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邓星 >> 2015
字体∶
家族病

邓星 (发表日期:2015-07-02 19:13:11 阅读人次:2224 回复数:19)

  

  
下重晓子(日本的作家,评论家,原NHK播音员)的新书“家族という病”,人气直升,瞬间销售量超出30万部,进入热门畅销书的行列。

  
蓝色亮丽的封带上,“家族はすばらしい”は欺瞞である。”的字样很显著地引起人们注意。

  
尽管现在因为网络发达,看书看报的人越来越少,这部书还是挺受人欢迎的。

  
最直接的原因,是因为作品比较现实,获得大众的共感,说出了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的事情。如;家族共处、离婚、财产继承、孩子的教育方式、父母的抚养照顾等等。

  
与欧美文化相异,日本的价值观,处世方式,还是与中国的传统比较接近。

  
那是个人主义和家族主义根本上的不同。

  
就说中国吧,有俗话;一人当道,鸡犬升天。熬了多少代,终于有一人奇迹般冒出头来,按照中国的传统,当然所有家属亲戚都会蜂拥而上众星捧月,寻求庇荫。那是所谓“自古以来”就如此的,直至21世纪的今天,也依然没有多少改变。

  
又譬如;父母的财产,(有的话)死活要留给下一代,那也是传统。甚至即使自己省吃俭用,也要让孩子风光做人,提供得越多似乎家长就越有面子,这也是多数中国人的考虑方式。

  
其实这样未必很好,如遗产纠纷、子女松懈努力、只想着窥视父母的财产,日本的“オレオレ詐欺”,老人一听电话,只要是儿子孙子有事,不分青红皂白辨别能力也没有了,只想着赶快帮,给骗子很大利用机会,就很有代表性。

  
成为一家人,也算是缘吧,需要相互包含容忍那是没错。不过严格说,主题应该建立在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和爱的基础上。想后代有出息,必须要他能够独立面对社会而非一味提供。那样的话,无法满足欲望的父母即成累赘,很可能造成不良后果。

  
最近在新闻里几乎常看见,凶杀、抢劫、诈骗。即使是自己的父母,不满意照样杀。其中当然各有前因,不过某种程度上,总之是自私利己,根本无视什么亲情。

  
一个家庭的成员,人人都依然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最低限度,自己要拥有社会认可的自立能力。“家族とは自立した個人による共同作業の場である”。

  
自立与唯我独尊的孤立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自我和自立甚至有尖锐对立的时候。为了自立的前提,往往需要把自我退却到其次,这就需要很大的自制能力。

  
一个完整的成年人,不止是要得到家庭的认可,(那很容易但没什么用)更必要的是社会的认可。

  
因为是家人,就可以无条件依靠索偿,这种想法不仅很土早就落后于时代,甚至是导致犯罪的起因。

  
熟人有个儿子,曾经在中学毕业后也送去英国寄宿,父母生怕儿子不习惯吃苦,违反原本很严格的校规大把钱塞过去。结果几个月后休假回来,英语只会几句粗口和“take out”,别说其他课程了,一头红发,裤子几乎落地,一根英国绅士毛都看不出来。气得他老爸差点在机场就爆血管,后来好像到底也没学成什么涮涮就回国了。

  
因为是家族,好坏都要照单全收,凡事都似乎成为理所当然,这就是失败之处。这除了你尊太公,还有谁要?

  
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爱,才能算是真正的爱。

  
即使是家族亲人之间也无例外。

  


  




 回复[1]:  东京博士 (2015-07-02 20:04:20)  
 
  现在的中国社会最为典型。

 回复[2]:  邓星 (2015-07-02 22:53:08)  
 
  对,成两个极端。贵州4个孩子喝敌敌畏自杀就是个例子。

 回复[3]:  夏雨 (2015-07-03 13:09:03)  
 
  邓星,这个话题好。

  
尤其是现在物质至上的年代,父母和儿女之间,兄弟姐妹之间,不一定都是充满了爱,而是有许多矛盾和冲突,甚至于恨。

  
人们只是耻于公开谈论而已。

  
很希望有中国人去挖掘这类题材。

 回复[4]:  邓星 (2015-07-03 13:44:15)  
 
  谢谢夏雨。

  
我也觉得并非是亲属就天生会相爱,很多不合的甚至超过外人。

  

 回复[5]:  东京博士 (2015-07-03 15:52:41)  
 
