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文炜 >> 硬的
字体∶
靖国神社问题在考验谁的智慧?

文炜 (发表日期:2006-04-19 23:08:35 阅读人次:1813 回复数:8)

  三进靖国神社

  
提起日本的靖国神社,中国人在心理上总有一些隔膜。当年写过《上海的早晨》的作家周而复因为去了靖国神社而弄得全国哗然,尽管他说是去体验生活。名演员兼导演姜文为了拍电影《鬼子来了》去靖国神社找感觉,结果也是群起而攻之。还好姜文懂得自我保护,幽默地说了一句:“杨子荣去过威虎山,难道上过威虎山的就是土匪么。”由此勉强过关。倒是作家余杰更聪明,去了靖国神社,回来后著文把它狠狠骂了一通,既宣泄了自己的爱国主义情怀,又以深入敌后的形象得到爱国愤青的理解与拥护。曾在日本就职的冯锦华用红漆喷涂靖国神社门前器物,倒是成了“抗日英雄”。

  
我已去过靖国神社三次了。同时我不得不说,那里的确是了解日本历史、文化、政治的一个重要窗口。第一次去那儿是来到日本不久,偶然路过东京九段下,看到街边路标上写着“靖国神社”,就好奇地顺便去看了看,当时只觉得神社的门面——“鸟居”很高大、很有气魄,据说是日本最大的,靖国神社的外观其实与其他神社无异,不仅是敏感的“8·15”,年末及年初这里也是聚集了不少祈福的人们。当时心里只觉得有些怅然,东京中心地带这么一大块环境优美的绿地庭院竟成了军国主义的象征,成了中日关系争端的导火线,它为什么不能恢复神社的本来之意?

  
第二次去靖国神社是带着采访任务去的。2003年我正在大学院攻读大众传播学,同时做了一年日本杂志《中央公论》的学生记者,曾采访了一位战后在中国呆了十年的日本人,写了篇关于众多日本技术人员曾在中国建国前后帮助中国搞建设的报道,呼吁中日间消除仇恨,共同谱写友好新篇章。杂志的编辑看后觉得意犹未尽,他建议我去靖国神社看一看,因为那里与过去的战争密切相连,为了呼吁和平先了解一下日本对战争的态度。那一次我在靖国神社内的游就馆里看了两个多小时,与我同去的是一位学生摄影记者,对以往的战争不大关心的日本男孩。他不理解靖国神社内为什么要搞这么一个奢侈得象百货大楼的战争博物馆,而且进去还要花门票800日元,要不是为了采访才不来呢。看过之后他说对那些破枪破炮毫无感觉。与他有同感的日本年轻人有不少,他们对战争和历史毫无兴趣。

  
游就馆的说明书中说:馆名来自中国战国时代儒者荀况所著《劝学篇》中“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两句话。荀子这两句话的意思是说有道德修养的人(君子)必须选择一个好的环境居住,一定要和有学问、道德高尚的人来往。靖国神社之所以选中荀子的话,是想说明游就馆里所展示的人物都是一些“正人君子”,都是“品行高洁”之士,是一些值得后人缅怀与崇敬的“英雄”。游就馆利用传统文化做招牌,往自己脸上贴金,这也是让担忧军国主义复活的人愤慨之所在。

  
游就馆真的让人一言难尽,在后来发表在《中央公论》的报道中我写下了站在游就馆时的一些复杂感受:“游就馆里展示着战争的证物,有机关枪、山炮、铁军帽等,它们都生锈了,想着它们曾经历过枪林弹雨,一刹那让我感到有些震颤。战争是什么?为什么夺去众多无辜百姓生命的战争一直与人类文明齐头并进?游就馆里最让我心灵受刺激的是一间陈列室里贴满的战死者的照片,照片上每一张脸都年轻,每一张脸看起来都纯真无邪……他们为什么会卷入战争?年轻的生命在战争中凋零,这是何等残酷的事。”当时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还有馆内展出的那些遗族写的一首首怀念亲人的诗,催人泪下,让人不忍卒读。

