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软的
字体∶
我心中的朝鲜

文炜 (发表日期:2006-10-11 18:21:26 阅读人次:1923 回复数:9)

  小时候,我记忆中的朝鲜是美丽而纯洁的。70年代后期有几部在中国上映的朝鲜电影很有名,《卖花姑娘》、《金姬和银姬的命运》、《看不见的战线》、《原形毕露》等。那时能在中国上映的外国电影大都来自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如朝鲜、南斯拉夫、阿尔巴利亚等。我从小是个电影迷,反正还不到买票的身高,混在大人身后就挤进电影院了。

  
在我的记忆中,电影里圆脸盘的朝鲜姑娘既可爱又刚强。影片《金姬和银姬的命运》叙述了金姬和银姬姐妹俩截然不同的命运,金姬在朝鲜多幸福啊,银姬沦落到南朝鲜简直是落入了火坑,让人感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新旧社会两重天。记得很多人看《卖花姑娘》时都哭了,我只是记得电影的主题曲相当悠扬动听。后来听说这部电影还是金正日亲自创作和监制的。朝鲜电影里总有南朝鲜女特务的形象,一开始还不好判断谁是坏蛋,最后把女特务揪出来,真是大快人心。女特务总打扮得很时髦,当时流行一种尖领子的衬衫,据说就是从朝鲜电影中的女特务那里学来的。

  
在后来接受的学校教育里,有关中国和朝鲜的国际关系是这样表述的:朝鲜是我们中国的兄弟国家,抗美援朝是战斗友谊的结晶。语文课本里有魏巍那篇著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我们为其中洋溢着的国际主义情怀而感动,志愿军战士的话让人热血沸腾:“朝鲜人和我们祖国的人民不是一样的吗?!”

  
后来中国改革开放,自己耳边传来的朝鲜的信息让我对朝鲜的印象不那么“纯”了。父亲所在的轮船公司的同事中有人既去过朝鲜也去过韩国,初次听他们说朝鲜与南方比起来才是“水深火热”的一方时,我有些懵了。电影里的平壤是多么壮丽,那千里马和朝鲜人民是多么的英姿勃发啊。后来又听说,有朝鲜高干子女来泉州的华侨大学留学,毕业后死也不肯回去了……对朝鲜,我开始疑惑了。

  
来了日本后,我心中的朝鲜是彻底乱了套了。日本人总是忧心忡忡地说:朝鲜是个可怕的国家。电视上常有朝鲜的消息,第一次看到身着民族服饰的女播音员以东风吹战鼓擂的架势播报新闻时,我只能惊奇,那形象比邢质斌还“革命化”多少倍,我想朝鲜和中国的距离不止30年了。

  
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日本记者在中朝边境采访来中国探亲的朝鲜机关干部似的女性,那"女干部"面对记者,威风凛凛地一边慷慨陈词一边拍桌子,说“美帝国主义胆敢来侵略,我们全体朝鲜人顷刻间变成‘肉弹’,坚决反击侵略者。”让人不寒而栗。当然日本的电视节目也播出朝鲜的美好的一面,那就是朝鲜体育代表团的拉拉队——“美女军团”,只是那美丽是一种统一的模式,笑容也有尺度,给人一种鲜花无法自由绽放的感觉。她们面对韩国记者的提问,只能说两句话——“见到你很高兴”,“让我们相会在祖国统一之日”。

  
不管怎样,我还是为朝鲜的每一点进步而高兴,比如听说朝鲜也改革开放,有了特区有了电脑也有了手机,虽然“新生事物”价格贵得惊人。

  
今天的朝鲜终于让全世界不安且愤怒了,人民还吃不饱,穿不暖呢,却在地上地下捣鼓核试验。有一点很明确的是,就算朝鲜真跟“美帝国主义”之间有了什么麻烦,中国人是再也不去当什么“最可爱的人”了。

  
我真的感到遗憾呵,再也无法找回童年时心中纯洁的朝鲜了,但我还是有个梦想:将来有一天能够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看看雄伟的万寿台,看看富饶的金刚山,再遭遇一位略带乡愁的新时代的卖花姑娘……

  




 回复[1]:  雪非雪 (2006-10-11 19:05:33)  
 
  亲切的回顾,遗憾的今天。

  
同感。

 回复[2]:  陈梅林 (2006-10-11 21:45:10)  
 
  中国人再也不能发扬这种“国际主义”了。

 回复[3]: 风云变幻 校长 (2006-10-12 00:03:29)  
 
  30年河东30年河西。世事难料。也许塞翁失马。

 回复[4]:  少年行 (2006-10-12 00:33:42)  
 
  晚上看电视,不知道经济制裁下会变成什么样子?更水深火热了。

 回复[5]: 同感 大实话 (2006-10-12 08:09:46)  
 
  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条河。真正发生了变化的是我们的内心。这颗心以前被不真实的宣传蒙蔽着,以为世界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呢。

 回复[6]: 转贴:毛泽东点评金正日 文炜 (2006-10-12 11:57:40)  
 
  外交部送来那么多内参,我是基本上不看,看什么呢?大事不抓,小事一大把,我早就说过,要讲大局,要讲政治。今天就说说北朝鲜小金那档子事。最近小金那边不太稳,出了几个流民,往北京使馆区一窜,就好像是天要塌下来。外交部忙个团团转,沉不住气。我说同志们,你们慌什么呢?不就是几个流民嘛,能乱到什么地方去?我们不是也有三年自然灾害嘛,当时有人往香港跑逃,吉林那边也有往老金那边跑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顺其自然。

