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字体∶
为气功正名

林祁 (发表日期:2008-11-08 12:01:26 阅读人次:2551 回复数:2)

    大道无形 大善有門

  
——记全日本气功师会会长张永祥 

  
这是我不曾有过的写作体验:我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全新的奥秘无穷的领域,是一场可以改变世界的人体科学革命。

  
——采访手记

  


  
他就是气,气就是他。

  
他叫张永祥,是日本数一数二的气功大师,却从不让人喊他大师,而说“气”才是我们真正的大师。

  
气是什么?《说文解字》曰:“氣”从米气声。[段注] :象雲起之皃。此注并有甲骨文为证:“气”乃三条长短不一的横线,表示云气横飘的意思。

  
而今随着简体字“气”的流行,人们早已忘其本之“米”,只记得其虚无飘渺之意,推及虚而不实也。

  
世上的事往往如此,天天生活在空气里的人,并不感觉空气的存在;一旦失去,才发现它的珍贵。

  
师曰:智者开悟,大道无形,信而不迷。

  
气是什么?张永祥先生教出来的日本弟子用自己理解的语言说,气就是元气、正气、エネルギー……日语里有关“气”的词特别多,从小小“气持”到大大“氛围气”……也许这一缘由,日本人对中国气功有一种亲近感。你看中国气功整体院,星星点点遍布日本的大街小巷。

  
不同于一般整体院的是,作为创立以气功诊疗为内容的日本株式会社的第一人者,张永祥开办的是气功综合治疗院兼气功师养成学校,每天前来学气功或接受气功诊疗的人络绎不绝。

  
张氏气功诊疗法很特别——“千里诊脉”,远程治疗,专攻疑难病等等。这些神功妙术,简直不可思议。但信不信由你;信不信也不由你,事实证明,信者受益。他治疗病愈的患者不计其数,其中有众所周知的前首相羽田孜,大相扑久海岛,大影星成龙等等。神奇的气功是看不到摸不着的,但气功神奇的效果却可以从愈者身上看得一清二楚。张永祥在日22年,治疗过的病例成千上万,其临床经验对气功的开发与科研是何等宝贵的财富呀。

  
这是一个古老而新兴的特殊诊治方法。翻开古今医学临床史,只有布气治疗等极少的记载。而张氏气功综合诊治方法的出现,无疑是对传统疗法的一种冲击与革命。它不动刀不动手而用气治疗,是无副作用的一种安全疗法,一旦推而广之,将极大地造福于人类。

  
不是说祖传秘方不外传么?张永祥偏学孔夫子,要带出弟子三千。“桃李无言,下自成蹊。” 他不靠广告靠“口碑”。如今已有上百名莘莘学子在日本各地开办诊所,治病救人。从北海道到冲绳岛,一张巨大的“气网”正在形成。这是何等伟大的事业,其意义正如他所立言:前无古人,现少今人,后多来人。

  
日本人信任他,感激他,爱戴他,总是毕恭毕敬地称他“先生”(老师)。他却微笑着说:“取得成绩并非我个人的光荣,而是气功的骄傲。气功这一中华民族文明的瑰宝正在世界各地创功立业呐。可惜,自家珍宝不自珍。回头望故国,气功园地,花凋叶残,失去当年万紫千红的景象。由于动则把气功当作伪科学来批,以至于谈“气”色变,气功临床诊疗的研究开发普及陷入低潮……加上世间确实有很多弄虚作假的“气功大师”,叫人们真假难辨啊……一定要为气功正名!虽然这是个敏感话题,但“名不正则言不顺,”只有先正名,才能展开气功的治疗及其研究。否则谁也不敢靠近它,气功怎么向前发展?我要大声疾呼,为气功正名; 以临床实践,为气功证明!”

  
一 . 横空出世“神手张”

  
他就是气,气就是他。

  
仿佛他一出生就是为气功而来的。不是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么?

