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博客
字体∶
博客日记一则:在横滨地裁听到福清话

文炜 (发表日期:2006-09-23 10:58:21 阅读人次:3419 回复数:22)

   博客日记一则:在横滨地裁听到福清话

  
2006-08-07 

  


  
今天上午去横滨地裁(地方法院)旁听庭审。一个女孩带着手铐被警察带到法庭,一个福建福清市的女孩,三年前以“换人头”的方式非法来日,今年5月,同伴去一户人家偷东西,让她望风,结果,同伴得手后很快逃走了。她还在那儿鬼鬼祟祟东张西望,结果有人报警,她被抓了。她不知道同伴偷了什么东西,原先同伴承诺给她的1万日元“望风费”也没有得到。她没有得到任何利益,但是因为她被抓了,她要承担“帮助盗窃”的罪名,同时因为是不法入境,她还得了一个罪名,违反难民法。

  
日本的法庭很开放,任何人都可以旁听,法庭上一名法官,一名法官助手,一名检察官,一名辩护律师,一名翻译,一名被告,两名警察,今天还有三个司法研修生,再加上我等若干名旁听者。

  
翻译也是个福建福清人,看上去书生气很重,很文雅。我第一次听到日语和福清话的对译。他在福清话与日语之间进出自如,很让我佩服。福清话与福州话很相似,我听得懂,但不会说。如果让我在福州话和日语之间翻译,恐怕我做不来,这等于让语言在头脑里转了两个大弯。不知道陈希我有没有在福州话和日语之间做过翻译?

  
在日本,一提到福建人,很多日本人马上就与犯罪联系到一起,真让人痛心啊。福建人的性格有两个极端,吃苦耐劳,但又喜冒险。我曾写过一篇《福建人为什么漂泊异乡》,分析了福建人的性格特点。其实,在日本,成功的福建人也不少。今日,我的两位老乡啊,一个站在被告席上伤心地抹眼泪,一个坐在法官前面高贵的高靠背真皮椅上,沉着而又智慧地把不同的语言上传下递。法官、检察官、律师的意思都得通过他传给被告。

  
与我同去的行政书士告诉我,她经常与福建人打交道,说准确些,是与犯罪的福建人、更多的是与福清人打交道。我说,你从来不觉得害怕吗?她说,不,与他们交谈,不觉得对方是犯罪者,首先把他们当作普通人,甚至当作朋友来交心,你就会感受到他们很强烈的为生活打拼的念头。他们只有一个愿望,赚很多很多钱,然后回乡,在老家当个富翁。他们所接受的可怜的一丁点教育无法阻挡他们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

  
我真的不喜欢福清那地方,原来是福州下面的一个县,后来改成市了。街上尘土飞扬,公交车总是脏兮兮的,人们完全没有红绿灯的概念,随时都可以乱闯。建筑物阳台的铁栅栏总是极力向外延伸占空间。福清话比福州话夸张,声调很高,女孩说话慢的话,让人觉得还有点婉约的感觉,说得快了,呵呵,就像要跟人打架。福请人常把“日本客”这三字挂在嘴边,谁家出了个“日本客”是很光荣很时尚的事,所以他们千方百计、不择手段来日本,换人头,假结婚等等。对很多人来说,来了日本,就意味着有钱,也不管这钱是怎么来的。

  
行政书士还告诉我这样一件事,有同胞在警察署当翻译,这工作时给很高,一个小时7千日元,如果连续审问犯人好几个小时、好几天,那收入就很可观了。但做这事感觉很不好,心理素质不好的人绝对干不了这活。因为在警察署,警察审犯人是这样的:你说!!!你说不说!!!你到底交代不交代?!!!

  
你可以想像警察凶神恶煞的模样。

  
要是我,该怎么翻译呢?就这么说吧:你说啊,没事,说出来就可以了嘛。受审多痛苦,说出来,早点完事。

  
如此温柔的话,警察一定要把我的饭碗砸了。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我到今天才知道,司法活动中的翻译是如此之难,传递陌生的感情比什么都难。

  


  




 回复[1]: 可怜的中国人 陈某 (2006-08-08 11:26:35)  
 
  

 回复[2]: 两个极端的说法大致不错。 刘大卫 (2006-08-08 11:54:34)  
 
  我也认识好几个在日本的很出色的福建人。

  
我最敬佩的福建人,当然是我们老校长谢希德先生,她是泉州人。

  
另外一个伟大的泉州人就是远华的赖老板,我很佩服他。

  
至于那些福建的偷渡客,我支持日本警察把他们全部遣返。

  

 回复[3]: 遣返之后 文炜 (2006-08-08 13:25:42)  
 
  谁又能给他们一条生路?赚到钱的还好些,有些人债台高筑到日本来,蹲了监狱再两手空空回去,如何生存?如何做人?又是谁把他们逼出来的?!

