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梅林 >> 视角
字体∶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陈梅林 (发表日期:2006-10-14 16:40:23 阅读人次:1975 回复数:16)

   

  
一个靠出口石油富得很的国家坚持说自己没有核武器,老大却说它有,嚷嚷着要摆平它;一个老百姓穷得快饿死的国家硬说自己有核武器,还在日本首相访问中国的破冰之旅之际引爆了个原子弹,老大说还有商量余地,不一定马上动手。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怪。

  
联合国最近炸开了锅。流氓国家朝鲜不顾全世界的反对,居然在10月9日进行了核试验,还敢说“成功地安全地爆炸”。全世界都被镇住。比当年印度和巴基斯坦核爆还要惊人。美国震怒权威被挑战,布什连夜致电胡锦涛;联合国紧急磋商怎样制裁朝鲜;包括中国在内的多数国家发表声明严厉谴责朝鲜……也许有个把国家会很高兴,比如伊朗就会想,看你老美还敢说打我吗?南美的委内瑞拉站在旁边乘风凉看白戏;还有的国家本来有矛盾,现在好像有了“久分必合”的契机了,比如中日韩。地理位置决定了这3国不能无视朝鲜核爆。

  
尽管美国在质疑朝鲜核试验的真实性,并坚决反对朝鲜跨入核俱乐部门槛;尽管西方国家包括俄罗斯在内,认为朝鲜的“核爆”等同于一大堆常规烈性炸药的爆炸;但你不得不承认朝鲜的肆无忌惮从某种意义上说,起到了推进中日关系缓和的作用,使之形成一个拐点。

  
德国媒体评论说,任何一场争执,哪怕长达五年,只要一个和解的姿态就足以打破冰冻。日本新首相安倍晋三请求在北京举行高峰会晤,以此表现他上台伊始就敢于出手的国家领导人风度。中国人以东京政府的交替为契机,向安倍伸出和解之手,是明智的做法。仅朝鲜独裁者金正日的核威胁就足以表明北京和东京进行对话的重要性。安倍应把中国的迎合态度理解为一种贷款,绝不能轻率地把它用于赌博。两国关系的五年冰冻明显是日本的过错,而中国领导人通常拥有很强的记忆力。

  
当然,北京东京之间的恩怨远不是一次首脑会谈、一份联合公报,就能相逢一笑泯恩仇,把60多年的新仇旧恨一笔勾销。只是两国间有了沟通的平台,多点解释和说明的机会,少点不必要的猜忌,也不失为一种好途径。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谁是塞翁呢?但愿不是朝鲜。

  




 回复[1]: 梅林说的很好! 孙秀萍 (2006-10-14 16:54:55)  
 
  

  


  
但是,国际社会在批判朝鲜的时候,都忘记了朝鲜在发表声明的时候强调,自己决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这点应该给予肯定。

  
朝鲜再流氓也比不上美国。据日本电视台报道,美国目前为止已经进行了1千多次核试验,而且还在继续试验,而中国也进行了45次,朝鲜才一次,日本零次。

  
看了这些数据,我感到很复杂,还多少对朝鲜有点同情了。

  
题外话,主要是看你的沙发还空着,而我正在写自己不愿意写的文字,

  
就上来溜个号,打个差

  

 回复[2]:  陈梅林 (2006-10-14 20:05:28)  
 
  严重同意你的见解。核俱乐部的人不准外面的人进来,自己又把持着最高水平的核武技术。

  
朝鲜错的是缺少理性或没有理性。

  
刚刚看电视,已经确认有核物质。

 回复[3]:  风 (2006-10-14 20:57:58)  
 
  梅林好文字!俺瞧肯定是自己愿意写的。

  


  
孙秀萍:写自己不愿意写的文字,呵呵,确实不太爽。不过还有更不爽的。像俺这样,没法子必须写自己不愿意写的程序的。东拼西凑还不转,恼人啊。

 回复[4]: 风是谁呢! 孙秀萍 (2006-10-14 21:11:18)  
 
  

  
嗯...... 思考中

  
程序不转? 加点润滑油就行了

 回复[5]:  风 (2006-10-14 21:20:47)  
 
  哈哈,也就是住在乡下的,仍块石头就能打趴下十来个的,普普通通的搞IT的汉子中之一的,取的一个网名。

 回复[6]: 这就怪了! 孙秀萍 (2006-10-14 21:28:29)  
 
  

  
风只能轻轻地吹,或者是狂暴地吹,等等。

  
怎么能仍砖头呢,太不可思议了。而且一块石头就能打趴下10来个,神呢!

