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博客
字体∶
博客日记:向“南方报系”进一言

文炜 (发表日期:2011-11-13 19:09:25 阅读人次:2539 回复数:14)

  北大中文系教授孔庆东2011年11月7日下午3点21分发出的一条微博,注定要成为“新论语”的首选:“一分钟前,《南方人物周刊》电话骚扰要采访我,态度很和气,语言很阴险。孔和尚斩钉截铁答复了一个排比句:去你妈的!滚你妈的!操你妈的!”

  
以下是本人对这一事件的几个想法。

  
1、首先感叹微博的影响力。一条微博就能激起千层浪。很多公众关心的事、有争议的事,都是从微博传播开的。孔教授很好地利用了微博。据说,这一事件之后,孔教授的书加印了之类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孔教授是赢家。

  
2、骂人的真相是什么?本人不相信孔教授真的在电话里骂了那三个排比句,要是真骂了的话,他没有必要在微博上坦白的吧。不知道记者在电话里是如何与孔教授对话的,“态度很和气,语言很阴险”——这是孔教授的感觉,无疑他拒绝采访,具体怎么说的,只有那位记者和他两人知道。但是孔教授拒绝之后还是恨意难消,于是用过激的言辞在微博上再现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而已,不,他用一种炫耀的方式骂人。这就让人扼腕叹息了。

  
3、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孔教授虽然很博学,但不够大气。《南方人物周刊》之前采访过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胡总编就显得就大气得多,接受采访了,而且访谈很精彩,其中不乏碰撞的思想火花,双方能够理性和建设性地对话。观点不同,能够对话,更是一种彼此的升华,而且给读者留下了想象和议论的空间,这等于是造福百姓。孔教授为什么不能接受采访呢?为什么不利用这一机会与自己眼中的所谓“汉奸的南方报系”媒体正面交锋呢?这是一篇本人很想看到的人物报道,很遗憾,恐怕再也看不到了。只能说,他是把对方完全当作敌对势力了,完全把自己和对方彻底置于敌我矛盾中了。

  
中国媒体出现左右两大队列,这是好事,说明大家并不是靠通稿吃饭,有自己的见解。本人既给《环球时报》写稿,也给《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写稿,当然写的都是与日本有关的事。媒体不管是左还是右,都有思想的火花,不恶劣地骂人就好,就算骂人也可以文明地骂。《南方人物周刊》曾经把日本的石原慎太郎做封面人物,笔者也贡献了一篇。东京都网站上有石原慎太郎专辑报道的日文译文,让日本文化人也赞叹中国媒体的进步和开明。所以不得不佩服“南方报系”的勇气,认真研究与自己立场不同的人,给他说话的机会。这个创意值得珍惜和发扬。

  
说明一下,在本人眼中,左派、右派、汉奸等等,统统都是中性词,“左”抑或“右”,只不过代表一种思想和立场,不代表好坏优劣。“汉奸”这一词,其实也不可怕。本人替日本说好话,也曾被人骂为汉奸,当时心态很平静,在中国,原来“汉奸”这么容易就当上了?甚至觉得“汉奸”一词还颇有亲切感呢。随着时代的变迁,词义也在不断变化。这次事件后,笔者第一次听说,还有叫做乌有之乡的左派网站,但是右派网站有吗?谁能告诉我。

  
4、为什么有些网民在网上投票中支持孔庆东骂人?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是微博火了之后,网络上有这样一种风气:谁会调侃,谁会巧妙地骂人,谁会耍嘴皮子,谁就吃香、谁就红起来。这就是微博的特殊功能——练嘴皮子。这就是中国人的一种娱乐精神吧。在中国,从来不乏起哄的人。孔教授的文字编排功夫自然了得,用排比句推出骂声,自然让一些人折服。所以,有网民说,孔教授成了相声演员,这一点评是很到位的,说穿了,就是演戏嘛。但是孔教授身为教授,更应该想到如何用文明的方式影响大众。