  
我们的有些同志,稍遇风吹草动,就六神无主。美国人、日本人说小金一塌糊涂,你们也跟着瞎起哄。你们哄什么呢?小金不就是来讨几个零花钱嘛,给他就是,我经常在恩来提出的援助额后面再添个“零”,当年金家的江山我们都给撑了,还在乎几个小钱?归根到底一句话,小金那边,倒底是好得很,还是糟得很,这是个原则问题。当年大家都骂湖南农民运动,说是“痞子运动”,我就叫好,为这还和陈独秀闹翻了脸。今天我要为小金摆个谱,叫声好。

  
共产党人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我是秦始皇加马克思,治理一个国家不容易,没有点手腕儿还真不行。如今天下大乱,西风压倒东风,能够扛得住社会主义大旗的,除了古巴的老卡外,就数小金那边的一点红了,小金不容易啊,一穷二白搞社会主义,饿死了那么多人还坚持勒紧肚子搞飞弹。日本人想不到吧,在最艰难的时刻,小金的飞弹还会飞越东京上空,这就叫大手笔。看看那个流氓无产者本.拉登,虽然惊天动地搞了一把,结果是逞一时之势,把好好个阿富汗革命根据地给毁了,这是王明式的左倾冒进主义。还是小金有招,抓大局,他放导弹就是上卫星,逼得日美走投无路又不敢对他动武。为这日美不得不拿硬通货和他做交易。内参上也说小金搞毒品,虽说不上了台面,但为了国家的存亡,手段算得了什么,我们延安不是也有种过鸦片嘛!

  
当年出兵朝鲜,保住金家父子的是我,我是始作俑者,儿子岸英也留在了朝鲜。当时诸位中大有人反对,彭大炮支持我,虽说庐山会议上他操了我20天娘,把许多事给操坏了,但打朝鲜战争,彭大炮是有功的。现在看看这仗打得值不值得。我是最有发言权,儿子都献出去了,我最有切肤之痛。

  
小金够格,政治上够格,思想上够格,军事上够格,这是我的评价。我做过的事小金学得像,我想做而没成的事,小金替我做,我们的事业,后继有人。我出访坐火车,小金比我更牛,竟来个横穿西伯利亚。我要上井冈山打游击,小金也称要拉队伍到白头山。我搞文革,搞解放军支左,小金干脆全民皆兵,全国成个兵营,够彻底。我搞个检阅红卫兵,小金弄个人山人海的大排演,美国的那个女国务卿算见过世面的,见了这阵势也腿肚子打颤。我虽说指挥千军万马,但我不挥枪舞刀,小金多才多艺,竟能指导职业军人学打枪,我称蒋介石为老朋友,小金也学着和金大中拥抱搞亲势。我说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准备牺牲三分之一人口换个新世界,小金也学着对美国人说有种就来玩把试试,是驴是马拉出来遛遛。当年人家骂我是“毛匪”、“共匪”,现在人家骂小金“流氓国家”,如出一辙。

  
我老了,你们把我当菩萨供着,小金是精力充沛,有些事我是自叹弗如地。当年在延安,我搞文工团,结交外国友人,结果子珍和我闹,闹得不可开交。后来我和江青结婚,你们也大为反对,我哪有什么自由度。看看小金,就随心所欲,具有革命的浪漫主义激情,喜欢谁就绑谁,不仅积极引入,而且还积极输出。亚运会上派往韩国的美女,不知迷倒多少男人。在座各位,你们想得出这种的招吗?

  
再往远的说,我只敢送岸英到苏联留学,结果在那边受了不少苦,后来又送他上朝鲜,我从未想过让岸英去西边看看,开开眼界。小金就比我有胆略,他让儿子、孙子拿个假护照周游世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虽说事发在日本露了马脚,但日本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吗?到头来还是礼送出境,不了了之。凭这点,小金的大智大勇可见一斑。

  
前几天见了老金,我是大大夸奖了小金一通,一块弹丸之地,搞得天下大乱,搞得帝国主义不得安宁,这就是大本领,伊拉克那边的萨达姆早晚是要不保的,社会主义的千秋大业,就只有仰仗小金同志了。我给国锋同志留下“你办事,我放心”的条子,现在看来是找错了接班人。替我给小金同志传个话,让他好好干,缺钱来找我,你们不批我来批。散会! (朱九思)

  

 回复[7]:  风 (2006-10-12 12:24:28)  
 
  哈哈,这个朱九思,写得绝!

  
多谢楼主。

 回复[8]: 好玩啊 陈某 (2006-10-12 12:27:23)  
 
  我想,小金的结局,不会比萨达姆好。除非到时候中国政府把它藏起来。

 回复[9]: 这个朱九思风趣得紧! 小林 (2006-10-12 13:29:06)  
 
   与文炜共勉:“九思”出于《论语》。孔子说:君子有九种考虑:看的时候,考虑看明白了没有;听的时候,考虑听清楚了没有;考虑自己的表情温和么?态度庄重么?说话诚恳老实么?工作严肃认真么?遇到疑难,考虑怎样去向人家请教;要发怒了,考虑有没有后患;在可以得到利益的时候,考虑是不是该得。这就是所谓“九思”。

  
这个朱九思显然超越了那个“九思”。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软的
    中日80后作家心灵相通 
    日本人对中国古典文学怀有敬意  
    把阅读进行到底  
    日本的免费阅读盛宴  
    在日本的枯山水中找寻文学遗迹 
    我心中的朝鲜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四)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三)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二)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一) 
    福建人为什么漂泊异乡 
    他们跨越了历史  
    难忘那个小城和那群50年代末出生的男人  
    香港是中国人看世界的窗口 
    世界杯今夜开幕——关于足球的片断 
    徘徊在情人与家庭之间  
    以平常心看待“文化侵略” 
    日本大学生参观抗战纪念馆后写的感想  
    住到乡下 
    在日本感受职业平等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