  
俺说这世界怎么看不见牛呢,感情都让什么博给吃了,还是都让风给吹跑了

  
这回该俺烦恼了,百思不得其解中

 回复[7]:  陈梅林 (2006-10-14 22:03:53)  
 
  秀萍你啊,高高在上,一点儿不关心新来的人。俺们对风已经很熟悉了。就是老吹着云朵的。

 回复[8]:  陈梅林 (2006-10-14 22:06:31)  
 
  风啊,冤枉啊,不是俺愿意写的,是换米的。没办法写的命题作文。

  
俺也想写风啊云啊海啊什么的。

 回复[9]:  风 (2006-10-14 23:00:26)  
 
  呵呵,是俺那个逗号多余了。原本想说俺也是仍块石头就被打趴下的之一,结果整反了。

  
孙秀萍,下回去六本木采访Livedoor时拎块石头,冲门口那些西装后脑勺扔一把。要是有谁抱着脑袋喊风紧,那大概就是俺了。

  
梅林,牛!换米的命题作文还写得挺好。

  
有空儿时多写点儿云啊海啊什么的,雪呀虫呀也该写写。风就算了。也就个臭男人,宝玉都说,是泥巴什么的。

 回复[10]:  老三 (2006-10-15 00:26:45)  
 
  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有的国家可以搞核试验,有的国家就不能搞呢?

 回复[11]: 风是搞? 孙秀萍 (2006-10-15 01:28:45)  
 
  

  
一会儿说是搞IT的,一会又说是看门儿的,

  
俺就纳闷儿了

  
要是挨踢地,那见面了可以踢几脚呢?

  
要是看门儿地,得拿什么证件才能允许入内呢?

  
今晚全都猜谜了,还猜滴都是风迷

 回复[12]:  风 (2006-10-15 01:48:58)  
 
  哈哈,

  
进出六本木ヒルズ森タワー办公楼的那些穿西装的,或者穿大汗衫的,十有八九都是挨踢的,要么就是搞证卷蒙人的。

  
看门的都更牛,穿制服的。

  
见面踢几脚没关系。惯了。别踢脑门儿就行。

 回复[13]: 北韩-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混小子(转贴) 一心 (2006-10-15 05:21:17)  
 
  

  
想当初,中苏联姻,生下北韩。那边厢有人发话:你说得不对,苏联妈生下北韩时,还没跟中国爸正式结婚呢,北韩其实是个私生子,充其量只是个非婚生子女。也对,不过,话虽是这样说,中国爸还真是够意思,就为了保护北韩愣跟人玩命干了一仗,干得头破血流的。

  


  
北韩这孩子虽是穷人家出身,却没受过多少苦,爸妈尽管自己不富裕,还是尽可能好吃好喝地待着他。只是好景不长,后来爸妈翻脸干仗,最后以离婚收场,家境稍微富裕一些的苏联妈一扭头扬长而去,剩下中国爸和北韩父子俩苦哈哈地过日子。那年头,中国爸是真不容易,哪怕自己勒紧裤头,也要省出点来让北韩吃饱咯。北韩呢,如果实在想要吃点好的,而中国爸又供不起的时候,也会跑到苏联妈家中去要点。再后来,苏联妈娘家闹分家,闹得天翻地覆的,也没心思再照顾北韩了,于是北韩就单靠中国爸照料着。

  