 回复[4]: 文炜你好、看地裁感 龍昇 (2006-08-08 16:42:26)  
 
  谁又能给他们一条生路?——回去生路照有。

  
赚到钱的还好些,有些人债台高筑到日本来,蹲了监狱再两手空空回去,如何生存?——蹲了监狱的不见得全两手空空回去。有两手空空回去的也照活,因为他的两手还在。

  
如何做人?——人照旧做。

  
又是谁把他们逼出来的?!——有历史渊源有环境所使。另一近因知道,但不敢说,怕说了两手真地没了。

  
另:世界各地和日本颇有成就、出类拔萃的福清人颇多。

  
另:什么叫“换人头”?一本护照几人用吗?

 回复[5]: 关于"换人头" 文炜 (2006-08-08 17:05:08)  
 
  是科技含量比较高的犯罪,就是把护照上的照片换成另一个人的,也叫"剃头护照".前些年,照片是帖在护照上,好办些,现在照片是直接印在护照上,不大好换了.

  
龙爷呵,人与人是不一样的,对斗大的字识不了几箩筐的人,您如何教他做人?

  
"世界各地和日本颇有成就、出类拔萃的福清人颇多。"是这样的,但负面印象更深刻.我时而为福建人自豪,时而为福建人伤感.

 回复[6]: 文炜,知道“换人头”了 龍昇 (2006-08-08 17:42:01)  
 
  十年前:一领事朋友负责去看望即由入管局遣送回国的四十名自福而来的偷渡者,众人问领事:

  
1,这日本的饭店条件太差了,能不能叫他们换个条件好点的?

  
2,我们已经来了两个月了,该给分配工作了吧?

  
领事关心地问了问他们文化程度,四十人中只一人都过初中一年级。

  
其实福人文化程度高的多了去了。偷渡而来的则低,没办法。中国还有许多地方教育未普及,却很少有偷渡的。而福清靠着海呀,方便。在一个是我刚才不敢说的——有人逼他们出来。

 回复[7]: 是呀,”负面印象更深刻” 吴卫建 (2006-08-08 18:01:15)  
 
  确实福建人优秀的很多,中科院学部委员中福建籍人不少,陈景润也是福建人,但负面印象给人更深刻.由于地理位置近和讲闽南话在台不易被发现,在现台湾也有不少来自福建的偷渡客.有个笑话,当台湾警察辨别不清偷渡客时,就要嫌疑者唱台湾的中华民国国歌,唱不出的就是偷渡客.

  

 回复[8]:  陈梅林 (2006-08-08 18:01:34)  
 
  在日本的电视节目里,福请偷渡最甚的村子里,全都是3-4楼的一户建

  
2个字:攀比。别人出去我不出去丢人。

  
这些人钱再多,生活质量也不会提高。

  
但是,他们对当地的富裕确实作出贡献。

 回复[9]: 文炜您好! 蓝方 (2006-08-08 19:42:33)  
 
  文炜您好!

  
说来说去,以前太穷了,所以产生了国土开放,脑子却仍然封闭着的现象。那样的脑子是教育不出来的。问题是,那样的脑子还占全国人一大半呢。

  
在一个钱开始被当作“圣人”的地方(国家),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甚至生命与自尊。要使全体国民都知道“衣食足”且“知荣辱”,我个人觉得至少还要过三十年。虽然这是个简单的道理。

  
很多在国外的人不能容忍别人谈论中国的“落后”与“野蛮”,因为他们生活的起点比较高。但是我想我是可以正视这些的。因为我知道农村的情况,知道下层人民的生活和思想,以及国家这几十年对农村政策的失误--“失误”是客气的说法,实际上是无耻的背叛。

  
在国外看同胞,容易带上感情色彩。去除感情那部分,才能冷静地分析。您的文章时时提醒我们良心和自尊这两样东西,谢谢您。

  

 回复[10]:  liang (2006-08-08 22:41:11)  
 
  还是一个钱字,如果在原居地能更容易赚到钱,人们是不会往外跑的。

 回复[11]: 蓝方:我说句重话 吴卫建 (2006-08-09 00:48:05)  
 
  蓝方:你的”国家这几十年对农村政策的失误”是太客气了(象中央文件,人民日报社论之语),说”无耻的背叛”似乎是指精神方面的,要我说句重话,国家这几十年对农村是掠夺,是无情的掠夺.

  
此言重否?

