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2010评论
字体∶
“东京岛”上的中日比较

文炜 (发表日期:2011-01-09 00:40:21 阅读人次:1627 回复数:3)

   前一段看了日本推理小说家桐野夏生的小说《东京岛》,这部小说已经改编成电影上映了。故事很奇特、精彩,描写一个女人和30多个男人,在一座荒岛上所遭遇的风风雨雨。故事发生在不特定的年代,模糊时空给了读者和观众充分发挥想像的余地,从东京岛这一名称看,应是离当下不远的,既陌生又熟悉,既遥远又切身。

  
桐野夏生本身并没有什么中国背景,但是在这部小说里出现了颇多的中国因素。女主人公清子和丈夫开始环游世界一周的旅行之后仅三天就遇到大风浪,经数日漂流之后,来到了一个无人岛,三个月后,23名日本年轻人也漂流到岛上,落难者将小岛命名为“东京岛”。 三年后,11名试图偷渡到日本的中国人因利益纷争问题被抛在了这一荒岛,于是在封闭一个的空间里,以唯一一个女人为中心,本来没有任何关系的一群人之间发生了诸多生命故事……

  
“东京岛”上的中日比较还是耐人寻味,在小说中,与冷静但略为消极地等待救援的日本人相比,中国人显得更容易适应环境,更愿意用自己的双手改变环境,强悍、野心勃勃。起初日本人鄙视中国人是被丢弃在岛上的,而日本人自身是因工作原因遭遇风暴,靠自己的力量漂流上岛的。但是日本人很快被中国人的生存能力所惊讶和感佩。中国人粗线条地生活,生活习惯不好,如肆无忌惮地全裸着,随地大小便,乱扔垃圾,像野生动物一样。他们把老鼠、蜥蜴养起来,让它们繁殖,以增加日常食物中的蛋白质;他们把小鱼在太阳下晒干,制成保存食品,或捣碎制成汤汁等。与日本人相比,中国人在“吃”的方面表现出了天生的才能,在开发饮食材料方面具有无以伦比的能力。中国人把日本人不敢碰、担心有放射性物质的大油桶的盖子揭下,做成了中华料理铁锅,日本人由此担心中国人接着在岛上连武器都要制造出来了。中国人中有个头儿,叫杨,有着绝对的权威,目光锐利,神色严峻,他能指挥全体中国人去排除万难地集体求生。中国人总是一起生活,而日本人分散在名为“池袋”、“新宿”、“涉谷”等村落生活着。日本人也有自己的骄傲之处,那就是善于美化生活,从椰子皮上抽下纤维做衣服,做家具,用野花做花环,捕捉小猴作为宠物饲养等,日本人在何时何处都不忘时尚和文化,他们在绝境中还在思考个人的生存价值,咀嚼内心的寂寞与疯狂……岛上唯一的女人清子,最终也是倾心于中国男人,她曾经瞒着同伴,与中国人一起乘船出逃,她觉得与野性十足的中国男人一起生活会更愉快,更能体现自己女性的价值。

  
小说中对中国人的个性描写还是比较贴切的,甚至有些地方有美化的趋向。有意思的是,影片《东京岛》上演期间,参演的20多名男演员在影片的宣传活动中,回答同样的问题:如果你是清子,将选择哪个男性?多人选择了“杨”这一中国人角色,说他生存能力强,有男人味,是可以让女人依靠的男人。

  
《东京岛》的主旨写的是深层次人性,中日比较并不是主题,但是看过小说中有关中国人、日本人面对恶劣生存空间异同态度的描写后,笔者不禁饶有兴趣地延伸思考:如果现实中一群中国人和一群日本人在一座孤岛上不期相遇,那会发生什么呢?暂且不去论输赢,不期而遇的中国人和日本人如果能够联手创造新世界,把中国人的动手能力和日本人的时尚精神相结合,相信不管是“东京岛”还是“北京岛”,都会出现美丽的奇迹。

  
小说与现实中的世界还是存在某种连接点的,今后中国人和日本人之间的接触和碰撞会越来越多,碰撞发生在海上、在陆地,更在人的心里。随着中日力量对比的变化,中日之间出现很多新的焦点,日本媒体上已经开始频繁议论这样的话题:到中国谋生的日本人越来越多了,怎样和中国人上司相处?来日本观光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了,如何抓住中国游客的心?五年、十年后,上海将变成什么样?当不少中国人对日本过去的所作所为还是恨得咬牙切齿时,殊不知日本人已经悄悄在汲取今天的中国人的优点,当然也关注弱点。虽然中国和日本这两个东亚强国之间现在仍在相互猜疑和防范,但不可否认中国人和日本人不由分说走得越来越近了,现在的问题是不仅要“走近”,更要“走进”。

  
2010.11

  




 回复[1]:  东京博士 (2011-01-09 10:57:12)  
 
  说得很有道理,连我最近都不断“走进”中国了。日本人其实糊涂虫很多,做事太死板僵硬,猜疑心重,亦步亦趋,所以现在的日本人大多数都不具有创新开拓精神。

  
08年的金融危机后,日本不是没有出口,而是他们不会找出口,甚至出口就在眼前都不敢走进,虽然也有不少人走向了海外,那依然死抱着所谓的日本常识,墨守成规的思维阻止了日本摆脱现状。以下最新消息——

  


  
世界GDP局势变化最新信息

  
2009年,全世界GDP中所占比重的前三名:

  
1。美国24.1%

  
2。日本8.7%

  
3。中国8.6%

  
2009年世界各国人均GDP前三名:

  
1。卢森堡

  
2。挪威

  
3。瑞士

  
卢森堡人均GDP(10万627美元/人)大约是日本的3万9530美元/人的2.7倍。另外排行第16的日本比2008年上升了3名,被追赶上的三国分别是爱尔兰,英国和意大利。

