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软的
字体∶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三)

文炜 (发表日期:2006-09-16 11:13:26 阅读人次:2006 回复数:0)

   第29后方医院的日本医务人员

  
《友谊铸春秋——为新中国做出贡献的日本人》一书详细介绍了五位日本医务人员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工作的动人故事,以及在第29后方医院的日本医务人员群体的战斗生活。日本医务人员与中国同事长年同甘苦共患难,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

  
1945年到1946年间,有近4000多名日籍人员从通化、浑江、兴城、锦州、本溪等地先后到东北民主联军的后勤部门工作,其中的一些人被分配到“辽东军区第一后方医院”(1948年5月整编为“东北军区第二十九后方医院”,1949年3月又改编为“第四野战军第九后方医院”),成为这所医院的医生、护士、炊事员、清洁工。解放战争中,第29后方医院的日籍人员跟随解放军部队转战东北、华北、华中,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淮海战役、进山海关、跨黄河、渡长江,挺进大西南,一直打到广西桂林,他们冒着枪林弹雨,历尽千辛万苦,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一些人以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1946年冬至1948年春,民主联军在东北战场处于极为困难的境地,国民党军在各个方面都占优势。部队的生活十分艰苦,医院就利用休整的间隙时间,组织全院人员在山城镇大搞开荒生产。开荒劳动十分艰苦,但日方人员都积极参加,日籍女护士不顾年小体弱,也和男战士一样抡起东北的大镢头开荒种地。1948年10月中旬,解放军开始攻打锦州,医院接到命令,从五道江出发,奔赴辽西参加辽沈战役。在清河门,医院奉命组成了手术加强组,日籍医护人员是治疗的骨干力量,在3个手术台中,有2台由日籍医生主刀。他们日以继夜地给伤员做早期清创手术,在手术台上一站就是十多个小时,稍有一点空隙才下台匆匆扒上几口饭,不等吃完,一边嚼着就又走上了手术台。

  
12月12日唐山解放,医院19日进驻唐山,接受初战塘沽的一线治疗任务。1949年唐山的收治任务结束,医院又开赴距天津70里地的独流镇,接受解放天津战役的任务,日籍人员都积极参加在野外搭建大席棚。战斗打响后,日籍医护人员与中国人员严阵以待,不管等到几点,只要伤员一到,立即进行伤情检查和分类。伤员太多,日籍医生护士就连轴地工作,实在太困了,就靠着墙根打个盹,醒了后继续干。

  
在行军途中发生了一件令中日双方的人员都永远难忘的事。两名中国战士掉进了汹涌的江水中,三名日籍战士奋不顾身地跳进江中救人,他们上上下下足足寻觅了两个小时,最后还是没能够救出溺水的战友。当3位日籍人员爬上岸来的时候,已经累得筋疲力尽,脸色苍白。他们这种临危不惧、舍己救人的高尚情操,受到医院全体人员的崇敬。

  
在6年的时间里,日籍人员用自己的双脚走过了东北、华北、华中和华南如此漫长的道路,除了西北和西南,他们几乎走遍了全中国。

  
29后方医院的日籍炊事员吉冈宽曾是一名火车司机,驾驶技术高超。医院在完成解放战争的任务后解散了,吉冈宽随一些人留在了南方,到衡阳铁路局当火车司机。1953年的一天,车站领导突然找到吉冈宽,交给他一件完全出乎他意料的任务——为毛主席开车。原来那一年毛主席出巡南方,从韶山返回北京,在毛主席乘坐的火车专列经过长沙至岳阳这一段时,领导请吉冈宽为毛主席开车。这太让他吃惊了,真是连想都不敢想。他本来想推让,可领导一直鼓励他。这种信任和重托使他心中万分激动。他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这件事让吉冈宽深深感到中国共产党人的宽广胸怀,这段经历成为他一生中的最大荣誉。

  
三次放弃归国的日本良医

  
藤田良德1920年出生于日本兵库县神户市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1940年11月随侵华日军来到中国,1945年8月日本战败时为卫生兵下士,从此留在中国,一直在吉林省安图县从事医疗工作,并在那里结婚生子。他救死扶伤,在其60年的生涯中有35个春秋奉献给了中国,奉献给了安图县的父老乡亲。

  
1945年藤田先生调到日军牡丹江陆军医院,当时的战局已明显出现对日本不利的局面。8月,阵地被苏联红军攻破而全员被俘,他与其他几个人一起逃跑,路途上不断与其他逃散的同部队的人相遇。因为环境恶劣,这些人员中流行起伤寒病,每天不断有人死亡,藤田在为患者的治疗中也被传染,而且很严重,在没有药品、没有粮食、生命垂危的时候幸被当地上山砍柴的中国老百姓发现,老百姓把自己的干粮送给他们,在老乡的照顾下藤田和其他患者相继恢复健康,并与当地开拓团取得联系,就在此地安顿下来。为了解决开拓团的生活来源,藤田与另外两位医生开设了一个诊所,为当地老百姓看病。