  
他出生于虎年虎月虎日。在他记忆的深处是挨饿——那年头谁不挨饿呀,但他的饥饿记忆却与众不同,那是缺食物更缺父爱的饥饿感。无以言说,刻骨铭心。那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可是乌云猛然罩住了他,没来得及哭喊,一辆黑色吉普就突然带走了父亲。父亲因交友不慎受牵连,被判为历史反革命,20年的囚狱,带给儿子的又是什么?

  
没有言语,只有沉沉的目光,父亲就像看不见摸不着的“气”,始终伴随着他,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硬是练就一身功夫。单说翻跟斗,他能一连两个空翻,轻快利落。

  
评剧团看好他,开始启用他了。舞台上,黑色茫茫的雪夜中,星光闪烁,恐怖非常的坟地里飞奔着一只大灰狼。荒凉寂静中,狼突然揭开头皮站起来“亮相

  
啊,爸爸,爸爸!

  
台下两岁的女儿大叫爸爸,叫得惊天动地。可惜他可不曾如此痛快淋漓地喊过爸爸。爸爸给他带来的政治阴影太浓,“成份论”的压力就像沉重的岩盘压着他,砸也砸不碎,挪也挪不开。即使他在舞台上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吹拉弹唱编剧导演无所不能,但只要政审不过关,就没有单位敢录用他。

  
莫非属虎的他,被划入“黑五类”就只能当“ 狗崽子”吗?那年头,即便他真是孙悟空,也注定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啊。那年头,“成份论”就像紧箍咒,咒得他不得施展抱负。然而,不敢选择爱情,爱情却选择了他;不能选择事业,事业却选择了他。这事业就是——气功。

  
这事业不是喜闻乐见的舞台,而是默默无闻的舞台,其实是更大的人生舞台。

  
那天,北国冰封,原驰蜡象。他踏雪访师,拜在师门之下。师傅是个远近闻名的女神医。她看中张永祥的诚心决心与聪明劲,不但收他为徒,还认他为干儿子。小小茅屋里,手把手,心传心,干妈终于把祖传的“千里诊脉”教给他。远隔千里之外就能诊治疾病,这似乎是人类梦的传说。其实不然,远在古代中国,这便是无奈的真实:那时,太医给皇妃看病,是见不得人更摸不得手,只好垂帘问诊,悬丝诊脉(用红线系住病人的手腕来问诊把脉)。

  
实际上不用红线也可以。千里诊脉是医者利用左手(姿势就像人们常见的菩萨像一样),接收病人身体各部位的信息反应,来辨别其病症而施以治疗的。人体通过特殊训练,就能获得这种超凡能力。

  
“啊,我有手了!”他向着白茫茫的天与地大喊,他兴奋得一连翻上几个跟斗,又急忙抚去手上的雪迹,高高举起左手:有手了——我有神手了!

  
同时,为了加强神力,他考进辽宁中医学院研读中医理论,苦练针灸,拔罐,推拿,按摩,点穴,整体兼配制草药,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医生。

  
适逢改革开放,他在东北办起第一家个人气功综合诊所。“神手张”很快就出名了。大江南北,一传十,十传百,来找他看病的人要排长队。中华全国中医学会特意对他的气功能力做过鉴定,确认张氏气功对疑难疾病和常见疾病有明显的疗效。因此,张永祥先生先后被聘为北京中外气功开发中心最高顾问,中华全国特异功能协会理事等等头衔。他很快就被请进高官大院为中央军政要员看病,并有各地各国的邀请信也纷纷到来。

  
墙内开花墙外香,日本人闻香觅香而来……

  
二 . 扶桑园里可耕田?

  
他就是气,气就是他。

  
时代变了,他像气一样自由。

  
1986年7月16日,晴空万里。张永祥乘坐的国际航班稳稳地降落在成田机场。 走下玄梯,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对这片土地作出的第一反应就是,想痛痛快快地翻几个跟斗!