  
我特意读了几页游就馆里的留言簿,让人深思的是,留言中不管哪种文字,绝大多数内容为祈祷不再发生战争,有不少人用英语写着:“NO WAR”。还有人用中文写着:打倒日本军国主义。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是一则署名“香港市民”的留言:对战死的人我深表同情与哀悼,但对战争制造者我十分痛恨。游就馆为战争美名,但来到这里的人还是心中自有一杆秤,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第三次去靖国神社是今年的8月15日,也是为了采访。那天刚好是个星期天,下着瓢泼大雨。走到临近靖国神社的地下铁九段下出口,便感觉到一些异样气氛,十多位全副武装的警察站在那儿,有高音喇叭在反反复复地播放着几句话:政府为什么那么软弱?我们不要屈服于中国、韩国的反对,我们要坚持参拜靖国神社……听起来让人觉得他们似乎是为了与中国、韩国赌气才誓死保卫靖国神社。还有几个年轻人在发传单,口中叫着:“请大家都来保护靖国神社,义务清扫靖国神社。”当时我心里就冒出一个念头:日本也有大批愤青啊。

  
记得多年前有一部日本电视剧《阿信》,主人公阿信的丈夫是天皇的崇拜者,他觉得日本发动的战争是圣战,日本战败后,他觉得自己的信念崩溃了,于是选择了自杀。我相信如果他活到今天,肯定也会在这一天来靖国神社的。

  
另外有一个群体——战争遗族,他们与靖国神社更有切不断的关联。许多人穿着肃穆的黑衣来到这里,有位老人告诉我,他已经73岁了,每年都来祭奠战亡的亲人。

  


  
参拜靖国神社之争

  
了解一下靖国神社的历史。它的前身是“东京招魂社”,最初的意图是为了给在明治维新内战(戊辰战争)中为辅佐天皇而死去的三千多官兵“招魂”,1869年6月由明治政府设立。1879年6月正式改称为靖国神社。“靖国”是“镇护国家”的意思。每年4月21日—23日和10月17日—19日,神社都要举行春秋两次盛大的祭奠活动。战前,靖国神社既是国家宗教设施,也是军事设施,它从一开始就与军队和军国主义有着密不可分的特殊关系,并一直由陆军省和海军省负责管辖(其他神社均由内务省管辖)。在日本对外侵略中,军国主义者利用靖国神社煽动崇拜天皇、为天皇陛下英勇赴死的军国主义情绪,起到了控制国民政治和意识形态的特殊作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占领军总司令部在1945年12月15日发出“神道指令”,切断了靖国神社与国家的特殊关系。1952年9月,靖国神社改为独立的宗教法人,根据宪法政教分离的原则,政府首脑正式参拜靖国神社是违宪的。

  
1981年执政的自民党成立“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该组织要求实现国家公职人员正式参拜靖国神社。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于1985年出笼,作为日本战后第一个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的首相,中曾根康弘打出了“对为保卫祖国和同胞献出了宝贵生命的战死者进行追悼”的旗号。中曾根参拜之后,自民党政治家中曾出现过考虑把甲级战犯的灵位从靖国神社中撤除的动向,但未果。1997年,桥本龙太郎首相继中曾根之后再次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当时,作为厚生大臣的小泉纯一郎也以公职身份参拜了靖国神社,他曾说,参拜的理由是“因为今天日本的和平与繁荣是建筑在战殁者的宝贵牺牲之上的”。这与后来小泉多次重复的参拜理由如出一辙。1997年执政的自民党内甚至出现了让外国来访元首参拜靖国神社的动议,1998年初自民党将实现国家公职人员正式参拜靖国神社作为该党本年度的活动方针。 小泉当上首相后的靖国神社参拜遭到了一些日本民众的反对。2001年11月1日,以日本关西地区为中心的大约640名日本民众,联名向大阪地方法院递交了一纸诉状,他们状告现任首相小泉纯一郎于8月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违背了信教自由以及政教分离的原则,并触犯了宪法条文,因此要求被告向每名原告支付1万日元的损失赔偿费。同日上午,在松山地方法院也出现了与之相同的诉讼。还有日本民众向福冈、千叶和东京地方法院提出相同的诉讼。

