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邓星 >> Before 2007
字体∶
朝花夕拾

邓星 (发表日期:2006-04-08 17:29:30 阅读人次:5775 回复数:32)

   十月里的三天连休,带五个日本朋友去了上海玩。休假日,机票贵,交通拥挤,要是自己,一定拖头脚都不去。可是大家可以凑在一起的假日,只有这几天,人家没去过啊。

  
除了太累,总算有惊无险。他们拍了很多照片录相带回来。这次极短旅行,对日本人来说,有很多令他们惊喜和惊吓的小事,很别具一格,毕竟立场不同。

  
带人家到上海看点什么?其实我自己也不很明确。很多年了,即使回去也不上街的,上街干什么?每回差不多都是从一个目的地到另一个目的地赶场子吃饭,回自己家看看老人,然后又回来了。

  
可这次算带人家去上海玩的,当然又不同了。总要让他们看看上海传统特色,大众娱乐风情,吃点上海民间小食,到成堆的人群里走走挤挤热闹。那些新建起来的林立高楼、繁华街道、名牌商店,日本没有么,有什么看头。

  
六个人,机场的出租站极力推荐一辆小面包车,想大家坐一起方便些也好,就要了。不料偏偏遇到一个很“酷”的司机。一上路,就开始飞车,在车道上绕来绕去地超车,时不时将速度开到140公里。那辆什么破车,速度高了,车身两边晃悠着。超别的车时又擦身而过,眼看只差一线。哈说句心里话,我倒是挺乐,有点像进了游乐场般地,觉得很刺激很好玩。可是带去的其中两个日本女孩子吓傻了,脸色发白,身子往下滑,闭着眼睛死撑。我就同那司机说,麻烦你能不能稍稍正常一点开?人家吓死了。没想到那人敞开着衣襟,保险带都不系,半个胳膊搁在车窗外,说,“你告诉她们,我开了十多年车了,从来不出事故的。就这算什么,不是快么?”咦?!那样子真是很戏剧化,日本人听不懂也猜着了,全体闭嘴。我想一想也决定噤声,谁叫你没有备下私家车?落后。这算惊,是第一件事。

  
到达酒店放下行李之后,又恢复了点勇气继续努力。实现诺言,去逛了上海老城隍庙,湖心亭豫园九曲桥,排队吃了南翔小笼包。接着很新潮地跟人后头用五块大圆买一条红布条往那棵什么大树上抛。准是从香港黄大仙学来的,那些红布条上写着,心想事成、万事如意、永结同心、恭喜发财等等。我看着突然忍不住想,不如老实点写几条,如;“新欢旧爱”、“共冶一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哈哈哈。由于布条做得轻,很难一下子抛上去,而且我自己又觉得很傻,第一下没能抛上去,便站在那里讪讪地。结果人家倒挺会做生意,说,继续抛啊,哪能一下子就上哪?抛十几二十下的都有,要有耐心,继续抛!抛到它挂上去为止。于是,到第三下,我终于把那条“心想事成”给抛了上去。成什么事呢?又如一贯地,根本没来得及想。嘿,就我这种,也算了。大众娱乐,总算尽了职。这是第二件。

  
第三件嘛,第二天晚上,郑重其事地带去茂名路我熟悉的“苏浙会”吃晚饭。原先在我心里它算好的,所以特地一早订妥一间包房,让人尝尝地道上海菜,算是这次旅行的重点晚餐。谁知道这苏浙会准是赚钱赚得不耐烦了,这一次的质量猛降,上海菜中的经典如锅巴、鲥鱼等都没有了不说,连那最传统的“两面黄”炒面都做不好。硬崩崩的一盘炸面条,还说,厨师知道这不对,但这是老板关照,两面黄就是要炒成这样。跟房的女服务生,一看就知是生手,花样倒挺多,请她帮我们照一张合影,她举着相机说“一、二、三——茄子!”别说日本人,我都很慢才反应过来,哦是叫你们快说茄子这两个字,正好可以笑容可掬。人家做导演哪。

