肾生活》连载一 
    另一种世界大战 
    第三只眼看道歉 
    小说《带刀的男人》连载二 
    小说《带刀的男人》连载一 
    小说《旅游客》连载二 
    小说《旅游客》连载一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三封信 
    小说《我们的骨》连载三 
    小说《我们的骨》连载二 
    小说《我们的骨》连载一 
    小说《晒月亮》连载三 
    小说《晒月亮》连载二 
    小说《晒月亮》连载一 
    小说《上邪》连载三 
    小说《上邪》连载二 
    小说《上邪》连载一 
    战场---也为母亲节作 
    小说《遮蔽》连载之三 
    小说《遮蔽》连载之二 
    小说《遮蔽》连载之一 
    小说《又见小芳》连载三 
    小说《又见小芳》连载二 
    小说《又见小芳》连载一 
    小说《风吕》连载四 
    小说《风吕》连载三 
    小说《风吕》连载二 
    小说《风吕》连载一 
    到丽江去 
    与命拉扯 
    被豢养的狼 
    人可生如蚁而美如神 
    我的后悔录 
    长寿则辱 
    大写意的吃 
    请让我成为您的孩子 
    何谓边缘生活 
    爱你,咬你! 
    又是一年樱飞时 
    手表如妻 
    开会 
    小说《抓痒》初版后记 
    小说《抓痒》台湾繁体版自序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