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2012評論
字体∶
不安是一种力量

文炜 (发表日期:2012-04-08 00:19:50 阅读人次:807 回复数:1)

  近来常有国内亲友问我:日本经常发生地震,你生活在那里不觉得不安吗?确实,3.11东日本大地震以来,媒体总是不断重复著地震随时可能发生的预言,说是本世纪是大地震的世纪,如此一来,按理说生活在日本,的确存在不安的因素。但是往深处想,世上何处有绝对的“安”?“不安”是与生俱来的东西,无论从人的意识还是客观环境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安全、安逸之处。

  
日本是个多自然灾害的国家,日本的历史就是灾害和复兴不断循环往复的历史,而正是在不断与灾害做斗争中,日本人的国民性得到塑造。诚然,日本是地震大国,日本人理所当然地生活在“不安”中,但是我们所看到的“不安”不是消极的情绪,不安,没有发展为不满和颓废,更多地表现为一种强烈的忧患意识,珍惜现在,防范随时可能发生的灾害和危机。日本人有很强的解消不安的力量,或者说,已经习惯性地把不安变成了一种力量。就算安定之时依然居安思危,在上个世纪日本的高速经济成长时代,国富民安,民众依然勤勉、谦逊。今天,日本处在经济衰退、自然灾害的威胁中,民众更是勤勉、谦逊,所以,日本能够度过难关。

  
媒体和政府都反复强调,要做好防震的准备。民众从我做起,积极采取各种措施,如固定好家里的家具,准备充足的救灾食品。政府定期举行防灾训练,定期点验救灾物质的储备情况……在去年的3.11地震中,东京的建筑物经受了考验,无一倒塌,这让人在不安中得到了莫大的安慰。到房地产会社买房子或者租房子时,工作人员都能如数家珍地告诉你房子的防震构造。

  
一个国家国民的幸福指数由多种因素组成,那么,“不安指数”也需要综合判断。除了地震等自然灾害,日本社会有很多让人心安之因素,如犯罪率低,治安良好,交通工具便利、安全,公共空间舒适、清洁等等。日本的年轻人有种时尚习惯,他们把钱包插在后口袋里,而且还要露出半截,在治安情况不好的国度,这种时尚绝不会流行。社会和谐,这是弥足珍贵的安定因素。

  
在日本过日子,很是单纯,听不少华人学者和留学生说过同样的话:“日本是适合做学问的地方。”这里没有更多纷繁的让人疲于应付的人际关系,所以得以一门心思地埋头做学问。很多华人在日本事业有成,他们自然各有成功秘诀,不过,听到一些企业家异口同声地说:“在日本做生意其实挺容易的,按部就班就行,按规则办事就走上轨道了。”因为在这儿做生意不需要托关系,也不需要看谁的脸色,靠自己的本事、靠自己的判断去做。这里只有明规则,而没有潜规则。

  
不安的心态,哪个国家的百姓都有。美国人一贯对高失业率不安,俄罗斯人也有不安,权力至高无上的普京卷土重来,究竟能否给民众带来真正的幸福?朝鲜人咬著牙绝不把“不安”说出口,但是饥肠辘辘带来的不安写在士兵、孩子们瘦黄的脸上。不能否认,中国百姓亦有种种不安,相信大家心中都有各自的“不安”:买到伪劣产品,就业没有保障,医疗费付不起,房子被强拆了,就算是升了科级的人还要为如何找关系再上处级而焦躁不安……笔者常在国内的博客上发些日本生活感受,不时看到有人拿日本出气,在本人的博客上发言,为日本地震而幸灾乐祸等。笔者向博客管理员投诉,要求杜绝那些恶意评论,对方挺实在地说:“他们骂日本,因为他们心里有很多不安和不满,需要找出气的地方,你就同情他们,让他们有个发泄的地方,就当做了一件好事吧。”但是,把不安变成咒符般的阴暗心态,而且向社会扩散,这无论如何是无法让人同情和理解的。无奈,博客管理员只管敏感词,不管恶性词。

  
不安,常驻在我们心里,重要的是,不要把不安变成不满和失望,而要为了消解不安,为创造内心和环境的安全而努力。

  
也许有人会说,日本时时面临大地震的威胁,这种不安与生命相关啊,是的,正因为与生命相关联,所以要活在当下,活出滋味。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那你今天还不得鼓足干劲,活出精彩。日本人崇尚一种“无常美学”:世上一切都是无常的,一切都在变化,包括我们的身体,每一刻都在老化,最后走向消亡。把握无常,才能消除不安。

  
在大地震和海啸之后,日本人更加注重感情了,灾区的一些女性原本在外工作的,地震后回归家庭,她们说:与家人在一起很重要,海啸再来时就可以往一处跑了,不会因你找我,我找你而分离。

  
2012/3

  




 回复[1]:  与禅寺 (2012-04-08 10:49:28)  
 
  不安,常驻在我们心里,重要的是,不要把不安变成不满和失望,而要为了消解不安,为创造内心和环境的安全而努力。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12評論
    日本人的汉文情结 
    大学向你敞开胸怀 
    当“欺负”成了文化 
    新留学生逸事 
    东京大久保“亚洲合众国” 
    偶像是怎样炼成的? 
    作家的责任 
    不安是一种力量 
    福岛和切尔诺贝利 
    温和的右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