  
名曰“苏浙会”,当然应该保有传统正宗的上海菜,滥竽充数地抢暴发户的钱,这种生意是做不长的。老板失心疯,可以将两面黄炒成弹簧般自己吃个够,可不能如此不专业哄骗客人。

  
本来么,我挤什么热闹。世界上好地方太多了,花钱还要那么烦靠关系的二重标准,中国倒是数一数二。

  
幸亏只是些小事,开头一早就说了。若我是外国人,莫非为公事,又或有特别目的,旅行的话,失礼失礼,一定没有下一次。

  





Page: 2 | 1 |

 回复[1]:  雪非雪 (2006-10-27 09:15:49)  
 
  第一次这么早开机,就赶上有起早的人上贴子,呵呵,真是起早三分利哈,沙发了

  
邓星,平息平息。你想啊您是个上海人又是个喜欢挑剔的海外上海人,所以就有那么多看不惯的小事。几年前也曾跟几位日本客人去上海,他们慕名吃小笼包逛豫园。豫园出售纪念品的地方叫卖声喊着日语普通话还夹杂着上海话。同行中一个日本女老师看一番兜售丝巾的样品,决定买一条。100元一条的加厚真丝品,货色不菲。那售货女人接过钱就从柜台下面拉出几十条袋装丝巾,找出一个就递给了客人。我发现装在袋子里的东西比样品看上去体积单薄得多,就拿过来看。打开袋子,发现图案色调跟样品毫无两样,只是质地不同。样品是蚕丝,而出售的货色是化纤。我问那售货人,她的眼睛像要劈开我一样“你怎么这样说?这不是蚕丝是什么?亏你还是中国人哩。”日本人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瞪着外国人奇异的眼睛看。我跟她说明后,她把东西退掉了。那天心情糟透了。唯一一次的豫园,就这样忘不了了。

  

 回复[2]: 邓星,早晨好! 蓝色海洋 (2006-10-27 09:16:25)  
 
  邓星,早晨好!

  
这篇文章真得挺有意思,我喜欢。

 回复[3]: Good morning 港督 (2006-10-27 10:52:35)  
 
  小事一二三

  
大人八三七

  
送花(秋菊):

  

 回复[4]:  陈梅林 (2006-10-27 11:26:14)  
 
  星桑这么高个子还要还挂不上去,大概是“灵验”的。猜想许愿定许你家少爷的导演梦啦。

 回复[5]:  东京博士 (2006-10-27 11:55:04)  
 
  邓桑说的很对,俺也是这个感觉,以前自己认为不错的老饭店,今非昔比,今年第一次回上海,在新雅,因为两个菜明显的没有烧好,差点跟服务员吵起来,后来经理出来免除了俺2个菜钱才摆平,但是问题不是菜钱,俺和朋友的兴致大减,有时候国内的东西真的只是表面,内在的很多都很差很差,用日语说就是:基本ができてない。

 回复[6]:  游人 (2006-10-27 13:25:36)  
 
  别说了,我陪人家在城隍庙吃小笼,结果味道还不如レトルト食品的小笼包,我塞啊!

 回复[7]: 哈哈哈哈,开心死了。 邓星 (2006-10-27 18:26:59)  
 
  谢大家的留言。我今天忙死了累死了,回到家第一时间就开电脑。谢谢理解。

 回复[8]: 还要说说。。 邓星 (2006-10-27 18:34:09)  
 
   哈哈,想想还是要一个个回的。

  
沙发上的雪非雪:一大早上市是陈版主的作派。要知道这天底下就有一种笨鸟的,到现在还要拜托版主上文章。别提了。。也许是我自己变了,看不惯的事太多,跟不上伟大上海的时代了哈哈哈哈哈。

  
2楼的蓝色海洋你好!谢谢你看我的文章。好像你是上海人对不?

 回复[9]: 港督,谢谢秋天的菊 邓星 (2006-10-27 18:36:54)  
 
  不过不明白什么叫做“大人八七三”?

  
又是分行的字??