  
平心而论,日本国民中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有美化侵略战争、复辟军国主义之嫌的是少数,同样,美化日本在二战中的行为,甚至以军国主义为荣的人也是少数。大部分的日本人持的是不赞美侵略战争,却不反对参拜的看法。笔者所接触的日本人中,对靖国神社问题也是看法各异。神奈川县日中和平友好会有关人士曾对我说:“参拜靖国神社是小泉最大的欠点,坚决反对参拜。”我的大学院指导教授20年曾在前在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担任过客座教授,他对中国颇为了解,他直率地表示:“不喜欢靖国神社那个地方,但首相参拜不参拜是日本的内政,中国、韩国一直抗议反而让日本人觉得不是滋味,说不好听就是干涉日本内政。”我不一定同意他的观点,但觉得那是肺腑之言。

  
靖国神社问题已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日本国内外反对的人越多,靖国神社的知名度越高,参拜的政客们就越踊跃;中韩等国越反对,右翼团体就越组织成员去参拜;争执越多,越提醒想去参拜或去看热闹的人。我比较相信一种说法,靖国神社已成为日本右翼势力的精神支柱和聚会地,对战争的“遗老”而言,靖国神社是他们最后的唯一的精神家园,如此而已。

  
日本国内一直有一种声音:是不是能修建一个既没有遗骨又没有灵位的国家墓苑,同时能够取代靖国神社在国民眼里的位置。但最近日本政府决定将不把建立国立追悼设施的调整费列入2005年预算案的概算要求,这就意味着靖国神社还将继续成为日本外交与内政的焦点。

  


  
靖国神社与中日关系

  
如果说小泉纯一郎从来都不顾及中国及韩国的反应而自顾自参拜靖国神社,那也不是事实。2001年8月13日,小泉前往靖国神社进行参拜。据说,为了让小泉以首相身份参拜神社,自民党人士三番五次到中国去寻找妥协方案。最后,他们将参拜的日期提前了两天。2002年,他把参拜日期提前到了4月21日,即靖国神社春季祭礼日,为的是避免影响日韩联办世界杯足球赛的计划。到了2003年,他又提前在1月14日,即在中韩两国领导层交替前参拜。前两次,面对中韩的抗议,小泉说参拜属于“个人感情”,可到了第三次,他便直言不讳地说:“每一个国家都应该在尊重对方的传统文化上表现出友好。”

  
靖国神社问题已成为中日关系中的最大障碍,小泉的态度也越来越强硬,今年8月31日晚他在东京同日本财界领导人举行的一个聚会上再次声称,决不会改变继续参拜靖国神社的立场。日本财界领导人表示希望小泉能够营造一个“日中首脑能够会谈的气氛”。对此,小泉称参拜靖国神社是“自己的政治信条,决不会改变”。他还声称明年以后要继续参拜靖国神社。对小泉来说,其“参拜承诺”已是覆水难收,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中国民族主义的“反弹”。他的另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参拜神社是为了祈祷和平,发誓不再战。中国方面一直认为,靖国神社和战争、战犯紧密相连,日本政要参拜供有甲级战犯灵位的靖国神社问题,是一个关乎日本政府对过去的侵略战争如何认识的大是大非问题。因为靖国神社问题,中日久久不能实现首脑互访,只要小泉出言参拜,中国就要重复同样的愤慨。

