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梅林 >> 视角
字体∶
袁隆平的杂交水稻

陈梅林 (发表日期:2006-09-01 22:57:09 阅读人次:2569 回复数:3)

  

  
据说今年是中国人留学日本110周年,不知道留日第一人是谁。

  
从我有限的记忆里,只记得《西游记》里的唐僧去西天取经,即唐朝的陈玄奘去印度学习佛教。这位大师孤征独行17年,然后从印度带回了600多部佛经,穷毕生精力翻译了70多部。大师还将中国经典译为梵文传到印度去,还促成了大唐和印度的正式建交。据说至今玄奘还在印度有相当影响。唐僧取经也就是现代意义上的留学。

  
一般来说,落后国家的人到发达国家去留学,去学习先进的人文科学知识,然后或在当地工作,或回国报效。应该说,是留学生本身得益,是受益者。这是共识。

  
最近看到一则消息,是法国教育部国际署到中国招收留学生的消息。有一段有意思的文字:

  
“法国仅接待了全世界外国留学生总量中的9%,而美国接待了28%,英国接待了14%,德国接待了12%,澳大利亚接待了7%。法国政府清醒地意识到在高等教育方面太薄弱,所以已经定下外国学生的比例达到学生总数的25-30%的目标。”

  
“法国把招收更多留学生当作重要事情,理由有三。一是高等教育国际化是一种必要的演变过程,可以推进在所有知识领域内的科研发展。二是接纳留学生可以加强文化、科学上的合作力度。三是各所大学会因为外国留学生的到来而受益,因为留学生会给法国学生和教师带来新的经验。”

  
显而易见,招收留学生对招收国有很大好处,发达国家毕竟不等同于慈善国家。

  
不容置疑,美国的留学生政策为其在科技领域始终占领世界制高点起到了无可比拟的作用,她网罗到了全球的科技精英为她服务。留学不是慈善事业,作为一项产业,美国的大学也财源滚滚,获益匪浅。英法德意眼红得很呐。况且,在全球化的大趋势之下,很多专业需要对不同文化的了解,这种开放的精神是十分必要的。

  
想起了“水稻之父”袁隆平培育的杂交水稻。袁隆平发现了天然杂交稻株表现出明显的杂交优势,就提出利用水稻杂交优势的观点开始水稻杂交研究,并在世界上首次育成强优势杂交水稻。

  
杂交,是一种理论,更是一种实践。而留学生就是最好的实践对象。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因少子化原因,一些名声不佳的私立大学进入“倒闭时代”,不知留学生能否帮助他们“起死回生”。

  




 回复[1]:  雪非雪 (2006-09-01 23:22:38)  
 
  终于抢坐一次梅林桑的沙发。

 回复[2]: 关于最早的留日官费学生…… 雪非雪 (2006-09-01 23:28:37)  
 
  实藤惠秀氏在其《中国人留学日本史》的开头就提到:“1896年旧历3月底,清朝首次遣派学生十三人抵达日本,他们是:唐宝锷、朱忠光、胡宗瀛、戢翼翚、吕烈辉、吕烈煌、冯訚谟、金维新、刘麟、韩筹南、李清澄、王某、赵某。”以后这一说法几成定论并一直为学界所沿用。但据外务省外交史料馆所藏《在本邦清国留学生关系杂纂》中收录的驻日公使裕庚五月初八日致西园寺公望的书信中所附的名单可以得知,这十三人分别是:韩寿南(23岁)、朱光忠(22岁)、冯訚模(20岁)、胡宗瀛(20岁)、王作哲(19岁)、唐宝锷(19岁)、戢翼翚(19岁)、赵同颉(19岁)、李宗澄(18岁)、瞿世瑛(18岁)、金维新(18岁)、刘麟(18岁)、吕烈煇(18岁)。二者之间朱忠光(朱光忠)、冯訚谟(冯訚模)、韩筹南(韩寿南)、李清澄(李宗澄)、吕烈辉(吕烈煇)各相差一字,另外王某和赵某各是王作哲和赵同颉。此外,两者虽都是13人,但其中1人(各为吕烈煌与瞿世瑛)全然不同。笔者再次查阅了外务省外交史料馆所藏的裕庚(光绪二十二年)十月初三日致日本外务大臣大隈重信的书简,发现当时李宗澄、韩寿南、赵同颉、王作哲4人已经回国,作为补充,使馆再次从福建和安徽分别招来22岁的黄涤清和16岁的吕烈煌,将他们送入前面13名(除已回国者)学生所入的学校。因此,很明显,实藤惠秀氏所提到的吕烈煌是以后来日的,而瞿世瑛应该补入五月初五抵日的学生名单中。此外,据笔者管见,似尚未有人提到过李宗澄等四人回国后所补充的二人的来日情况。

  
————

  
网上摘来的,仅供参考。

  
ちなみに、京都大学最初の中国人留学生--「女性の権利」の訳者馬君武--(小野和子·京都橘女子大学名誉教授)

  

 回复[3]:  陈梅林 (2006-09-02 14:11:46)  
 
  谢谢雪菲桑指点。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视角
    不胜其烦的宗教推销员 
    《时代》风云人物就是你 
    鉴真和尚和阿倍仲麻侣 
    抢夺先机和后发制人 
    索尼:何时王者归来 
    赖斯历访用心良苦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小金帮了安倍大忙 
    日本制造内外有别? 
    金秋国庆感怀 
    坐直升飞机的安倍首相 
    中日关系政冷经不冷 
    袁隆平的杂交水稻 
    IT新贵的坠落 
    我们将是气候难民 
    能源危机 
    少子化难题难在哪里 
    动漫时代 
    安南的嫉妒 
    看谁能笑到最后 
    中俄韩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麻风病在日本 
    华人二世就业得尽天时地利 
    东京上海姐妹花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