 回复[10]: 梅林,东博 邓星 (2006-10-27 18:41:47)  
 
  梅林你把我想的太伟大了,我一般是先想自己的。

  
东博我也是同感,原先几家好的饭馆,现在要不落伍了,要不面目全非荒腔走板,以后上你说的那家什么永安公司后面楼上的吃去。看照片还不错。。

 回复[11]: 邓星,晚上好! 蓝色海洋 (2006-10-27 18:38:43)  
 
  我不是上海人,我是上海人的朋友。

 回复[12]: 游人。 邓星 (2006-10-27 18:44:56)  
 
   城隍庙的小笼倒是还好,不过要有决心不怕吵不怕等不怕乱方可吃着。哈哈

 回复[13]: 海洋桑, 邓星 (2006-10-27 18:47:40)  
 
  蓝色海洋晚上好!好像你是一位医生?下次有机会一定请你把把脉,好不?

 回复[14]: 邓桑 游人 (2006-10-27 21:07:24)  
 
  我自己倒是不怕的,但是总不能在窗口慢慢等,去了楼上,没想到还不如外卖的。

 回复[15]: 报告 港督 (2006-10-28 09:35:51)  
 
  不是八七三,是八三七(别生气)。

 回复[16]: 游人告诉你, 邓星 (2006-10-28 15:59:31)  
 
  游人我最新听来的,说是有三种级别的,最贵的好像是一百大圆一笼,那可以不用等。

 回复[17]: 回禀港督, 邓星 (2006-10-28 16:02:24)  
 
  我写错了,哈哈。八三七也属于网上鸟语么?

 回复[18]:  游人 (2006-10-28 16:15:44)  
 
  哦,还有一百大圆的啊,莫非里面有フカヒレ?

 回复[19]: 是“かにみそいれ” 邓星 (2006-10-28 16:20:13)  
 
  

 回复[20]:  游人 (2006-10-28 16:21:52)  
 
  超貴!

 回复[21]: 没错。 邓星 (2006-10-28 16:23:32)  
 
  就是人为地制造特权呀。。

 回复[22]:  东京博士 (2006-10-28 18:08:43)  
 
  城隍庙的南翔小笼1楼如邓桑所说,但是二楼虽然也要等,但是普通饭店的等待,人不多,相对也比较安静,打开一排窗户能看下面九曲桥和湖心亭茶馆,外面倒是比较吵闹,但是不妨在等待小笼时摄影留念,还是比较有中国风格的木头格子窗户,俺让孩子穿上刚买的新旗袍拍过照,记得楼上必须点套餐,58元还是158元我不记得了,除了一客蟹粉小笼还有一个用塑料麦管吸的很烫的汤包,我还特意教孩子先吹,根据返回的热气判断不是很烫了再吸,其他还有小麻饼,小冷盆菜之类どうでもいい的东西,那些无关紧要的糕点“打包”让亲属带回去了,我们都没碰。

  
说实话,那里的小笼马马虎虎,没有明显的超越新宿南口的高岛屋楼上的《鼎泰丰》的蟹粉小笼,价格当然是日本的贵,《鼎泰丰》的鲜肉小笼600日元5个,蟹粉的价格翻倍,新宿南口的高岛屋新开张时俺们就去尝鲜了,俺家太座对他们的酸辣汤赞不绝口,似乎比对小笼的兴趣更大。呵呵。

 回复[23]: 东博 邓星 (2006-10-28 18:19:54)  
 
  是的,新宿南口高岛屋里鼎泰丰的小笼做的精致又不油腻,很好吃。不过据说上海的鼎泰丰分店就马马虎虎。高岛屋鼎泰丰还有一样清地鸡汤也不错的。不过有点怀疑那台湾鸡为什么炖得出那么鲜的汤来,可能还是加了味精的。

 回复[24]:  东京博士 (2006-10-28 18:25:35)  
 
  邓桑:关键还是人的问题,没办法。我今年已经假公济私地出差回国了3次,到后来觉得没啥东西可吃了,去铜川路海鲜市场自己买回来烧,呵呵,但是听说那个上海最大的海鲜市场要取消了,就是脏了点,日本的BS介绍上海的特集节目都拍到过的。

 回复[25]:  hahaha (2006-11-01 10:30:50)  
 
  苏浙汇(不是会)也不行啦? 残念!

