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2011评论
字体∶
日本大众文化总是亲近你

文炜 (发表日期:2011-02-22 22:23:56 阅读人次:1594 回复数:2)

  日本动漫享誉世界,日本对外输出大众文化可谓不遗余力,推陈出新。

  
动漫之外,近来,有一种新的日本大众文化正在悄悄地亲近你——那就是“轻小说”(Light Novel),也称娱乐小说,轻小说与漫画好似孪生姐妹,小说的封面多为漫画,书中漫画插图也多,读者对象多为年轻人。在日本,轻小说比其他读物价格较为便宜,当然也有少数设计精美的高价轻小说。

  
轻小说的发端始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从本世纪初开始发展迅猛,形成潮流。轻小说的题材多为恋爱、科幻、推理,在表现手法上可谓浪漫、幻想、恐怖和神秘相交错。轻小说有的改编于电子游戏、电影和动漫作品,反过来,轻小说成为动漫和电影、电子游戏原材料的也不少,可谓相辅相成。

  
在日本,轻小说的读者群原先多为中学生,现在读者年龄层逐渐被拓宽,作者也不见得是名不见经传的新手,知名人气作家纷纷加入轻小说作者的行列,如乙一、小野不由美、樱庭一树等,其他获得权威性文学奖直木奖的作家也踊跃执笔轻小说。

  
当然,日本出版界的目标不仅是在本国形成轻小说风潮,他们还意在向海外推广这一大众文化——首先是在中国大陆、台湾,接着在中东地区开拓轻小说市场,抓住年轻读者的心。

  
此次日本向外推广轻小说使用了新的与时代接轨的手法——和当地出版市场形成互动趋势,输出作品的同时也引进作品,通过交流促繁荣。第一站便是台湾。日本角川书店于2011年元旦发售了台湾年轻作家久远的轻小说《华葬传》的日语翻译本,这也是角川书店首次发售汉语轻小说。角川书店的台湾分店于2008年设置了“台湾角川Light Novel大奖”,《华葬传》是该奖的第一届获奖作品。据称轻小说在台湾已经非常盛行。台湾角川书店从2002年的《罗德岛战记 序章》开始,相继推出了《凉宫春日的忧郁》、《灼眼的夏娜》等多部实力巨作。在台湾,轻小说是从2006年开始红火的,去年市场销售规模已经达到9.35亿日元,日本出版界人士认为,台湾面向学生的文学很少,所以轻小说填补了空白,台湾的轻小说市场还很有潜力,因为发行量才是日本的二十分之一左右。

  
下一步,日本出版界的目标就是市场潜力更大、人口13亿多的中国大陆了,去年角川书店已经在广州设立了分社,推出了《华葬传》等6部轻小说作品。去年6月,日本80后作家西尾维新的力作《刀语》被引进中国,由江苏文艺出版社推出,书本身虽然未形成热潮,但是也算日本轻小说作家在中国“出道”。

  
角川书店的社长井上伸一近日对媒体说:“日本漫画较难得到中国政府的出版许可,小说的话就容易得到批准了。我们要在当地培养作家和编辑,在亚洲形成轻小说一体化市场。”看来中国大陆作家作品登上日本的轻小说舞台也为时不远了。看这架势,日本在亚洲、乃至世界领导大众文化新潮流并不是梦。

  
日本推广大众文化,最基本的一手是——注重从娃娃抓起。由于宗教、文化等原因,日本在中东伊斯兰教区域推广动漫、轻小说不如在中国大陆、台湾那样顺风满帆。日本知名出版社集英社的忍者漫画《NARUTO》在30多个国家出版,但还是难以攻下中东的文化堡垒。不过,出版界人士不气馁,他们认为首先要讨小孩的欢心,小孩的心灵世界是共通的,尽管国度不同,小孩喜欢的东西相近。而且只要小孩觉得好玩的,大人也一定能接纳。所以他们正小心翼翼地选择题材和作品,避开宗教和文化上的禁忌,在中东沙漠大地举办动漫展览等,向年轻一代介绍动漫和轻小说。集英社去年10月在土耳其举办漫画展,该出版社的拳头产品——漫画刊物《周刊少年》被重点介绍,让少男少女倾倒。《周刊少年》还出版有德文版和英文版。

  
也许,现在中东的孩子们像当年年幼的我们对《铁臂阿童木》、《一休》等动画片如痴如醉一样,正对日本漫画中的美少女爱不释手……直到有一天“蓦然回首”,才发现成长的路上总有日本大众文化的影子相随,以至挥之不去了

  
2011年1月




 回复[1]: 漫画 杜海玲 (2011-02-24 20:18:48)  
 
  有本绝望先生很好看。

 回复[2]:  文炜 (2011-02-24 22:10:03)  
 
  漫画就是最健脑的书呵,海玲还说不读书……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11评论
    偶像西岛秀俊 
    志愿者之心 
    鲁迅的日本粉丝  
    午夜的收音机突然传来警报声…… 
    花一样的国度 
    江古田的裸体生活 
    日式“厚脸皮” 
    让留学生从日本塾文化中受益 
    杀人犯为何能出书 
    灾后自卫队的地位提高了 
    日本音乐家与网络音乐盛宴 
    日本80后为何“厌消费”? 
    我们不再翻书阅读了吗? 
    日本大众文化总是亲近你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