  
中国民间舆论亦是坚决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一次次反日浪潮甚至影响了政府决策。让人不禁要刨根问底: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恨意难消?为什么历史问题总是让中国难以释怀?日本的“认罪态度”先撇开不说,我们要是找一找深层历史根由后会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当初毛泽东与蒋介石都放弃了对日战争索赔。抗战胜利后,本来中国方面由国军的新一军参与占领日本的长崎地区,由美军负责运送,后来因为要和共产党打内战,未能成行。1972年中日谈判关系正常化,毛泽东以放弃赔偿为筹码,要求日本断绝和“中华民国”的关系,日本接受了。于是中国的“讨债”,日本的“还债”理所当然地变成了细水长流,变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笔帐,化成了大大小小的磨擦。象征军国主义的靖国神社就是其中最大的绊脚石。而二战中与日本有过激烈交战的美俄两国就不过问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这类“小事”。美国在广岛与长崎扔下了原子弹,狠狠地出了一口气,日美之间就从不谈什么“历史问题”,只谈眼前利益,今天日本还是紧紧跟随美国。俄罗斯至今仍占着日本的北方四岛,占了便宜的人自然就不会再去管人家“内政”了。中国的仇恨之所以连绵不断,是因为中国从没有充分行使过战胜国的权利,如占领战败国、获得战败国赔款等。

  
让我们做个假设,如果中国不再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那日本就敢不把中国放在眼里吗?我想答案是否定的。注重现实利益的日本不会无视中国政治、经济的发展与进步。生活在日本的中国人应该可以感受到,军国主义已经离日本很遥远。中国若放下靖国神社问题,想来那个神社会变得沉寂一些,不就是每年8月15日一场戏吗?何不随它去。

  
面对中日关系的困境,中日双方建言献策的人还真不少,中方先有新思维,后有第三条路,说的是既不搁置或回避历史,也不将历史问题视为双方关系的主要障碍,而是注重拓展中日间的共同利益;针对双方在历史观上的分歧,尝试建立政府和民间的理性对话管道,通过交流了解对方的历史观,求得共识,并逐步修正自身历史观中一些片面的成分。

  
日方也有人力谏,首相应该停止参拜靖国神社。8月19日的日本《朝日新闻》发了专栏作家船桥洋一的文章《日中都要做心胸开阔的现代人》,颇有一些“对中关系新思维”的味道,说是日中关系至少应象日韩关系那样能够进行首脑会谈、共同举行世界杯等等,促进东北亚的地域合作。文中指出,今天的日中领导人都要向80年代的中国领导人胡耀邦学习,学习他的宽阔胸襟。文中说,1980年5月,刚当上总书记的胡耀邦曾经在机场送华国锋出国访问后亲切地招呼几位在场的日本记者谈心,谈的是中日青年交流的事。作者便是其中一人。在缅怀胡耀邦的同时,作者提议,日本要努力创造让中国的对日关系新思维式外交易于推行的环境,寻找历史问题解决的突破口。为了中日关系有个美好前程、为了日本的利益,希望首相表态不再参拜靖国神社。

  
不禁要问:靖国神社问题在考验谁的智慧?

  
(写于2004年9月)

  




 回复[1]: 能转我博客吗? 陈希我 (2006-04-20 23:30:25)  
 
  

 回复[2]: 博客能转给我吗 文炜 (2006-04-21 09:55:29)  
 
  可以的,您的博客能转给我吗?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m/huangwenwei

 回复[3]: 好啊 陈希我 (2006-04-21 18:01:05)  
 
  http://blog.sina.com.cn/m/chenxiwo

  
来个链接?

 回复[4]: 文炜您好! 蓝方 (2006-07-29 22:08:32)  
 
  文炜您好!

  
读到您7月29日的文章,于是自然地走进您的专栏来。

  
读您的文章收获很多。谢谢您。

  
这篇文章里说到的日本青年--“他不理解靖国神社内为什么要搞这么一个奢侈得象百货大楼的战争博物馆,而且进去还要花门票800日元,要不是为了采访才不来呢。看过之后他说对那些破枪破炮毫无感觉。与他有同感的日本年轻人有不少,他们对战争和历史毫无兴趣。”

  
我觉得是在逃避和中国人讨论战争问题罢了。对那些破枪破炮毫无感觉,是在蔑视遭受到战争伤害的周边国家人民的感情。如果我听到这样的说法,我会问:你对广岛长崎的原爆展览也是毫无感觉的吗?

