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软的
字体∶
在日本感受职业平等

文炜 (发表日期:2006-04-08 22:36:36 阅读人次:2081 回复数:3)

  前不久中国媒体广泛报道了一条有关“中日两国青少年女性的职业抱负存在巨大差异”的消息:日本一智囊机构的一份调查称,中日两国青少年女性的职业抱负存在巨大差异。在中国16至19岁女性青少年的职业选择中,前5个理想职业包括公司总裁或首席执行官、高级管理层或经理、或者教师。而日本女孩的前5个职业则包括家庭主妇、空中乘务员和儿童保育员。由此中国媒体得出结论:“中国女性比日本女性上进。”

  
身在日本,我感觉这个调查是比较真实可信的,中国媒体所得出的结论也是理所当然的。只能说中日两国人的职业观念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怎么说呢?这里有意识形态、民族习惯、国情等差异,我只想谈一点感性认识,在日本的几年中,我着实感受到了“职业不分高低贵贱”这一点。

  
记得刚来日本的时候,打的第一份工是在一家调料厂,夜半时分站在工厂的流水线前冲洗沾在煮熟的鸡蛋上的小碎蛋壳——其实煮鸡蛋与剥鸡蛋壳本来全是自动化的,我们的工作只不过弥补机器的不足罢了,就这样站在那儿连续几个小时干着那简单枯燥的活儿,心里想着在国内可以坐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上班,而在这儿却成了简单体力劳动者,眼泪几乎就下来了……不过这些情绪在后来学会了日语与日本人交流之后就烟消云散了,在日本很多大学生都是边念书边打工,通过正当的劳动而获得应有的报酬是很自然的事,哪怕是体力劳动。打短工也很普遍,有的学生放假打一个月的工不过是凑足去海外旅行的钱,有的家庭主妇打一段时间工是为了买一款名牌的皮包……我真切地感受到工作与生计的联系,只要付出劳动你就能维持生活、改善生活,进而实现大大小小的人生目标,也许从事体力劳动的人们更能体会到这一点,因为打工是以小时计工资的,所以为了钱而工作的意识特别强烈,至于做什么反而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职业不分高低贵贱”意识的形成是需要一个富足的社会物质基础来支撑的。当一个从事体力劳动的人的收入与大学老师的薪水相差无几时,当一个老太太每周在超市当几天收银员半年下来就能凑足去欧洲旅行的费用时,大家还用得着太在意职业的选择吗?当然,追求通过职业把自己的兴趣爱好和谋生手段结合起来的人还是很多的,因此在日本也存在部分大学生就业难问题,在我看来,他们都是“挑剔”的人——想做喜欢做的事情,这是在一个温饱问题比较容易解决的社会里,人们对职业提出的更高的要求。

  
刚来日本时,我无论如何想不通为何有那么多的日本女性甘愿做家庭妇女,整天柴米油盐,那多无聊啊。后来我才从人们常挂在嘴边的“专业主妇”这几个字里读出味道来,原来主妇也无异于一种职业啊。当一个人的工资足以让一家人生活得很惬意时,确实是不需要夫妇俩人都抛头露面了。日本人的家特别洁净,饭菜总是精致且搭配有序,这就是“不上进”的日本主妇的功劳。在中国,几十年来“妇女能顶半边天”的结果恐怕是让女人变得不像女人。

  
在中国如果提起“政治家”这个词,也许人们想到的就是国家领导人了,而在日本,政治家也是职业之一,参与竞选议员的人,他们到处奔波拉选票,如果失败了,落魄得很,仿佛失业似的,有人甚至生计都成问题。“政治家”——首先要把它当成职业来经营,从事政治这一行,但并非直接与个人权势挂钩,也许民主社会的最大意义就在于此。政治家也失业,这一点最能让我感受日本的职业平等。

  
在一个社会里,如果每个人都想当总裁,正常吗?这是浮躁的世相的表征。社会需求是多样的,人的能力也确有高低之分,制定一个适合于自己的目标是必要的,中国人喜欢望子成龙,其结果是勉强孩子去做不愿意做的事。失望总是难免的——不可能所有的孩子都能实现家长的期待。而日本的孩子在谈未来的理想时,即使他说自己想成为一位普通的店员,家长也会颔首给予鼓励。

  
在日本,我过着“无官一身轻”的日子,想起为了“科级”、“处级”而力争上游的日子,恍若隔世。若能把谋生的手段与兴趣爱好结合起来,今生又何求?

  


  




 回复[1]: 同感 陈某 (2006-04-09 09:00:54)  
 
  ------在中国,几十年来“妇女能顶半边天”的结果恐怕是让女人变得不像女人。

  
这句话正是我一直想说而不敢说的。哈哈。

 回复[2]:  liang (2006-08-09 06:14:58)  
 
  未必,在欧洲和美国,许多白种女人可比男人还冲,她们不会在服装,语言上像日本女人那样强调女人味。很多结婚协议写上:女的一至五当主妇,六和日有权到酒吧泡到深夜。或者一三五女的洗碗,二四六男的干,星期天上餐馆等等,男女平等嘛。这可能与发工资制度有关,在日本男的工资是女的掌握,而在欧美是分开的。至于职业我认为有高低贵贱,凡是轻松的大部分由本地本国人干的劳心为主的工作比较高贵,脏苦累劳力为主大部分是外地外国人干的3k产业比较低贱,世人眼光如此。

 回复[3]: 很有同感 山山 (2006-09-05 14:15:57)  
 
  记得有位在日语学校当老师的朋友曾对我说 :”中国学生们刚能说几个单词了,就告诉我’要开公司,当老板’。中国学生真的好了不起。”接下来又说:”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呀”。其言下之一,如个个都当老板了,谁来打工?老板有这么容易吗?

  
其实,平常心有什么不好,为什么总是要想出人头地?男人是山,女人是水,各取所长,多好。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软的
    中日80后作家心灵相通 
    日本人对中国古典文学怀有敬意  
    把阅读进行到底  
    日本的免费阅读盛宴  
    在日本的枯山水中找寻文学遗迹 
    我心中的朝鲜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四)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三)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二) 
    他们把青春留在了建国前后的中国(一) 
    福建人为什么漂泊异乡 
    他们跨越了历史  
    难忘那个小城和那群50年代末出生的男人  
    香港是中国人看世界的窗口 
    世界杯今夜开幕——关于足球的片断 
    徘徊在情人与家庭之间  
    以平常心看待“文化侵略” 
    日本大学生参观抗战纪念馆后写的感想  
    住到乡下 
    在日本感受职业平等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