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邓星 >> Before 2007
字体∶
写真有多真

邓星 (发表日期:2006-12-08 11:28:44 阅读人次:15934 回复数:85)

  

  
说真的,这世上还是有很多好人的。

  
我认识一个日本女孩子,前两年突然得了一种很罕见的病。简单地说就是一种内脏器官不明原因的特殊过敏,只要稍微一受刺激,如不留意吃得油腻了一点、拝一点凉、过于疲劳了、甚至心里有压力等等,都会引起这过敏发作,不能正常饮食,严重的时候还必须住院治疗。在眼前,这种病还只能控制,无法根治。于是,她只得辞去了原有的工作呆在家里,最多做一点家务,还需要随时小心才能避免这病的复发。

  
真是很不幸。明年她整30岁了,就如很多日本女子一般,她希望在30岁时可以完婚。已经恋爱了6年,本来这点愿望并不算太奢侈,可是她偏偏在关键时侯得了这种怪病。自己相貌平平,家庭也极普通,日后不能自食其力,男朋友会不会变卦,这念头几乎终日困扰她。于是她很不开心,开始疑神疑鬼,经常旁敲侧击,总觉得男朋友与以前有点不同了,婚事说不定会有变化。

  
这两个人我都认识。其实她的担心也有点道理,她的男朋友学历高,职业好,为人坦诚,长相也不错。平时作风低调,无甚是非,却又不是那种三缄其口的人。趣味广泛,有问必答,还曾经教会过我调好几种鸡尾酒,当然也博得很多人的好感。在这么现实的商业社会里,遇到这样的例子,如果为自己考虑,毁约是多么平常的事。

  
可是并不,她那个男朋友言而有信,决定如期在明年1月正式与她结婚。俩人最近忙坏了,之后因为只有一份收入,将搬入一处很俭约的新居。

  
“现在你可以安心了,眼光很好啊,你选的人多好。”我很诚心地祝贺她。

  
“我也并非全没有犹豫过的,以后的日子也许会辛苦一点。可是当初我们走在一起时,她并没有得这种病。这完全是意外。我想若换成是我,别人这时候背信弃义,我会很难承受,而对生活失去乐观。”她的男朋友这样说。

  
岂止“辛苦一点”啊!如果这是一出戏,我可能会不屑一顾。瞎编,说得好听,现实中哪真会有这种人,演戏罢了。

  
生活里不知有多少势利眼,娶妻要千挑万选精打细算,身后七大姑八大姨跟著煽风点火,要如股票般升值,万不能吃亏有了负累。

  
“让我照顾你一辈子。”“我一定会让你过好日子的。”哈哈多美的承诺。彼时心里一冲动,随口说出是太容易的事。

  
日后从一而终,数十年如一日,实现诺言,绝不因人的际遇而变脸,却是很难做得到的。

  
可是这回亲眼看到了。这样的人,一般就是称作“君子”的吧。

  
在遇到切身利益的时候才看得出一个人的品。再说,人家作出这样的决定,总有自己的理由,谁又能肯定日后不是福呢。

  





Page: 3 | 2 | 1 |

 回复[61]:  吴卫建 (2007-12-28 17:57:56)  
 
  星星桑:哈哈,那个局长在搅浆糊,

 回复[62]:  小林 (2007-12-28 18:29:42)  
 
  悉孙道临逝世、謹致哀悼!

  
我对孙道临先生印象最深的是《永不消逝的电波》的电影。在1976年大学时,团总支书记老师通知我旁听他们的一次团总支部会。这个团总支部由我们系里的几个学生和两个教师的党团员组成,团总支会在教学楼的一间生物实验室开,主题是讨论一个学生的入团问题。

  
实验室阴暗潮湿,墙上挂着人体解胞图,窗口射进的光柱中,尘埃滚滚,空气中飘浮着霉味和陈久的福尔马林化学剂味。这些党团员们本来都是些熟悉的同学和老师,突然都认不出来了。每人的表情都是庄重严肃,神经兮兮。我的眼光从谁的脸上扫过,谁的眼里就闪过一丝躲闪的神情。置身此地,仿佛又回到了烛光斧影的地下工作年代。

  
团总支会先由那位学生自我总结,然后其他团员纷纷发言。有的说她态度端正,有的说她需要进一步提高无产阶级觉悟。此外还听到许多非常革命的词汇。当时正是批林批孔一浪接一浪的时候。

  
我想,全国有多少这样的团总支会,有多少人为了完成这件比生命本身要紧得多的事而奋斗,在这样的会上,说了多少筐假话,套话,由不好意思到不再脸红,到挥洒自如。在这样的会上,他们还进行批林批孔加上批儒,坚决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讨论如何培养接班人,使无产阶级江山不变色。

  
会议还在进行,我渐渐走神,脑中闪过一个个镜头。一会儿是孙道临同志在阁楼上发电报,头戴耳机,大义凛然。脑后一圈一圈的电波宛如佛祖头上的光环。

  
给星星大妹子拜个早年!

