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左右开弓(评论)
字体∶
也算拖布

林祁 (发表日期:2007-08-09 13:12:16 阅读人次:1133 回复数:6)

  不知拖布是否看得到?

  
复[31]: 先告个罪 拖布 (2007-08-04 12:40:49)

  
在11楼涂鸦一番之后,一直噤声无息,拖布失礼了。

  
那日小睡片刻后便奔向机场海外出张,适才返家。在外上网多有不便,未能及时跟进,可心里真还是挺关心这个难得的严肃话题的。

  
不过,对11楼拖布提出的疑问,好像林女士并未回复,不知是因为拖布的问题幼稚可笑不值一嗤,还是象唐女士说的,「那许多阴阳怪气的新ID,就当它鸡犬之声,充耳不闻好了」。林女士也说了,「批评也请具体指出,不要“棒杀!”文革记忆犹新!如果以为好玩,可以奉陪!请亮出真名,才算玩个平等!」 那拖布就斗胆再问一问: 不亮真名就不能批评吗? 不亮真名就一定是阴阳怪气吗? 东洋镜主鼓励实名制,是在暗指用笔名的都是心灵阴暗的卑鄙小人可以任意无视打压吗? 这个东洋镜是文人小圈子的私密沙龙,只能相互吹捧点到为止容不得尖锐的批评吗? 难道用笔名还是实名的选择不是各人的选择自由吗? 当年鲁迅发表文章的时候, 也都要在序言或跋文中注明自己姓周名树人民族年龄家庭出身社会关系政治面貌住址电话吗?

  
何为「平等」? 似乎林女士在批评之下受了小小的委屈却不知道放箭之人的真姓实名,只能向空空无物的笔名来发泄不满, 所以谓之不「平等」。 可拖布我认为, 真正的平等不是「真名对真名,笔名对笔名」的平等,而是思想的平等,人格的平等,自由的平等,批评的平等。 「棒杀!」、「文革」的形容,也似乎有些言重了。跟贴的各位还不至于跟您生死时速般地较劲,至少拖布我是没那个功夫,---更犯不着。

  
林女士文的最后一句,「我以为,《东洋镜》亟需挑战批评的难度,亟需批评家的思想、勇气、智慧甚至人格魅力。」 拖布深表赞同, 因为拖布也痛感东洋镜中严肃尖锐的话题和批评太少太少,逻辑混乱近乎谩骂丢人现眼的所谓「大作」、「批评」太多太多。 可没想到,大家批评一下,就成了「棒杀」、就勾起了您「文革」的记忆。您这么一说,倒是勾起了拖布对一句成语的记忆---「叶公好龙」。

  
对唐女士的「突如ID狗屎论」,请容拖布斗胆说一说拖布的想法: 即便是无名的一摊狗屎,只要ta有严肃的态度和认真的思考,那也是一摊好狗屎,值得聊一聊。如果一昧地党同伐异放弃思考,即便是衣着光鲜芬芳扑鼻的香花,那也不值一提,毫无用处。

  
~

  
最后想提醒东洋镜主和各位专栏作者一句: 拖布不是这里的会员,只是一个匆匆过客而已。想必是陈版主弄错了,误以为拖布是自己人,所以拖布现在才有机会阅读和回复这个「非公开」的文章。陈版主不必客气,请尽管动手清理门户好了,把那些七嘴八舌的东西堵住,才叫和谐的东洋镜呢。

  
(不过,林女士是不是也有点太小家子气了? 架子是不是也忒大了? 北大博士的博大,好像看不到一点点。拖布见过的北大博士,也不都是这样的。)

  
~

  
~

  
也难怪。罢了罢了。

  


  
--------------------------------------------------------------------------------

  
回复[32]: 小五子 (2007-08-04 15:13:06)

  
拖布精神值得发扬光大。

  
--------------------------------------------------------------------------------

  
回复[33]: 林祁 (2007-08-05 17:24:47)

  


  
拖布

  
没来得及回答你的问题是因为你的问题很难回答,需要再想一想。或者说也是

  
本人所想提的问题,本人在彷徨之列。无法明示。

  
1 何为「彷徨」,何为「不彷徨」? 何谓「彷徨度」? 希望看到林女士对海外(日本)汉语文学不彷徨之理想状态的具体描述。 也希望知道林女士如何从东洋镜中「看到在日华文的兴奋点,彷徨度及其问题所在」。 「陷入他国语言圈的华文,又何以生存与发展呢?」 说得好--可是在你的理想中海外(日本)华文应是何种生存状态呢? 望明示。

  
我可明示不了。存在即是。本论文只论现状,如何透过现象看未来,这似乎不是我目前所能做到的,只是希望做到而已。

  
鲁迅(们?)的「彷徨」,和现时代的「彷徨」,自然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东西。我试图做一点比较,不是比高低而是比差异。您说的拿出认真的分析和比较是很对的。