  这个话题,其实就是狠狠地抽了“子不嫌母丑”论调的一个大嘴巴。

  
我认识一熟人留学生(现在已经就职,在日本成为社会人),某年回国探亲,她妈对她说,每次回来你得给我2万元(人民币),不能回来白吃白喝家里的,这可是当今中国社会里的亲妈嘴里说出的话。日本的大学毕业刚就职的人,薪水也不是很多的,在日本过普通生活当然是够的,但是就算每年回国一次,小住个10天半月的,就要“扔2万元出来”也是挺吃力的,国内的人,常把在日本的人的钱当成是抢来的。

 回复[6]:  邓星 (2015-07-03 18:53:05)  
 
  你说的大概是以前了吧?现在那母不是应该珠光宝气泛滥全球了 ?

  
应该倒过来才是。今天电视里还在放说中国观光客买太多的东西,

  
临走行李托运以后,又在机场免税店狂购,包括电饭锅马桶盖,结果

  
手提行李超重太多,导致飞机不能准时起飞,航班延误。

 回复[7]:  东京博士 (2015-07-03 19:32:07)  
 
  邓板娘,在大上海,不是所有家庭的父母都是富裕的,有很多退休贫困族。

 回复[8]:  邓星 (2015-07-03 20:27:21)  
 
  这我知道。急速拉大贫富悬殊,这一点早就接轨了。

 回复[9]: 從獨聲到爆買 南海浪 (2015-07-04 16:23:43)  
 
  這題目提到很大的社會問題。獨聲政策造成小孩變成小皇帝,在家族中什麼都得到優先的照顧,而缺乏尊敬老人,互相照顧和協調性。由於獨聲政策,廣義的大家族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已經沒有兄弟姐妹,姨媽姑姐。。。

  
最近,國人瘋狂的購買日貨,尤其是生活用品,郵購的,搶購的。下面是六樓提到的起飛前爆買的圖片。香港降溫轉向日本。除了日元暴跌,還有一點就是大路貨質量沒信用。

  


  
搶購風潮

  
--- ---

  
2014年接待外國遊客數:

  
香港: 4000萬

  
日本: 1300萬

  

 回复[10]:  邓星 (2015-07-04 17:41:59)  
 
  对。最近游客爆买是极多。包括现金买房子的。连点心都几十盒地买,说带回去送人。

 回复[11]: 邓星周一快乐!一周快乐! 夏夏 (2015-07-06 08:52:28)  
 
  

  
《 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爱,才能算是真正的爱。》非常同意这句!

  
我刚从国内回来。胡吃海喝两周,唉。。。。。乘了动车,高铁,心里七上八下。。。。。还是日本安心,好山好水好寂寞。。。。。。

 回复[12]:  邓星 (2015-07-06 14:28:59)  
 
  夏夏好。饱口福了?一周快乐!新干线上有个人自焚,

  
影响了很多人。还连带破了新干线安全神话的美名。

  
真的是人祸。

 回复[13]:  小小鸟儿 (2015-07-06 15:49:02)  
 
  文章使我想起了山口百惠用金钱斩断了和无赖父亲的关系的事了。

  
我在网上找来了中文译本,拷贝下其中这一段:

  
他不亲切,不坚强,不纯洁,也不勇敢。当然,我不知道他和母亲的来往以及他们之间存在的男女间的纠葛;我也不清楚母亲为了什么爱上了他,直到与各种各样的困难作斗争,生下他的孩子来。但是就我来说,从很早以前就已经对他不抱什么希望了。

  
我刚一进入演艺界,他的态度就突然一变。也许,过错不在他一个人身上,他周围的人就不是好东西,也许是贫困把他变成这样。但是,就凭因为我而引起的一次又一次的金钱纠纷,我就不能原谅他。

  
他利用我在工作上的所属关系,向我所在的单位提出借钱。具体的钱数我不清楚,似乎并不止一次。他从我所在的单位为自己所在的足利娱乐中心拉演员,连该交的钱也不交。他利用父亲的地位,也不经我同意就商议让我转移到另一演出单位的问题,把转移费也私吞了。这一切他都是打着‘山口百惠的父亲”这块招牌干的,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得到的头衔。这期间,他大概也察觉到我们想疏远他吧,便把新闻界人士叫到他住院的病房里来,自己任意举行什么记者招待会。在会上,他对迄今为止自己所作所为不但毫无反省,却说什么我所在的单位虐待了他的女儿啦,母亲不让女儿见他啦,等等,都是为了炫耀他这个父亲的存在。简直就象把我当作商品一样——我又想起了从他的目光中嗅到兽性味道的那一夭,那是他在我心里投下的一个阴影,与现在投下的又一个阴影重叠在一起,成了我心灵上永远都抹不掉的污痕。也就在那一刹那间,我觉得他和我再也不是什么一般的父女关系了。