  
另外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长期以来,有些媒体和记者的形象有些扭曲了,比如拿红包、比如面对群众趾高气扬……于是咱们只知道孔教授骂媒体了、骂记者了,管他是“南方报系”还是“北方报系”,觉得骂了就是好,出气了。这点是媒体和记者需要反省的地方。

  
5、最后向“南方报系”进一言,孔庆东事件给“南方报系”一个反思的机会:积极关注社会阴暗面和弱势群体,宣扬普世价值的同时,还要思考,怎样让各个层次的读者、包括不同政见者接纳自己?可以尖锐,但不要尖刻;可以激动,但不要急躁;可以深刻,但不要隐晦……哎,有时不得不隐晦。

  
http://huangwenwei.blog.ifeng.com/article/14655474.html




 回复[1]: 哈哈,有时不得不隐晦 科长 (2011-11-13 20:04:37)  
 
  

 回复[2]:  房丽燕 (2011-11-13 21:32:04)  
 
  “在本人眼中,左派、右派、汉奸等等,统统都是中性词,“左”抑或“右”,只不过代表一种思想和立场,不代表好坏优劣。”----很赞同 。只是不太知道孔教授为何许人也

 回复[3]: 这两种人连面相都很一致嘛 四海为家 (2011-11-14 11:59:26)  
 
  孔庆东,左派代表,北大教授

  


  


  
樱田淳,右派代表,偏差值37分的东洋学园大学教授

  


  
上帝很公平,让这些生物来注释“歪瓜劣枣”。

 回复[4]:  餃王 (2011-11-14 15:07:52)  
 
  〉可以激动,但不要急躁;

  
本王一激动就急躁

  

 回复[5]: 文炜当判官了? 老唤 (2011-11-15 23:15:42)  
 
  但是要记住[各打五十大板]的都是伪判官!

  
》》:[孔教授虽然很博学]

  
根据什么?你看过他的文章?还是因为他是北大的教授/孔子的孙子/中共党员/现代文学/金庸专家/。。。。。。?

  
》》:[但是孔教授身为教授,更应该想到如何用文明的方式影响大众。]

  
【慢板】:[ 我对他寄托着无限希望、 支委会上同志们语重心长。 千叮咛万嘱咐给我力量, 一颗颗火红的心暖我胸膛。。。。。。]

  
》》:[最后向“南方报系”进一言,孔庆东事件给“南方报系”一个反思的机会:。。。。。。还要思考,怎样让各个层次的读者、包括不同政见者接纳自己?]

  
各个层次?我倒有一个办法:学习[进一言],卖狗皮膏药,或者万金油,包治百病!

  


  


  


  

 回复[6]: 判官是老唤 科长 (2011-11-16 10:26:28)  
 
  

 回复[7]:  文炜 (2011-11-16 10:31:45)  
 
  老唤,判官不敢当。但是我的倾向在文中应是很明显的吧。

  
听国内媒体人说,这次微博骂人事件后,有人问孔的导师钱理群:你怎么教出这样的学生啊?!钱理群避重就轻地说:孔在文艺评论方面还是比较出色的。

  
记得2007年,我曾经听孔教授和李长声老师谈武侠小说,还给他们做记录。谈武侠小说时的孔教授是颇为博学的。

  
至于南方报系,我长期就是紧跟他们的啊,跟他们是一伙的。

  
只是,南方报系记者们长期跑突发,天天看负面,常常遇到禁令,久了后,难免生出很多郁闷难免偏激。我佩服他们,但觉得他们的方法可以改进

 回复[8]: 州官放火与百姓点灯 老唤 (2011-11-16 18:11:02)  
 
  [精神文明]是装逼!是压制的手段之一!

  
许你强奸民意,不许我草泥马两下?并且前者是实质性的,后者只是,也只能是最后的无奈的抗争,尽管意义不大。

  
问题是骂谁,怎么个骂法!