  
迎客大厅里,日本神影流剑道八段总帅石动硕川舟斋先生率弟子已經恭候良久。

  
这位石动会长是日本射击和剑术界名人,被称为百发百中神枪手,曾为首相保镖。然而,正当他大展宏图之际,突然遭遇一场意外的车祸,致使双臂无力抬起。为能重返剑坛,他遍访名医,却不见好转。有一天,有人从中国回来,告诉他“神手张”的故事,并说亲眼见他治病不碰病人,就可以叫病人手舞足蹈,使原有的疾病也不翼而飞……

  
真的吗?石动会长望着眼前这个身材不算高的东北汉子,眼光里半信半疑。

  
不怕你不信,只怕你不试。“神手张”举起自己的左手,查清对方的内伤,又朝对方的身后发气。渐渐地,对方全身抖动,伤臂随之上抬又下落,仿佛雄鹰挣扎着就要起飞。不过,还是没能飞起来,眼皮却沉重地合上,鼾声响起。

  
梦醒之后是早晨。翌日,石动会长抬抬手,握握拳,大喊“死过矣”!而后又请张先生治了五次,竟然伤病痊愈。石动会长惊喜之余不由纳闷,为什么六年的病,刚好六次痊愈,这里有什么神秘的揭示?

  
石动会长康复,每日宾客盈门。中华气功成了中心话题,都想一睹为快,一试为爽。一位武士凭其身壮如牛,盘腿端坐,宣称定能抵住张气。张先生一笑,奋力挥手,只见对手浑身颤抖,脸色发白,最后抵挡不住,扑通倒地。众人大惊,验他血压为零,呼吸微弱。张先生并不着急:“他故意与我拗气,现已虚脱。不过,我想他会因祸得福。”说完,灌红糖水复原。武士随即坐起,大有隔世之感,抱拳佩服。只此一次,他的原发性高血压病竟随之而愈。他才恍然悟出张先生是借此为其除痼疾,真是因祸得福。

  
气功到底有多神?威力能及何处?气功为什么能治病?究竟能治多少种病?

  
犹如一见钟情,张永祥先生发现日本是一块很好的气功 “试验田”。

  
三 . 医大考场试神手

  
他就是气,气就是他。

  
他属虎,虎气十足,说是华人来到日本就要有华人的存在感。众所周知,日本医科大学在日本享名甚高,要让中国气功跨进这神圣之门,并在医院挂牌看门诊,谈何容易?

  
张永祥初次拜访这所大学的部长教授先生,就碰了个“软钉子”。幸亏部长对中国有特殊的感情,因为他出生在中国辽宁省法库县,与张先生还真有点老乡情分,所以给他留下了一线生机:那就考试一下看看吧!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特殊考试。考生并非正式的留学生,只是一名中国的“气功使者”。这一天,日医大附属医院医务局办公室里威风堂堂,主考者傲气十足,正襟危坐,几片眼镜闪烁,直逼考生张永祥。张永祥满面红光,胸有成竹,不过,令大教授们纳闷的是,他老用右手轻轻抚摸着左手,莫非左手上写着答案?

  
第一项考核,只看姓名诊断病情。铃木医局长递过的考题是三个人名。这不是刁难吗?

  
只见张永祥举起右手,托着左手,犹如菩萨的姿势,不同的只是指头在微微颤动。原来,他举起的右手就像天线,而左手用来吸收信息。

  
中医摸脉,西医听诊,气功“千里诊脉”。如果把中西医比作两只眼,气功就是第三只眼,是看不见的慧眼。

  
答案出来了:第一个正常;第二个脑左部有恶性病变,第三个也属健康人,但半年前腰部因拿重物而扭伤,仍有伤疼。

  
居然完全正确。全场哗然:太神奇了!莫非有人作弊?