  
1946年,在当地政府说服下,藤田的诊所收归地方政府,三位日本医生成为领取工资的外籍医生。当地政府找他们谈话,希望他们能留下来为中国人民和中国革命服务,藤田第一次放弃了归国的机会,参加了东北解放战争的前线救护工作。第二次归国机会是1953年,当时藤田已与中国同事刘桂兰结为伉俪,按有关政策,如藤田归国只能一个人回去,他与妻子心心相印,同时他认为在中国大有用武之地,而自愿留了下来。第三次归国机会是1958年,这时藤田已与安图人民建立了水乳交融的感情,同时他已为人父,可爱的孩子给其家庭带来无限的温馨。藤田的医术和医德在安图县名声鹤起,患者慕名而来,宁可多等一会儿也要挂他的号,有的患者说:“只要藤大夫给看病,我就一百个放心,他态度和蔼可亲,病没治就先好了一半儿。”

  
1975年5月29日,藤田回到了阔别了36年的家乡日本高知县,在日逗留了半年。他如期回到安图县,希望有朝一日能带领全家回日本省亲,1980年初得到中国方面的批准,接到批准书时想到多年的夙愿即将实现而过分激动,高血压引发脑出血,经抢救无效溘然长逝。在藤田医生的后事完全是安图县政府、县医院、安图县各界人民给操办的。自发参加追悼会的人从安图县各地纷至沓来,人们共同悼念一个外国人在这里无私奉献的一生。

  
在中国战地结婚的原日军卫生兵

  
浅野芳男1916年出生于东京,1941年浅野接到了征兵令,不得不弃商从军,被编入刚刚在东京成立的陆军第一师第二野战医院,不久就随医院南下,从神户上船开赴中国大连,然后乘“满铁”的军用专用火车,途经辽宁、吉林,到达当时黑河省的孙吴。1945年8月,日军关东军独立预备队将在孙吴的第一陆军医院与在北安的第二陆军医院合并为北安临时医院。8月9日,苏联对日宣战。浅野所在部队的指挥官们仓皇南逃,对北安医院弃之不顾。浅野和全院人员茫然不知所措,在恐惧中迎来了8月15日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

  
9月初,苏军开进北安,接管了北安日军医院,医院人员多达300多人,当时伤寒、痢疾等传染病流行,日军的医务人员在苏军的管理下,忙于治疗这些传染病人。这期间,曾有几位日本人陪着东北民主联军的人来找过浅野他们,劝他们为民主联军做事。浅野当时并不了解他们,对他们的劝导还有些抵触,认为他们是替八路军和共产党做事的,因此没有答应。

  
后来有一位原在日军第一陆军医院工作的军医麦仓元来做浅野的思想工作,麦仓元当时已到克山的解放军医院任职,他介绍浅野到克山医院来。1946年9月,浅野加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医疗队伍中来,开始新的人生。来到克山医院以后,浅野和一些日本军人还私下里讨论为什么日本战败,如何进行日本复兴,他们不愿和领导及中国同事谈论这些问题,更担心被洗脑,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和中国同行在一起共同工作和生活,相互之间逐渐增进了了解和感情。

  
为了照顾日本医务人员的生活,东北军区作出决定,日籍医务人员凡是自愿并经批准,均可结婚。当时浅野已经31岁,他与原在北安陆军医院时一起工作过的日籍护士大竹菊枝相爱。1947年9月初,浅野向医院领导提出了结婚申请,并希望将大竹从北安和平医院调到克山医院工作。领导立即同意调动大竹的工作,批准他们结婚,并且为他们操办婚事。医院全体人员出动,为他们预定最好的饭店,安排车辆,布置婚礼会场。院长夫人还特地为新娘找来旗袍,把她打扮得象中国新娘一样。浅野做梦也没想到,一个过去的日本兵竟受到中国军队领导的同事们这样深切的关怀。当他9月10日在婚礼上捧着结婚证书时,感动得热泪盈眶。

  
后来,其他四位日本医生也都同样受到医院领导和同事们的热情关怀,相继与该院的日籍护士结婚。第二年,浅野夫妇喜得一女,取名美穗子。他们每月的收入是中国同事的两倍。几对日本人夫妇的生活都很安定、美满,他们在工作上也更加勤奋努力,在感情上和中国“同志”更加贴近了。

  
1953年,7月6日,浅野携妻小回到了阔别了12年的日本。浅野认为在解放军队伍的7年里,虽然是为中国工作,但也是从事日中友好的一段重要经历。回国后两个月,他便加入了日中友好协会,长年矢志不渝地倡导日中友好。80年代浅野芳男还参加了“日中和平友好会”,该组织是由曾经参加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新中国建设的人士组成的日本民间友好团体。浅野一边从事日中贸易,一边参加各种日中友好活动。1992年,浅野先生因病去世,他把似锦的年华和大半生奉献给了中国革命和日中友好事业。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软的
    中日80后作家心灵相通 
    日本人对中国古典文学怀有敬意  
    把阅读进行到底  
    日本的免费阅读盛宴  
    在日本的枯山水中找寻文学遗迹 
    我心中的朝鲜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四)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三)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二)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一) 
    福建人为什么漂泊异乡 
    他们跨越了历史  
    难忘那个小城和那群50年代末出生的男人  
    香港是中国人看世界的窗口 
    世界杯今夜开幕——关于足球的片断 
    徘徊在情人与家庭之间  
    以平常心看待“文化侵略” 
    日本大学生参观抗战纪念馆后写的感想  
    住到乡下 
    在日本感受职业平等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