  


  
见识过孔子之孙,概念不清,逻辑混乱,只能唬傻逼!跟[金光大道]一个档次。

  
他的骂街只是为了媚俗,搞点儿绯闻,占领舆论地盘,阻止更本质的问题登场。这是我党的一贯手段。

  
我一向认为有正义感的文炜居然写出这么一篇。。。一篇(省略),谁逼你了?

  


  

 回复[9]:  文炜 (2011-11-16 22:47:39)  
 
  老唤,太有正义感了,爱憎分明,我服了。但做人要直,做文要曲。说孔子之孙“概念不清,逻辑混乱”,骂得是痛快,这个心情容易理解,但是仅靠这些感情色彩浓烈的语句是不能成文的,只是自己出口气而已。

  
我倒是要反思自己了,我的立场如此鲜明,老唤为什么就看不懂呢。看来还是我的表达方式太隐晦了,太理性了。

  
我现在又不在哪家报社上班,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呵。没有人逼我呵。

 回复[10]:  转贴 (2011-11-17 11:12:03)  
 
  文痞孔庆东

  
解滨

  
举国震惊的“孔三妈”事件本来都快平息下去了,但那件事突然发酵开来,有愈演愈烈的意思,以至于我不得不把眼光挪到娱乐以外的角度去看问题,拿孔三妈当根葱了。

  
孔庆东的名字一直很响亮,俺在乌有之乡潜水时就常常被他的牛人牛语雷倒,曾经做过他3年的粉丝。一开始我看他博学多才,以为他是北大政治系的,至少也是哲学系、历史系或经济系的名教授。 搞了半天他是中文系的,俺可没有轻视中文系教授的意思。 但“孔三妈”事件后敝人拜读了他的很多大作后,发现他这个北大中文系的教授确实牛B透了!

  
“孔三妈”事件的焦点在于他对记者爆粗口。 对于砖家叫兽们爆粗口,俺倒是不以为然。 如今我国的砖家叫兽们,就连爆学生的菊花都是很平常的事情了,爆几句粗口算个啥? 他孔庆东要是对那些贪官老爷们爆粗口,冲着那些高高在上鱼肉百姓的公务员们爆粗口,朝那些和他自己一样误国误民的砖家叫兽们爆粗口,俺还要给他拍手叫好呢。

  
很遗憾,他孔庆东从来都没有那个胆量! 俺查遍了他的所有大作,居然没有找到一篇那样的文章。 一个堂堂的北大教授,搞了半天,就只会对一个边陲小报的记者爆粗口,这也太下作了吧。 这些年来,我粉他,是一直以为他孔三妈同情弱势群体,为中国的无权无钱无势的穷人说话,原来他居然是这么一副欺软怕硬的德性! 你有本事去“三妈”你的伟光正,“三妈”你那边的城管、拆迁办等等坑害百姓的机构,“三妈”那个把你73辈祖宗操了不知多少遍,把他的雕像跟小孩子办家家那样搬来搬去的裆中央呀! 你对一个小采访记者爆粗口,你够NB啊!就这么一个爆粗口的孔三妈叫兽,三个星期前还发了一篇拥护裆中央的大作,题为:“‘限娱令’: 限制的是下流,限制的是低俗。” 那我问你:你那“三妈”下流不下流?低俗不低俗?

  
几天前我听说孔三妈居然胆大包天,对新华社领导泼口大骂,俺真替他高兴了几天呢。 这家伙,有种! 今天俺去看了看他的原文,原来他怒发冲冠,竟然是遗憾“新华社为什么不听党中央的?新华社刊发过多少与党中央指示不相符合、不相一致的这样的报道?”。这哪里是在骂娘呀? 这是在舔PY! 孔三妈骂新华社,就好比一群纳粹分子在骂希特勒政府对共产党和犹太人不够狠毒,就像一群汉奸在咒骂日本鬼子对抗日英雄太仁慈了一样。 那也叫骂? 那是高级拍马,那是变着法子舔PY!你孔三妈从来有骂过半句皇上吗?你孔三妈不过是一个太监在骂另外一群太监。

