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2009评论
字体∶
89年出生的人不知道89年发生的事

文炜 (发表日期:2009-06-08 21:44:50 阅读人次:4955 回复数:23)

   意大利历史学家克罗奇有过这样的著名论断:“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这话内涵深刻,一方面是说,今人不可避免地站在当今功利的立场上,用当下的语境去诠释历史。另一方面,一切当代史也是历史,很快就会成为历史的一部分,“活在现在”、“把握现在”很重要。如果对当代史无法很好地把握,那么过去和未来可能就失去了连接点。

  
最近采访几位国内的大学老师和大学生,问大学生:你知道20年前6月发生的事吗?答:“稍微知道一点儿,听说是学生游行,但具体做什么不知道”,还有人干脆说“不知道”,“我们只关心现在网络上有什么新鲜事”。

  
一位大学老师说:“现在的大学生好像没有特别关心的东西,‘国家前途、命运’这些词对他们来说很陌生,他们对20年前发生的事也不大感兴趣。现在毕竟生存压力大,大学生找工作是当务之急。”还有大学老师说:“大学生不仅不知道20年前的事,连‘文革’、‘大跃进’、‘反右’都不了解。”

  
看来中学历史教科书对当代史的记载很匮乏,意识形态仍在主导着教科书。惭愧的很,本人对中国当代史亦是了解不够,比如对西藏问题是来日本后才略知一二的,以往也无从知道。相信现在中国大多数80后对当代史很陌生,可以这么说吧,89年出生的人不知道89年发生的事。前不久,香港中学会考历史课试题中,首次出现了有关80年代末政治形势的考题。考题是选择题,让考生选择:“当时中国实行价格闯关,出现抢购风潮和官倒现象,是哪些年;当时中共总书记是谁?”这虽然是一道分数只有两分的小试题,但是毕竟是个很大的“进步”。

  
为什么和中国人的当下命运贴近的当代史是如此被冷落?很多历史事件还被规避,有太多的禁忌。无疑,中国几十年的当代史包含了不少灾难史,有天灾更有人为的,对那些灾难还是有难言之隐,当政者选择避而不谈,以免影响所谓的“安定团结”。只是,忘却、隐瞒灾难的民族,以后可能会发生更大的灾难。一个民族能否正视自己造成的灾难,是考验民族是否有责任感和自信心的一个标尺。长年来中国总是指责日本忘记历史,要求日本道歉,其实在批评别人的历史观有问题时,也应审视自己的历史观,当代史上,政府多少次伤害了民众,也有太多该向民众躬身致歉的时候。历史观不该仅仅对外而言,更应用来对照自身。

  
20年来,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了十倍,据称中国经济将在今年年底前赶超日本,提前十年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不可忽视的是,今日中国也产生了数千万失地农民和失业民工,贫富差距拉大,社会分化加剧,金融危机又加剧了社会不安定因素,民众缺乏诉求的渠道,暴力抗法事件增多。20年前,大学生中的党员比例只占1%,现在达到了8%,但是年轻党员再也没有人敢批评党或政府了,或者说根本就没想过要提出什么改进的意见,不少学生更直言入党是因为考公务员或找工作方便。长期以来,媒体对社会问题多是采取一种滞后的报道方式,比如,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消息“对外贸易开始出现好转迹象”,“治安明显好转”等等,但什么时候治安开始“转坏”的?是怎样程度的“坏”?那就不告诉你了。这就意味着每天的历史记录是滞后的,或者说真实性打了折扣。

  
对当代史浑然不知的年轻一代在想些什么?一些年轻人看上去有一种与历史脱节的感觉,他们普遍缺乏人文科学方面的素养,他们的行为很“叛逆”、看起来富有“个性”,但思想空洞,他们不关心公共事务,只关心自己能否找到一个工作。《中国知青史——大潮》的作者、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员刘小萌曾到台湾执教,他说过这样的话:“和内地的大学生比起来,台湾大学生对中国当代史的了解要多很多。包括对‘文革’、对知青史的了解。”这话该对大陆的历史教育有警醒作用。

  
关于历史还有这样一句英国人科林伍德的名言:“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因为思想构成了历史的本质,是呵,没有记忆的一代,如何用苍白的心灵去书写历史?

  




 回复[1]: 在一个自由国家,人们可以疏离政治; 陈希我 (2009-06-08 23:10:48)  
 
  但在一个专制国家,人们必须关心政治。

 回复[2]: 》》:[思想空洞] 老唤 (2009-06-08 23:20:29)  
 
  不是[思想]的问题,是[大脑]的问题。

  
大学生和教授,水平相当。

 回复[4]: 拒绝遗忘 科长 (2009-06-09 08:36:18)  
 
  这大概就是每逢六四局长要发病的原因。

 回复[5]:  黑白子 (2009-06-09 08:42:14)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几十年如一日,未来的几十年亦将如是!

 回复[6]:  挺好 (2009-06-09 09:36:44)  
 
  >据称中国经济将在今年年底前赶超日本,提前十年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回复[7]: 不知道64还不算什么 自带板凳 (2009-06-09 13:41:15)  
 
  以后,很多中国人连赵紫阳和胡耀邦都不知道了。

  
而这两位,都曾经当过他们党的总书记,是一把手啊!

  
连一把手的名字都能抹煞掉,其他的事儿还在话下吗?

