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软的
字体∶
徘徊在情人与家庭之间

文炜 (发表日期:2006-05-18 16:16:40 阅读人次:1816 回复数:0)

  记得已故台湾女作家三毛说过这样的心情故事:一位已婚男人对三毛说爱她,三毛也觉得那男人有绅士风度,考虑作为男朋友来相处。有一天,三毛特意去了那男人家,她看到那家的客厅里并排摆着两张躺椅,感情丰富的她想像着他们夫妇俩人晚上肩并肩坐在一起看电视的模样。她不理解,与妻子相亲相爱的男人为什么会对另一个女人说“我爱你”呢?她旋即退出了感情游戏。

  
现在想来,当年的三毛是多么单纯而较真呵。后来的世风发展大家都看到的,“二奶”和“大款”这两个词携手并肩走进了《现代汉语词典》。那些做交易的“包”与“被包”这次咱们不说也罢,本文所留意的是那些承载着来自情人的没有理由的爱,徘徊在家庭与情人之间,正精心斡旋或痛苦取舍的男人或女人的心境。

  
日本女作家林真理子在小说中借主人公之口说过这样的话:婚姻无论重复多少次,都可能出现同样的问题。也就是说,千辛万苦与情人终成眷属之后,生活就恢复了平平淡淡的本来面目。这个道理只要对婚姻有体验的人都很容易理解。但情人永远不同于配偶,彼此总是留有遐想的空间。这个道理也很容易理解。

  
前几年在日本的大学读书时,有一次,老师聊天似的跟我们谈到了日本男人,说男人一天中在外应酬的时间很长,家的意义基本上就是休息的场所,每天男人对老婆说的话是很少的,平均不过几分钟,归纳起来只有“吃饭”、“洗澡”、“睡觉”三个关键词,与妻子的沟通有限,由此而引来了一个问题——日本男人有外遇的不少。但他们总能很好地处理好情人与家庭的关系。老师说,谈这些事的目的是让学生对日本社会多一些了解。

  
现代社会人们已经对婚外恋宽容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现代家庭正遭遇着划时代的裂变,不论中国还是日本,不论男女,在情人与家庭之间游刃有余的大有人在,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当婚姻中的感情成为残羹剩饭时,实在也怪不得第三者了。但,你不能不相信,只要还在婚姻中,不安与愧疚总是难免的,“险象环生”的故事总要演出。

  
最终情人落荒而逃的例子比比皆是。在情人和家庭之间,最终不得不做出抉择时,男人的倾向往往还是家庭。日本的电视节目中常有有关“不伦”(婚外恋)的纪实性再现演出。印象深刻的举例一二。

  
一个女孩爱上了比自己大10来岁的有妇之夫,双方情投意合,以至谈婚论嫁。不能说那男人不是认真的,他向妻子提出离婚,眼看家庭到了崩溃的边缘,几经周折,各方的力气都耗得差不多了,最后,那男人痛哭流涕地告诉女孩,他还是离不了婚,舍得下妻子,但舍不下儿子啊,如果离婚,儿子说再也不理他了。他深切地爱着她,但在儿子和她之间,他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儿子。面对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她无语了。能指责他什么呢?败下阵来就是。一个家,不是说毁就毁的。另一个故事的情节更有戏剧性。一男一女分别有自己的家庭,因相爱而相约各自离婚重组家庭,结果女人离了,男人临阵逃脱了,回归家庭。责任与爱的关系有时候就是这样说不清道不明。是不是女人更容易做到义无反顾,对爱的幻想更多些呢?

  
婚外恋中的女人的心理应比男人更细腻些。林真理子的小说《不愉快的果实》对“不伦”中的女人心理有过细致入微的描述。女主人公背着丈夫与比自己年轻的音乐评论家相恋,爱情是如火如荼的,但是否要跨越舍弃家庭这一关口,她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过生日时,情人送她一对耳环,丈夫也送她耳环,捧着两副小坠子,幸福过于沉甸甸了。情人要远走他乡,打电话向她告别,正心如刀绞之时,丈夫却在浴室大声地唤她拿东西,她泪流满面地不知该做什么。终于离家出走投奔情人处,偶尔回家来取东西,看见自己曾经每天悉心收拾的屋子一片狼藉,又于心不忍地拾起地上的脏衣服往洗衣机里搁……承载着两个男人的爱的女人往往是脆弱多感的,牵挂着两个男人的女人……不,这其中肯定是有所偏颇的,天平向着情人一方应是常理,要不,情人也就不成为情人了。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林徽因因为爱上了金岳霖而痛苦地、坦诚地跟自己的丈夫梁思成商量,那是怎样的高贵、纯真与聪慧呵,梁思成事后忆及此事,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我们都哭了”。林徽因的方式是无法复制、不可仿效的永恒的美丽。

  
当我们回到人心浮动的现实,徘徊在情人与家庭之间,日常性的问题是:今夜,是否相安无事?深层次的问题是:爱你,又如何在阳光下对你表白?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软的
    中日80后作家心灵相通 
    日本人对中国古典文学怀有敬意  
    把阅读进行到底  
    日本的免费阅读盛宴  
    在日本的枯山水中找寻文学遗迹 
    我心中的朝鲜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四)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三)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二)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一) 
    福建人为什么漂泊异乡 
    他们跨越了历史  
    难忘那个小城和那群50年代末出生的男人  
    香港是中国人看世界的窗口 
    世界杯今夜开幕——关于足球的片断 
    徘徊在情人与家庭之间  
    以平常心看待“文化侵略” 
    日本大学生参观抗战纪念馆后写的感想  
    住到乡下 
    在日本感受职业平等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