 回复[26]: 哦?? 邓星 (2006-11-01 17:44:48)  
 
  是“汇”么?难怪难怪。人家要炒钢丝般的两面黄出来待客了。。我怎的没注意?

 回复[27]:  hahaha (2006-11-02 11:47:41)  
 
  那种像麻油馓子一样的钢丝面么,日本的夫妻档级别的所谓中华料理店里都有的。好像叫かたやきそば。那不是两面黄,是浑身黄。拆开包装,往上倒些菜皮什么的就成——有人喜欢也不一定,但一定不是两面黄。骗骗日本人么也算了,骗到邓星头上,那真的是找骂。

 回复[28]:  东京博士 (2006-11-02 11:56:42)  
 
  かたやきそば的确是浑身黄,昨天中午还吃过,嘿嘿。

  
稍微细一点的版本,那个叫做皿うどん(油炸细面条)。与ちゃんぽん一样,来自长崎。

  

 回复[29]:  hahaha (2006-11-02 12:42:23)  
 
  有人说,ちゃんぽん,是早年在长崎的华人发明的。那时日本很穷,华人懂得将海鲜的下脚料煮汤面,结果很受欢迎……,现在当然是名物啦。——是真是假没考证过

 回复[30]: 初次问候邓星,小考チャンボン 龍昇 (2006-11-02 13:23:53)  
 
  四海楼

  
长崎有两种中国面条——“枪崩”和“杀了勿动”。这名字怪怪的吧,是我蒙着翻译的。在东京的中国料理店呆了多年后,家父令我来管理九州的几个店,常驻福冈店。在店中吃第一餐饭时,厨师长陈明光要给我炒两个菜,我说给我弄碗面条儿就行。面条散发着蒜香地摆到眼前,见上面盖了厚厚一层洋白菜、豆牙儿、小虾米、章鱼丁、鱼糕片、鹌鹑蛋、肉片、海菜、冬笋、香菇------,面条似西洋通心粉,吃在嘴里挺有咬劲,却不像通心粉那么硬。整个看似大杂烩,却很好吃。我问陈光明“这是中国料理吗?”他回说那是正宗的中国料理“チャンボン”。日语尚不通达的我顺嘴就将它记成了“枪崩”。我说这不是大杂烩吗,这到让我蒙对了,他说“チャンボン”就是混在一起的东西,比如南腔北调也可谓“チャンボン”。

  
陈明光说那“チャンボン”出自长崎“四海楼”饭店,说他和“四海楼”老板是亲戚,他早年是在“四海楼”学的徒,因此“”チンャボン做的很正宗。陈明光祖籍福建福清县、是在日第三代华侨,已不会讲中国话了,我根据他用日语的述述,勾画出一个“枪崩”的故事:

  
十九世纪最后几年的一天,一个穿着布衣拖着长辫子的中国青年,挎着个布包夹着把伞,从福建省福清来到了日本长崎。他叫陈平顺,是托商馆“益隆号”的关系来的,最初当的是从商馆批上几匹绸料布料,带把剪子,走街串巷上山下乡,剪块扯零地贩卖的行商。勤勤恳恳干了七、八年,攒下一笔钱,他在靠近今日中华街的广马场町开了一家饭店,挂招牌“官许大清国四海楼御旅馆茶园御料理时点雅菜各国料理。”

  
“四海楼”兴隆起来,陈平顺并未忘持俭朴素本色,自己用餐都是随便拿厨房剩下的筋头马脑下脚料炒炒烩烩,或就饭或浇面吃。陈平顺家乡有种“汤肉丝面”,即许多地方的“肉丝汤面”,他也将其列入了“四海楼”的食谱中。某日他抓了些在长崎随处可见价格低廉的鱼糕小虾小章鱼和肉片洋白菜,切巴切巴,按照做“汤肉丝面”的方法下了碗面吃。本是家常便饭,却不料被闯进来的一位客人看到,“好香啊!这叫什么?给我也来一碗。”哪里有名字呢,不过是大杂烩罢了,但客人非要吃,他就照样给做了一碗。客人吃罢连喊“好吃、好吃,撑死我了。下回还吃它。”