  


  

 回复[8]: 预期说他们不知道六四,不如说他们不想知道。 林思云 (2009-06-09 13:50:24)  
 
  现在的一代新人,对政治的兴趣太少,基本是经济动物,政治动物是上一代的遗民。

  
日本也是一样,现在再没人关心安保了。

 回复[9]: 完全两码事儿。 自带板凳 (2009-06-09 16:43:09)  
 
  中国人想不想知道,还是能不能知道?

  
答案是后者。

  
政府人为地阻止你知道的渠道和权利。

  
换句话说,就算你想知道,你也没办法知道。

  


  
日本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他如果不想知道就是真的没有兴趣。

  
如果他想了解的话,有的是资料让他自由地研究。

  


  
我给别人举例说:

  
两栋高楼,一栋楼里既有电梯又有楼梯,这样,你既可以选择乘电梯,也可以选择爬楼梯。

  
另一个高楼里没有楼梯只有电梯,结果是:你只能乘电梯,你没有爬楼梯的选择项。

  


  

 回复[10]: 文炜 邓星 (2009-06-09 16:49:49)  
 
  不好意思才看到。写得很好。

 回复[11]:  东京博士 (2009-06-09 16:58:39)  
 
  板凳健忘,某个国家曾经规定6层以下的居住房不许设计有电梯,你只能爬楼梯,别无选择,哪怕是7老8十弯腰挺肚怀抱婴儿大包小包的。

 回复[12]:  自带板凳 (2009-06-09 17:16:12)  
 
  我举例说的意思就是有这个选择项没那个选择项,你说的是,有那个选择项没这个选择项。

  


  
A:有这个没那个

  
B:有那个没这个,

  


  
都是只有一个,别无选择的意思…………

  
有什么健忘不健忘的,嘿嘿嘿……

  

 回复[13]: 文炜:他们知道 龍昇 (2009-06-09 17:27:00)  
 
  二万五千里长征、日本侵略中国吗?

 回复[14]:  文炜 (2009-06-09 17:51:40)  
 
  龙爷,谁不知道日本侵略中国呵,恐怕中国人学得最多的历史就是这个了。至于二万五千里长征,可能很多人搞不清到底是从哪儿走到哪儿吧,还有为什么要怎么走。听说现在有“新长征”这样的旅游路线,“革命圣地”也忙赚钱了,井冈山上有“新土匪”噢。

 回复[15]: 文炜,那就对了: 龍昇 (2009-06-09 18:25:06)  
 
  需要记住的,七十年前的得记住。

  
不需要记的,二十年前的得忘却。

 回复[16]: 前几天问一个常来潜水的小朋友 科长 (2009-06-09 18:58:21)  
 
  知道六四吗?

  
说是来了日本才知道(是不是看了东洋镜?),赶快打电话回国问父亲,是不是真的有这回事?

  

 回复[17]: 龙爷的女儿知道六四吗? 科长 (2009-06-09 19:04:11)  
 
  

  


  
我儿子肯定不知道六四,我只告诉他有个毛泽东,还有一个邓小平,毛泽东把邓小平打倒了3次,后来邓小平把毛泽东的老婆打成反革命了,毛泽东就成了反革命家属。我儿子说,哦,都不是好东西。

 回复[18]:  邓星 (2009-06-09 19:07:07)  
 
  科长,我儿子知道的。不是我告诉他的。

 回复[19]:  文炜 (2009-06-09 19:13:28)  
 
  邓星,我很好奇,你儿子如何知道这事的呢?

 回复[20]:  邓星 (2009-06-09 19:22:27)  
 
  文炜,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儿子从初中开始直到现在全部在英国念书,十年了。那里的教科书里好像也没有这些,可能是听老师有时候讲的,也可能是从网上或者朋友圈子里来的。所以我有时候在想,好像外国人反而比较关心中国的事情。

 回复[21]:  待于泥== (2009-06-09 20:14:59)  
 
  “你有孩子吗?”我对对面的人说。

  
“没有。”军装干部笑了。

  
“你会有的,你有孩子的时候,你将怎么对他们描述自己呢?”

  
军装干部沉默了。

  
“骗子,你的父亲是一个骗子。”我慢慢的说。

  
不知为何,所有的人都不出声的笑了。

  

 回复[22]: 香港的孩子都知道 杜海玲 (2009-06-09 20:45:53)  
 
  学校里上课老师教的,据说。

 回复[23]: 拜读您的同日不同文章想起的。 李小婵 (2009-06-10 22:44:59)  
 
  》》忘却、隐瞒灾难的民族,以后可能会发生更大的灾难。一个民族能否正视自己造成的灾难,是考验民族是否有责任感和自信心的一个标尺。长年来中国总是指责日本忘记历史,要求日本道歉,其实在批评别人的历史观有问题时,也应审视自己的历史观,当代史上,政府多少次伤害了民众,也有太多该向民众躬身致歉的时候。历史观不该仅仅对外而言,更应用来对照自身。

  
-----------------------------------------

  
这段精辟之文,出于同是女性的笔下,令我佩服。正好拜读您同6月6日发表在《东方时报》上的大作《专访当代‘汉奸’林思云》。使我突然领会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审视自己的历史观”,正是需要一些直言的“汉奸”呢。

  
在不同的主题和不同的发表园地上,看到一个人的文章,能有这样连贯的感想,证明我已走近文炜的世界了吧。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09评论
    道歉是一种文化 
    日本对“中国富豪”着了迷 
    理性看待中国GDP超日本 
    从“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用日本空调”说起 
    1个和51个:生命是如此不等值  
    89年出生的人不知道89年发生的事 
    “山寨”淹没中国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