  
铃木医局长又拿出一张照片:一个妙龄女郎。张永祥瞄了一眼,思考了一下说:她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突然掌声爆响,那些矜持的教授们终于抑制不住由衷的喝彩!该女郎的病逝是院里人所周知的。

  
最后考官宣布:成绩优异,准确无误,特别是第三个名字,就是考官铃木医局长本人。

  
通过这次考核,张永祥成为医大第一名气功身份的客员研究员、中国气功专门医。

  
但气功门诊挂牌了,却没人关顾。医生没人登门求医,犹如大姑娘没人登门求婚,急煞天下父母心!部长教授动员护士长带人来看病。第一个病人竟然是她妈妈。这天,护士长突然跑来找张先生说:我妈不认我了, 我去看她,她却赶我走,让我去找她女儿来。她从来不骂人的,现在却大骂我八格野郎……张先生安慰她:不要紧,这是她人老了,脑细胞少了,可能又一部分脑细胞昏睡不醒。让我用气功试试看。

  
在气功的治疗安抚下,老人睡了一大觉,醒来后认了女儿,恢复了记忆。

  
这事不胫而走,张先生的患者突然急增到每日几十人。单个治不过来,只好群体治疗,有的躺在床上,有的就取坐式,有随气摆动者,也有随气入睡者。其间,治好的有眩晕,耳鸣,美尼尔综合症,甚至于咽癌,肺癌等疑难病也得到了缓解。

  
人们有目共睹气功的神奇。但气功为什么能治病?究竟能治多少种病?张先生的“贤内助”张颖女士说:气功能治百病,但不能包治百病,有待开发。

  
张先生说:从古至今,气功临床医术还未被医学正式采用,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还是蒙眬的空白,为了使这一医术真正地为人类健康服务,对其研究开发与利用,是气功专业人员的历史使命,事在必行。

  
张先生与几个大学教授的共同研究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通过脑电图、脑血流图等检查,东京工业大的佐佐木教授惊异地发现,张先生在发功状态下的生物电感是普通人的一千倍。日本医科大学的品川教授测到张先生的脑波在睁眼与闭眼的状态下,全头部出现大量a波,属于超能力的脑波。东京工业大的樋口教授惊奇地发现张先生的外气在一星期中杀伤小白鼠体内癌细胞达百分之七十八。张太太也积极配合,在发气的过程中抽血送检。这些研究成果陆续在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得以发表,引起高度重视。

  
哲人说:心有多大,舞台才有多大,思想有多远,我们才能走多远。

  
张永祥想:向癌症挑战,向诺贝尔奖进军。建立一套气功安全医疗体系……

  
四 .  气功无疆闯入管 

  
他就是气,气就是他。

  
气不分国界,日本是他走向世界的一个窗口。但是,曾有人恶狠狠地要对他关上这扇窗。

  
“有人告举你们非法行医,又与身元保证人发生争执,现根据入管法,将你们驱逐出境,并不许再踏入日本国门!”入管局内,面目严肃的松井官员拍着一封信,不无严厉地喊道。

  
晴天霹雳,震得张氏夫妇寒从心底气,怒向胆边生。原来那个调戏留学生被他们撤换掉的身元保证人,竟然恶人先告状。

  
沉着冷静是做人的一种美德。张永祥经常对人这样说,此刻他自己也这样做。

  
面对入管局就要往护照上盖的那枚“出国准备”大印,那枚血红大嘴似的印章,张永祥异常镇静——

  
“归国?可以,世界上需要我们去的地方多得很。但临走前,一定告你徇私违法!”

  
“为什么?”松井脸上变色。

  
“为什么?你知道那身元保证人干了什么坏事吗?”张先生列举了他耍流氓

  
欺负中国留学生的行径,又说,我为他治好了糖尿病,他还恩将仇报,这莫非为贵国道德所能容?

  
“你治好了他多年的糖尿病?” 小眼睛的松井一脸疑惑,从抽屉掏出一本书,又问:“你不是跟这个人一样教什么气功体操的吗?”这是北京中医研究所焦国瑞先生在日本教动功五禽戏的书。

  
“我会五禽戏,但我主要是用气功诊察治病的。” 张先生说着,左手微微一动:“比如我已经看到你父亲因患癌症已经不在人世了。你母亲左脑溢血,右体半身不遂,说话不清楚……” 松井那两只小眼睛一眨不眨地愣在那里。半晌,才晃着脑袋连声说着“不可思议”走向后面。

  
过一会儿,松井出来对张先生说:“局长请你来一下。”

  
入管局长跌坐在一张舒适的大转椅里,发出的声音有点像审讯:“听说你在日本医科大学里搞气功是吗?”