  
这可是陈平顺未曾想的评判,他想“何不做这物美价廉能吃饱肚子的东西,给住在附近的贫苦的中国留学生们吃哪?”说做就做,结果那种面条大大地受到留学生和日本学生欢迎,被美名为“书生面”,再就受到了日本一般百姓的欢迎。这么经济实惠的美食总得有个名字啊。陈平顺想不出来、或者是没来得及想,长崎的市民替他起了:“支那うどん”(中国面条)。曾几何时,“支那うどん”变成了“チャンボン”。

  
后来多次去长崎吃“チャンボン”,考察出陈平顺到长崎约为1892年,“四海楼”于1899年开张,先在广马场后移松枝町,“チャンボン”问世约在1902年。其它均与厨师长陈明光所述相同,唯对“チャンボン”的语源又听到几中说法:福建人“吃饭”“请饭”的发音;炒勺碰铁锅之音;中国镲的“枪枪枪”声和日本鼓的“崩崩崩”声的合音------。

  
我还吃过陈明光厨师长做的炒面,叫“皿うどん”,他说也是在“四海楼”学徒时学到的。“皿うどん”就是没汤的“チャンボン”,放在盘子里的面条,从福建的“炒肉丝面”演义而来。用“チャンボン”的同样材料烩好盖浇在油炸的或锅煎的面条上而成。我既爱吃“チャンボン”情愿“枪崩”,那吃“皿うどん”也谐音地念成“杀了勿动”了。“チャンボン”和“皿うどん”用料多又鲜,碱块水和面,猪骨鸡骨熬汤,价廉而饱腹,成了长崎和九州卖的最火的面条。

  
“チャンボン”和“皿うどん” 百年风行,陈平顺——陈扬春——陈名治——陈优继,“四海楼”已由第四代经营了。上篇《泰兴号》的经营者也经历了陈国栋——陈世望——陈金钟——陈东华四代。今日长崎有许多老字号的中国商社中国饭店,我们从商社“泰兴号”和饭店“四海楼”的历史,可以看到“唐人屋敷”时代后百余年长崎华侨华人辛勤创业踪影轨迹。

  
最初在福冈给我讲“四海楼”和“チャンボン”“ うどん”的故事的厨师长陈明光,现在在饭冢市开了自己的饭店,说明长崎华侨华人的踪影轨迹也延伸到了日本各地。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Before 2007
    君子 
    顺其自然 
    叹息桥 
    做戏而已 
    无心的人 
    败兴的人 
    失落症候群 
    季节之蝶 
    流金岁月 
    飘落的夏历  
    老钱新时代 
    陈年雨 
    Buy one, Get one free 
    离去的快乐 
    老天给的牌 
    不如不要 
    梦兆 
    狼心 
    母亲的心 
    寂寞费 
    谁痴 
    歧视 
    卖红薯的小车 
    女人的梦 
    不复记忆 
    写真有多真  
    One stop 
    来真的 
    小事一、二、三 
    糊涂的爱 
    观战 
    难得糊涂 
    点蚊香的夏季  
    大陆的女人 
    失言 
    悠悠闲云  
    晨雨 
    在水一方 
    自我中心 
    人间有情 
    友人 
    大小 
    零点一 
    根性 
     
    骚动 
    一种色彩 
    秋装 
    万圣节的鬼火 
    小小轻舟 
    喜相逢 
    笑声碎成千万片 
    摄下这一刻 
    透支 
    朝花夕拾 
    蓝色风情 
    说永不 
    说求财 
    挑肥拣瘦 
    五星级 
    红酒风情 
    陋作 
    粗菜 
    星期一和下雨天 
    诺言 
    岁月中的倒影 
    败家子 
    三角关系 
    挑剔万岁 
    自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