  
2 既然主张「提升爱“球”主义的情操,主张超越爱国主义。」,又谈何「我们有家而迟迟不归,为什么?」 何谓「归而不化」? 这样做人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没有归宿的恐慌心态是在日华人的特征。」---好像有点自作多情。 想留下的就留下了,想回去的就回去了。不过如此。想得到「认同」,自己就应该做出各种努力去被认同,-- 日本不是移民国家(这个好像不用我提醒),并且民族单一,自然被认同的过程难度比欧美要大许多,可也没人逼着你归化呀。

  
这就是一种彷徨心态呀。不为大家为小家也是一种彷徨心态。很多的选择是在冥冥之中。特别是在自由度相当大的时代,不是别无选择的时候其实最难选择。

  
我并不曾把你当作棒打之对手。和我交锋不必拖上北大博士罢,我想你这拖布要拖的并不是这个吧。倒是可以让我们一起拖一拖诸如我的小气之类的。

  
至于名字也无所谓真假。鲁迅就是笔名,但比本人真实地横站在文坛。他如果不是早逝,注定是“右派”。我提倡的真实是言之有理的批评。说北大如何大概不算有力的批评吧。北大博士还有入狱的呢。

  
我闹不清这内部的限制。我只是想修正文章而不成罢了。论文自然要有注,而且多注为好。只是在注上面纠缠,我觉得没意思。所以想撤下文章。于是有了这“非公开”。现在你可以拖得到吗?我倒是喜欢你这名字,有意思,我天天用拖布怎么就没想到用它作笔名呢?以后可以不可以借来用来做小说人物的名字呢?

  
还是希望能抛砖引玉。

  


  


  
--------------------------------------------------------------------------------

  




 回复[1]:  蛇 (2007-08-09 16:18:50)  
 
  > 论文自然要有注,而且多注为好

  
论文才开始写个序,怎么“注”啊?一般都是写完了后才去总结“注”,然后专门弄个“引用文献(著作)一览”什么的,大家现在急什么啊?与其现在7嘴8舌,还不如看最后呢。

  

 回复[2]:  書記 (2007-08-09 22:25:06)  
 
  林女士果然是巾帼英雄,快人快语,相见恨晚。昨天席上我说那料理醋放多了,太酸,你居然跟老板反映了三次,弄的老板一脸尴尬,我也很不好意思。

 回复[3]: 拖布不来了 壮壮 (2007-08-10 00:10:58)  
 
  拖布托壮壮转告:

  
最近拖布工作家事繁忙,严重睡眠不足,回复迟了,请鉴谅。

  
拖布本出身理工,并未受过人文学科领域的严格训练,所以也确实没有拿得出手的「美玉」来应和林女士。只是兴趣所至,再加上通勤电车中的不时发呆,偶有所感而已。

  
行胜于言。拖布工作在每天挥汗加班的制造行业,要拿出实实在在的东西来才能交差挣钱养家糊口。能力精力所限,不能象各位大家一样洋洋洒洒地写论文。而且,拖布也说了不再用「拖布」的名字发贴。

  
所以,拖布不再来了。

  
-

  
林女士对母校的感情,拖布能够理解。只是既然在自述中提到了北大,那也怪不得大家在评论时捎带着说上两句。其实对北大的评价,也不是一两个人就能改变的。别多虑了。

  
-

  
拖布希望能看到林女士的好文章。

  


  


  

 回复[4]:  林祁 (2007-08-11 13:28:18)  
 
  论文才开始写个序,怎么“注”啊?一般都是写完了后才去总结“注”,然后专门弄个“引用文献(著作)一览”什么的,大家现在急什么啊?与其现在7嘴8舌,还不如看最后呢。

  
楼上说得对,是懂得作论文的游戏规则的。只是眼下我对这论文已经失去兴趣,想换个

  
对象写,正如某人所说《东洋镜》值得你费力宣传吗?且不论值不值得,因为我也在其中。只是想,值得花时间写的东西还多着呢。

  
当初写九哥是好奇,是为了探讨人性,也没想到后来很多的非议。不过非议者自然

  
是看过文章的。也就值得了。而由九哥在此拍的砖头本人一句话一个注也就解决了。陈某所说引用其文的“老毛病”本人也改改,特地加注“陈某版的九哥语录”如何?只是这一来真把九哥弄得像毛泽东似的伟大起来,岂不贻笑大方,也就作罢。

  
写或评真人真事总有很多麻烦,还是写小说吧。请教诸位,对乎?

  

 回复[5]:  姐姐 (2007-08-11 14:07:12)  
 
  林妹妹?

 回复[6]:  蛇 (2007-08-11 17:13:23)  
 
  > 只是眼下我对这论文已经失去兴趣

  
那题目不是好好的嘛?

  
《华文的彷徨日本与彷徨日本的华文》(概要),才发了个概要,就夭折了,遗憾。。。

  
大家的砖头拍的也有点太急了,唉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左右开弓(评论)
    也算拖布 
    华文的彷徨日本与彷徨日本的华文(概要) 
    无言之美 
     随意的风——《十面埋伏》观感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