  
张先生不卑不亢:“没错。我在特别诊室,病人必须是部长教授批条的我才受理。”

  
“哈哈哈,听说你看病很准,一看就知道对方有什么病,还知道人家父母有什么病,是吗?”

  
“这是中国气功不可思议的地方,也是人体科学的秘密。局长先生你想试试吗?”

  
张先生曾有“三秒钟”的绰号,123,也是三秒,他望着局长的眼睛,说:

  
“你咽喉里不舒服,医学上称为咽喉异物感,老觉得里面像长了什么东西。”

  
“会不会长癌呢?”局长迫不及待地问。这片国土的民众安居乐业,但癌发病率高,人们谈癌色变呀。

  
“有可能变成癌,因为你有癌症家族遗传史。” 张先生缓缓而言。

  
“是是,我爷爷是癌症死的,那我的病有办法治吗?”知趣的松井赶紧毕恭毕敬地敬上一杯茶。张先生呷了一口,认真地说:“世上的任何事物,包括疾病都是有来路,也有退路的,只要懂方法,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可以到医大医院来找我就诊。我可以教你颤抖法健身抗癌。俗话说:百练不如一颤,百扭不如一抖。这是我挖掘古典气功灵子术的功法而新编的,它能快速调整人体,使之有序排列而激发特殊功能……” 张先生口才极佳。一个有才气的人未必口才好,但一个口才好的一定有才气。

  
问题很快就解决了,弄清来路也就找到退路了。松井作为“身元保证人”之友,特意交待:“你可不要给他发坏气呀,好不容易病好了,你最好不要坏他。他也只不过是吓一吓你。”

  
张先生忍俊不住:“怎么会呢?日本是法制国家,要遵纪守法。而我们气功也有气法——好气走千里,功法日日强。我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以正气治邪,你放心!”

  
试想,如果当时真把张永祥赶出日本,那对日本是多大的损失呀。而今日本人信赖他,选他为全日本气功师会会长。

  
气功不仅是中华国宝,也是世界的“文化财”啊。

  
后来张先生加入了日本籍,也始终没忘自己是中国人。在四川大震灾的救援活动中,他号召在日华人投入赈灾活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自己率先捐款一百万日元。他还多次组织赈灾义演,并率领“全日本气功师会”的白衣使者上街为行人发气服务,为四川大地震募捐。

  
他表示, 在日华人虽然换了国籍,但胸膛里跳动的依然是中国心,血管里流淌的永远是中国血。入籍不忘祖国——入籍更爱祖国。救灾活动的爱心是超越国界的。

  
入籍后的张先生出入国更自由了。人们曾在美国夏威夷的海关看过这样的奇景:张先生在前面走,一位挂瓶的病人在后面追,结果隔着五十米海关通路,张先生在这头挥手发气,病人在那头接受气功治病后安稳地入睡了……

  


  
五 . 告别手术“三宝”行

  
他就是气,气就是他。

  
他的气来自大自然,特别是来自北斗星——引北斗星之气以保健治病救人。

  
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着护众生。他每天都在创造奇迹。他要用北斗之气救更多的患者,要让人们知道,这么神奇的气,人类如果不用不开发,将是何等可惜,何等浪费。而利用它,不但可以诊疗“既病”——既往之病,还可以防治“未病”——未来之病。

  
为此,他在山清水秀的南箱根购置了一座温泉山庄,享用大自然之气,进行临床气功教学与医疗。山庄名为“三宝康寿山庄”。何谓“三宝”?中医学家认为,精、气、神为养生“三宝”。故民间有“天有三宝日月星,地有三宝水火风;人有三宝精气神”之说。

