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硬的
字体∶
中日决战岂止在赛场

文炜 (发表日期:2006-04-21 23:30:30 阅读人次:1779 回复数:1)

  前言:本文记录的是2004年亚洲杯足球赛中的中日交锋。那次比赛很有故事性,中国队在决赛中遭遇日本队,把亚洲杯的剧情推向了高潮,足球让我们瞠目结舌,它竟然成了中日关系的一部分。从来没有哪一场足球赛与两国关系、政治、民族感情靠得如此近——

  
中国队失手了

  
某位足球评论员不无幽默地说:亚洲杯之于中国队只发生过三件事情,一、维拉潘骂娘;二、孙老爹骂汉,三、日本人手“赢”。 第一件事说的是7月17日的亚洲杯足球赛开幕式上,快人快语的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对于现场部分球迷发出嘘声表达了强烈的不满,说北京人“没礼貌”。第二件事说的是著名球星孙继海的父亲、田径教练孙亮宗炮轰中国队主教练阿里汉,孙老爹说阿里汉是“饼才教练”,“饼才”用大连话来说就是“蠢货”,这主要是因为孙继海消失在主力名单之外。这事有关中国足球队球员的人事安排,我们就不多说了。我们最关注的是第三件事,日本队战胜了中国队。

  
8月7日,中日决战结束后,本人迅速上网找球赛资料,马上就看到了关于日本队那个有争议手球的录像,中国的足球评论员以万分遗憾的口气说:咦,真的是手球啊。但这一切都无可挽回了,中国队名符其实地“失手”了。中国足球界的元老年维泗在这一夜说了一句发自肺腑的话:“中国足球在阅读比赛方面和日本足球不在一个档次。”

  
中国队不是输在手上,而是输在脚下,玉田圭司的最后那个进球宣读了很艺术很现代化的内容,完美得毫无争辩,让中国队彻底没了脾气。有人说得好,人算不如天算,上帝让一个手球化解了中国人的放不下的面子。既比较公正的反映了双方实力,又完美地维护了中国人的自尊心。 中国队输在经验与素质上。决赛场上,我们看到日本队很耐心地与中国队争夺每一寸草皮,整体运作起来象日本电器般精密,在定位球上得了可贵的两分,体现了日本队强烈的集体配合意识;中国队定位球的次数比日本队多出许多,但没有任何建树。中国队队员身体棒极了,全场跑得起劲,但与日本队争球时就是占不了头球的优势。那一晚中国队队员显得有些拘谨,比赛现场有这样一个镜头:比赛间隙,中国球员抱着球,日本球员跑过来,恶狠狠地打掉中国队员手中的球,那个球员就那么逆来顺受地站着……是不是球员在比赛前被洗过脑了?诸如这是一场政治球赛、稳定压倒一切、事关中日关系一定要慎重对待之类。这只是猜测罢了。足球若与政治挂钩,被赛场以外的东西所左右,那是足球的悲哀,体育的不幸。

  
中日外交大过招

  
其实本届亚洲杯足球赛真正的主角是中国球迷。开幕式上,维拉潘批评北京人爱“嘘”,后来人们发现,发出“嘘”声己是中国球迷表达不满、发泄感情的最直接方式,中国的各地球迷把最强烈的嘘声送给了日本队。

  
嘘声震天惊动了日本政府与中国政府,引发了一系列外交活动。自从7月24日,日本队在重庆奥林匹克赛场上受球迷“欺负”后,日本政要纷纷发言,一下子就把事情上升到政治、外交的高度。日本媒体更是使尽浑身解数,指责中国球迷的反日情绪,进而指责中国政府的爱国主义教育。以至推而广之怀疑北京承办奥运会的能力,而这是最让中国政府反感的地方。亚洲杯赛期间,日本媒体频频把镜头对准中国球迷,中日足球决战被提升至外交和政治层次,与媒体的煽情不无关系。

  
赛前人们无不担心中日决战有什么不测,日本政府关注球员与球迷在中国的安全,要求中国政府做足保安工作,防止球迷情绪激动,避免赛场秩序失控。中国也担心那些极端偏激的愤青又会干些什么出来,于是北京出动了4万多名警察。为了足球赛,为了球迷的“喝倒采”,两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过招,这在亚洲杯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平心而论,在球场上中国球员很有风度,球迷们除了声音大些,自始至终保持秩序。日本队赢了赛事,中国球迷还是发泄了愤怒与失望的心情。一批情绪激动的球迷向日本球员乘坐的巴士投掷饮料瓶、望远镜甚至石块等,焚烧日本国旗,巴士车窗玻璃被打裂。另有一批球迷凌晨到日本球员下榻的酒店外抗议,场面一度混乱,防暴警察出动驱散。7日深夜,日本外务省向中国外交部抗议球迷打破公使汽车玻璃的事件。8日凌晨,北京市公安局则致电日本驻华使馆,正式就事件向日方道歉。