 回复[63]:  吴卫建 (2007-12-28 18:58:19)  
 
  小林兄,是这个吧,我还记得此时影片的背景音乐是郑律成的《延安颂》之旋律。

  

 回复[64]:  小林 (2007-12-28 19:18:32)  
 
  厉害!就是这一段。请教吴员外哪里下载来的?

 回复[65]: 你们都记错啦。 我是局长 (2007-12-28 19:41:01)  
 
  老吴贴的这个图片是《兵临城下》。

 回复[66]: 电影《51号兵站》(1)  陈某 (2007-12-28 20:14:59)  
 
  


  
电影《51号兵站》(2)

  


  
电影《51号兵站》(3)

  


  


  
电影《51号兵站》(4)

  


  

 回复[67]: 孙道临的朗诵 陈某 (2007-12-28 20:17:27)  
 
  

  
音乐与朗诵

  
《兵车行》

  
杜甫诗

  
顾冠仁曲

  
上海民族乐团

  
指挥:夏飞云

  
朗诵:孙道临

  


  

 回复[68]:  吴卫建 (2007-12-28 22:20:42)  
 
  小林兄,对不起,我已忘了在何网页上找到此剧照的了,现此剧照是我去年在星星大妹子的院子里侃老电影时,从网上找了几枚经典老电影的剧照贴上的,刚才我又找到此老帖子,将此照片copy后再贴到这里的。

  

 回复[69]:  秋止符 (2007-12-29 02:51:25)  
 
  夕阳辉耀着山头的塔影,月色映照着河边的流萤...63楼提到的延安颂,真是一首抒情的好歌。

 回复[70]:  吴卫建 (2007-12-29 12:50:20)  
 
  我也喜欢这首歌曲,词好曲美,演唱时回肠荡气,并有一定的感染力,现一些革命历史题材的影视剧也常常用此歌曲作背景音乐。

  
一位年轻的韩国人能谱出如此动听的乐曲,了不起啊。

 回复[71]:  邓星 (2007-12-29 15:01:08)  
 
  吴桑,谢谢。你真的很有一手,找到的照片资料都很准确。斑竹也是。这些老演员如果知道还有那么多人关心他们,一定很开心的。

  
又:马上进新年了,祝你健康快乐!

 回复[72]:  吴卫建 (2007-12-29 16:33:18)  
 
  星星桑,有大美女的新年祝贺,我的新年必定是快乐的,在此也祝你节日愉快,万事如意

  
又,只要有时间,网上查找一些图片资料不是难事,这里各位都会的。

 回复[73]: 祝邓星和吴兄新年快乐! 龍昇 (2007-12-29 16:46:04)  
 
  

 回复[74]: 谢龙桑吴桑 邓星 (2007-12-29 17:03:33)  
 
  谢谢。你们也是,新年万事如意。

  
又:我在电脑前蠢蠢欲动,很想扮一个拜年的样子,可惜没有人看。。什么时候凑一起喝酒如何?吴桑今年元旦在哪里过?

 回复[75]:  吴卫建 (2007-12-29 22:11:40)  
 
  先谢龙兄的新年贺词,也祝你新年快乐!

  
又,这次假日去深圳吗。

  
星星桑,我现在奇遇。

 回复[76]:  邓星 (2007-12-29 19:16:07)  
 
  哇,吴桑,你的“奇遇”?是什么?顶绝二小姐??千万别送我家那栋楼哦。。

  
你假期在深圳么?