  
据预测,日本的GDP继不久前被中国夺走了第二之后,2010年将再次被印度(4兆4129亿美元)赶上,日本(4兆3223亿美元ル)则跌至世界第四。

  
据国际咨询公司PwC分析预测,2017年,新兴国7国(中国,二期印度,巴西,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土耳其)GDP总额将达到35兆1692亿,超过先进7国(G7:美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加拿大)GDP总额的34兆8335亿美元。

  
2019年,中国的GDP总额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2047年印度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二,2050年世界各国的GDP排名为

  
1。中国

  
2。印度

  
3。美国

  
4。巴西

  
5。日本

  
新兴国7国中,中国由于存在生产年龄层和人口急剧减少的问题,经济持续成长率将逐渐低于印度,印度尼西亚,巴西,土耳其和墨西哥。2009年-2050年的经济成长预测

  
1。越南8.8%

  
2。印度8.1%

  
3。尼日利亚7.9%

  
4。中国5.9%

  
5。印度尼西亚5.8%

  
。。。

  
德国1.3%

  
日本1.0%

  
信息来源——《产经新闻2011/01/09》http://sankei.jp.msn.com/world/asia/110108/asi1101082052003-n1.htm

  


  

 回复[2]:  小木樨花 (2011-01-09 13:50:54)  
 
  确实是很精彩的小说。

  
减去了文明社会的要素,人还剩下什么?越是野蛮低素养的人越是容易生存。越是高的文明在孤岛上越是脆弱。素养越高的人死得越快(たぶんこれが作者の主張の一つ)。

  


  
>>岛上唯一的女人清子,最终也是倾心于中国男人,她曾经瞒着同伴,与中国人一起乘船出逃,她觉得与野性十足的中国男人一起生活会更愉快,更能体现自己女性的价值

  


  
这点不敢苟同。

  
清子和中国人一起乘船企图逃离无人岛的那次,并不是因为倾心于中国男人。相反,她一直很厌恶杨。(佩服中国人的生存能力是真的,但是厌恶感和轻蔑感也是明显的。)

  
事实上,杨提出要带她离开孤岛的时候,她正和新婚的第4任丈夫GM即ユタカ相互信任情投意合(有大量赤裸裸的文字描写她的幸福感,无论肉体还是精神,ユタカ都是清子的最爱)。她也想借助中国人的力量逃离孤岛,但又十分舍不得ユタカ,以至于逃离过程中一直在想念ユタカ,她担心ユタカ受不了打击:

  
[清子は暗い気持ちになって…清子の住まいであるチョーフの丘に、貧相なマンゴーの木が一本あったことを思い出し、急に島が懐かしくなった。現金もなので、ユタカはどうしているだろうと切なくて仕方がない。ちょうど今頃、ワタナベが注進に及んでいるはずで、ユタカは自分の裏切りを知るだろう。どれほど傷つくことか。記憶喪失が悪化しなければいいが。清子が意気消沈しながらマンゴー]

  
她在乘船之前与杨没有任何男女关系(如果她爱杨,那是很容易做到的)。在逃离船上被杨强暴,是十分的不愿:

  
[来た、遂に。清子は観念して周囲を窺った。四人のホンコンたちは眠っていて微動だにしない。…ヤンは仲間など全く気にしない様子で、ワンピースをまくりあげ、清子を背後から犯した。ヤンが一方的に腰を動かす間、清子は鼻を摘まみながらマンゴーを手に、船尾から上半身を乗り出して海を見ていた。ヤンの性交は下手糞で自分勝手、三番目の夫ノボル以下だと馬鹿にしながら。好きでもない男との性交渉は慣れっこなので、涙も出なかった。犬だ、犬。](这段文字完全把清子对杨的爱意的可能性否定了。)

  
直至清子最终和歌唱队的人逃离孤岛,她始终对杨抱有恐惧厌恶不屑不理解的情绪。孩子虽然很可能是杨的骨肉,但是清子并没有那种纯粹的母爱(母爱也是具有高度社会性的--这可能是作者要说的另一个主张),她只是利用杨知道孩子可能是杨的骨肉而避免中国人(ホンコン)的加害,并利用依然处在文明状态下的歌唱队的人们对婴儿的爱心,给自己创造出了逃离的机会。

  
在没有其他选择项的情况下,女人虽然可能会利用肉体来借助一个强势的人的力量以保护自己,但是如果她和这个人没有精神的沟通(杨和清子语言基本无法沟通,精神也没有交流)的话,他们之间即便能有孩子,也依然没有超越动物的性关系,而没有成为人的信赖关系。

 回复[3]:  小木樨花 (2011-01-09 13:54:38)  
 
   我觉得作者通过小说中的中国人(ホンコン)和日本人(トウキョウ)的对比,对日本人的典型特质明贬实褒(即便不是褒,也是认同)。

  
一个国家的沉浮,有时和这个国家的国民的是否努力和是否创新并不成正比。日本发展的停滞的前因并不是国民的不争气(高度经济发展期和近年国民气质其实并无本质变化),很重要的一个要素可能是“プラザ合意”。在巨大的汇率框架下,日本产品的竞争力大大下降,企业和个人的努力在这个巨大的框架下显得十分无力。如果日元低的话,韩国电子行业能有现在这样的竞争力?プラザ合意可能是把日本发展的机会的大部分割让给了其他国家。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10评论
    今夜来敲门的是“朝日”还是“读卖”? 
    日本人的教育观——如何实现梦想 
    “东京岛”上的中日比较  
    经济成长时代日本人怎样游世界? 
    谁把“毒饺子”政治化了? 
    “东京中华街”不是街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