  
中国驻日本大使武大伟9日到访日本外务省,向日本表达了中国政府对中国主办的亚洲杯足球赛北京决赛前后中国球迷抵制日本队行为的抱歉之意。武大伟在与日本外相川口顺子会谈中说,部分中国球迷星期六在亚洲杯足球赛北京决赛过程中,奏日本国歌时拒绝起立和起哄,赛后烧日本旗和打破日本驻中国公使的汽车玻璃等反日行动,令人非常不愉快,是中国政府不愿看到的事情。武大伟解释说,虽然中国出动了四万七千名警察,但仍难以控制局面。对此川口表示了日本对部分中国球迷的行为不快,不过她说相信中国政府已尽了最大努力。川口说,着眼中长期的两国国民感情,双方彻底分析和讨论这次事件非常重要。这恐怕是武大伟大使离任前处理的最后一件中日关系大事了。

  
中日决战之后,日本政府终于看到了中国政府的良苦用心。官房长官细田博之在9日傍晚的记者招待会上,就中国政府对日中两队的亚洲杯决赛严加警戒一事表示:“无论在观战时还是观战之后,令日本球迷感到有切身危险的行动得到了抑制。我认为中国政府在处理此事时是有诚意的。”日本足球协会的川渊三郎会长9日就中国球迷向日本队乘坐的客车投掷石块一事表示,将不会以日本足协的身份向亚洲杯组委会提出抗议。川渊会长表示:“球迷的这种不冷静的行为其他地方也并不罕见。对此事件我们将不会大声指责,也不会发表书面抗议。”

  
应该说,中国政府在此次足球外交中保持了克制与忍让,为了不让外人在北京举办奥运的能力上说三道四,此刻不得不忍了。

  
日本抨击中国的民族主义

  
决战激情过后,各方都在试图为中国球迷的反日行为定位。中国民间有代表性的评论是:中国球迷向日本队喝倒采,是内心情感的宣泄,反映中国民众对日本有强烈的不满,这是因为日本过去曾经侵略中国,带给中国人民巨大的灾难,日本应该汲取历史教训,反省中国球迷反日的原因。否则,中国球迷不可能为日本队加油。

  
另有海外评论指出:中国球迷的失礼表现,其实跟资讯不能自由流通、北京当局长期控制舆论导向鼓吹民族主义有关。“六四”事件后,面对以美国为首西方社会的和平演变,以及践踏人权的批评,北京当局的辩解苍白无力,只能以主权作为挡箭牌,反指西方干涉内政,并鼓吹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来增强统治合法性。中国传媒更是以反美、反日为己任,大肆渲染西方社会的污垢,不容任何有关美日的客观报道。在此情况下,中国人接收的都是片面讯息,无法冷静分析中国与美日的关系,加上中日之间的新仇旧恨,球迷自然借此机会,宣泄积压已久的反日和反社会情绪。而且,反日是政治正确的表现,激动一点也不会惹祸上身,顶多只会被批评教育。

  
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则乘机指摘中国没有主办奥运会的资格。石原慎太郎指出,这种国家(即中国)只有这种水准,还没有办奥运的资格。

  
日本一些分析家认为,中国球迷的反日行动包含对社会现状的不满。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天儿慧说,日本觉得中国球迷的反日情绪存在复杂的因素。他说:“1995年后中国政府大搞爱国教育,虽然本来目的并非反日,但结果是给了民众口实,反日团体也顺势而生。中国民众找到了爱国前提下,相对有结社和抗议的自由。”天儿慧说,当然中国民众只能在历史和领土纠纷问题上发泄不满,但他们可能间接发泄对贫富悬殊不满和对官僚贪污腐败的愤怒。天儿慧说,他经常吃惊中国人对日本政治、社会的认识还陷于战前的概念,他认为这也是中国政府的教育和封锁外国新闻的结果。不少日本报章异口同声地认为,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在1995年发起的抗战胜利纪念活动导致了中国的反日运动。中国当局不承认这些反日情绪来自爱国、反日教育,将让中日之间存在着无法化解的矛盾。

  
8月12日的《朝日新闻》发表专栏作家船桥洋一的《足球——义和团之乱》一文,说看到今天中国球迷的所做所为就想起文化大革命中的红卫兵。中国排外的民族主义的主要形式就是反日。并说中国内部把球迷骚动称为“义和团情结”。该文还透露,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原计划去看中日球赛,最后放弃了,因为存在“政治危险性”。

  
刚刚出版的9月号《中央公论》杂志则谈得更深些,出了个“东亚·民族主义的危险性”特集,从整个亚洲及历史的角度来谈民族主义。杂志封面上的大标题写着《中国啊,要学日本的教训》,外交评论家冈崎久彦在文章中说,由政府主导的民族主义运动往往会陷入危险的不可收拾的境地,这是日本近现代史上的教训,因为煽动民族主义感情,日本选择了战争。