 回复[77]:  吴卫建 (2007-12-30 22:55:00)  
 
  记得以前镜上不是曾有人多次用过的吗,奇遇=埼玉(県),

  
转贴:孙道临女儿:父亲一生为电影而活 是个执著的人(组图)

  
孙道临,1921年生于北京。1938年考入燕京大学哲学系学习。1940年代正式开始演员生涯。新中国成立后,他加入上影厂继续从事表演创作,并加入导演行列。他也痴迷越剧,并得张瑞芳的从中撮合,在1960年代和越剧演员王文娟喜结良缘。1980年代,夫妻两人携手合作,把越剧《孟丽君》搬到荧屏上且好评如潮。

  
还差几天就将告别2007年,但昨天,一位中国电影史上重要的表演艺术家却提前与我们告别了。昨天上午8时59分,曾塑造了《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李侠等一系列经典形象的老电影人孙道临,在上海华东医院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86岁。

  
突发心脏病去世

  
“永别了,同志们,我想念你们!”这句孙老在《永不消逝的电波》中所说的经典台词仿佛还回荡在一代中国影迷的心中,但孙道临却突然永远和我们再见了!据华东医院相关人士介绍,孙道临在昨天上午去世时身边没有亲属。在去世前的几个月,他刚刚做过一次胆结石手术。孙道临的女儿孙庆元说,这些日子,孙老的身体恢复得还是可以的。也因此,家人并没有日夜陪伴在旁。然而昨天一早,因为突发的“室颤”(心脏病的一种),孙道临等不及家人赶到医院就撒手人寰了。与孙老相濡以沫40多年的妻子王文娟在孙老去世的时候,还在外地进行一场慈善演出,接到电话时,她说自己都不敢相信。据说,孙道临在最后日子里唯一清楚认识的人就是他的太太王文娟。昨日去孙道临家中悼念的秦怡不无感伤地说:“他不应该这个时候走,他刚刚做完胆结石手术,一定不是死在这个病上的……”

  
在大批记者赶到医院的时候,孙老的遗体正在家人的护送下运往太平间。98岁的上海籍老导演汤晓丹,从华东医院的病房“走”了出来,这位《渡江侦察记》的导演要来送一送自己当年钦点的男主角。让人无限唏嘘的是,一年多前,《渡江侦察记》的“情报处长”陈述逝世时,孙道临还曾坐着轮椅前往追悼会现场。似乎,那也是孙道临最后一次在公众场合亮相。

  
曾想拍摄《三国演义》

  
孙道临这个名字对于中国电影界而言,绝对有着泰山北斗的地位。在1995年,世界电影百年、中国电影90周年的纪念活动上,孙道临被授予中国世纪男演员的称号。

  
1921年,孙道临生于北京。在上大学遇到黄宗江之前,他的兴趣爱好都是在创作诗歌上。如果说1939年在学校里与黄宗江一起表演话剧《雷雨》还只是玩票,那1948年从北京来到上海加盟金山导演开办的清华影业公司,才真正是孙道临电影事业的开始。

  
拍摄于1949年的《乌鸦与麻雀》,是孙道临演艺生涯中成功的第一步。他在片中传神演绎的华先生,为他赢得了文化部1949-1955年优秀影片评奖一等奖。之后,孙道临又在《永不消逝的电波》中饰演李侠,在《早春二月》中出演萧涧秋,在《家》中饰演觉新,在《渡江侦察记》中饰演李连长……一系列传神的人物形象,让孙道临成为中国最优秀的男演员之一。进入上世纪80年代,孙道临不再甘心只是一个“演员”。他先后自编自导自演了《非常大总统》和《雷雨》。1992年,孙道临又根据肖复兴的小说改编导演了影片《继母》。

  
如果不是因为三叉神经患病导致记忆衰退,在中国电影百年诞辰的2005年,年逾84岁的孙道临还不愿意离开电影这个舞台。2001年,80岁高龄的孙道临导演了他的最后一部电影《詹天佑》,该片当年赢得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故事片奖。当时,孙道临还坚持《詹天佑》不会是自己的最后一部电影,因为他还想拍《三国演义》,“中国人不能把《三国》搬上银幕是电影人的耻辱。”为此,孙道临成立了上海华夏影业公司,担任艺术总监,花费十年时间筹备拍摄。他还曾计划到四川成都取景拍摄,为找投资费劲周折。

  
一生为电影而活

  
因为生病,近两年孙道临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医院度过。虽然曾被外界传过一次病危,但实际上他的身体状况一直还算稳定。去年,他还曾跑到90岁的张瑞芳家中,像个孩子似的吵着要再演戏。