  
同一个时候,他对母亲提出“把百惠的亲权交出来”的法律要求。过去他勉勉强强才对女儿应承了“承认”关系,如今根本没有资格要什么“亲权”!他就这样不考虑我的意志,挑起了父母之间争夺“亲权”的斗争。母亲不分昼夜地为此奔波,她又不能把这个问题托别人解决。我多次听到她疲惫不堪的叹息声。

  
就在这个时期的某一天,母亲悄悄地走进我的房间,她说,父亲提出几百万元的要求。虽然如此,可她不忍心拿我挣来的钱去了结父母之间的事情。我没等她说完,便急不可待地断然说:

  
“要是用钱能解决的话,几百万、几千万,就是到哪儿借钱,付给他好了!反正,他要的就是钱!”

  
我虽然也感到,一个十七岁的姑娘这样说话不免太粗鲁了,但我实在按捺不住这无处发泄的愤怒。

  
结果是用金钱切断了血缘关系。

  
他的存在不是自然消失的,而是我用自己的手切断了同他的关系。对此,我没有丝毫的后悔。

  
二十岁那年秋天,在大阪的舞台上,我宣布了我所爱的人的名字。于是他的存在再一次由宣传机构大事张扬。他巧妙地利用日本人同情弱者的心理,以争取社会的同情,这种手段是我不能容忍的。各家杂志异口同声地诉说他的惨境,使人们感到其中心思想就在于攻击已成名的冷酷的女儿。我坚决不让母亲看刊载那些报道的杂志。但是,母亲还是背着女儿读了。我责怪她,她就象有点对不住似地只说一句“可是……”

  
登出来的那个人的照片模样很惨,坐在车椅上,由于患病,脸形都改变了。在他全部单色照片后面,故意衬上我的彩色画像,上面还用我的签名作点缀。然而,我看了以后却没有任何感伤。事情还不止于此,他居然还摆出父亲的架子,他说:“那孩子和三浦友和君不会结婚吧,她是知道自己所处的地位的。”这些话使我怒火中烧。他说我知道自己的地位,又是指什么呢?我想起那天他说的“要是和男的挎着胳膊在一起走,看我不揍扁了你”的吼叫,他那双浑浊的兽性的眼睛,我简直想说:“不许你谈论我所爱的人!”我对于大喊大叫地说自己是病人、穷人、无依无靠、倒霉的原因何在的这个人,我只能感到,他作我的父亲之前就已经是个卑鄙无耻的人。他还居然淌着泪说什么“我希望哪怕收一下我的骨头……”。我恨他。

  
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我把关于生父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那么,如果从最坏处说,你父亲去世了……”

  
我只是稍许支吾了一下,接着便毫不踌躇地说:

  
“在他活着的时候,绝不想再见到他。恐怕连他的葬礼也不参加。过些年,当我作了母亲,心情平静下来以后,也许去给他扫扫墓,不过这会儿……”

  
这种心情没有变化。

  

 回复[14]:  邓星 (2015-07-06 18:46:38)  
 
  谢谢小小鸟。这是山口百惠自传里的么 ?

 回复[15]:  小小鸟儿 (2015-07-07 11:32:49)  
 
  是的,是她的自传里的一部分。

 回复[16]:  采夫 (2015-07-07 12:44:02)  
 
  哈哈,那就可能是“博爱”。

  


  
是阶级姐妹之爱,革命战友之爱、、、

 回复[17]:  邓星 (2015-07-07 17:12:24)  
 
  采夫,谁博爱啦?

 回复[18]:  采夫 (2015-07-07 17:34:45)  
 
  在我之前的各位搂主,都是大爱、博爱人士、、、

  


  
小声献花:

  

 回复[19]:  红叶 (2015-07-09 16:06:17)  
 
  ……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爱,才能算是真正的爱。

  
伤不起 躲得起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15
    诸节日 
    过失 
    耐性 
    饺子 
    敬业 
    秋天,返回的记忆 
    自信 
    日本动画 
    蝴蝶 
    光的竞演 
    阳光之外的角落 
    家族病 
    粽子 
    手机 
    一心一意 
    食为天 
    心の絆 
    美的标准 
    PM2.5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