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邓星 >> 2011
字体∶
印记

邓星 (发表日期:2011-11-28 16:00:55 阅读人次:6368 回复数:67)

  

  
11月15日下午,世界杯足球亚洲预选赛在北朝鲜平壤的“金日成球场”举行。

  
看电视里的live转播,平壤的天空呈铅灰色,天气已经相当冷。足球场的观众席上方有一幅显赫巨幅的金日成相片。球场的草地是人工制造的,总体色彩看起来有点干涩。虽说只是一场球赛,气氛却令人感到肃杀。

  
足球赛的入场券,约2万~5万日币一张,据说差不多是那里普通人的月薪。很显然,一般国民是很难负担的。

  
不过不要紧,越是那样的独裁国家,生活艰苦,特权阶层才能显示出无比风光。全场座无虚席,同声同气,几乎还可以加上一句“同仇敌忾”。无论是场面、氛围、声援、色彩,全部彻底无比一致。比赛开始日本队放国歌的时候,差不多听不见,被全场的呼声压倒。日本人随行观众约有150人左右,说是为了安全起见,被围坐在当地保安人员的当中。仔细想想倒也不错,万一人家输了球呢。

  
TBS还介绍了日本球队与球迷们进入北朝鲜的情况,手机,相机,电脑笔记本等都被扣下,有些球迷个人带的有日本国旗等标志的服装也不能进,甚至连杯面也不能带。

  
日本与北朝鲜没有外交关系,加上核开发的问题,两国关系十分紧张。

  
出于好奇,另外,也可能是心底深处隐约感到的一种似曾相识的情景,使我很希罕地看了电视里的实况转播。

  
原来那个印记是那样深,已经永远不能消失。对于我,与其说是外行地看一遍足球赛,不如说是在刻意怀念那种场景带出的余悸。

  
还好,0比1,北朝鲜赢了。否则,在场的日本人也许就有人小命不保。

  
本来作为观众,一心一意声援自己国家的球队,属人之常情,单这一点本身,没有什么可以苛求。不过,作为一个国家政府,如此全民皆兵如临大敌地制造各种限制,恶形恶状地对付一场足球赛,就显出局促可悲。

  
除此之外,生平最讨厌那种色调晦暗平板单调的场地建筑,生硬冷漠敌意的面部表情,这些都把我的心恁地扯到上个世纪。

  
幸亏今天对于我,那已经可以封成永久的记忆。

  
也侥幸自己没有生在北朝鲜。

  


  





Page: 3 | 2 | 1 |

 回复[61]: 还有,我喜欢的人当中好多上海人 阿蓓 (2012-01-14 00:58:12)  
 
  比方我亲爱哒,比方说秦怡奶奶,比方说我吴叔叔~~~~比方说开明乡绅,老看他的文章,怪幽默di,脑子也清楚,比方说原先的那个丁尚彪叔叔,让我哭得一塌糊涂的,还有周小燕...但这个和喜欢男人是两码子事儿啊~~~ 我就不喜欢陈剁主.....老没事儿框我哒,太讨厌神马的拉~~~~~

 回复[62]:  邓星 (2012-01-14 01:53:23)  
 
  哇~~~,我来迟了。。。同意同意,要man一点,和地方没有一定的关系。

  
可是你举出来的例子基本上都是上海人哦。。

  
还有,说是上海人,其实太多杂牌,那种上海话一听就明白。哈不得了了打住。这叫大都市

  
风情,比如伦敦巴黎纽约。。哈哈

  
张三桑,当时分红北影和新北影两大派,各自作自己的宣传。报纸是卖的哦,2分钱一份。北京

  
么,呆长了也会渐渐感受到它的特点味道,可惜我去的那一阵时间不对,好的没有了,坏的全部

  
抖了出来。

 回复[63]: 俺是乡下人 开明乡绅 (2012-01-14 12:45:57)  
 
   星姐、阿蓓啊,你们说着说着,就勾起本地主痛苦之往事,在此,本地主庄严发誓两点:第一,本地主不喜欢兰大,即便是兰大出来的,也属于工农兵,不入流的;第二,本地主不是上海人,即便生活在上海,也是上海乡下人,主词是“乡下人”。

  

 回复[64]:  邓星 (2012-01-14 17:54:28)  
 
  乡绅啊,请转告老地主龙年吉祥万事如意。我也慎重申明,自己以及被阿蓓抬举的家人

  
全属乡下人。现在更加是,穿条马路都担心要轧煞。。

 回复[65]:  吴卫建 (2012-01-14 19:57:21)  
 
  对,俺也曾严肃申明过,我是香吾银。

  
〉说到前门,我在文革时和北影几个十来岁小屁孩一起去卖过造反派的报纸,忘了当时被甚么人派的了。

  
在这些小p孩中很可能有陈佩斯,葛优等。

  
文革中的小报一般是出售的,油印传单为无料配布。

  
看来文革中北影的小报和外交部的小报是同一价位,均为两分一份。

  
ZT 乔冠华街头卖小报

  
1967年,社会上突然兴起了办报热浪。报纸编印出来后,要上街卖,“革命群众”及其家属子女被动员去卖报,“黑帮”也要承担销售任务。当时的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也在此列。

  
那时,在王府井乔冠华卖的是《批陈毅战报》,而且小报上还有“批乔”的文章,外交部的“造反派”强迫乔冠华上街卖“批判”自己的小报,这何尝不是一场侮辱和恶作剧。

  
乔冠华好言同“造反派”相商,说自己是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外交部副部长,抛头露面上街卖小报,尤其去卖“打倒”外交部长陈毅和几位副部长、包括他自己的小报,实在有失国体,给国家抹黑,希望他们不要这么做。这当然不会被那些“造反派”所接受。“造反战士”嫌监督着乔冠华去街上卖报太麻烦,就把一摞报纸交给乔,命令他自己在街上卖,卖完后回外交部机关报告并交回报款。

  
躲开了“眼睛”监视,乔冠华马上想出了好办法:点清报纸数目,按两分一份算出应交回的款项,待押送者刚刚走出视线,他就把整摞报纸往王府井大街角落的地上一放,任大家“免费自取”,他自己则溜之大吉,找一家僻静的小酒馆,要上一升啤酒,一盘小菜,慢慢地呷饮。等时间差不多了,再回外交部,把他在小酒馆中换来的零钱上交,说是卖报所得,而且每次都要多交上几角钱。后来这个“乔老爷王府井卖报会赚钱”的笑话,就在外交部内部传开了。

 回复[66]:  邓星 (2012-01-14 19:32:17)  
 
  哈哈,吴桑好。你说得差不多吧。陈佩斯不记得,有于洋的女儿我还记得。

 回复[67]: heiheiheihei 阿蓓 (2012-01-14 22:51:03)  
 
   乡绅真开明,我亲爱哒说的我大体知道,好像上海人分本地人,上海人还有崇明人???

  
我也是乡里头的,以前去什么西单王府井我都说进城,我家旁边儿原来就是东升乡,现在还有个东升大厦呢,还有旁边儿都是存儿,中关村,还有庄:黄庄~~

  
还有,热烈祝贺小马哥,内个什么,但是我还是更更更喜欢周美清~~~~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11
    豁边 
    印记 
    两条船 
    祸福无门 
    圆月 
    裸情 
    不走运的时候 
    绝对单行 
    后遗症 
    只要我愿意 
    无心即乐 
    第三次 
    小翅膀 
    约会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