  
昨日在华东医院,记者们看到的是一幕幕的伤感。98岁的老导演汤晓丹流着泪说:“道临,你是不会走的啊!”在送孙道临的遗体前往太平间的路上,女儿孙庆元已经哭得无力,瘫倒在亲人的肩膀上。而孙道临的夫人王文娟因为伤心过度,还不得不靠吸氧保持清醒。

  
在下午时分回到家中后,王文娟也一直躺卧在自己的房间中不愿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只有稍稍平复情绪的女儿孙庆元代表家属对记者说了几句:“我父亲一生都勤勤恳恳,最后几天都一直想着拍戏,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他一生为电影而活,是个非常执著的人,对人很善良,父亲的心愿就是为大家拍好的电影。他一辈子都没有好好睡过觉,这段住院的时间里他终于可以好好睡了,以后他也可以安眠了。”

  
截至记者发稿时,孙道临的治丧委员会还没有正式发布任何纪念信息。而据早报记者了解,孙道临的葬礼可能会安排在明年1月3日。

  
缅怀:他是一代人的观影记忆

  
张瑞芳(著名表演艺术家):我很难过,也很沉痛……(叹了一口气)这样的状况下,我没办法接受采访。

  
谢铁骊(《早春二月》导演):我记得最后一次见他是2005年电影百年的颁奖活动上,当时孙道临已经要靠轮椅行动了,但领奖时还是坚持自己走上台去。他还能认得我,但记忆力已经大幅衰退了,所以我们没怎么交谈。如果说起当年我们一起合作《早春二月》,那有意思的事情就多了。那时候,孙道临已经是大明星,而我还是一个年轻导演,但他毫无明星架子,对人很随和,甚至还开玩笑说,“我太熟悉片中萧涧秋生活的年代,一部电影拍下来我也成了一个萧涧秋。”

  
贾樟柯(第六代导演):我是今天中午收到的短信,得知这个消息,当时我非常震惊。从小看着孙道临主演的影片长大,如《永不消逝的电波》等。对他在银幕上塑造的一个个英雄形象印象非常深刻,对此事我感到非常悲痛,他的辞世是电影界的一大损失。

  
向梅(著名表演艺术家):我和孙老师没有合作过,但1962年孙道临出任上影演员剧团副团长的时候,曾给我们上过很多专业课,那时我才25岁。印象中的孙道临是个非常受青年演员喜爱的老前辈,很有学问,对工作特别认真负责。他主演的作品中,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渡江侦察记》、《永不消逝的电波》和《早春二月》。我觉得孙道临塑造的有正义感的知识分子形象特别有魅力。李亦中(上海交通大学电影系主任,电影评论家):孙道临构成一代人的观影记忆,难得高学历的演员,上镜有书卷气。和他常见面但谈不上深入交往,我父亲桑弧导演文献纪录片《蔡元培》时,邀他出镜主持很到位。他给我的印象是严谨深沉的,他很关心高校影视教育,我两次上门邀请他讲学,他都乐意支持。

  
最后一次电视采访:“你们认识的孙道临已经没了”

  
2006年,曹可凡在孙道临的家中对他进行了一次专访,那或许也是孙道临的最后一次电视采访。据曹可凡介绍,当时孙道临很坦白地跟他说,自己的记忆就剩下1950年代末1960年代初那点儿了,“你们认识的孙道临已经没了。”本档节目将会在明年1月6日播出。

  
关于做演员

  
曹可凡(以下简称曹):黄宗江先生写了一本《大团圆》让你演了,正是这个戏促使你正式下海成为一个职业的演员。

  
孙道临(以下简称孙):对,导演金山那个时候开了一个清华影业公司,把我招进去了,对我很欣赏。

  
曹:大家对你真正产生浓厚兴趣,留下深刻印象,还是《乌鸦与麻雀》里面你演的华先生。

  
孙:好像是这样。当时导演———郑君里———对他蛮崇拜的,到现在我虽然记性不好了,可能这个东西我还不忘,拍戏的时候他是非常小心的,比如说,准备开始,开始演了以后看,看完以后,沉默之后想半天,pass,他非常认真的。

