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邓星 >> Before 2007
字体∶
挑肥拣瘦

邓星 (发表日期:2006-04-26 16:29:04 阅读人次:2804 回复数:84)

  策划了好久,终于和朋友们在“在水一方”——那个水上俱乐部里,举行了一次烧烤聚餐。那天刚好天气不大热,到了夜晚,甚至感到凉风习习。水面上闪动着一层灯光的反射,和夜空里那一轮明月的倒影。

  
哦镜花水月、葡萄美酒,美极了。

  
女人们穿着性感的夏服,那些吊带衫裙,展露出阳光留下的金棕肤色。这些在真正热昏头的时候是顾不得欣赏的,凉快日子里就不同了,闲情逸致统统涌现,可以看个够。

  
除此之外,那天让我感到亲切的,就是在餐桌下点燃着的几处蚊香。

  
看着那一搂细细的白烟轻轻萦绕着散开,再渐渐消失,连带出很多久违的往事。

  
很多很多年前有个夏季,在中国的广东省海口市拍外景。给我们入住的招待所很旧很脏很破,当时的情况是没得选择的,今天说出来也许已会令人不可置信。海口市(那也叫市),那会儿已经比内地的城市开放得多,满街都是廉价走私品,手表丝袜录音机,街边上胡同口到处在卖活的穿山甲,一堆堆的,样子可怕极了,当地人说是吃了可以补身体,如果你买,小贩当时就给你穿堂开肚剥皮,将那层盔甲扯下来。我吓得目不斜视,因为恶心,那穿山甲的尊容在野猪和耗子之间,尖头把戏的,极为恶劣。

  
接着说那招待所。一列矮矮的黑漆漆的平房,灯光昏暗,连门都关不严实。更加糟糕的是,每张床上都挂着一顶蚊帐。那时的海南岛,除去天然景色,并非如歌词里唱出来般美,也绝无现在的超星级休闲酒店,不如此说不定给那些嚣张的蚊子叮死。

  
那顶帐子,嘿,已经看不出原先或许曾是白色的,饱经风霜,脏得不能再脏。我记得自己当时死也不肯将它撑开。于是在无计可施说教无效的情况下,摄制组只好使出最老式原始的办法,给了我几盘蚊香。我将它们一盘点在头旁,一盘点在脚边上。想一共只有三四天,天气帮忙的话,拍完就可以走,还是熬得过的。那蚊香还真管点用,只是普通时候并不觉得特别刺激的味道,那样用将起来,毕竟不舒服。还好当时年轻,比较糊涂,很快就在蚊香味里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每天早晨四点多,被化装师叫醒,睡眼惺忪地坐到镜子面前基本还在睡眠状态。化妆师大呼小叫地,抱怨说你的眼睛怎么肿成这样?还拍不拍了?脏就脏点嘛,今晚赶紧把蚊帐挂起来算啦,等等等等。哈哈,蚊香中毒。可我依然死不肯妥协,从化完妆一直到现场实拍之间约需要两、三小时,等到了那里基本上脸上已经退肿。就那样坚持了四天之久。现在想起来,大概是我一生中与蚊香相处的最长时间了。就是那几天,使我对蚊香生出了一种亲切感来,尽管那味道不好闻,却如催眠药般令我安心。

  
这种经历,也算是很特别的。一时间里,我撇开其他人,独自品味那份记忆,既在庆幸那种无奈不会再现,又由那个背景带出彼时的人和事。一种欣慰与失落的交替,竟由这蚊香拈在一起悄悄燃出来。

  
在人群中可以毫不介意地发发呆是享受,独处时发呆便属当然。

  
细味一份旧情,是很难得的心上有闲,天马行空,就靠这么“闲”出来。

  





Page: 3 | 2 | 1 |

 回复[61]:  陈梅林 (2006-09-03 11:38:42)  
 
  看来东博不虚万宝全书美名。煤矿也去过。你是记者采访呢还是?

 回复[62]:  东京博士 (2006-09-03 13:01:43)  
 
  我一贯是搞技术的,从来没有做过文字工作。下煤矿本来不是我的工作范围,我是搞地面计算机管理系统的,既然出差去了煤矿,为了好奇(好玩)硬让接待单位安排我下矿井体验去的。

  
下一次矿井很麻烦,那些服装还有带矿灯的安全帽靴子比我想象的要沉重累赘,上来有淋浴,矿井的电梯很简陋,像铁笼子,下井速度很快,耳朵生痛,虽然当时新中国40多年了,井下有了很多机械化设备,但是很多采掘工作点由于很窄,只能人工风镐采掘,而且只有已经采掘得有一定规模的地方才能用支柱支撑加固,因此现场很危险,还有可能出现有毒瓦斯,因此坑道口有大型鼓风机送风强制空气流通,即使那样,最深处的空气状况也不尽人意,离开运煤车主坑道的煤块也只能是人工搬运,很多地方直不起腰,脚下还有乌黑的地下积水,矿工们每次下井都有特殊津贴,他们说最难忍的是没有烟抽,因为井下绝对禁止丝毫用火,连照明灯都是特殊的防爆灯。

