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2012評論
字体∶
温和的右翼

文炜 (发表日期:2012-02-17 22:24:33 阅读人次:1823 回复数:7)

  本人在这里推荐一本书,铃木邦男所著《爱国、忧国和卖国》,集英社2011年11月出版。封底的作者介绍中写着铃木是政治活动家,从思想上来说,他反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他是不折不扣的爱国者,拥护天皇,维护日本的文化和传统,是地地道道的右翼,但我觉得他是个温和、宽容、令人钦佩的右翼。

  
铃木邦男在书中用散记的形式记述了自身的思想历程。

  
说到日本的右翼,人们常常会想到站在街宣车上咆哮的形象。实际上,日本的右翼亦有许多派别,如行动派、街宣派、理论派、网络派等等。网络右翼,就是在网上发牢骚,自大排外的一类人,接近我们所说的“愤青”。铃木早年在早稻田大学求学时,属于行动派右翼,常与左翼学生论战,既文斗,也武斗,一旦话不投机,便一拳打将过去,这也算上世纪60年代日本大学里的政治运动的特征吧。经过时间的荡涤,如今铃木已从行动派蜕变成了理论派。

  
原本区分日本左翼和右翼的一个分水岭是——是否拥护写明放弃战争的日本宪法九条,维护九条是左翼的基本立场。但是当下日本出现了一些“护宪派右翼”,铃木是其中一人。

  
铃木几十年间主张修改宪法,近年却变成护宪派。他的观点是:战后60年,日本一直没有修改宪法,没有参与战争,彻底维护了和平。日本宪法的前言和第九条的内容,是世界上独有的。正因为如此,近年来研究日本宪法的海外专家增多了。日本宪法已经融入日本文化,因为爱日本的文化,所以自然也爱已成为日本文化之一的宪法九条。铃木还反对授勋制度,他认为文化勋章、国民荣誉奖等应该取消,这些奖赏造成社会差别。政府应该把强者和成功者放到一边去,救助弱者才是政府的责任。看来他的爱国情怀是颇有广度和深度的。铃木希望改变右翼团体给人的可怕印象,不该是激烈、凶暴的,而应是自由、明朗的团体。右翼团体中亦不乏人才,有志之士应该为此而努力。

  
铃木所崇敬的人中,既有右翼,也有左翼。他与公认的左翼政治家加藤弘一交情颇深。2006年,加藤的山形老家房子被一名激进右翼放火,起因是加藤批判首相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当时右翼对加藤的攻击是激烈的。铃木在山形县的一个讨论会上严厉谴责了放火行为:“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理由,犯罪是绝不能纵容的。”从那以后,左翼加藤和右翼铃木成为知音,成就一段佳话。

  
铃木邦男在书中还坦白了一“趣事”,多年前曾经给亲日共的作家井上厦打过威胁电话,但是结果却是惨败。铃木在电话中无礼指责井上,而对方不急不慢地说:“原来你是右翼呵,每天从事运动很辛苦吧……你喜欢天皇,我也喜欢天皇,我也爱国,历代天皇的名字全部记得,你这个右翼肯定也记得,我如果说错了,请你纠正……”博学的井上就把历代天皇的名字背下来,铃木无言以对,败下阵来。过了几天,铃木又打电话去“复仇”,是井上太太接的,她同样很智慧地说:“在这个世界上,你能够坚持自己的想法,不停地诉说,这样的行为很了不起,每天都站在宣传车上吗?早上吃了什么呀,面包和牛奶都是外国货,你们右翼不吃吧……”铃木又是悻悻而退。从此他也明白了谩骂和攻击是缺乏智慧的表现,有内涵、包容的人总是不战自胜。

  
事情过后十年,铃木与井上厦见面,他向井上道歉,对方宽容地说:“你已经超越了右翼,你站在了另一个高度。”这是对铃木的最好评价吧。

  
铃木崇敬的左翼人士还有律师远藤诚,远藤是反对天皇制论者,认为天皇制度造成社会的差别。按理说,这与保皇的铃木理念相差甚远,但是思想上的差异并不影响他们成为朋友。远藤诚对任何派别的人都态度诚挚,右翼人士被警察逮捕,他照样做辩护人。他举办晚会,左翼和右翼都邀请,向有钱人收费,而穷人免费,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士均参加,政府官员、企业家和黑社会的人同席。铃木说,虽然与远藤诚政治理念迥异,但是跟他在一起觉得很自在,他有激情但是很宽容,有战斗性但又很谦虚,虽不同政见,但能和睦相处。

  
看铃木邦男这位右翼的“成长历程”,笔者颇有感触。凡是爱国者大约有“洁癖”,只有自己的国家最好,人民最伟大,山河最壮观。日本右翼的最显著的标签也是爱国,但有些爱国者是狭隘的。他们认为,保护美丽、清洁的日本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不容许别人说日本一点儿坏话,眼里容不得沙,面对不同意见者,动不动就焦躁、动怒、咆哮。日本有些右翼还抵制过美国货。而像铃木这样的右翼,依然是爱国者,但他已经脱离了“洁癖”,善于兼收并蓄。几十年来,铃木与左翼、右翼都打交道,他得到了不同思想的熏陶,不再拘泥于自己,不断走出自己,也得到了更多的尊敬。

  
不管左翼还是右翼,都在一个思想舞台上展现自己,面带微笑地让观点自由碰撞,这是理想社会的左翼右翼的生存方式。想起中国知识分子中,也有左派右派之分,时有冲突和骂战。有的左派借着自己占领“爱国者高地”的优势,动辄动粗口,实在有违公德和伦理。一个社会中,左派和右派并存,这是一件好事,左派右派如果都善于协商和妥协,那就更是这个国家和社会的幸事,百姓也有福了。

  


  
2012/1

  




 回复[1]:  旅人 (2012-02-18 00:41:40)  
 
  难得文炜能看得进这类枯燥的书,也能认真写出这么翔实的书评。

 回复[2]: 建议板凳同学认真一读 科长 (2012-02-18 09:38:40)  
 
  

 回复[3]:  judongyi (2012-02-18 10:11:35)  
 
  科长さん

  


  

 回复[4]: 奉命认真阅读了,写得不错。 自带板凳 (2012-02-18 10:43:20)  
 
  本局长本来属于“温和的左派”。

  
现在,跟铃木一样,早就超越了左右翼,站在了另一个人生的高度。

  
本人对于左右派之类的词汇很不以为然,一般不使用这类词汇。

  
我对中国人的批判,主要着眼于他们的愚昧。并非“左”或“右”。

  

 回复[5]:  科长 (2012-02-18 11:43:30)  
 
  鄙视智商歧视

 回复[6]: 绝对不敢苟同 开明乡绅 (2012-02-18 22:39:24)  
 
  〉〉〉本局长本来属于“温和的左派”。

  
从未感觉到局长的“左派”色彩,如果局长是左派,哪怕是最温和的,那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右派了。

  

 回复[7]:  panuen (2012-03-10 15:06:34)  
 
  呵呵,因为这文章,文老师被骂成脑残,幸亏没把腾讯微博里的发言连出来,不然您肯定得替那市长背会黑锅。话说文老师胆子够大的,那个风口浪尖居然在腾讯那样说,而且没成为被围攻对象,服矣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12評論
    日本人的汉文情结 
    大学向你敞开胸怀 
    当“欺负”成了文化 
    新留学生逸事 
    东京大久保“亚洲合众国” 
    偶像是怎样炼成的? 
    作家的责任 
    不安是一种力量 
    福岛和切尔诺贝利 
    温和的右翼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