  
取宝者纷至沓来。 “三宝”“三宝”宝真多,晨起看日出勃勃,日暮望夕阳依依,入夜仰星斗灿灿。那份心旷神怡,恰如古诗所言:“久在樊笼里,忽得返自然。”每天散步“沾花惹草”,练练“吸吸呼”可吐新纳故;每天练功“震天动地”,那是张氏从众多功法中筛选出的颤抖气功,曰“百练不如一颤、百颤不如一抖。” 颤抖出一身汗,再软软地美美地泡泡温泉。

  
最美的是晴天推窗即见富士山,近得像就在自家院子里,美得令人一见钟情,且借诗言情:相见两不厌,唯有富士山(原为敬亭山)。

  
这一天,来了一位蓄着小胡子的老画家,名叫西川洁。他站在山庄的顶楼,望着秀丽的富士山,感到一种新的生命在呼唤,不由画意频频涌出……

  
原来这位老人得了腺癌,正在治疗中。据说一万七千人中有一个腺癌者,他不幸碰上了,而且溃烂发脓在睾丸附近,五颜六色的惨不忍睹。医院让他开刀植皮,割取他身上的好皮,把双腿内侧到性器的一大块烂皮换下来。这是一场残酷的手术,移植中必须全麻。老人已经在手术预约单上签字,表示如出意外,自己负责。 但是离手术还有两个星期,疼痛难熬。刚巧有缘结识张先生的气功疗法,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前来就诊。

  
只是挥挥手,发发气,连身体都不碰,就能止痛吗?可是,疼痛真的止住了,而且连阴部溃烂的脓花斑也神奇地褪去了。老人把手术时间往后推。

  
一推再推,已经五个月过去了。老人已经痊愈,说等到斑痕也完全看不见时,才去见医生,让他大吃一惊:奇迹!真是奇迹!

  
奇迹!张医生说这是气功的奇迹!这病是他第一回碰到的,能不能治愈心里也没把握。但抱着让病人减去手术之痛的心情,就认真地做了气功治疗。没想到如此成功,他比患者还要高兴。告别手术走向安全医疗,这真是一场造福于人类的医学革命啊!他要继续研究这一课题,努力揭示人体科学的秘密。

  
哲人说,生死只隔一张纸,一捅就破。其实,我们与气功之间,也是只隔一张纸,你不捅开,只见朦朦胧胧,真假难辨;一旦捅开,便柳暗花明,阳光灿烂。

  
可悲的是,有人不但不捅还造墙,硬是堵上这条生路让你走死胡同。

  
曾有在“死胡同”跌撞的母女俩。女儿患脑肿瘤,说不出话走不了路,不开刀没救,但开刀太危险,完全可能下不了手术台。母亲推着女儿,哭着走遍大小医院,几乎绝望了,偶然听说张氏气功,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来到张先生的诊所,母亲泣不成声:如果您也治不好,我只好掐死女儿自己上吊……

  
泪水如冰似血,滴滴打在张先生心里:两条生命啊!北斗七星请给我力量,让我向病魔作拼死的斗争,这是最后的斗争啊!

  
他举起双手,向病魔击去……

  
奇迹出现了:一个月,丢下轮椅学会走路;两个月后,进残疾人工厂工作……

  
身临“三宝”,面对明丽的富士山,母亲破涕为笑:谁敢想象?半年前的今天,我们想怎么死;半年后的今天,我们想怎么活!谢谢中国气功,给了我们宝贵的生命!