  
您说的“中国若放下靖国神社问题,想来那个神社会变得沉寂一些”的话,我表示同意。可是:如果放下靖国神社问题的话,让老百姓处处看日本顺眼,政府用什么来掩盖自己的无能呢?

  
好在我们还有几十年可以看得见。我觉得在适当的时机,这个问题会由中国政府自己解决掉的。

  

 回复[5]:  文炜 (2006-07-30 13:23:10)  
 
  您说:如果放下靖国神社问题的话,让老百姓处处看日本顺眼,政府用什么来掩盖自己的无能呢?

  
您想得很深很周到,佩服。但几十年太长,只争朝夕。

  
关于“你对广岛长崎的原爆展览也是毫无感觉的吗?”

  
漫谈几个例子吧。日本留学生到中国学习,常为这样的事情不知所措,中国学生或者记者总爱问他们这样的问题:你知道日本的侵略战争吗?你怎么看中日历史问题的?

  
记得一次在东京召开的中日学术性论坛上,有个中国权威党报来的女孩,在会上义正言辞地发言到:“我个人认为小泉要立即停止参拜靖国神社。停止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顿时全场鸦雀无声,气氛有些尴尬。

  
有中国代表团来日本公务之余旅游,日本导游向他们介绍说:靖国神社的樱花很美。有代表团成员闻此言色变,回国后以“靖国神社的樱花很美”为由头撰文,说日本人民的思想受军国主义影响还颇深……

  
这就是中日之间的思维方式的不同。

  


  


  

 回复[6]: 文炜您好! 蓝方 (2006-07-30 13:35:43)  
 
  文炜您好!

  
不管意见相同与否,我很喜欢您的文章。冷静,理智,客观。我自己呢,可能是在冷静与不冷静之间的人。所以,我很喜欢读观点比较明确的文章。

  
中国人老是把历史问题放在前面,是因为伤害太深又不断地舔过去的伤口,而且也没有很多机会看到真正的今天的日本。毕竟在日本生活的而且又能无所顾忌为日本直言的人不多。

  
但是以后会好得多。我觉得东洋镜就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怕的是和国内的愤愤们搞成对立。

  
谢谢您的回复。我即使是非常赞成一个人的意见的时候,也是要提出对立的观点试一试的,这样会知道的更多。(笑)

 回复[7]:  文炜 (2006-07-30 14:26:10)  
 
  我唱黑,你唱红,把东洋镜唱成万花筒,让愤愤们眼花缭乱,岂不快哉。

 回复[8]: 文炜您好! 蓝方 (2006-07-30 22:49:47)  
 
  文炜您好!

  
看您照片上手持杯盏,又温柔地微笑,看不出来是如此爽快之人。

  
我有时候也有愤愤之嫌疑呢。那种时候请对我当头棒喝!拜托拜托!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硬的
    构建中日平等的对话平台 
    “高铁”杂谈  
    对待中日历史问题需要大智慧 
    安倍为何对“美丽国家”走火入魔?  
    透视靖国神社的“与时俱进” 
    什么样的新闻值得报道 
    什么样的历史值得纪念 
    求同存异 跨越历史认识 
    安倍的“豹变”和中国的“渐变”  
    中日首脑会谈,同床异梦?  
    日本人为何选择安倍晋三  
    从日本人在中国自杀谈起 
    此“三光”非彼“三光”也  
    谁的“爱国刀片”在飞 
    中国向日本展示军事透明化的联想 
    应理解日本的“健康志向”  
    日本请中国律师“对付”中国企业 
    爱国与尊重他国 
    让民族感情诉求更符合中国战略──反思千万人签名反对日本“入常” 
    中日决战岂止在赛场  
    靖国神社问题在考验谁的智慧?  
    关于入境留指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