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2011评论
字体∶
志愿者之心

文炜 (发表日期:2012-01-22 11:52:34 阅读人次:990 回复数:0)

  多年前,笔者采访一位在日本开料理店的华人女老板,对方谈起一件让人印象至深的事。女老板有一智障女儿,她说:“女儿的成长多亏了志愿者帮助,女儿上的是智障者学校,经常有志愿者来学校和智障孩子们交流。假日,志愿者们来到家里,接女儿参加各种活动,他们年复一年坚持下来,很感谢他们。我们永远记住志愿者之心。”

  
在日本,志愿者活动是比较普遍的。初中生考高中时,履历书如果有“参加过志愿者活动”的记载,往往给高中学校留下好印象,有利于升学。从2007年开始,东京都在都立高中课程中设置“奉仕的时间”,也就是让学生体验志愿者活动。许多企业把志愿者活动当作社会责任(CSR)的一环,设立了社员志愿者休假制度,也就是说,参加志愿者活动后,可取得休假。文部科学省规定,大学生到灾区开展救援活动,可以适当算学分。在3·11大地震后,日本的志愿者文化更加根深蒂固和丰富了,一些企业把参加灾区志愿者活动作为新人社员研修的一项内容。

  
“灾害志愿者”是多灾的日本特有的产物,由来已久。1923年9月1日,关东大地震发生后,当时的东京帝国大学的学生在上野公园等地救助灾民,他们在上野公园为灾民搭建了临时厕所。灾民们见日本最高学府的天之骄子奋力建厕所,深受激励。1948年6月28日的福井地震之后,东京学生同盟和京都府等地的青年到灾区修堤坝,向灾民分配粮食。1995年1月17日,阪神大地震发生,日本全国137万志愿者赶到灾区,当年被称为“志愿者元年”。同年7月政府修订了《防灾基本计划》,补充了“防灾志愿者活动的环境整备”、“接受志愿者”等条目。同年12月,阁僚会议决定,每年1月17日为“防灾和志愿者之日”,1月15日到21日为“防灾和志愿者周”。1995年12月,“志愿者”这一词汇,正式写入修正后的《灾害对策基本法》。

  
2011年,“灾害志愿者”在日本成为流行词。因为发生了大地震,志愿者活动空前活跃,2011年被称为“灾害志愿者元年”。天皇的孙女、前不久满20岁的真子,最后的19岁是在志愿者活动中度过的,她参加了宫城县石卷市的志愿者活动,辅导孩子们做功课。

  
在3·11大地震发生后,曾经出现过志愿者涌向灾区的状况,他们好心办了坏事,一度给灾区添乱。空前的灾难让志愿者活动面临新的课题。在重灾区宫城县石卷市,志愿者有组织、有计划、有纪律地开展活动,成为灾害志愿者的典范。在石卷市,志愿者和行政部门之间及时互通信息。志愿者出发到灾区之前,组织者召开说明会,向志愿者介绍灾区情况,让他们自备食物、防寒衣服、帐篷等物资,如果空手而去将给物资已经十分缺乏的灾区增加负担。到了灾区之后,志愿者组织每天开准备会,公布当地受灾情况、避难状况、废墟清理进度等。自卫队、志愿者、政府部门工作人员每周开一次协调会议。灾区的信息流通十分重要,志愿者们还发行灾区小报纸、绘制受灾地图,让灾情一目了然。在大地震后的两三个月里,在石卷市出现了千人共同清除废墟和志愿者为两万人开饭的壮观场面。

  
灾害志愿者们还创设了志愿者与灾民交流的网站,供需双方在网上交流,比如,灾民需要理发人员、帐篷等等,马上有志愿者响应。志愿者把要奉献的物品拍个照放到网上,如棉被、衣物等,等待受灾者受领。

  
灾后重建,心灵的疗伤与复原是关键。大地震萌生了多种多样的志愿者活动,在岩手县,出现了“倾听志愿者”,志愿者来到单身老人家中,倾听老人的烦恼,解消老人因地震而带来的不安心态。志愿者们以心传心,亲切的话语让老人笑颜重现。

  
2011年在日本,到底有多少志愿者参与了灾区的清理和重建?目前还未有确切的统计数字,恐怕是无法统计的。还有多少人虽然身未到灾区,但也为灾区的复兴作了实实在在的事。

  
前不久,笔者偶然路过东京大冢车站,看到地震灾区东北物产展,核电事故之地福岛的大米、白菜,重灾区岩手县陆前高田的大蘑菇、秋刀鱼等,不到一会儿都被大家抢着买光了。笔者也提了一串仙台的大辣椒和宫城的冷冻小点心回家。买灾区食品,虽然这并不是投身志愿者活动,也算志愿者之心闪现吧。一个社会,只要人人拥有志愿者之心,和谐、进步不是梦。

  
2011.12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11评论
    偶像西岛秀俊 
    志愿者之心 
    鲁迅的日本粉丝  
    午夜的收音机突然传来警报声…… 
    花一样的国度 
    江古田的裸体生活 
    日式“厚脸皮” 
    让留学生从日本塾文化中受益 
    杀人犯为何能出书 
    灾后自卫队的地位提高了 
    日本音乐家与网络音乐盛宴 
    日本80后为何“厌消费”? 
    我们不再翻书阅读了吗? 
    日本大众文化总是亲近你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