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2012評論
字体∶
当“欺负”成了文化

文炜 (发表日期:2012-10-21 17:34:22 阅读人次:1145 回复数:2)

  最近常见日本媒体上刊登讨论欺负问题的文章,滋贺县大津市一名中学生因不堪受欺而自杀,由欺负而导致悲剧发生,这是最为遗憾的事,滋贺县大津市的事件已经交由法律来裁定,对“欺负”有个法的界定是理所当然的。

  
在媒体上谁都在谴责欺负行为,但那只是一种就事论事的姿态。其实更应该从深层来分析,欺负对日本人来说是怎么回事,欺负为什么发生,我们应该怎样认识、面对欺负。在日本,“欺负”是常见的事,已经渗透到日本人的骨头里了,几乎每个日本人都有过被欺负的经历,在学校或者职场。也许是岛国的狭隘的地理环境决定了日本人的“爱欺负”的国民性。日本的体操奥运金牌选手内村航平和大明星木村拓哉在少年时代都有过被欺负的经历,但是他们后来变得如此坚强和包容,跨越了“受欺”,他们得以成长。当“欺负”成了文化和习惯,我们就有必要好好分析它的内涵了。

  
笔者比较欣赏东京海洋大学客座教授、艺人鱼君对欺负问题的看法,六年前鱼君在《朝日新闻》上撰文,他谈道,在中学一年级时自己也经历了被无视、被轻视的欺负。他是这样认识欺负的:欺负是动物的本能。鱼的世界也是一样的,斑鲅鱼在宽阔的大海中能够和平相处,而把它们放到水槽里,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常常会出现一群鱼进攻一尾鱼的情景。看到被攻击的鱼很可怜,把它移到其他水槽,但是原先水槽中的一群鱼又开始攻击另一尾鱼,在大海中少见鱼欺负鱼的事,但是在一个小世界里,就萌发了欺负,因为在狭小的空间里生存,大家是同类,吃同样的饵料,难免要激烈竞争。鱼君在中学里也是在一个比较小的活动小组里受到欺负。他鼓励学生们走出狭隘的空间,到校外的广阔天空下,到宽阔的大海去,就不会有受欺的心态,就把受欺之事抛到九霄云外了。

  
鱼君提示了我们,这世界很广,就算在小空间里受到欺负,你还可以到外面寻找一个新世界。当然对于学生来说,需要有人引导,不要自闭,及时走出狭小的心理空间。从心理学上说,其实欺人者何尝不是因为在比较封闭的空间里心理压抑而做出反常的行为。

  
在日本的会社里,常有前辈欺负后辈的现象。每个会社都有自己的规则,许多新人就是在“被欺”的过程中,在严厉的训练中尽快透彻地掌握了集团的规则,工薪族在“被欺”中得到了磨练。日本人讲究内外有别,“外人”要想成为“内人”,必然要接受很多磨练。笔者并非为“欺负”辩护,不留情面的严厉要求和“欺负”之间只有一步之遥,多走一步,就成了欺负。怎样把“被欺”化为动力,这就要看当事人的心态了。

  
笔者也忘不了十多年前刚来日本时在打工的地方“被欺”的经历,那时日语几乎不会,在制作色拉的工厂里,记得有位中国人在那儿当个小头目,她的日语说得相当流利,跟日本人在一起总是说说笑笑,但是可恨的是她对日语不好的同胞相当苛刻,可以说是百般刁难和挑剔,物品所放的位置移动了几厘米,都要被她数落一番。当时本人对她是又恨又妒,恨她仗势欺人,但又羡慕她有实力——日语说得溜,希望自己的日语能够尽快达到她的水平。当时就领悟了一个道理,只要你有实力,你就可以占据有利位置,可以走近权力的中央,就有了对别人提要求的权利。

  
很多在日华人的小孩刚到日本来,当父母总担心小孩在日本的学校里会被欺负,后来发现其实担心是多余的,只要小孩拥有灿烂的笑容,开朗向上,善于沟通,谦虚好学,体育出色,大家把你这会中日两国语言的人当开心果还来不及呢,谈何欺负。

  
采访过的一位留学生所说的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在大学里参加了剑道部,一开始作为新人,要为老师、前辈提包、倒水等等,时常要看前辈的脸色行事,被斥责也是常有的事。据说这是剑道部特有的文化,等级森严,新人说受欺,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问她是否喜欢这种文化,她回答说: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你身在其中,就要适应这种文化。

  
是的,当欺负成了文化,你就要学会理性分析它,而且你要学会融入其中,把负面因素转化为正面因素。

  
2012年8月

  




 回复[1]:  晓亮 (2012-10-21 19:24:16)  
 
  打人就是文化!--这是我们帮助中国研修生时,日本老板承认的。

 回复[2]: 「いじめ」→「欺负」? 日奸 (2012-10-23 16:31:46)  
 
  日本社会里的「いじめ」现象→是否就是汉语里一般所说「欺负」之意,值得商榷和探讨。

  
日本社会里的「いじめ」,非一般而言以强欺弱,弱肉强食一类,如作者清谈「欺负」般那么简单和易理解。

  


  
〉他是这样认识欺负的:欺负是动物的本能。鱼的世界也是一样的,斑鲅鱼在宽阔的大海中能够和平相处,而把它们放到水槽里,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常常会出现一群鱼进攻一尾鱼的情景。看到被攻击的鱼很可怜,把它移到其他水槽,但是原先水槽中的一群鱼又开始攻击另一尾鱼,在大海中少见鱼欺负鱼的事,但是在一个小世界里,就萌发了欺负,因为在狭小的空间里生存,大家是同类,吃同样的饵料,难免要激烈竞争。鱼君在中学里也是在一个比较小的活动小组里受到欺负。他鼓励学生们走出狭隘的空间,到校外的广阔天空下,到宽阔的大海去,就不会有受欺的心态,就把受欺之事抛到九霄云外了。

  
有一定道理。但,他这也可叫站着说话不嫌腰痛。且有正当化「いじめ」之嫌。

  
也不一定比日本小的国家,「いじめ」就一定比日本严重。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12評論
    日本人的汉文情结 
    大学向你敞开胸怀 
    当“欺负”成了文化 
    新留学生逸事 
    东京大久保“亚洲合众国” 
    偶像是怎样炼成的? 
    作家的责任 
    不安是一种力量 
    福岛和切尔诺贝利 
    温和的右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