  
“汉奸”是孔三妈使用最多的一个字眼。 凡是他看不顺心的,一律骂为汉奸。 “南方汉奸报系”是他首创的一个用语。 在光棍节那天,他在一个采访中就使用了22次“汉奸”这个字眼。 我这里有一张孔三妈去日本身穿日本和服,手持日本茶具留下的那个伟人像,那该不是日本鬼子拿着刺刀逼着你拍照的吧? 就你这一身行头,还骂别人是汉奸,是不是有点虚伪呀?要是那个被你骂“三妈”的 “南方汉奸报系”的小记者也这么穿着一番,那你还不要骂人家卖国贼呀? 更何况,到目前为止,被你骂为“汉奸”的,居然没有一个是有权有势的大官,全是一些无名小卒。这汉奸是这么容易当的吗? 是谁想当就可以当的吗? 要卖国,手里也要拿得出“国”去卖给人家才行。 中国这么大,有一分一厘土地是屁民们的吗? 小老百姓拿什么去卖?

  


  


  
孔庆东开口一个“革命先烈”、闭口一个“毛泽东”,一说崇拜,就是崇拜朝鲜,崇拜文革,一说打倒,就是打倒美帝国主义。 既然你这么喜欢文革,热爱毛泽东,那就别忘记毛泽东的话: 造反有理! 你去造反呀? 我看你既没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只有那个贼嘴巴而已。你既然如此热爱毛泽东,称道文革,那就不要到处标榜自己是孔子第73代传人。 不要忘了是谁在什么时候提出“打倒孔家店”这个口号的,更别忘了是谁彻底砸烂了曲阜。

  
孔庆东最热爱毛主席,最恨美帝国主义,但他总是忘记毛主席的话:“我是英美派的”。 毛主席那么老了,还在学英语,他孔三妈也学英语,不过他学了很多年只学会了一个字: F.U.C.K。

  
孔三妈还时常夸几句鲁迅,好像他是鲁迅再世似的。 人家鲁迅也骂人,但人家从来有跟你孔三妈那样既想出言不逊,又害怕人家抓辫子,开口闭口就是“中央领导人都说新华社要向孔庆东学习”,挟天子以令诸侯吗? 鲁迅怎么说也算是“俯首甘为孺子牛”吧。 你孔三妈是俯首甘为权势狗! 这么不要脸的还恬不知耻地管自己叫“北大的良心”,呸!

  
孔庆东就是这样一个贱货。 他想当毛粉却没有毛泽东敢于造反的那个胆量,他想当姚文元却没有姚文元那个文学造诣,他想当张春桥却又没有张春桥那个笔锋,他想当张道藩却没有张道藩那种儒雅和文采,他想当戈培尔却又没有戈培尔的那个口才,他想当鲁迅却又没有鲁迅那种硬骨头。这个中文系的叫兽什么都不懂,却装作什么都懂,从军事到政治,从经济到性教育,他无一不头头是道,但他什么也说不通。 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善于说大话,拍高级马屁,投机钻营的文痞。

  

 回复[11]: 看来咱俩没缘份 老唤 (2011-11-17 12:31:54)  
 
  原来如此:》》;[做人要直,做文要曲]!这是从哪儿援引来的中国狗屁?

  
还不如[外圆内方]的奴才,更谈不上[文如其人]!

  
根据你的回帖,我发现你同我曾误解了你一样,也没看懂我:

  
我没功夫跟流氓讲道理,我直接跟他妈玩儿。

 回复[12]:  夏雨 (2011-11-17 12:35:26)  
 
  文章的发表有时要看时间地点,转贴文章也是如此。

  
10楼这篇就转得恰如其时。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11-11-17 23:16:55)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博客
    博客日记:向“南方报系”进一言 
    博客日记:从日本导演选演员说起  
    博客日记:日本黑社会的“职业道德” 
    博客日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太生硬 
    博客日记:我们是一家人 
    博客日记:情人的宽容  
    博客日记一则:“女性专用车”歧视男性? 
    博客日记一则:在横滨地裁听到福清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