 回复[12]: 不算重话 蓝方 (2006-08-08 23:22:10)  
 
  吴先生:

  
和很多日本人谈起小时候的事情时,我直率地说过:我曾经是农奴,连户口本都没有的。

  
我小时候的小伙伴们,几乎连信都不会写。很多人都是和牛,鸭子,鹅等动物一起在田野长大的。而我是一遍放牛放鸭子一边看书长大的。我总是想我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回复[13]:  福清人家 (2006-08-19 23:32:24)  
 
  所谓的换人头...就是把护照(有在留资格的人)上面的照片换了....然后用这本护照出国..就是这么简单..

 回复[14]:  福清人家 (2006-08-19 23:40:54)  
 
  国内哪都差不多...市内的人教育程度和教养比较高点...不过偷渡的大部分都是农村的...偷渡也没什么人..人家也是冒着生命危险..没体验过不清楚..不过人家也是为了生计才出去的.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也在海外- -..我认为.....工作的人..比如说留学生拉..都是勤苦耐劳..

  
混黑道的人呢..在国外犯罪..好像没有犯罪感..赚钱回到国内..别人也不会说什么他在外国犯罪..反而觉得这个人很本事....

  
至于福州人..好像对福清人有偏见..文章都很刺..看了很不舒服

 回复[15]:  边缘生存 (2006-08-20 10:33:52)  
 
  请问大卫先生,这些偷渡客全被遣送的话,补你多少?

 回复[16]:  文炜 (2006-08-20 12:46:26)  
 
  “混黑道的人呢..在国外犯罪..好像没有犯罪感..赚钱回到国内..别人也不会说什么他在外国犯罪..反而觉得这个人很本事....”

  
现实的确是这样,这是一种风气。我接触过看上去很和善的福清人,但他的职业却是“换人头”。

  
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在国内,一个对家人对朋友来说是个很好的人,一个似乎不该怀疑其道德水平的人,为什么到国外轻而易举地成为犯罪者?而且没有任何犯罪感?

  

 回复[17]:  陈梅林 (2006-08-20 12:52:03)  
 
  俺也想不通。“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在国内,一个对家人对朋友来说是个很好的人,一个似乎不该怀疑其道德水平的人,为什么到国外轻而易举地成为犯罪者?而且没有任何犯罪感?”

 回复[18]: 钱 liyao (2006-08-21 20:10:43)  
 
  钱是诱人的魔鬼!

 回复[19]:  黑白子 (2006-11-18 10:38:26)  
 
  文炜兄:是“福清”不是“福请”——笔误四、五处。

  
两周前被小万(景路)叫上,参加了“东洋境”的聚会,才得以知道有这样一个网站。找时间看了看,赞扬的话就不想说了,却想拍几块砖头,骂骂人——不知道你感觉到否,这个网站多少弥漫着一种阿谀奉承的气氛,有些跟贴几近肉麻之能事,令我反感。

  

 回复[20]: 感谢指正 文炜 (2006-11-18 12:25:12)  
 
  几处已经更正过了。黑白子大师是否还在网络棋盘上与各路大侠过招?有关“阿谀奉承的气氛”,我的确有些同感,但随后一想,权且当作有人为东洋镜营造热烈气氛吧。一笑了之。当无话可说,又非说不可、不说难受的时候,赞扬、吹捧是最好的选择。吹捧不单是为了别人,更是为了调剂自己的心情。

  
我还相信一点,一个人在网上的性格和生活中的性格可能是不一样的。在网上观点相左、吵得不可开交的人,若换一种方式认识,说不定就是好哥们。相反,在网上互相肉麻吹捧的人,见了面犹如陌路人谈不拢也是有的。

  

 回复[21]: 谢谢黑白子的砖头 陈某 (2006-11-18 13:35:13)  
 
  呵呵,“阿谀奉承”的根源也许在我 。来者都是客,不,来者都是爷,俺一个也得罪不起呀。

  
也谢谢文炜,她虽然不太发言,但是经常会给我打小报告,提一些建设性的意见。

 回复[22]:  maomao (2006-11-18 16:07:30)  
 
  我也是福清的。福清人的毛病就是不看重教育目光短浅。优点就是肯吃苦勤劳爱拼博。

  
犯罪的人是很多,我也觉得是个悲哀。

  
不过作为福清人,还是为自己感到骄傲的。

  
至于福清的市容http://www.xiaochuncnjp.com/dispbbs.asp?boardID=109&ID=197549&page=1 欢迎大家看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博客
    博客日记:向“南方报系”进一言 
    博客日记:从日本导演选演员说起  
    博客日记:日本黑社会的“职业道德” 
    博客日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太生硬 
    博客日记:我们是一家人 
    博客日记:情人的宽容  
    博客日记一则:“女性专用车”歧视男性? 
    博客日记一则:在横滨地裁听到福清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