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2011评论
字体∶
杀人犯为何能出书

文炜 (发表日期:2011-05-18 22:58:39 阅读人次:1729 回复数:1)

   起初看到报纸的畅销书栏目介绍那样一本书,一时以为自己的眼睛看错了。那是杀人犯市桥达也所写的《逮捕之前空白的两年七个月的记录》。虽然媒体把这本书称为忏悔手记,但杀人犯竟然能出书,而且成为畅销书,颇有些不可思议。市桥达也涉嫌于2007年3月杀害英国籍女子林赛·安妮·霍克并弃尸而逃,当初警方悬赏金额是日本治安史上最高额的1000万日元。流浪中他还曾经去整容,试图改头换面,但终究还是难逃法网。

  
这本书是2011年1月26日由幻冬社出版的。书中记载了市桥达也杀人后的逃亡过程,书的封面和插图,也是市桥画的。在逃亡过程中,他流浪大半个日本,使用过的交通工具有电车、船、巴士、自行车等,这书给人的整体印象是历险记、游记。市桥达也的文笔还算不错,他在书中写道:“逃跑,对被害者还有其他许多人来说是第二次的伤害,所以我决定不再逃避,从2007年3月26日开始流浪,到2009年11月10日被逮捕,我在什么地方,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我在想些什么,我不想再逃避了,记录下自己的逃亡经历,忏悔自己犯下的罪,我也做好了遭痛批的准备。”

  
客观地说,这是一本思维清晰的书。为什么杀人犯的逃亡手记能成为畅销书?首先,人们对他的逃亡生活有兴趣,读过的人都说,现场感很强,情节曲折。有读者说:书写得很真实,买回来的当天就读完了。书中有很多媒体没有报道过的细节,有故事性,可读性,是一般人所没有的经历。杀人犯的心境如何?在逃亡过程中有哪些惊险故事?无疑,这些都成了书的卖点。据传这本书有可能被改编成电影。在网络上,市桥达也这位冷血杀手甚至还拥有女性“粉丝”,她们称呼他为“市桥大师”、“逃亡王子”。

  
的确,日本出版界遵循市场至上主义的原则,只要预想能够畅销,只要在法律许可范围内,任何人(包括杀人犯)、任何题材的书都能出版,但是杀人犯的名字和畅销书挂钩,这事理所当然引起争议。网上有人调侃:犯罪之后,还有发财的机会啊,走出监狱成了畅销书作家,还是大款,真不错。有人甚至怀疑日本人的伦理观已经扭曲,如此若无其事地接受杀人犯的书,出版社的道德观也受到质疑。普通读者难免猜测有多少版税入了市桥的腰包,这并没有公开,但既是畅销书,作者的收入便不菲。一些读者则好心地提出建议,市桥应把版税作为赔偿金给受害者家属。

  
市桥之外,其他犯罪者出书的也不乏其人。原活力门社长堀江贵文最近被判服刑2年6个月,难逃入狱的结局。他因经济方面犯罪2006年被羁押约三个月后,以三亿日元交保。五年来,堀江贵文利用媒体狠狠捞钱,出书、出电子杂志、上电视高谈阔论。他的确是个生财有道的生意人,每周发行一则电子杂志,日本的电子杂志多是免费的,而堀江贵文的电子杂志是收费的,如今订阅他的杂志的读者已经超过一万名,每月每人收费840日元,一年的收入约1亿日元,扣去电子杂志发行公司的40%手续费,还剩余6000万日元。去年6月堀江出版了小说处女作《拜金》,今年2月又发表续篇《成金》,俨然是作家派头。

  
在得知自己即将进监狱之后,堀江还开记者会,宣布准备在狱中继续发行电子杂志。在监狱里自然是不能上网的,堀江透露,将在狱中手写稿件,交给秘书来操作发行。可以肯定的是,堀江来自狱中的报告还将使电子杂志的读者数量直线上升。

  
艺人酒井法子吸毒曾轰动一时,去年底,她也出版了自叙传记《赎罪》,那是朝日新闻出版社策划的,据说在出版社的点拨下,酒井才决意详细说明吸毒风波的真相以及毒品不断侵蚀社会的现状。

  
不管是市桥达也、堀江贵文还是酒井法子,他们虽然触犯了法律,但他们所写的东西不见得是“毒草”,相反可能让人受益。在信息丰富、民主制度健全的现代社会,相信读者应有足够的判断力来辨别善恶,再说每个人心中自有一条道德标杆。

  
无孔不入、大胆的日本出版界,善于以揭秘的手法招徕读者,又怎会放过杀人者的逃亡故事?犯罪者著书,成为日本一种社会现象。对罪人来说,面向大众发出忏悔之声,也不失为一种心灵洗礼吧。

  


  
2011-5

  


  


  


  




 回复[1]: 居然将堀江与市桥 三国天下 (2011-05-19 11:07:20)  
 
  这样的人渣相提并论啊

  
再说人家堀江不还在「異議申立て」中吗?~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11评论
    偶像西岛秀俊 
    志愿者之心 
    鲁迅的日本粉丝  
    午夜的收音机突然传来警报声…… 
    花一样的国度 
    江古田的裸体生活 
    日式“厚脸皮” 
    让留学生从日本塾文化中受益 
    杀人犯为何能出书 
    灾后自卫队的地位提高了 
    日本音乐家与网络音乐盛宴 
    日本80后为何“厌消费”? 
    我们不再翻书阅读了吗? 
    日本大众文化总是亲近你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