  
中日新一轮交锋已开始

  
最为尴尬的是在日华人,身在日本,多少对中国与日本的民族性差异有所了解。中国人比日本人直爽,中国球迷比日本球迷有激情,这是毫无异议的。但看着日本电视台所播放的中国球迷排山倒海的反日场面,我们的心里还是象打翻了五味瓶。诚然,球迷有表达自己情感的权利,包括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感情,但这种感情不能变成过激的敌对情绪,在场上我们是对手,在场下我们是朋友,尤其对客人,要以礼相待。象焚烧人家的国旗这种行为实在是恶劣的。中日交恶,是在日华人最不愿看到的。将心比心想一想,如果日本人也象中国球迷对待日本队那样对待我们,我们又该如何呢?中国球迷的疯狂反日让日本国民觉得莫名其妙,甚至觉得可怕,他们哪还能顾得上受教育?这就是中日民众互不了解的实态。

  
中国的主流媒体如《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等赛前赛后都苦口婆心地做球迷的思想工作,呼吁冷静对待球赛,一直试图平息球迷的过激情绪,有迹象显示,这场风波已让中国国内开始正视不断发酵的激进民族主义对中国国家形象和自身利益的危害。与日本人珠海买春及西安大学生反日事件时的网上舆论相比,这次网民不再是一边倒了,敢于对过激言论表达不同声音的人,似乎稍有增加。香港凤凰卫视的时事评论员曹景行先生在节目中语重心长地对球迷说:“这个事情发生了,我们过头来看,到底对谁有好处?对中国有没有好处?对中国的足球有没有好处?日本哪一些人最喜欢看到这样?反日就是好吗?未必。如果没有分寸,反而会害了中国……我觉得最喜欢中国球迷做出过激行动的是石原慎太郎。”

  
中国人反日固然有长期以来意识形态灌输的影响,日本本身的责任也值得探讨。中国球迷为什么单单选择日本做为“出气筒”而不选别人?日本人的历史知识确实不如德国人。此前日本足协中没有人知道重庆是与日本“有历史”的城市。重庆曾是抗战时期中国的陪都,受到过日本的猛烈轰炸,罹难人数超过25000人。重庆球迷事件发生后,富士电视台找出了重庆大轰炸的录像片放了一小段,也算普及了历史知识。

  
在夺走亚洲杯后,日本更“得寸进尺”,打起中国教科书的主意了。原先总是中国指责日本篡该历史教科书,现在竟轮到日本要中国改历史书了。媒体一口咬定中国球迷的反日情绪都应归咎于中国历史教育,要求日本政府提出交涉,而日本外相川口顺子已表示,日方将要求中国修改历史教科书中“不恰当的地方”。富士电视台8日请来川口顺子和防厅厅长石破茂两名官员,对中国历史教育作出严厉的批判。节目分析称:“要彻底消除中国的反日,就要先删除中国历史教科书内的抗日战争史。”这个节目对中国历史课本内刊登的“南京大屠杀”、“万人坑”等日军暴行照片以及史实内容都一一否定。节目的评论员古森义久认为,这些记载都是导致中国一般民众反日、讨厌日本人的原因。节目建议日本政府应当要求中国,在教科书内加入日本在战后对中国进行的经济开发的援助,从而改善日本的形象。

  
而中国外交部则在8月15日这一敏感的日子到来之际以强硬措辞发表声明,对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宣布明年将再参拜靖国一事,表达不满和遗憾。中国外交部声明称,中方对日本领导人无视日本侵略的受害国家人民的呼吁,继续发出挑衅性的言论表示不满和遗憾。希望日本领导人恪守反省侵略行为的承诺,不再做任何伤害二战受害国家人民感情的事情。

  
由此看来,中日新一轮交锋已开始,中日决战岂止在赛场。冤冤相报何时了?有人说,中日关系要20年后才可能改善,到中国经济更强大,政治更民主时才可能与日本好好对话,那时双方更容易互相理解,这话有一定道理,透视这一场足球风波我们可看出,中日两国在意识形态方面还存在太大差异,各自坚持已见,不向对方妥协。

  
不打不相识,也许这就是中日关系的宿命,通过中日足球决战,球队之间增进了了解,中日两国政府应该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总之,争夺亚洲霸主地位的两个大国要继续既合作又斗争地往前走了。

  
(写于2004年8月)

  


  


  




 回复[1]:  祁小春 (2007-01-06 22:40:53)  
 
  好文!

  
我当时已经买好决赛票,后因味道越来越不对,放弃观战。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硬的
    构建中日平等的对话平台 
    “高铁”杂谈  
    对待中日历史问题需要大智慧 
    安倍为何对“美丽国家”走火入魔?  
    透视靖国神社的“与时俱进” 
    什么样的新闻值得报道 
    什么样的历史值得纪念 
    求同存异 跨越历史认识 
    安倍的“豹变”和中国的“渐变”  
    中日首脑会谈,同床异梦?  
    日本人为何选择安倍晋三  
    从日本人在中国自杀谈起 
    此“三光”非彼“三光”也  
    谁的“爱国刀片”在飞 
    中国向日本展示军事透明化的联想 
    应理解日本的“健康志向”  
    日本请中国律师“对付”中国企业 
    爱国与尊重他国 
    让民族感情诉求更符合中国战略──反思千万人签名反对日本“入常” 
    中日决战岂止在赛场  
    靖国神社问题在考验谁的智慧?  
    关于入境留指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