  
六. 挑战癌病泣鬼神

  
他就是气,气就是他。

  
若问他培养的气功师有多少?你可以数数他诊所里日本地图上的小图钉,一个钉子表示一个学生开的气功诊所,你看上至北海道下至冲绳,星罗棋布

  
他常说,气功是每个人都有的潜在生命,重要的在于如何挖掘、激发、提高、使用——这是他的八字方针,不但用于治疗“现病”,还要用来防治“未病”。他要让更多的人进入这一安全治疗体系。

  
在他以祖传秘方加博采众长编篡的气功教程里,有一段郭林行功与五禽戏。

  
这一天,在练功房亮晃晃的镜墙前,又为学生表演了五禽戏。看他演虎则虎气十足,演猴则猴里猴气,演鹤则鹤立鸡群……学生们顿时兴趣盎然。

  
其中有位美丽的姑娘叫山本裕美,来自横须贺美丽的观音崎。她很少言语,但美丽的眼睛会说话。

  
2003年春季,经医院确诊,她得了重度溃疡型胃癌,生命为期三个月。无独有偶,她姨母竟与她患有相同类型的胃癌。当时医院的治疗方案是: 将胃全部切除,然后将肠与食道缝合。她姨母就听从医院做了手术。3 个月后在医院复查,认为极其成功。因为裕美没去手术,受到了家人的埋怨。 但裕美采取了气功治疗方案 : 在接受气功师治疗的同时,坚持每天早晚练习行功和颤抖功。三个多月后,食欲增加、面色红晕,体重增长了十公斤。六个月后,姨母因癌症复发扩散去世了。而这时的裕美不仅身体康复,又喜从天降,于2005年1月顺利生下一个儿子,创造了生命奇迹。此奇闻使日本的医师膛目结舌。

  
然而裕美为照顾儿子废寝忘食,放弃了气功治疗与练功,癌症复发,撒手人间。

  
裕美将儿子托付给了张太太。张太太待他就像是自己亲生的儿子一样细心周到地养育着。

  
儿子转眼三岁了,聪明伶俐,随父亲张永祥赈灾义演,抱着吉他又弹又唱。父亲欣慰地笑了。但他的一颗心依然悬着,抗癌的使命远未结束呀,路漫漫其修远矣,吾将上下而求索。他要继续向癌症挑战,让气功保儿子一生健康快乐!

  
如果说父爱像天空,以浩然之气保护你;那母爱就像大地,以宽厚的胸膛抚育你!

  
我们发现,爱会使一个人改变至关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心灵。他会满怀柔情地对待这个世界,会更加同情弱小,会悲天悯人。一个有爱心的人,必生和气,有和气的人,必生余色,有余色的人,必生婉容。

  
尾声:

  
“神手张”---张永祥先生的传奇故事很多,请看关于他的纪实小说(待续)。

  
“神手张”的气功临床经验请看八月现代书林出版的《气功真髓》(日语版)。张永祥先生将投于此书的出版费300万日元以及今后书籍发行的全部盈利将作为助学基金,捐献给世界上被灾害病害夺走双亲的孤儿们。

  




 回复[1]:  半底子醋 (2008-11-08 17:39:48)  
 
  嗯

  
气功很好,

  
我身边也有一个会的,很想学,但不知道

  
怎么入门

  
先生在那开班啊?

  
呵呵,给个链接呗

 回复[2]: 迟复为歉! 林祁 (2008-11-19 07:59:00)  
 
  在用贺开办.http://www.navi-site.com/qigong/

  
张永祥

  
電子メール アドレス :

  
zhangyx@hotmail.co.jp手机08033864586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为气功正名 
    旅日廿年电影梦 樱桃一颗千滴泪 
    彷徨日本——诗人祁放的心路历程 
    书写东瀛一代人的历史 
    中国碗 ——访唐亚明 
     神剪一分钟 妙画一辈子 
    一个影响日本的中国画家 
    “一生悬命” 
    时间的光与影 
    九哥琴哥网哥 (修正) 
    中华“味道”—访中国餐馆味仙楼老板林明仁 
    诚齿科印象-访在日中国人牙科医生黄士麟 
    刘迪有东西可写吗 
    又见阿庆嫂 
    有一画家 在水一方 
    鲜人狗话 
    马头琴响地球博 
    蒙古来“笔”——记虎德 
    九哥琴哥网哥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