  
曹:通常来说孙道临总是演一些文弱书生,其实你在这一生的演艺生涯中演了不少军人,可能最突出的一个角色就是《渡江侦察记》里面的李连长……孙:是的。当时我也非常着急,我说怎么办呢,我说不行啊,军队的生活也不多……我说我这个人到底能像一个军人吗?我都没多大的自信。陈述不是我好朋友吗,我就说,你给我画一画,你到我家里,把我这个人画成一个军人,让我看一看像不像。他也真的跑到我这儿来了,看着我就画,画了以后我说,哎,还可以,做一个连长还可以。

  
关于王文娟

  
曹:我今年春节前到你家,跟王文娟老师在谈《红楼梦》的时候,你说了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你跟王老师说,你有今天的成就,不是靠你自己,是靠了很多人帮助你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孙:这是真话……不一定因为我给她什么,我实际上没给她什么,她自己也做了很大的努力。

  
曹:您还记得当时跟文娟老师结婚,文娟老师说他们当时正在拍这个《红楼梦》,岑范说最后一场这个黛玉焚稿没有拍完,说不能让她去,因为跟您新婚燕尔太幸福了,这个最后焚稿那场戏那种悲苦演不出来。当时你去他们棚里看他们拍这个《红楼梦》吗?孙:我去,去得很少。一般她工作的时候我不喜欢多去打搅她。

  
曹:你觉得您跟文娟老师你们走到一块儿,这种共同点是什么,您当时喜欢她哪点?

  
孙:我主要就是觉得她非常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工作,非常认真,而且确实也是在困难里头走出来,从困难里头出来,在她那个周围里头也不容易。

  


  
孙道临

  


  
《家》

  


  
《渡江侦察记》

  


  
和妻子

  


  
和老朋友秦怡一起出席活动

  

 回复[78]: 我今天在埼玉奇遇某镜友 陈某 (2007-12-29 22:42:27)  
 
  

 回复[79]:  邓星 (2007-12-30 23:34:37)  
 
  哦吴桑,原来是奇遇。明白了。谢谢你的转贴,孙道临的突然辞世,一定会引起同时代人的很多感触。

 回复[80]:  邓星 (2007-12-30 23:22:01)  
 
  哇,吴桑又加了新照片。。

 回复[81]:  吴卫建 (2007-12-30 23:32:51)  
 
  这些照片本来就是那转贴的文章上的,昨日没贴上,刚才再加上的,图文并茂较好些,我想。

  

 回复[82]: 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 陈某 (2007-12-30 23:37:49)  
 
  


  


  
2

  


  
3

  


  
4

  

 回复[83]:  邓星 (2007-12-31 00:00:46)  
 
  斑竹,真的很“懐かしい”,想起当时的年代,这些电影都当宝贝般看过的。。当时哪有选择余地,不象现在啊。。。

 回复[84]: 翻老贴才知道孙道临去世了 小木樨花 (2009-09-06 09:16:55)  
 
  

  
这怎么可以呢。我妈还不知道呢

  
听说我妈是觉得我爸年轻时候像孙道临才嫁给我爸的……

 回复[85]:  邓星 (2009-09-06 22:11:12)  
 
  小木樨花,孙道临是去年去世的。原来令尊像孙道临?难怪你这么靓。。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Before 2007
    君子 
    顺其自然 
    叹息桥 
    做戏而已 
    无心的人 
    败兴的人 
    失落症候群 
    季节之蝶 
    流金岁月 
    飘落的夏历  
    老钱新时代 
    陈年雨 
    Buy one, Get one free 
    离去的快乐 
    老天给的牌 
    不如不要 
    梦兆 
    狼心 
    母亲的心 
    寂寞费 
    谁痴 
    歧视 
    卖红薯的小车 
    女人的梦 
    不复记忆 
    写真有多真  
    One stop 
    来真的 
    小事一、二、三 
    糊涂的爱 
    观战 
    难得糊涂 
    点蚊香的夏季  
    大陆的女人 
    失言 
    悠悠闲云  
    晨雨 
    在水一方 
    自我中心 
    人间有情 
    友人 
    大小 
    零点一 
    根性 
     
    骚动 
    一种色彩 
    秋装 
    万圣节的鬼火 
    小小轻舟 
    喜相逢 
    笑声碎成千万片 
    摄下这一刻 
    透支 
    朝花夕拾 
    蓝色风情 
    说永不 
    说求财 
    挑肥拣瘦 
    五星级 
    红酒风情 
    陋作 
    粗菜 
    星期一和下雨天 
    诺言 
    岁月中的倒影 
    败家子 
    三角关系 
    挑剔万岁 
    自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