 回复[63]:  酒保 (2006-09-03 18:54:02)  
 
  再次为东博的博闻强记叹服。

  
您去的是部属大矿,是中国数得上的几个样板煤矿。1986年之前,煤矿基本上是

  
国营或集体经营。一般国营矿的话安全管理是很严格的,出了死亡事故,矿长要

  
写检讨,上级要派出调查组进行事故分析,如发现玩忽职守者有可能当事人会被

  
处罚甚至坐牢。那时出事故死人了,领导就要到矿山去慰问家属,调停死难者家

  
属的抚养问题。俺也在那个时期经常到矿区去“当孝子”。

  
您去过的那些百年老矿近年资源枯竭,成床较好的可工业开采资源完后,剩下的

  
都是些只能小规模开采的鸡窝矿,这类矿一般由集体或个体开采经营,经营者和

  
矿工的流动性非常大,他们出事故了,死了人了,只要不上报,大家也不知道,

  
实际上也很难统计,领导也乐得养养心。同时国营大矿利用自己有国家财政补贴、

  
运输线、市场经营渠道等特权,以进行煤炭深加工为名、大量从非国营矿收购煤

  
炭进行加工、倒卖,进1步促进了私营煤矿的发展...

  
几个哥们挖个猫耳洞采点煤,干你屁事?出事死人了,咱也不怨人。这是早期个

  
体小煤窑的情况。

  
最近几年网上有时爆出煤矿一死几十、上百,我估计是表层煤采完了,往深层去,

  
老板又黑心,不进行安全投资,和管理层勾结...

  
咳,正如吴桑所言矿工一直是牛马啊。

  


  


  

 回复[64]:  雪非雪 (2006-09-03 19:06:33)  
 
  有个电影叫《盲井》不知各位看过没有。讲的是黑矿的故事。毛骨悚然。

 回复[65]:  陈梅林 (2006-09-03 20:17:47)  
 
  酒保:最近听说还有一些女性,专嫁矿工,等着拿保险金,称之为“嫁死”!

 回复[66]: 咱们中国最好的办法就是跟党走! 酒保 (2006-09-03 21:59:38)  
 
  

  
有个电影叫《盲井》不知各位看过没有。讲的是黑矿的故事。毛骨悚然。

  
俺90年就离开罪孽深重的煤炭系统了。04年回国,见到过去的同僚1扫以前

  
扮孝子的秽气状,人人油光水滑,开宝马、选小蜜...

  
咳!怪咱革命意志不坚定啊。

  


  
最近听说还有一些女性,专嫁矿工,等着拿保险金,称之为“嫁死”!

  
这些女性玩得过“人民保险”吗?

  
记得以前自行车丢得厉害,保险公司就取消了这个险种。

  
咱们中国最好的办法就是跟党走!

 回复[67]:  东京博士 (2006-09-03 22:12:55)  
 
  东洋镜的儿女也坚决跟党走呢

 回复[68]: 酒保说的 邓星 (2006-09-03 23:27:01)  
 
  酒保真的知道很多故事,而且还很详细,有意思。还有没有别的?

 回复[69]:  陈梅林 (2006-09-04 12:19:59)  
 
  酒保登场吧!期盼中.

 回复[70]:  酒保 (2006-09-04 15:10:56)  
 
  向陈姐汇报

  
酒保,男,汉族。本名XXX,籍贯云南昆明。196X年生,现年4X岁。会社员,现居广岛。

  
上世纪90年代,在先期留日的太座声声召唤下来日看看。不想坠入蓬莱幻景,流连忘返至无

  
归期!

  
曾希望读新闻专业毕业当记者,被在中国当了1辈子运动员(每个运动都挨整的人)的父亲认

  
为太危险而放弃。大学学的是工科。喜爱武文弄墨,编排过学校的院报。承此爱好,工作后

  
被单位上列为笔杆子,时常给公仆们鞍前马后当小勇。但书呆子气重,仕途不顺。

  
像80年代的很多文学青年1样,爱写点儿诗呀小说什么的。但除了偶尔在报上能弄个豆腐块,

  
并没有象样诗文行世。

  
前不久探到这有个在日华人的东洋镜,近来1看,都是大师大家,精彩的文字、美妙的文章,

  
每日陶醉其中。

  
望陈姐及镜中的各位大侠小虾多多关照,能开心的度过在镜中的每一刻。

  


  


  


  


  


  


  

 回复[71]:  东京博士 (2006-09-04 15:25:37)  
 
  “曾希望读新闻专业毕业当记者,被在中国当了1辈子运动员(每个运动都挨整的人)的父亲认为太危险而放弃。大学学的是工科。喜爱武文弄墨,编排过学校的院报。承此爱好,工作后被单位上列为笔杆子”,从这段文字上判断,酒保这个ID,90%是东京博士的马甲。

 回复[72]:  陈梅林 (2006-09-04 15:40:59)  
 
  酒保:入伙吧.