  
经过一段时间苦干,中国爸家里富裕了一些,虽说不打算再结婚,不过也总得寻点相好的不是。而且北韩也慢慢长大了,也应该学会自食其力了,于是中国爸就跟北韩说,你现在也老大不小的了,不能老靠爸养着,也该出去找点事做,自己养活自己了。不料北韩这小子虽说出身穷人家,但被父母宠坏了,过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从爸妈那里拿了点钱,不是去喝酒就是去玩游戏,没钱了跟当爹的要,当爹的给少了还跟爹急,犯起脾气来更是六亲不认,整个弄得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这孩子被宠坏了,邪行,平日手里总握块板砖,声称谁要是惹了他,他就拿大板砖拍谁,弄得街坊四邻见了他都得绕道走。

  


  
最近,这小子不知打那弄了大块板砖,这板砖不但大而且硬,上面还带着刺,没准还有毒,弄得美国警察叔叔心里直打鼓,心里说,这小子捏块带刺有毒的大板砖天天在街头晃悠,不定哪天抽冷子给人一家伙,拍上谁也得闹个满脸开花。想管,可又不知从哪管起。

  


  
这美国警察叔叔没辙了,只能去抱怨中国爸:“嘿,你这爸是怎么当的,怎么不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的孩子,老大不小的了,不好好上学受教育,整天捏块板砖在街上晃悠,象什么话?看看我们家那个与这混小子同时出生的小丫头南韩,人家如今可长成大姑娘了,花枝招展的,人见人爱,人现在已经大学毕业,做着白领,日子过得可滋润呢,哪里象你家那臭小子。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你这当爸的也该好好管教管教了。你要不管,我可要出手了。”

  


  
这边中国爸遭了这一顿数落,心里也委屈:“我靠,我哪能跟你比,你丫是地主出身,家财万贯的,当然可以送子女上学受教育了。我家虽然以前也阔过,但后来败落成了贫雇农,好容易娶个中农出身的老婆,还离了。这些年,我没日没夜地干活,也才刚刚混个温饱,能把这孩子拉扯大就不错了,哪里还管得了教育。再者说了,我自己文化水准也不是太高,还是早先家庭败落以前念过几年私塾,对现代知识观念文化科技也没什么概念,要教也不知从哪教起。我自个这里才刚刚用业余时间自学完高中课程,正在准备恶补大学课程呢。要不这么着,你先别出手,这小子我先想办法管管,实在不行,容我跟亲戚朋友街坊邻居商量商量看,想个办法让他不要乱来。”

  


  
其实这警察叔叔虽说嘴里硬气,心里也犯怵,自己手中虽然有枪,但也不能随便开枪伤人不是,如果不使枪,那混小子真要犯起混来,照门面来上一板砖,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顶好中国爸能将那也小子好好管起来,最好是废了那板砖,心里才踏实。

  


  
于是,这些天大人们正在那里碰头开会商量着呢,不知道能商量出个啥结果来。

  


  
湘君 二00六年十月十一日

  

 回复[14]:  少年行 (2006-10-15 22:55:12)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咱只能骑着那啥看唱本--扭着瞧了。

  

 回复[15]: 梅林,晚上好! 蓝色海洋 (2006-10-16 20:36:28)  
 
  梅林,晚上好!

  
去中国出差,很久没有上镜了看你的文章了。回来一看很亲切。

 回复[16]:  陈梅林 (2006-10-16 23:41:00)  
 
  谢谢蓝海。多保重。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视角
    不胜其烦的宗教推销员 
    《时代》风云人物就是你 
    鉴真和尚和阿倍仲麻侣 
    抢夺先机和后发制人 
    索尼:何时王者归来 
    赖斯历访用心良苦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小金帮了安倍大忙 
    日本制造内外有别? 
    金秋国庆感怀 
    坐直升飞机的安倍首相 
    中日关系政冷经不冷 
    袁隆平的杂交水稻 
    IT新贵的坠落 
    我们将是气候难民 
    能源危机 
    少子化难题难在哪里 
    动漫时代 
    安南的嫉妒 
    看谁能笑到最后 
    中俄韩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麻风病在日本 
    华人二世就业得尽天时地利 
    东京上海姐妹花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