  
瞧,东博,你兄弟来了。

 回复[73]:  酒保 (2006-09-04 15:40:56)  
 
  79年入学,83年毕业。

  
思想上崇拜萨特的存在主义(人道的共产主义),厌恶任何形式的专制制度。行为上遵行杜威的实用主义。

 回复[74]:  陈梅林 (2006-09-04 15:41:41)  
 
  这么深邃?

 回复[75]: 欢迎酒保啊 陈某 (2006-09-04 15:45:36)  
 
  给我来个信

  
顺便说一声,网友liyao,蓝色海洋先后给我来信呈报真名实姓简历,蓝色海洋还把护照复印过来了。

 回复[76]:  酒保 (2006-09-04 15:59:44)  
 
  To: 陈姐,镜主

  
这么深邃?

  
那个时代萨特的小说很时髦,在中共内部甚至出现了共产主义异化论(后来招很批)。

  
在团结一致向钱看的号召下,又出现了实用主义(存在主义太虚无)。

  
给我来个信

  
谢谢镜主盛意,俺会按左边的地址给您写思想汇报及入团申请书。

 回复[77]:  陈梅林 (2006-09-04 16:24:19)  
 
  入坛申请书.

 回复[78]: 酒保的座谈会 邓星 (2006-09-04 17:07:07)  
 
  为什么起名字叫酒保?

 回复[79]: 开酒吧的老板娘对酒很敏感 陈某 (2006-09-04 17:10:53)  
 
  

 回复[80]: 酒保——久保、久保—? 龍昇 (2006-09-04 17:13:38)  
 
  

 回复[81]:  酒保 (2006-09-04 18:51:08)  
 
  上网时随便用了个酒保作网名,没想到一用3、4年,也就懒得改了。

  
根久保、大久保没有关系。但以前确实爱喝,特别是洋酒。

 回复[82]: 写得真好! 港督 (2006-09-08 05:27:25)  
 
  “看着那一搂细细的白烟轻轻萦绕着散开,再渐渐消失,连带出很多久违的往事。

  
... ...

  
这种经历,也算是很特别的。一时间里,我撇开其他人,独自品味那份记忆,既在庆幸那种无奈不会再现,又由那个背景带出彼时的人和事。一种欣慰与失落的交替,竟由这蚊香拈在一起悄悄燃出来。”

  
写的真好!恩,那个年代... ...

  
我到处去寻蚊香(还真不容易),看看能否悄悄燃出些轻轻萦绕着散开的往事~~~~

  


  


  
昔日广东省海口市已成为海南省海口市

  
当年戏中的海外如今也已成为海外的戏

  


  

 回复[83]:  港督 (2006-09-08 05:24:15)  
 
  恩?登陆首页怎么好慢~~~

 回复[84]: 邓星谢港督 邓星 (2006-09-08 16:16:02)  
 
   谢谢。不过没有那么好,你后面拽的那两句话到不错。哈哈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Before 2007
    君子 
    顺其自然 
    叹息桥 
    做戏而已 
    无心的人 
    败兴的人 
    失落症候群 
    季节之蝶 
    流金岁月 
    飘落的夏历  
    老钱新时代 
    陈年雨 
    Buy one, Get one free 
    离去的快乐 
    老天给的牌 
    不如不要 
    梦兆 
    狼心 
    母亲的心 
    寂寞费 
    谁痴 
    歧视 
    卖红薯的小车 
    女人的梦 
    不复记忆 
    写真有多真  
    One stop 
    来真的 
    小事一、二、三 
    糊涂的爱 
    观战 
    难得糊涂 
    点蚊香的夏季  
    大陆的女人 
    失言 
    悠悠闲云  
    晨雨 
    在水一方 
    自我中心 
    人间有情 
    友人 
    大小 
    零点一 
    根性 
     
    骚动 
    一种色彩 
    秋装 
    万圣节的鬼火 
    小小轻舟 
    喜相逢 
    笑声碎成千万片 
    摄下这一刻 
    透支 
    朝花夕拾 
    蓝色风情 
    说永不 
    说求财 
    挑肥拣瘦 
    五星级 
    红酒风情 
    陋作 
    粗菜 
    星期一和下雨天 
    诺言 
    岁月中的倒影 
    败家子 
    三角关系 
    挑剔万岁 
    自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